主角是苏峻,孟龙符-第2章 扬眉傲对亦英豪

第2章 扬眉傲对亦英豪

这几个恶奴边骂边打,三脚两拳,把这个农人打翻在地,然后就是一头劈头盖脸的鞭子抽了上去。农人本想反抗,但一听“刺史”两个字,一下子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只抱住了脑袋,护着要害之处,在地上滚来滚去,高声讨饶道:“小的有眼无珠,小的有眼无珠。”引路的那个吏员眉头微微一皱,转头对刁公子行了个礼:“农人无知,还望公子手下留情。”刁公子的嘴角边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刁毛,让伊去顾金疮医!”那个为首的,名叫刁毛的黑痣恶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袋子,在手上掂了掂,里面铜钱碰撞的声音哗啦啦地响。刁毛随即就把钱袋子扔在了给打得灰头土脸的农人面前,又狠狠地在他身上吐了口唾沫:“记住了,这是刁公子赏你们的。下次眼睛放亮点!”这个农人浑身上下不是淤青就是紫肿,还有好几处破皮出血,他咬着牙,哆嗦着伸出手,向前要去够那个钱袋子。刁毛哈哈一笑,得意洋洋地走回到刁公子的身边,点头哈腰了一番,一挥手,招呼着同伴们向前大摇大摆的走去。刁公子笑着对前面引路的那个吏员说道:“刘从事,世人皆云京口民风强悍,宰相亦可轻,但由此观之,不过如此嘛!”后面突然传来一声断喝之声:“京口民风,不是你所能评!”众人循声看去,只见来人正是刘裕,正把那个地上的农人给扶起,那个农人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正要开口道谢,却只见刘裕上前两步,一脚轻踢,那钱袋子就从农人的面前滚了两滚,落到了路旁。农人的脸上写着惊讶,正要开口,却只见刘裕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他的声音平稳中带着一丝震慑人心的威严:“二熹子你争点气行不,这钱能拿吗?你这个样子只配永远给人欺负!要是谁欺负了你,拿两个钱就能让你这样跪下来捡,那这辈子你都不可能抬起头来。咱们是京口人,头可断,血可流,骨气不能丢!”这个名叫二熹子的农人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却是小说声:“可是,可是他们说是刺史,所以!”刘裕拍了拍他的肩膀:“记住,没人能在这里欺负我们京口人,别说是刺史,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我现在就去会会他们!”刘裕转过身,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之色,直刺那坐在肩舆之上的刁公子,即使隔了几十步的距离,仍然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连刁公子的那几个舆仆也为之微微色变,不自觉地后退半步。刁公子的眉头一皱,刁毛蹿前几步,鞭子重重地往地面上一抽,扬起一道尘土:“哪来不识抬举的东西,不知道贵人出行,需要避让吗?皮痒了是不是?!”刘裕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刁毛:“刚才打人的,是你么?”刁毛刚想要撒泼打人,却是给刘裕的身形块头吓住了,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刁公子厌恶地皱了皱眉头,鼻孔对着刘裕,沉声道:“汝聋否?当道而吠,讨打乎?”刁毛一下子又来了胆气,大叫道:“小子,贵人赏你话说,还不快跪下!你乡巴佬听不懂高门雅言,老子教你,就是说你跟个狗一样癞在大道中央,想死是不是?”他说着,捏紧了手中的皮鞭,作势欲扑,而二十多个恶奴也捏紧了棍棒,不声不响地从两侧围住了刘裕。刘裕的双目中精光如冷电般,直刺那个刁公子,声音中透出一股凛然之气:“按大晋律,州郡以上官员出行,当鸣锣清道,百姓回避,不知这位公子,是哪位贵人呢?”刁公子的眉头微皱,刁毛跳着脚大吼道:“你没长眼睛是不是,这可是你们这里新任刺史,刁公讳逵刁使君的亲弟弟,刁公子讳弘!”刘裕哈哈一笑:“我道是刁刺史出巡呢,排场这么大,原来只是他的弟弟啊,不知刁公子现在是何官身?”刁毛一下子愣在了当场,说不出话,胥吏模样的人看了一眼刘裕,走到刁公子跟前,轻轻说了几句话,刁公子眉头微挑,咬了咬牙,沉声道:“我们走!”他一挥手,掉转肩舆,就要转身,刁毛脸色变得很难看,指着大汉吼道:“小子,你有种,走着瞧吧!”说着,转身就要跑。刘裕的声音突然在后面响起:“站住,打了人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当这京口,当真姓刁么?还是说,你就这么想横着走?”这个叫刁弘的公子脸色一变,一股怒意上脸,转过头,对着刘裕厉声道:“汝名刘裕耶?欲求死?”刘裕肩头一动,这一大捆两百多斤的柴堆,顿时就落到了身后的地上,腾起一阵烟尘,他的脖子扭了扭,一阵关节响动的声音,而周身的肌肉垒块也是线条浮动,他伸出手指,挖了挖右耳,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刁公子,这里是京口,我们都是乡下人,听不懂你的高门雅言,你还是说人话的好。”刁弘这一下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吼了起来:“好个刁民,敢与本公子为敌,刁毛,蹂之!”那个眉吏的眉头一皱,说道:“公子且慢,此人功夫了得,只怕…………”刁弘哈哈一笑:“当吾众护卫摆设否?给吾上!”刁毛一下子来了劲,正要上前,却突然看到了刘裕背后的那一大捆柴,他脑子一转,暗道,这大汉如此壮硕,二百多斤背在身上还健步如飞,就连那州中胥吏也说此人功夫了得,看来不是吹牛,平时欺负百姓我当然得第一个上,做给公子看,但要是碰到硬点子,那不是第一个挨打么。刁毛心念一定,转而对身边的恶奴们吼道:“都聋了吗,上去蹂他!”十几个恶奴一声暴诺,争先恐后地向上扑,而为首的一个,高高抡起了沙包大的拳头,胳肢窝下那粗黑的毛如猬刺倒立,连同那中人欲呕的狐臭味道,伴随着与拳风声相和的怒吼声“去死吧”,卷起周围一尺之内的尘土,直扑刘裕而去。

这几个恶奴边骂边打,三脚两拳,把这个农人打翻在地,然后就是一头劈头盖脸的鞭子抽了上去。

农人本想反抗,但一听“刺史”两个字,一下子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只抱住了脑袋,护着要害之处,在地上滚来滚去,高声讨饶道:“小的有眼无珠,小的有眼无珠。”

引路的那个吏员眉头微微一皱,转头对刁公子行了个礼:“农人无知,还望公子手下留情。”

刁公子的嘴角边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刁毛,让伊去顾金疮医!”

那个为首的,名叫刁毛的黑痣恶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袋子,在手上掂了掂,里面铜钱碰撞的声音哗啦啦地响。

刁毛随即就把钱袋子扔在了给打得灰头土脸的农人面前,又狠狠地在他身上吐了口唾沫:“记住了,这是刁公子赏你们的。下次眼睛放亮点!”

这个农人浑身上下不是淤青就是紫肿,还有好几处破皮出血,他咬着牙,哆嗦着伸出手,向前要去够那个钱袋子。

刁毛哈哈一笑,得意洋洋地走回到刁公子的身边,点头哈腰了一番,一挥手,招呼着同伴们向前大摇大摆的走去。

刁公子笑着对前面引路的那个吏员说道:“刘从事,世人皆云京口民风强悍,宰相亦可轻,但由此观之,不过如此嘛!”

后面突然传来一声断喝之声:“京口民风,不是你所能评!”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来人正是刘裕,正把那个地上的农人给扶起,那个农人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正要开口道谢,却只见刘裕上前两步,一脚轻踢,那钱袋子就从农人的面前滚了两滚,落到了路旁。

农人的脸上写着惊讶,正要开口,却只见刘裕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他的声音平稳中带着一丝震慑人心的威严:“二熹子你争点气行不,这钱能拿吗?你这个样子只配永远给人欺负!要是谁欺负了你,拿两个钱就能让你这样跪下来捡,那这辈子你都不可能抬起头来。咱们是京口人,头可断,血可流,骨气不能丢!”

这个名叫二熹子的农人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却是小说声:“可是,可是他们说是刺史,所以!”

刘裕拍了拍他的肩膀:“记住,没人能在这里欺负我们京口人,别说是刺史,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我现在就去会会他们!”

刘裕转过身,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之色,直刺那坐在肩舆之上的刁公子,即使隔了几十步的距离,仍然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连刁公子的那几个舆仆也为之微微色变,不自觉地后退半步。

刁公子的眉头一皱,刁毛蹿前几步,鞭子重重地往地面上一抽,扬起一道尘土:“哪来不识抬举的东西,不知道贵人出行,需要避让吗?皮痒了是不是?!”

刘裕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刁毛:“刚才打人的,是你么?”

刁毛刚想要撒泼打人,却是给刘裕的身形块头吓住了,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刁公子厌恶地皱了皱眉头,鼻孔对着刘裕,沉声道:“汝聋否?当道而吠,讨打乎?”

刁毛一下子又来了胆气,大叫道:“小子,贵人赏你话说,还不快跪下!你乡巴佬听不懂高门雅言,老子教你,就是说你跟个狗一样癞在大道中央,想死是不是?”他说着,捏紧了手中的皮鞭,作势欲扑,而二十多个恶奴也捏紧了棍棒,不声不响地从两侧围住了刘裕。

刘裕的双目中精光如冷电般,直刺那个刁公子,声音中透出一股凛然之气:“按大晋律,州郡以上官员出行,当鸣锣清道,百姓回避,不知这位公子,是哪位贵人呢?”

刁公子的眉头微皱,刁毛跳着脚大吼道:“你没长眼睛是不是,这可是你们这里新任刺史,刁公讳逵刁使君的亲弟弟,刁公子讳弘!”

刘裕哈哈一笑:“我道是刁刺史出巡呢,排场这么大,原来只是他的弟弟啊,不知刁公子现在是何官身?”

刁毛一下子愣在了当场,说不出话,胥吏模样的人看了一眼刘裕,走到刁公子跟前,轻轻说了几句话,刁公子眉头微挑,咬了咬牙,沉声道:“我们走!”

他一挥手,掉转肩舆,就要转身,刁毛脸色变得很难看,指着大汉吼道:“小子,你有种,走着瞧吧!”说着,转身就要跑。

刘裕的声音突然在后面响起:“站住,打了人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当这京口,当真姓刁么?还是说,你就这么想横着走?”

这个叫刁弘的公子脸色一变,一股怒意上脸,转过头,对着刘裕厉声道:“汝名刘裕耶?欲求死?”

刘裕肩头一动,这一大捆两百多斤的柴堆,顿时就落到了身后的地上,腾起一阵烟尘,他的脖子扭了扭,一阵关节响动的声音,而周身的肌肉垒块也是线条浮动,他伸出手指,挖了挖右耳,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刁公子,这里是京口,我们都是乡下人,听不懂你的高门雅言,你还是说人话的好。”

刁弘这一下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吼了起来:“好个刁民,敢与本公子为敌,刁毛,蹂之!”

那个眉吏的眉头一皱,说道:“公子且慢,此人功夫了得,只怕…………”

刁弘哈哈一笑:“当吾众护卫摆设否?给吾上!”

刁毛一下子来了劲,正要上前,却突然看到了刘裕背后的那一大捆柴,他脑子一转,暗道,这大汉如此壮硕,二百多斤背在身上还健步如飞,就连那州中胥吏也说此人功夫了得,看来不是吹牛,平时欺负百姓我当然得第一个上,做给公子看,但要是碰到硬点子,那不是第一个挨打么。

刁毛心念一定,转而对身边的恶奴们吼道:“都聋了吗,上去蹂他!”

十几个恶奴一声暴诺,争先恐后地向上扑,而为首的一个,高高抡起了沙包大的拳头,胳肢窝下那粗黑的毛如猬刺倒立,连同那中人欲呕的狐臭味道,伴随着与拳风声相和的怒吼声“去死吧”,卷起周围一尺之内的尘土,直扑刘裕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