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的神戒空间第3章 医治-农女的神戒空间第3章 医治阅读

第3章 医治

杨氏趴在床边,抱着凌子煜大哭。凌子轩站在那里抹眼泪。他看见凌慕儿,伤感地说道:“慕儿,你回来得正好,咱们送小弟最后一程吧!小弟要离开咱们了。”凌慕儿看着那个浑身红通通的孩子。他的表情是那么痛苦。她转身回到厨房,将找来的草药匆匆地洗干净,然后烧火熬药。现在她顾不得细致地处理,只有先将他的体温降下去再说。她不会用古代的东西,但是原主的记忆还在,她熟练地点火熬药。过了一会儿,药已然熬好,她弄了一些冰雪进门,将药放在上面冰镇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就已经保持着可以口服的温度。“娘......”叫出这声‘娘’,有些别扭,声音十分僵硬。不过叫出口之后,她发现没有什么难的。“娘,你让开一下,我喂小弟喝药。刚才我在山里找到一些草药,小弟喝了就会好的。”杨氏哭得伤心,哪里听得进凌慕儿的话?她呜呜地哭着,叫着凌子煜的小名:“八月......娘的八月......”凌子煜是八月出生,于是小名八月。凌子轩疑惑地看着凌慕儿,蹙眉说道:“小妹,你刚才上山了?这么冷的天,你又几天没有吃东西,怎么能上山?”“我已经平安下山,哥哥就别骂我了。你先把娘扶开,我要喂小弟喝药。”凌慕儿淡道:“小弟现在只是发烧,还没有生命危险。要是你们再耽搁,那就真的回天乏术了。”“娘......”凌子轩扶起杨氏。“咱们听小妹的。”杨氏的脑子已经空白,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她只知道小儿子处于危险之中,马上就要离开她了。凌子轩扶起她,她任由他扶着。她哭她的,把外面的一切都隔绝开来。凌慕儿扶起凌子煜。她一碰他的皮肤,果然烫得利害。外面这么冷的天气,他还这么烫,可见病得多严重了。她端起药碗,喂他喝着。他饿了几天的肚子,现在只要有东西给他吃,不管是什么都能吃下去。他大口大口地喝着,差点把自己呛着。幸好凌慕儿时不时取走碗,让他稍微停一下,这才没有让他呛着。杨氏哭了一会儿,终于恢复了一些理智。她看见凌慕儿做的事情,哽咽道:“慕儿,你从哪里找来的药?”凌慕儿知道她刚才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又重复了一遍。杨氏一听她上了山,哭得更是伤心。她没有怪她。在这种时候,但凡有点希望,他们也是要去碰运气的。她也没有问她为何识得这些草药。在这个时候,他们更想知道的是凌子煜的生死。其他的不是那么重要。凌慕儿回到厨房,烧了些热水端过来给凌子煜擦拭身体。杨氏和凌子轩在旁边陪着。凌子轩扶着凌子煜,帮着凌慕儿打下手。“退了。”杨氏摸着凌子煜的额头,激动地说道:“退下去了。慕儿,你真是福星。”“退了就好。”凌慕儿不擅长表达情感。见杨氏如此开心,她扬起嘴角,淡淡地笑了笑。“你这身衣服还是湿的。还有你的脚......”凌子轩见凌慕儿光着脚,双脚又红又肿,上面还有许多划痕。杨氏低头看去,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她转身进屋,一阵翻箱倒柜,从里面找到一件衣服。她拿着衣服和针线包回到凌子煜的房间。凌慕儿见她要剪衣服,连忙制止她。“娘,你做什么?这不是小弟的衣服么?”凌慕儿问道。“你小弟还小,不用出门,可以一直在被子里呆着。你现在没有鞋子,这个冬天怎么过啊?”杨氏僵硬地说道:“没事,会好的。”凌慕儿还想阻拦,杨氏已经忍痛剪了衣服。她拉起杨氏的手,说道:“你跟我来。”杨氏不解。凌慕儿拉着她走到厨房。当她看见背篓里的野兔和野鸡时,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的不敢置信。“这是哪来的?”杨氏颤抖地问道。“刚才我去了山上,正好遇见它们出来找吃的。它们应该也冷着了吧!所以跑得不快。我追过去就抓住它们了。我还找到一些蘑菇,等会儿可以用来炖鸡。”凌慕儿指了指地上的那串蘑菇。“老天爷保佑。”杨氏双手合十。“老天爷一定听见俺的祈求,所以才把食物赐给了慕儿,借慕儿的手救我们全家的命。”凌慕儿在心里想道:老天爷很忙,哪有时间管这些事情?凌子轩听见这里的声音,走过来询问道:“怎么了?小弟已经不烧了,娘怎么又哭了?”“轩子你快来看。”杨氏双眼发光,指着背篓里的猎物高兴地说道:“慕儿上了山,找到了猎物。咱们家有救了。慕儿真是好样的。”凌慕儿从来没有被这样夸赞过,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一直以来,她做得好是应该的。长老们不会夸她,她的父母更不会夸她。杨氏温柔地摸着凌慕儿的脸,心疼地说道:“苦了儿了。咱们撑过这一关,等你爹回来,一切会好起来的。”“嗯。”凌慕儿点头。“会好的。”“如果带到城里,一定可以换些银钱。虽说不多,但是买玉米面或者高梁面的话,可以吃半个月呢!”凌子轩说道。“现在大雪封路,你爹回不来,咱们出不去。这东西也只有吃进肚子里。”杨氏心疼地看着面前的鸡和兔子。她想了想,突然说道:“这只鸡有那么大,咱们分三天吃吧!这些野菜也能吃上三天。这样我们就能撑六天。这只兔子活蹦乱跳的,咱们先养着。”“兔子也要吃东西,我们拿什么给它吃?”凌子轩为难地说道。“要不然吃了兔子,留下鸡?鸡还可以吃虫子,大不了俺去挖地里的虫子给它吃。如果是兔子的话,就不好照顾了。”“这个......”杨氏为难。按照现在这个市场,兔子卖出去的价格更好。然而如凌子轩所说,鸡更容易照顾。“我们饿了几天,身子快撑不住了。这个冬天还有很长的时间,不可能一点儿荤腥也不沾。无论是兔子还是鸡,还是留着自己吃吧!山路塌方,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通路。要是一直这样,村民们的粮食也会断掉。到那时,一定有更多的人冒险去山上找吃的。”凌慕儿见母子两人都为了眼前的利益动心,没有想过长远的打算,给他们仔细地分析情况。杨氏和凌子轩都不是傻子。他们饿得太久,看见这么珍贵的食物就高兴,一心想着换成银钱买更多的粮食,却忘记了目前的困境。凌慕儿的话戳破了他们的幻想。他们得正视目前的艰难局面。要是村民们都没有吃的,到时候一定会乱套。在那之前,他们得做好打算才是。兔子不能留,鸡也不能留。鸡会叫,兔子也容易跑出去。所以,最好把它们都杀了,找个地方藏起来慢慢地吃。“慕儿说得对。轩子,你把鸡和兔子都杀了。咱们照顾不了,就别照顾。再饿几天,它们就更瘦了。”杨氏立即做好决定。“另外,咱们都快撑不住了。现在就熬点鸡汤喝。这么冷的天气,咱们得保持体力。”“好。”凌子轩连忙点头。“俺现在就处理。”“慕儿,别去山上冒险了。就算要去,也是俺和你哥哥去。这次是你的运气好,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杨氏红着眼眶叮嘱。凌慕儿想说,现在她没有力气,只要给她一口吃的,很快就能生龙活虎。虽说这具身体单薄,不是练武的好苗子。不过只要她强加锻炼,把身体练出来,总能像上世那样拥有灵活的身手。再说了,她有一身医术。只要给她草药,便能改善体质。提起医术,她想起了前世那认主的家族神戒。那神戒里面是个空间,里面可以种植草药。她刚才看了一下手指,她能看见那里有个花纹。那个花纹只有她一个人能够看见。以前她一摸那个花纹,就能进入戒指空间。只不过这次她居然进不去。要是有戒指空间,哪里需要这么麻烦?她直接把鸡和兔子扔进空间里养着,说不定还能生小鸡和小兔子。“娘,我以前经常跟着哥哥去山里玩,非常了解那里的情况。再说了,我没有去深处,就在外面转了转。再过几天村民们的粮食吃光了,一定会打这座山的主意。到那时我们再想找点吃的,只怕比登天还难。我们应该趁着这个机会收集更多的食物才对。”凌慕儿说道。“可是......”杨氏不放心,想要反驳她的话。凌慕儿打断了她。“你没有我了解这山上的环境。另外小弟虽然降了温,还需要好好调理。他平时也很依赖你,没看见你就会哭。你不能再出门了。刚才我们差点失去小弟。现在小弟的安危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凌慕儿又给她下了一剂重药。

杨氏趴在床边,抱着凌子煜大哭。

凌子轩站在那里抹眼泪。他看见凌慕儿,伤感地说道:“慕儿,你回来得正好,咱们送小弟最后一程吧!小弟要离开咱们了。”

凌慕儿看着那个浑身红通通的孩子。他的表情是那么痛苦。她转身回到厨房,将找来的草药匆匆地洗干净,然后烧火熬药。

现在她顾不得细致地处理,只有先将他的体温降下去再说。她不会用古代的东西,但是原主的记忆还在,她熟练地点火熬药。

过了一会儿,药已然熬好,她弄了一些冰雪进门,将药放在上面冰镇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就已经保持着可以口服的温度。

“娘......”叫出这声‘娘’,有些别扭,声音十分僵硬。不过叫出口之后,她发现没有什么难的。“娘,你让开一下,我喂小弟喝药。刚才我在山里找到一些草药,小弟喝了就会好的。”

杨氏哭得伤心,哪里听得进凌慕儿的话?她呜呜地哭着,叫着凌子煜的小名:“八月......娘的八月......”

凌子煜是八月出生,于是小名八月。

凌子轩疑惑地看着凌慕儿,蹙眉说道:“小妹,你刚才上山了?这么冷的天,你又几天没有吃东西,怎么能上山?”

“我已经平安下山,哥哥就别骂我了。你先把娘扶开,我要喂小弟喝药。”凌慕儿淡道:“小弟现在只是发烧,还没有生命危险。要是你们再耽搁,那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娘......”凌子轩扶起杨氏。“咱们听小妹的。”

杨氏的脑子已经空白,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她只知道小儿子处于危险之中,马上就要离开她了。凌子轩扶起她,她任由他扶着。她哭她的,把外面的一切都隔绝开来。

凌慕儿扶起凌子煜。她一碰他的皮肤,果然烫得利害。外面这么冷的天气,他还这么烫,可见病得多严重了。

她端起药碗,喂他喝着。他饿了几天的肚子,现在只要有东西给他吃,不管是什么都能吃下去。他大口大口地喝着,差点把自己呛着。幸好凌慕儿时不时取走碗,让他稍微停一下,这才没有让他呛着。

杨氏哭了一会儿,终于恢复了一些理智。她看见凌慕儿做的事情,哽咽道:“慕儿,你从哪里找来的药?”

凌慕儿知道她刚才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又重复了一遍。

杨氏一听她上了山,哭得更是伤心。她没有怪她。在这种时候,但凡有点希望,他们也是要去碰运气的。她也没有问她为何识得这些草药。在这个时候,他们更想知道的是凌子煜的生死。其他的不是那么重要。

凌慕儿回到厨房,烧了些热水端过来给凌子煜擦拭身体。

杨氏和凌子轩在旁边陪着。凌子轩扶着凌子煜,帮着凌慕儿打下手。

“退了。”杨氏摸着凌子煜的额头,激动地说道:“退下去了。慕儿,你真是福星。”

“退了就好。”凌慕儿不擅长表达情感。见杨氏如此开心,她扬起嘴角,淡淡地笑了笑。

“你这身衣服还是湿的。还有你的脚......”凌子轩见凌慕儿光着脚,双脚又红又肿,上面还有许多划痕。

杨氏低头看去,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她转身进屋,一阵翻箱倒柜,从里面找到一件衣服。她拿着衣服和针线包回到凌子煜的房间。凌慕儿见她要剪衣服,连忙制止她。

“娘,你做什么?这不是小弟的衣服么?”凌慕儿问道。

“你小弟还小,不用出门,可以一直在被子里呆着。你现在没有鞋子,这个冬天怎么过啊?”杨氏僵硬地说道:“没事,会好的。”

凌慕儿还想阻拦,杨氏已经忍痛剪了衣服。她拉起杨氏的手,说道:“你跟我来。”

杨氏不解。凌慕儿拉着她走到厨房。当她看见背篓里的野兔和野鸡时,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是哪来的?”杨氏颤抖地问道。

“刚才我去了山上,正好遇见它们出来找吃的。它们应该也冷着了吧!所以跑得不快。我追过去就抓住它们了。我还找到一些蘑菇,等会儿可以用来炖鸡。”凌慕儿指了指地上的那串蘑菇。

“老天爷保佑。”杨氏双手合十。“老天爷一定听见俺的祈求,所以才把食物赐给了慕儿,借慕儿的手救我们全家的命。”

凌慕儿在心里想道:老天爷很忙,哪有时间管这些事情?

凌子轩听见这里的声音,走过来询问道:“怎么了?小弟已经不烧了,娘怎么又哭了?”

“轩子你快来看。”杨氏双眼发光,指着背篓里的猎物高兴地说道:“慕儿上了山,找到了猎物。咱们家有救了。慕儿真是好样的。”

凌慕儿从来没有被这样夸赞过,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一直以来,她做得好是应该的。长老们不会夸她,她的父母更不会夸她。

杨氏温柔地摸着凌慕儿的脸,心疼地说道:“苦了儿了。咱们撑过这一关,等你爹回来,一切会好起来的。”

“嗯。”凌慕儿点头。“会好的。”

“如果带到城里,一定可以换些银钱。虽说不多,但是买玉米面或者高梁面的话,可以吃半个月呢!”凌子轩说道。

“现在大雪封路,你爹回不来,咱们出不去。这东西也只有吃进肚子里。”杨氏心疼地看着面前的鸡和兔子。她想了想,突然说道:“这只鸡有那么大,咱们分三天吃吧!这些野菜也能吃上三天。这样我们就能撑六天。这只兔子活蹦乱跳的,咱们先养着。”

“兔子也要吃东西,我们拿什么给它吃?”凌子轩为难地说道。“要不然吃了兔子,留下鸡?鸡还可以吃虫子,大不了俺去挖地里的虫子给它吃。如果是兔子的话,就不好照顾了。”

“这个......”杨氏为难。按照现在这个市场,兔子卖出去的价格更好。然而如凌子轩所说,鸡更容易照顾。

“我们饿了几天,身子快撑不住了。这个冬天还有很长的时间,不可能一点儿荤腥也不沾。无论是兔子还是鸡,还是留着自己吃吧!山路塌方,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通路。要是一直这样,村民们的粮食也会断掉。到那时,一定有更多的人冒险去山上找吃的。”

凌慕儿见母子两人都为了眼前的利益动心,没有想过长远的打算,给他们仔细地分析情况。

杨氏和凌子轩都不是傻子。他们饿得太久,看见这么珍贵的食物就高兴,一心想着换成银钱买更多的粮食,却忘记了目前的困境。凌慕儿的话戳破了他们的幻想。他们得正视目前的艰难局面。要是村民们都没有吃的,到时候一定会乱套。在那之前,他们得做好打算才是。兔子不能留,鸡也不能留。鸡会叫,兔子也容易跑出去。所以,最好把它们都杀了,找个地方藏起来慢慢地吃。

“慕儿说得对。轩子,你把鸡和兔子都杀了。咱们照顾不了,就别照顾。再饿几天,它们就更瘦了。”杨氏立即做好决定。“另外,咱们都快撑不住了。现在就熬点鸡汤喝。这么冷的天气,咱们得保持体力。”

“好。”凌子轩连忙点头。“俺现在就处理。”

“慕儿,别去山上冒险了。就算要去,也是俺和你哥哥去。这次是你的运气好,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杨氏红着眼眶叮嘱。

凌慕儿想说,现在她没有力气,只要给她一口吃的,很快就能生龙活虎。虽说这具身体单薄,不是练武的好苗子。不过只要她强加锻炼,把身体练出来,总能像上世那样拥有灵活的身手。再说了,她有一身医术。只要给她草药,便能改善体质。

提起医术,她想起了前世那认主的家族神戒。那神戒里面是个空间,里面可以种植草药。她刚才看了一下手指,她能看见那里有个花纹。那个花纹只有她一个人能够看见。以前她一摸那个花纹,就能进入戒指空间。只不过这次她居然进不去。

要是有戒指空间,哪里需要这么麻烦?她直接把鸡和兔子扔进空间里养着,说不定还能生小鸡和小兔子。

“娘,我以前经常跟着哥哥去山里玩,非常了解那里的情况。再说了,我没有去深处,就在外面转了转。再过几天村民们的粮食吃光了,一定会打这座山的主意。到那时我们再想找点吃的,只怕比登天还难。我们应该趁着这个机会收集更多的食物才对。”凌慕儿说道。

“可是......”杨氏不放心,想要反驳她的话。凌慕儿打断了她。

“你没有我了解这山上的环境。另外小弟虽然降了温,还需要好好调理。他平时也很依赖你,没看见你就会哭。你不能再出门了。刚才我们差点失去小弟。现在小弟的安危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凌慕儿又给她下了一剂重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