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的神戒空间第2章 破摔-农女的神戒空间第2章 破摔阅读

第2章 破摔

王氏得到鸡蛋,心里得意。不过凌慕儿忤逆她,还害得她摔伤了鼻子,这笔账也不能算了。她看了看四周,家里穷得连片菜叶子都没有,心里顿时不爽。她哼哼地说道:“没用的东西,连个鸡蛋都吃不起,饿死你们活该。”王氏拿着鸡蛋大步走出门。她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老大家那个杀千刀的臭婆娘,敢拿老娘的鸡蛋做人情,回去就收拾她。”凌慕儿看着她的背影走出去。她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走出院子。她拾起地上的一颗石头,对准王氏的腿扔过去。砰!王氏大腿吃痛,整个人摔在地上。手里的东西一滑,咔嚓一声,鸡蛋碎裂。王氏抬头一看,见到鸡蛋就这样夭折,顿时气得大叫:“啊!该死的,老娘顶着大雪天走了那么久,就为了这口蛋,竟敢给老娘摔坏了。”她爬起来,转身愤怒地看向凌慕儿。眼瞧着她又要耍泼,凌慕儿冷冷地看她一眼,她心里一寒,顿时闭嘴了。“奶奶,刚才我说过了,走路千万要小心,现在外面多滑啊!你一不小心,摔在地上事小,你辛辛苦苦讨回去的蛋摔了事大。看吧!被我说中了吧?所以说,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是长了眼睛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惩罚那些恶人。”凌慕儿冷笑道。“小贱人,你少得意。蛋摔了就摔了,摔坏了也不给你这个贱人吃。”王氏说着,蹲在地上,捧着那鸡蛋连雪带蛋地吃下去。凌慕儿冷冷地看着那王氏,见她得意地吃完鸡蛋扬长而去。凌子轩拍了拍她的肩膀,愧疚地说道:“哥哥没用。如果不是哥哥拖累了你们,也不至于连口吃的都没有。”凌慕儿见他两手空空地回来,已经知道结果。无论哪个世道皆是如此,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困难。“与你没有关系。”凌慕儿淡淡地说道:“你一身也湿了,赶快去把衣服弄干。我去照顾娘和弟弟。弟弟还烧着,娘也累倒了。”杨氏这一倒下,也不知道能不能爬起来。她倒下去,累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又饿又冻。她得赶快给他们找点吃的。凌子轩知道自己不能再生病。就算他废了,也是支撑这个家的男人。他摸了摸凌慕儿的头发,温和地说道:“好。”凌慕儿去看了凌子煜。凌子煜的烧没有退,值得庆幸的氏是低烧。这个家里拿不出一文钱给他请大夫,她这个现成的大夫必须得救他。凌子轩回来了,家里有人看顾。她打算出去找找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旁边就是一座大山,大雪天的,那些动物也冬眠了。要是她的运气好,撞见肚子饿的小动物,说不定能够让这家人撑过这个难关。同时也找找可以治凌子煜的草药。凌慕儿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摇摇欲坠的小茅屋。她的脑海里浮现杨氏昏迷前说的话。从来没有人对她这样好过。从小到大,长老严格,只为了把她培养成接班人。在爸妈眼里,她从五岁那年就‘死’了。杨氏疼爱的是自己的孩子,那个傻呼呼的凌慕儿。可是她感受到了她的母爱。为了这一点,她一定要让她醒过来。当凌子轩烤干衣服出来,家里没有找到凌慕儿的身影。他心里担心,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丫头去哪里了?难道找秀儿去了?”门被王氏撞坏,寒风吹进来,破败的房子更遮不住风雪了。凌子轩裹了裹单薄的衣服,把门抬起来,想办法将它修整好。此时此刻,凌慕儿顶着风雪爬上山。她饿了几天,身子又单薄,现在又风雪交加。她走几步要停一下,在寒风中冻得直打哆嗦。入目一片银色。这大冬天的,想找点吃的太难了。她要刨开那些雪才能看见一点绿色。以前家族安排她在山里过了半年的野人生活,她了解山里的一切。只是那时候是夏天,不是冬天。现在这个季节,又是这种穿着,还真是难住她了。“这是谁的陷阱?”凌慕儿看见一个陷阱,而且这个陷阱挺高级的,只要有动物必然会掉进去。她朝四周望了望,没有看见人迹。也就是说,这个陷阱不是今天做的。那么,还有谁跟她一样必须在山上找吃的吗?凌慕儿走了很远,看见好几个陷阱。已经有人先下手为强,在有动物经常出没的地方设下埋伏。不过她也不是没有收获。虽说山里全是白雪,看不见下面藏着什么。不过她还是通过自己的经验,找到不少野生的蘑菇,还找到了治疗凌子煜的草药。她没有带东西出门,现在只有原地找到一根草藤,将她辛苦找到的东西全部绑起来,然后提着往回家的路走。走了几步,只见一只兔子从这里跳过去。她心里一喜,立即追上它。兔子见到她,受了惊似的撒腿就跑。凌慕儿早就没了力气,不知道是不是看见兔子太兴奋,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一直紧追着兔子不放。她心里想着,只要抓到它,全家人的小命就算保住了。要是再没有吃的,一家几口只有饿死在家里。她一个扑腾,紧紧地抱住了兔子。这时候,身下的积雪朝下面坠落,她抱着兔子也跟着坠下去。砰!她掉进一个陷阱里。陷阱里面有些碎竹片,她的手臂被竹片擦伤。幸好刚才往下面坠落的时候,她警觉地踢了洞壁一脚,让自己落到了陷阱的角落。角落里的竹片稍微少些,中间的竹片最多。她要是直接掉进中间,只怕不死也得被插成筛子。兔子从她的手中脱落。她连忙提着它的耳朵不放。这兔子很瘦,只怕也饿了很久。然而这是他们家的口粮,绝对不能放过它。她抬头看着上面,陷阱很高,做陷阱的人也是个高个子,否则他怎么爬上去?然而这具身体很矮,只有一米六的个儿。爬不上去。风雪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要是在这里呆久了,不出两个时辰就得完蛋。寒冷,饥饿,再被雪埋,难道穿越之旅就要结束了?咯吱!咯吱!有人朝这里走来。凌慕儿听见声音,高声喊道:“有人吗?”脚步声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加快了步伐。一个脑袋探进来,看着洞里的凌慕儿,一双冷冽的眼睛有片刻的惊讶。凌慕儿仰着脑袋,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那男人长了一张沧桑的脸,瞧着冷硬凶恶。他紧紧地抿着嘴,看着她皱眉。在对面那个男人,也就是上官绍宸的眼里,面前的女子与她怀里的小兔子没有什么区别。那具纤瘦的身子穿着单薄的衣服,在这么寒冷的冬天,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只怕不敢如此出门。她抱着小兔子缩在角落里不停地发抖,嘴唇已经发青,蜡黄的脸上有着不屈和倔强。“这是你挖的陷阱?”凌慕儿看着那个不说话的男人说道。“你能拉我上去吗?”上官绍宸回过神来。他朝凌慕儿伸出漆黑的大掌。凌慕儿拉着他的手,感受到他用强大的力量将她拉上去。怀里的兔子挣扎着,从她的手里脱落。她一慌,看着那兔子。上官绍宸察觉她想下去抓兔子,对她说道:“你先上来,我来抓。”凌慕儿听了他的话,乖乖地爬上来。她一落地,对那男子说道:“谢谢。”上官绍宸看着她单薄的衣服,眉头皱了起来。她露在外面的手掌冰得惊人,这样下去早晚出人命。他利落地下了陷阱,抓着兔子又翻身上来。凌慕儿清楚地看见他的动作,心里暗暗惊奇。她不由得想道:难道古代的人都是武林高手?瞧他的样子,分明懂得拳脚工夫。那男子一身粗布麻衣也很单薄,但是刚才两人双手交握的时候,他的手掌非常温暖。那一刻,她贪恋着那份温暖。实在是她太冷了。她哈着气,搓着手在原地踱步。上官绍宸抓着兔子的耳朵,将兔子递给对面那个比风中的残叶还要凄凉的女子。这女子披头散发,衣服残破,脚下的草鞋已经彻底地坏了,现在赤着脚站在雪地里。“陷阱是我设的。害你掉下去,抱歉。”上官绍宸说完,从旁边的地上抓起一只野鸡,递给她说道:“这是赔礼。”凌慕儿惊讶地看着他,半晌没有接他的东西。上官绍宸拉住她的手臂,将野鸡强塞给她,说道:“下山去吧!这里不是女人应该来的地方。”说完,他提起剩下的两只野兔和三只野鸡离开那里。凌慕儿本来对这男子还有些好感。他的陷阱做得好,虽说害得她掉进去,但是她不是蛮不讲理的人,断不会为这种事情找他的麻烦。更何况刚才要不是他出现,她就要死了。然而他最后说的那句话让她心里的好感荡然无存。她恼道:“竟敢瞧不起女人。等我恢复力气,把这具身体锻炼得好好的,一定让你知道利害。”嘶!好冷。凌慕儿左手一只野兔,右手一只野鸡,将那些野菜缠在腰上下了山。当她哆嗦地回到家时,远远就听见从里面传出哭声。她加快步伐,快速地跑回家。砰!她推开门,冲进家里。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厨房的背篓里盖起来,然后跑进有哭声的房间,也就是凌子轩和凌子煜的房间。

王氏得到鸡蛋,心里得意。不过凌慕儿忤逆她,还害得她摔伤了鼻子,这笔账也不能算了。她看了看四周,家里穷得连片菜叶子都没有,心里顿时不爽。她哼哼地说道:“没用的东西,连个鸡蛋都吃不起,饿死你们活该。”

王氏拿着鸡蛋大步走出门。她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老大家那个杀千刀的臭婆娘,敢拿老娘的鸡蛋做人情,回去就收拾她。”

凌慕儿看着她的背影走出去。她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走出院子。她拾起地上的一颗石头,对准王氏的腿扔过去。

砰!王氏大腿吃痛,整个人摔在地上。

手里的东西一滑,咔嚓一声,鸡蛋碎裂。王氏抬头一看,见到鸡蛋就这样夭折,顿时气得大叫:“啊!该死的,老娘顶着大雪天走了那么久,就为了这口蛋,竟敢给老娘摔坏了。”

她爬起来,转身愤怒地看向凌慕儿。眼瞧着她又要耍泼,凌慕儿冷冷地看她一眼,她心里一寒,顿时闭嘴了。

“奶奶,刚才我说过了,走路千万要小心,现在外面多滑啊!你一不小心,摔在地上事小,你辛辛苦苦讨回去的蛋摔了事大。看吧!被我说中了吧?所以说,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是长了眼睛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惩罚那些恶人。”凌慕儿冷笑道。

“小贱人,你少得意。蛋摔了就摔了,摔坏了也不给你这个贱人吃。”王氏说着,蹲在地上,捧着那鸡蛋连雪带蛋地吃下去。

凌慕儿冷冷地看着那王氏,见她得意地吃完鸡蛋扬长而去。

凌子轩拍了拍她的肩膀,愧疚地说道:“哥哥没用。如果不是哥哥拖累了你们,也不至于连口吃的都没有。”

凌慕儿见他两手空空地回来,已经知道结果。无论哪个世道皆是如此,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困难。

“与你没有关系。”凌慕儿淡淡地说道:“你一身也湿了,赶快去把衣服弄干。我去照顾娘和弟弟。弟弟还烧着,娘也累倒了。”

杨氏这一倒下,也不知道能不能爬起来。她倒下去,累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又饿又冻。她得赶快给他们找点吃的。

凌子轩知道自己不能再生病。就算他废了,也是支撑这个家的男人。他摸了摸凌慕儿的头发,温和地说道:“好。”

凌慕儿去看了凌子煜。凌子煜的烧没有退,值得庆幸的氏是低烧。这个家里拿不出一文钱给他请大夫,她这个现成的大夫必须得救他。

凌子轩回来了,家里有人看顾。她打算出去找找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旁边就是一座大山,大雪天的,那些动物也冬眠了。要是她的运气好,撞见肚子饿的小动物,说不定能够让这家人撑过这个难关。同时也找找可以治凌子煜的草药。

凌慕儿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摇摇欲坠的小茅屋。她的脑海里浮现杨氏昏迷前说的话。

从来没有人对她这样好过。从小到大,长老严格,只为了把她培养成接班人。在爸妈眼里,她从五岁那年就‘死’了。杨氏疼爱的是自己的孩子,那个傻呼呼的凌慕儿。可是她感受到了她的母爱。为了这一点,她一定要让她醒过来。

当凌子轩烤干衣服出来,家里没有找到凌慕儿的身影。他心里担心,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丫头去哪里了?难道找秀儿去了?”

门被王氏撞坏,寒风吹进来,破败的房子更遮不住风雪了。凌子轩裹了裹单薄的衣服,把门抬起来,想办法将它修整好。

此时此刻,凌慕儿顶着风雪爬上山。她饿了几天,身子又单薄,现在又风雪交加。她走几步要停一下,在寒风中冻得直打哆嗦。

入目一片银色。这大冬天的,想找点吃的太难了。她要刨开那些雪才能看见一点绿色。

以前家族安排她在山里过了半年的野人生活,她了解山里的一切。只是那时候是夏天,不是冬天。现在这个季节,又是这种穿着,还真是难住她了。

“这是谁的陷阱?”凌慕儿看见一个陷阱,而且这个陷阱挺高级的,只要有动物必然会掉进去。

她朝四周望了望,没有看见人迹。也就是说,这个陷阱不是今天做的。那么,还有谁跟她一样必须在山上找吃的吗?

凌慕儿走了很远,看见好几个陷阱。已经有人先下手为强,在有动物经常出没的地方设下埋伏。不过她也不是没有收获。虽说山里全是白雪,看不见下面藏着什么。不过她还是通过自己的经验,找到不少野生的蘑菇,还找到了治疗凌子煜的草药。

她没有带东西出门,现在只有原地找到一根草藤,将她辛苦找到的东西全部绑起来,然后提着往回家的路走。走了几步,只见一只兔子从这里跳过去。她心里一喜,立即追上它。

兔子见到她,受了惊似的撒腿就跑。凌慕儿早就没了力气,不知道是不是看见兔子太兴奋,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一直紧追着兔子不放。她心里想着,只要抓到它,全家人的小命就算保住了。要是再没有吃的,一家几口只有饿死在家里。

她一个扑腾,紧紧地抱住了兔子。这时候,身下的积雪朝下面坠落,她抱着兔子也跟着坠下去。砰!她掉进一个陷阱里。

陷阱里面有些碎竹片,她的手臂被竹片擦伤。幸好刚才往下面坠落的时候,她警觉地踢了洞壁一脚,让自己落到了陷阱的角落。角落里的竹片稍微少些,中间的竹片最多。她要是直接掉进中间,只怕不死也得被插成筛子。

兔子从她的手中脱落。她连忙提着它的耳朵不放。这兔子很瘦,只怕也饿了很久。然而这是他们家的口粮,绝对不能放过它。

她抬头看着上面,陷阱很高,做陷阱的人也是个高个子,否则他怎么爬上去?然而这具身体很矮,只有一米六的个儿。

爬不上去。

风雪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要是在这里呆久了,不出两个时辰就得完蛋。寒冷,饥饿,再被雪埋,难道穿越之旅就要结束了?

咯吱!咯吱!有人朝这里走来。

凌慕儿听见声音,高声喊道:“有人吗?”

脚步声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加快了步伐。

一个脑袋探进来,看着洞里的凌慕儿,一双冷冽的眼睛有片刻的惊讶。

凌慕儿仰着脑袋,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那男人长了一张沧桑的脸,瞧着冷硬凶恶。他紧紧地抿着嘴,看着她皱眉。

在对面那个男人,也就是上官绍宸的眼里,面前的女子与她怀里的小兔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具纤瘦的身子穿着单薄的衣服,在这么寒冷的冬天,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只怕不敢如此出门。她抱着小兔子缩在角落里不停地发抖,嘴唇已经发青,蜡黄的脸上有着不屈和倔强。

“这是你挖的陷阱?”凌慕儿看着那个不说话的男人说道。“你能拉我上去吗?”

上官绍宸回过神来。他朝凌慕儿伸出漆黑的大掌。

凌慕儿拉着他的手,感受到他用强大的力量将她拉上去。怀里的兔子挣扎着,从她的手里脱落。她一慌,看着那兔子。

上官绍宸察觉她想下去抓兔子,对她说道:“你先上来,我来抓。”

凌慕儿听了他的话,乖乖地爬上来。她一落地,对那男子说道:“谢谢。”

上官绍宸看着她单薄的衣服,眉头皱了起来。她露在外面的手掌冰得惊人,这样下去早晚出人命。

他利落地下了陷阱,抓着兔子又翻身上来。

凌慕儿清楚地看见他的动作,心里暗暗惊奇。她不由得想道:难道古代的人都是武林高手?瞧他的样子,分明懂得拳脚工夫。

那男子一身粗布麻衣也很单薄,但是刚才两人双手交握的时候,他的手掌非常温暖。那一刻,她贪恋着那份温暖。实在是她太冷了。

她哈着气,搓着手在原地踱步。

上官绍宸抓着兔子的耳朵,将兔子递给对面那个比风中的残叶还要凄凉的女子。这女子披头散发,衣服残破,脚下的草鞋已经彻底地坏了,现在赤着脚站在雪地里。

“陷阱是我设的。害你掉下去,抱歉。”上官绍宸说完,从旁边的地上抓起一只野鸡,递给她说道:“这是赔礼。”

凌慕儿惊讶地看着他,半晌没有接他的东西。

上官绍宸拉住她的手臂,将野鸡强塞给她,说道:“下山去吧!这里不是女人应该来的地方。”

说完,他提起剩下的两只野兔和三只野鸡离开那里。

凌慕儿本来对这男子还有些好感。他的陷阱做得好,虽说害得她掉进去,但是她不是蛮不讲理的人,断不会为这种事情找他的麻烦。更何况刚才要不是他出现,她就要死了。然而他最后说的那句话让她心里的好感荡然无存。她恼道:“竟敢瞧不起女人。等我恢复力气,把这具身体锻炼得好好的,一定让你知道利害。”

嘶!好冷。

凌慕儿左手一只野兔,右手一只野鸡,将那些野菜缠在腰上下了山。

当她哆嗦地回到家时,远远就听见从里面传出哭声。她加快步伐,快速地跑回家。

砰!她推开门,冲进家里。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厨房的背篓里盖起来,然后跑进有哭声的房间,也就是凌子轩和凌子煜的房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