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功高盖主沈栎,韩德让-第3章 所谓宠爱,不过笑话

第3章 所谓宠爱,不过笑话

韩德让面容冷峻,手掌紧紧攥起,“好,很好!”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挑衅他的威严。“让御医回去,不用来了!”他倒是要看看她能倔强到什么时候,杀了人还死不悔改。这一闹,就闹了半月有余。“娘娘,您就向陛下服个软吧,要不然这伤会更严重的。”“您这般强硬,如何能得陛下宠爱,辰妃又怀了身子,陛下本就喜爱她,现在更宠爱她了,昨儿陛下又宿在紫宸宫。”萧燕燕心口刺痛,下意识地抓紧身下的被子,进了后宫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她以为她的心已经在铁血和厮杀中冰冷了,没想到听到这些还会心疼。“雷霆雨露俱是君恩,这些话以后别提了。”……然而隔日,与她一道进宫的丫鬟就一脸惊慌地跑进来,“小姐,不好了,不好了,有人说老爷通敌,皇上要处置老爷呢!”“什么?”萧燕燕悚然一惊,立刻起身前往金銮殿。韩德让看到她的身影,立时皱起眉头,“你来做什么?”萧燕燕跪倒在地,“陛下,臣听闻有人状告父亲通敌,臣的父亲绝不可能做此事,恳请陛下允臣前往边境问个清楚。”“还问什么?上万将士惨死,难不成是假的?”韩德让见她进了后宫还要插手朝堂之事,心头火起,抓起奏折就向她砸去,“你自己看看,这里头都是他通敌卖国的证据,边防被攻破,他逃不了干系。”奏折从她的左脸上划破,顿时血流如注,萧燕燕忍着脸上的疼痛抬起头,“陛下,臣妾了解爹爹的为人,他绝不可能做这种事。”“当务之急不是处置父亲而是阻止敌军继续攻入啊,大庸关后就是关内百姓。还请陛下允臣领兵前去退敌,待臣打走敌军,再调查此事。”“此事朕自有分寸!”“请皇上准许臣带兵退敌。大庸关地形臣熟悉,而且和将士们配合默契,其他将军过去恐需要时间调和。”此事关乎爹爹的性命,她绝不能相让。韩德让面色难看下来,一众大臣见萧燕燕跪在地上有理有据,忍不住开口:“陛下,不如就让燕妃娘娘去吧?”“是啊!燕妃娘娘这些年没少立战功,一定能打退敌人。”“臣等请陛下允燕妃娘娘带兵退敌!”韩德让没想到这么多大臣都为她说话,怒极反笑,“你们也知道她现在是朕的妃子,不是将军了?难不成这满堂文武都是废物,此事离了燕妃就不成了?”“此事不用再提了,来人,带燕妃回去!”萧燕燕面露绝望,咬着唇一言不发地盯着他。回宫后,萧燕燕正想着怎么联系将士,韩德让就大步走过来萧燕燕连忙迎上去,刚要开口,下巴就被捏住,“萧燕燕,你今日是不是很得意?你是不是以为朕离了你就没人可用了?”“我没有……”“没有?你不知道后妃不得插手朝堂之事吗?”韩德让正处在暴怒中,压根听不进她的解释,“看样子,只有你真的成了朕的女人,才能安心当你的妃子。”“韩德让,你做什么?你放开我?”萧燕燕面露惊恐,不住地挣扎起来,“你想要做什么?”“朕今日告诉你,伺候朕,才是你的本分。”

韩德让面容冷峻,手掌紧紧攥起,“好,很好!”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挑衅他的威严。

“让御医回去,不用来了!”他倒是要看看她能倔强到什么时候,杀了人还死不悔改。

这一闹,就闹了半月有余。

“娘娘,您就向陛下服个软吧,要不然这伤会更严重的。”

“您这般强硬,如何能得陛下宠爱,辰妃又怀了身子,陛下本就喜爱她,现在更宠爱她了,昨儿陛下又宿在紫宸宫。”

萧燕燕心口刺痛,下意识地抓紧身下的被子,进了后宫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她以为她的心已经在铁血和厮杀中冰冷了,没想到听到这些还会心疼。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这些话以后别提了。”

……

然而隔日,与她一道进宫的丫鬟就一脸惊慌地跑进来,“小姐,不好了,不好了,有人说老爷通敌,皇上要处置老爷呢!”

“什么?”萧燕燕悚然一惊,立刻起身前往金銮殿。

韩德让看到她的身影,立时皱起眉头,“你来做什么?”

萧燕燕跪倒在地,“陛下,臣听闻有人状告父亲通敌,臣的父亲绝不可能做此事,恳请陛下允臣前往边境问个清楚。”

“还问什么?上万将士惨死,难不成是假的?”

韩德让见她进了后宫还要插手朝堂之事,心头火起,抓起奏折就向她砸去,“你自己看看,这里头都是他通敌卖国的证据,边防被攻破,他逃不了干系。”

奏折从她的左脸上划破,顿时血流如注,萧燕燕忍着脸上的疼痛抬起头,“陛下,臣妾了解爹爹的为人,他绝不可能做这种事。”

“当务之急不是处置父亲而是阻止敌军继续攻入啊,大庸关后就是关内百姓。还请陛下允臣领兵前去退敌,待臣打走敌军,再调查此事。”

“此事朕自有分寸!”

“请皇上准许臣带兵退敌。大庸关地形臣熟悉,而且和将士们配合默契,其他将军过去恐需要时间调和。”此事关乎爹爹的性命,她绝不能相让。

韩德让面色难看下来,一众大臣见萧燕燕跪在地上有理有据,忍不住开口:“陛下,不如就让燕妃娘娘去吧?”

“是啊!燕妃娘娘这些年没少立战功,一定能打退敌人。”

“臣等请陛下允燕妃娘娘带兵退敌!”

韩德让没想到这么多大臣都为她说话,怒极反笑,“你们也知道她现在是朕的妃子,不是将军了?难不成这满堂文武都是废物,此事离了燕妃就不成了?”

“此事不用再提了,来人,带燕妃回去!”

萧燕燕面露绝望,咬着唇一言不发地盯着他。

回宫后,萧燕燕正想着怎么联系将士,韩德让就大步走过来

萧燕燕连忙迎上去,刚要开口,下巴就被捏住,“萧燕燕,你今日是不是很得意?你是不是以为朕离了你就没人可用了?”

“我没有……”

“没有?你不知道后妃不得插手朝堂之事吗?”韩德让正处在暴怒中,压根听不进她的解释,“看样子,只有你真的成了朕的女人,才能安心当你的妃子。”

“韩德让,你做什么?你放开我?”萧燕燕面露惊恐,不住地挣扎起来,“你想要做什么?”

“朕今日告诉你,伺候朕,才是你的本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