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伤疤自知配不上殿下第2章 终究还是不信我-一身伤疤自知配不上殿下第2章 终究还是不信我阅读

第2章 终究还是不信我

韩德让从芷兰院回来时龙凤烛已经燃烧殆尽。“郡主没事吧?”“哼,她能有什么?”语气满是不屑。“倒是你受委屈了。明日定要她过来赔罪。”说着,韩德让掀开被子,划开手指几滴鲜血落在喜帕上,萧燕燕脸色大变,“你这是干嘛?”“昨天翻了你的牌子,要是今日喜帕干净?会让后宫人看轻了你,你的清白我还有什么信不过的?”“丫头,我们来日方长……”萧燕燕低头呼吸时却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芷兰香。香味透骨,是极近的距离才能染上的。萧燕燕皱了皱眉头。……御花园。萧燕燕迎面撞上几个妃子。“大昊是没人了吗?什么货色都能选进宫?”“这么丑的人,也好意思伺候陛下?”……“燕妃娘娘好歹也为大昊铁血沙场,各位说话何苦这般难听!”叶芷兰假山后走来,朝萧燕燕施礼,“娘娘,芷兰前来请罪。”“无事。”萧燕燕朝叶芷兰点点头,擦身而过。突然,假山上悬着的石头倒下,轰地一声砸向雅妃。萧燕燕听到动静,立时回头运转内力飞奔过来。然而还是迟了一步,雅妃和她背后的丫鬟都被压在假山下面,鲜血迸溅,叶芷兰也受到波及挤入荷花池,场面一片混乱。“芷兰。”正巧走来的韩德让跳进荷花池,将冻得瑟瑟发抖的叶芷兰了起,满脸怒容,“到底怎么回事?”“陛下,假山上的悬石被人用内力推动掉了下来,造成了这场祸事。”此言一出,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萧燕燕。“是燕妃娘娘!只有她有这个本事,雅妃姐姐不过说她丑,她就心狠手辣杀了她!”“皇上,请为臣女做主啊!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燕妃行事暴戾,请陛下处死燕妃!”“不可,娘娘征战四方,功在社稷!”叶芷兰哆哆嗦嗦地反驳着。“那就可以为所欲为?”……“够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挑断手筋,废去武功!”韩德让沉默良久,终于下了判决,安抚了众臣的议论。“让太医院准备麻沸散,找最好的大夫,切记不能影响燕妃日常行动。”“不是我做的。”自始至终他没有问过她一句,就判了她的死罪!萧燕燕怔怔地看向韩德让,眼眶微红,“陛下,你信我吗?”“众目睽睽,只有你有这个能力。”“不是我做的!”她执拗的望着他,一字一句坚定如铁。“文武两派议论纷纷,能保住你的命朕已经尽力了!”韩德让揉了揉萧燕燕的头发,说道:“放心,朕请了最好的大夫,确保你日后手腕行动自如,你是朕的妃子,再不用征战沙场,这武功于你可有可无了!”萧燕燕满脸苦笑,似是第一次认识这个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心性如何你应该清楚,我从不会因为别人说我丑,我就要人命。”韩德让被她指控的心乱如麻,口不择言道:“人都会变的,你现在可是小儿止啼的“铁血杀神!”“可我是为了你才征战沙场,变成铁血杀神的。”“所以你是在怪我?这都是你自找的,没人逼你!”自找的?原来那些为他出生入死的日子,在他眼里只是自找的。“太医……”“不用了!这一身武功为你而来,为你而散。”萧燕燕决然一笑,猛然取下簪子划破手腕,当着他的面,挑断手筋,霎时,鲜血淋漓。“这样,你可满意?”

韩德让从芷兰院回来时龙凤烛已经燃烧殆尽。

“郡主没事吧?”

“哼,她能有什么?”语气满是不屑。

“倒是你受委屈了。明日定要她过来赔罪。”说着,韩德让掀开被子,划开手指几滴鲜血落在喜帕上,萧燕燕脸色大变,“你这是干嘛?”

“昨天翻了你的牌子,要是今日喜帕干净?会让后宫人看轻了你,你的清白我还有什么信不过的?”

“丫头,我们来日方长……”萧燕燕低头呼吸时却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芷兰香。

香味透骨,是极近的距离才能染上的。

萧燕燕皱了皱眉头。

……

御花园。

萧燕燕迎面撞上几个妃子。

“大昊是没人了吗?什么货色都能选进宫?”

“这么丑的人,也好意思伺候陛下?”

……

“燕妃娘娘好歹也为大昊铁血沙场,各位说话何苦这般难听!”

叶芷兰假山后走来,朝萧燕燕施礼,“娘娘,芷兰前来请罪。”

“无事。”萧燕燕朝叶芷兰点点头,擦身而过。

突然,假山上悬着的石头倒下,轰地一声砸向雅妃。

萧燕燕听到动静,立时回头运转内力飞奔过来。

然而还是迟了一步,雅妃和她背后的丫鬟都被压在假山下面,鲜血迸溅,叶芷兰也受到波及挤入荷花池,场面一片混乱。

“芷兰。”正巧走来的韩德让跳进荷花池,将冻得瑟瑟发抖的叶芷兰了起,满脸怒容,“到底怎么回事?”

“陛下,假山上的悬石被人用内力推动掉了下来,造成了这场祸事。”

此言一出,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萧燕燕。

“是燕妃娘娘!只有她有这个本事,雅妃姐姐不过说她丑,她就心狠手辣杀了她!”

“皇上,请为臣女做主啊!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燕妃行事暴戾,请陛下处死燕妃!”

“不可,娘娘征战四方,功在社稷!”叶芷兰哆哆嗦嗦地反驳着。

“那就可以为所欲为?”

……

“够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挑断手筋,废去武功!”韩德让沉默良久,终于下了判决,安抚了众臣的议论。

“让太医院准备麻沸散,找最好的大夫,切记不能影响燕妃日常行动。”

“不是我做的。”自始至终他没有问过她一句,就判了她的死罪!

萧燕燕怔怔地看向韩德让,眼眶微红,“陛下,你信我吗?”

“众目睽睽,只有你有这个能力。”

“不是我做的!”她执拗的望着他,一字一句坚定如铁。

“文武两派议论纷纷,能保住你的命朕已经尽力了!”

韩德让揉了揉萧燕燕的头发,说道:“放心,朕请了最好的大夫,确保你日后手腕行动自如,你是朕的妃子,再不用征战沙场,这武功于你可有可无了!”

萧燕燕满脸苦笑,似是第一次认识这个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心性如何你应该清楚,我从不会因为别人说我丑,我就要人命。”

韩德让被她指控的心乱如麻,口不择言道:“人都会变的,你现在可是小儿止啼的“铁血杀神!”

“可我是为了你才征战沙场,变成铁血杀神的。”

“所以你是在怪我?这都是你自找的,没人逼你!”

自找的?

原来那些为他出生入死的日子,在他眼里只是自找的。

“太医……”

“不用了!这一身武功为你而来,为你而散。”

萧燕燕决然一笑,猛然取下簪子划破手腕,当着他的面,挑断手筋,霎时,鲜血淋漓。

“这样,你可满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