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孙平安,朱荣富和-第6章 这东西配不上我的女人

第6章 这东西配不上我的女人

叶开拎着菜进了小院,上了三楼,只见房门虚掩,却听里面传来了岳翠兰尖利的声音。“孙公子有心了,浅月过生日,你又是珠宝又是玫瑰的,浅月下班回来,一定会很开心。”一个充满优越感的声音,朗声一笑。“伯母客气,我对浅月的心意,这些年来从未变过,我相信浅月终有一日会被我感动的。”那尖利的声音,恨恨地叹了一口气。“只可惜,那条野狗进了我们家,也不知道浅月怎么想的,死活不愿意和他离婚。”“他还甚至还怂恿浅月离开苏氏集团,我恨死他了。”“孙公子放心,我一定会让浅月和他离婚的,把这条野狗赶出去。”叶开皱了皱眉,心中有些恼火。孙平安出身江州三线家族孙家,乃是名门公子,年轻有为。对于岳翠兰来说,一无所有的叶开,比起年薪百万的孙平安,简直就跟大街上的叫花子似的。叶开推开了房门,大包小提地进了苏家。岳翠兰立即大叫起来。“你干什么?怎么抓只鸡回来了?”“这鸡有没有消毒啊?臭死了,赶快丢出去。”在岳翠兰看来,叶开简直就是黏在苏浅月身上的一只鼻涕虫。她把叶开恨到了骨髓里。叶开不理会她,把大包小提的菜,直接送进了厨房,准备开始做饭。岳翠兰见叶开不理她,气哼哼地跟进了厨房。“你不用做饭了,今天是浅月的生日,孙公子已经在高级餐厅法国风情园订了桌子,请我们全家吃饭。”岳翠兰说到这里,赶紧补充了一句。“当然,没有人请你这条野狗,你别妄想跟着我们去蹭饭。”岳翠兰说着,炫耀性地从怀中取出一个珠宝盒子,打开盒子,直接递到了叶开的面前。“让你见识见识,这是孙公子送给浅月的,30万的紫罗兰翡翠手链,你买得起给我们家浅月吗?”叶开看了一眼那翡翠手链,突然劈手抢过,把珠宝盒以及手链,丢出了窗子之外。他嘴角上挑,不屑地冷哼一声。“就这破垃圾,怎么配得上我的浅月?”岳翠兰足足愣了一个呼吸,啊的一声大叫,发疯一般向楼下跑去。“你等着,要是手链丢了,老娘和你没完!”岳翠兰的动静闹得太大。她高亢的尖叫声,立即惊动了客厅之中的孙平安,以及苏国庆。苏国庆阴沉着脸,几步走进了厨房之中,问了叶开一句。“怎么回事?你把孙公子的戒指丢了?”叶开满不在乎地开始洗菜,背对着苏国庆,淡淡地说。“这东西配不上我的女人,浅月不喜欢。”“你……”苏国庆气不打一处来,一张脸黑得犹如锅底一般。“哪有女人不喜欢珠宝首饰?是你自己买不起给浅月吧?”“我苏家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让你这个混账东西给混进家门。”叶开面无表情,不理不睬。看在苏浅月的份上,叶开懒得和这一对奇葩的岳父岳母计较。苏国庆看着叶开自顾自地洗菜,没有任何回应,更加动气。就在这个时候,孙平安略显嘲弄的声音,传进了叶开的耳中。“这紫罗兰翡翠手链的确不值钱,区区三十万而已,却是我对浅月的一番心意。”“不知道浅月生日,你又给浅月准备了什么礼物?”苏国庆的一张脸,黑得快要下雨,冷笑一声。“孙公子高看他了,他这一辈子,也休想买得起三十万的紫罗兰翡翠钻戒。”叶开转过身来,淡淡地看着孙平安。“我送我老婆什么礼物,关你屁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孙平安冷笑一声。“我看你是根本没准备吧?”“就你这样的废物,居然还敢自称浅月的男人,要不要脸啊?”叶开淡然的眼眸之中,突然闪过一缕寒光。就在这时,房门被猛然推开,岳翠兰冲了回来,疯子一般扑向叶开。“叶开,我和你拼了,你丢了浅月的生日礼物,那可是30万啊。”叶开闪身让在一旁。岳翠兰扑到了水池边,滑了一跤。她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下,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大叫。“苏国庆你这个废物,他打我你看不见啊,你还是个男人吗?”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苏浅月拉着落落,走了进来。“爸,妈,你们在闹什么?”却是苏浅月从幼儿园接孩子回来了。苏落落看着家中大吵大闹,瞪着黑溜溜的眼睛,躲在妈妈的身后,不敢作声。岳翠兰见苏浅月回来了,哭声更是惊天动地。“浅月,这个废物打我,打我啊,我可是你妈,这件事你管不管?”苏浅月看着坐在地下大哭的岳翠兰,皱了皱眉头,看着叶开。“这是怎么回事?”叶开还没说话,苏国庆就抢着说话了。“还有什么好问的,这废物打你妈,我和孙公子都亲眼见到了。”“他还丢了孙公子送你的生日礼物,哼,你今天必须和他离婚。”苏浅月这才注意到了孙平安,好看的眉头皱得更紧。“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是有老公的人,你又来我家干什么?”孙平安尴尬地笑了笑。岳翠兰从地下一骨碌爬了起来,为孙平安说话。“你这孩子还知道点好歹吗?”“人家孙公子对你如何,你不知道吗?他可比这废物强了一千倍一万倍。”孙平安适时地站了出来,脸上挂着文雅得体的笑意。“浅月,生日快乐,我在法国风情园订了包厢,今天咱们一家出去吃饭吧。”他说着,望了叶开一眼,眼中是毫不掩饰的鄙夷之意。“我知道,你和这个废物早已经没有了感情,我真的希望你能接受我。”“钻戒被他丢了没关系,晚饭后,咱们再去挑选一款你喜欢的。”苏浅月还没说什么,就听着叶开淡淡地开了口。“我女人的生日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不会要你的东西。”叶开这样一说,岳翠兰又大叫了起来。“真没有想到,你这个穷逼还会准备礼物啊,你不会在路边摊上买个塑料首饰吧?”孙平安哈哈大笑起来,苏国庆冷冷地哼了一声,索性转过了头。在三人看来,叶开准备的生日礼物,能超过100块就奇怪了。叶开却不理会三人,随手从口袋中掏出一件东西,递给了苏浅月。“这是我自己编的,漂亮吧?”孙平安三人看清楚了那东西,顿时全都愣了神。

叶开拎着菜进了小院,上了三楼,只见房门虚掩,却听里面传来了岳翠兰尖利的声音。

“孙公子有心了,浅月过生日,你又是珠宝又是玫瑰的,浅月下班回来,一定会很开心。”

一个充满优越感的声音,朗声一笑。

“伯母客气,我对浅月的心意,这些年来从未变过,我相信浅月终有一日会被我感动的。”

那尖利的声音,恨恨地叹了一口气。

“只可惜,那条野狗进了我们家,也不知道浅月怎么想的,死活不愿意和他离婚。”

“他还甚至还怂恿浅月离开苏氏集团,我恨死他了。”

“孙公子放心,我一定会让浅月和他离婚的,把这条野狗赶出去。”

叶开皱了皱眉,心中有些恼火。

孙平安出身江州三线家族孙家,乃是名门公子,年轻有为。

对于岳翠兰来说,一无所有的叶开,比起年薪百万的孙平安,简直就跟大街上的叫花子似的。

叶开推开了房门,大包小提地进了苏家。

岳翠兰立即大叫起来。

“你干什么?怎么抓只鸡回来了?”

“这鸡有没有消毒啊?臭死了,赶快丢出去。”

在岳翠兰看来,叶开简直就是黏在苏浅月身上的一只鼻涕虫。

她把叶开恨到了骨髓里。

叶开不理会她,把大包小提的菜,直接送进了厨房,准备开始做饭。

岳翠兰见叶开不理她,气哼哼地跟进了厨房。

“你不用做饭了,今天是浅月的生日,孙公子已经在高级餐厅法国风情园订了桌子,请我们全家吃饭。”

岳翠兰说到这里,赶紧补充了一句。

“当然,没有人请你这条野狗,你别妄想跟着我们去蹭饭。”

岳翠兰说着,炫耀性地从怀中取出一个珠宝盒子,打开盒子,直接递到了叶开的面前。

“让你见识见识,这是孙公子送给浅月的,30万的紫罗兰翡翠手链,你买得起给我们家浅月吗?”

叶开看了一眼那翡翠手链,突然劈手抢过,把珠宝盒以及手链,丢出了窗子之外。

他嘴角上挑,不屑地冷哼一声。

“就这破垃圾,怎么配得上我的浅月?”

岳翠兰足足愣了一个呼吸,啊的一声大叫,发疯一般向楼下跑去。

“你等着,要是手链丢了,老娘和你没完!”

岳翠兰的动静闹得太大。

她高亢的尖叫声,立即惊动了客厅之中的孙平安,以及苏国庆。

苏国庆阴沉着脸,几步走进了厨房之中,问了叶开一句。

“怎么回事?你把孙公子的戒指丢了?”

叶开满不在乎地开始洗菜,背对着苏国庆,淡淡地说。

“这东西配不上我的女人,浅月不喜欢。”

“你……”

苏国庆气不打一处来,一张脸黑得犹如锅底一般。

“哪有女人不喜欢珠宝首饰?是你自己买不起给浅月吧?”

“我苏家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让你这个混账东西给混进家门。”

叶开面无表情,不理不睬。

看在苏浅月的份上,叶开懒得和这一对奇葩的岳父岳母计较。

苏国庆看着叶开自顾自地洗菜,没有任何回应,更加动气。

就在这个时候,孙平安略显嘲弄的声音,传进了叶开的耳中。

“这紫罗兰翡翠手链的确不值钱,区区三十万而已,却是我对浅月的一番心意。”

“不知道浅月生日,你又给浅月准备了什么礼物?”

苏国庆的一张脸,黑得快要下雨,冷笑一声。

“孙公子高看他了,他这一辈子,也休想买得起三十万的紫罗兰翡翠钻戒。”

叶开转过身来,淡淡地看着孙平安。

“我送我老婆什么礼物,关你屁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孙平安冷笑一声。

“我看你是根本没准备吧?”

“就你这样的废物,居然还敢自称浅月的男人,要不要脸啊?”

叶开淡然的眼眸之中,突然闪过一缕寒光。

就在这时,房门被猛然推开,岳翠兰冲了回来,疯子一般扑向叶开。

“叶开,我和你拼了,你丢了浅月的生日礼物,那可是30万啊。”

叶开闪身让在一旁。

岳翠兰扑到了水池边,滑了一跤。

她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下,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大叫。

“苏国庆你这个废物,他打我你看不见啊,你还是个男人吗?”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苏浅月拉着落落,走了进来。

“爸,妈,你们在闹什么?”

却是苏浅月从幼儿园接孩子回来了。

苏落落看着家中大吵大闹,瞪着黑溜溜的眼睛,躲在妈妈的身后,不敢作声。

岳翠兰见苏浅月回来了,哭声更是惊天动地。

“浅月,这个废物打我,打我啊,我可是你妈,这件事你管不管?”

苏浅月看着坐在地下大哭的岳翠兰,皱了皱眉头,看着叶开。

“这是怎么回事?”

叶开还没说话,苏国庆就抢着说话了。

“还有什么好问的,这废物打你妈,我和孙公子都亲眼见到了。”

“他还丢了孙公子送你的生日礼物,哼,你今天必须和他离婚。”

苏浅月这才注意到了孙平安,好看的眉头皱得更紧。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是有老公的人,你又来我家干什么?”

孙平安尴尬地笑了笑。

岳翠兰从地下一骨碌爬了起来,为孙平安说话。

“你这孩子还知道点好歹吗?”

“人家孙公子对你如何,你不知道吗?他可比这废物强了一千倍一万倍。”

孙平安适时地站了出来,脸上挂着文雅得体的笑意。

“浅月,生日快乐,我在法国风情园订了包厢,今天咱们一家出去吃饭吧。”

他说着,望了叶开一眼,眼中是毫不掩饰的鄙夷之意。

“我知道,你和这个废物早已经没有了感情,我真的希望你能接受我。”

“钻戒被他丢了没关系,晚饭后,咱们再去挑选一款你喜欢的。”

苏浅月还没说什么,就听着叶开淡淡地开了口。

“我女人的生日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不会要你的东西。”

叶开这样一说,岳翠兰又大叫了起来。

“真没有想到,你这个穷逼还会准备礼物啊,你不会在路边摊上买个塑料首饰吧?”

孙平安哈哈大笑起来,苏国庆冷冷地哼了一声,索性转过了头。

在三人看来,叶开准备的生日礼物,能超过100块就奇怪了。

叶开却不理会三人,随手从口袋中掏出一件东西,递给了苏浅月。

“这是我自己编的,漂亮吧?”

孙平安三人看清楚了那东西,顿时全都愣了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