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孙平安,朱荣富和-第4章 你还算懂事

第4章 你还算懂事

众人的指责声中,苏浅月玉容惨淡,贝齿死死咬住了下唇,都沁出血来了。她的确无言以对。这一个月来,她无数次地去九州集团要债,可是却连唐礼的面都见不到。到了最后,九州集团负责接待苏浅月的财务部经理,见了苏浅月就躲。苏家家主苏伯翁等众人骂得差不多了,他方才抬了抬手。“浅月,你给公司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不能不罚,从今天起,你的位子,让给苏灿来做,你去基层干销售员吧。”苏伯翁说到这里,语气更冷。“或者,你也可以带着你的雅兰国际,退出苏氏集团。”一听这话,苏浅月面容惨变。叶开再也忍不住,一声冷笑。“呵呵,雅莱国际欠债,债主上门逼债,你们不管,逼浅月改嫁还债。”“九州集团欠债要不回来,你们就要罚她,还要赶她出去,还要脸吗?”苏伯翁勃然大怒,气得老脸通红。“你不过是条野狗而已,苏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姓人插嘴了?你给我滚出去!”叶开哈哈大笑,凌厉的眼神,一个个扫过众多苏家人,鹰视虎顾!“从今天开始,苏浅月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代表苏浅月宣布,雅兰国际从此退出苏氏集团。”叶开这话一说出来,苏浅月猛然抬头,一脸骇然。其他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苏伯翁刚想发怒,大厅之外,一群人突然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为首的男人五十多岁,西装革领,气度不凡,可脸上神色却极为惶恐。他的身后,跟着一行人,人人西装革领,气度不凡。看到这个人,苏家家主苏伯翁吓了一跳,从主席台上冲了下来,诚惶诚恐。“唐……唐总,你怎么来了?”所有苏家的人,都认出了来人,正是九州集团的总裁兼董事长唐礼。九州集团是江州市排名前十的财团,旗下涉足地产,服装,化妆品等行业。苏氏集团在九洲集团面前,就连看门的门童都排不上。开创九州集团的总裁唐礼,更是声名显赫的大人物,电视和报纸,经常占据头条的财阀大咖。这样一个大人物,居然到了三线小家族苏家,这让许多人瞠目结舌。苏伯翁迎到了唐礼的面前,弯腰成九十度,并向他伸出了左手,脸上全都是巴结的笑容。“唐总大驾光临,苏家蓬荜生辉,请……”他的话还没说完,唐礼已经越过了他,直接到了苏浅月的面前,扑通跪下。“苏小姐,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如今负荆请罪,来给你赔礼道歉来了。”唐礼手下的十多个九州集团的经理和副总,也都齐刷刷地跪了在了苏浅月的面前。苏浅月惊呆了,所有人都呆住了。苏浅月恍如梦中。为了那七千万的欠债,她没少登九州集团的门,可是别说见到唐礼,就连唐礼手下的经理都没见到。这一次,他竟然带着所有高层,登门向自己磕头请罪。苏伯翁的脸色,变得无比精彩,宛如雷打的蛤蟆。其他苏家人看着这一幕,眼珠子也差点瞪得掉了出来。一时之间,整个大厅之中,都是一阵死寂。苏浅月回不过神来,叶开却懒洋洋地走了过来,一只手伸长。“废话少说,钱带来了没有?”唐礼看了叶开一眼,随即全身一颤,一叠声地说:“带来了带来了,我这拿给你。”唐礼说着,从秘书的手中,接过了一张支票,毕恭毕敬地递给了叶开。“这是拖欠贵公司的七千万,加上滞纳金,一共七千三百三十一万八千零七百。”他说着,又取过一个盒子,呐呐地说:“为了表示歉意,我特地给苏小姐带了薄礼,请一定要笑纳。”这话一说出来,除了叶开之外,所有人的心脏又是一颤。只见那礼盒镶金嵌玉,七颗珍珠排列成新月形,光这个礼盒,只怕就价值百万,里面东西的珍贵,可想而知。众人懵然间,叶开却笑了,随手接过了礼盒,挥了挥手。“你还算懂事,走吧。”唐礼顿时如获大赦,点头宛如小鸡啄米。“多谢叶先生,多谢苏小姐。”他说着,从地下站起,又递给了叶开一张镶满钻石的卡片。“叶先生,这是一张金桂大厦碧霄俱乐部的会员卡。”“如果叶先生和苏小姐有空的话,不妨可以过来坐坐,我有几个朋友,也想认识苏先生和叶小姐呢。”竟然是金桂大厦碧霄俱乐部的会员卡!苏伯翁的脑袋嗡的一声,眼前发黑,好像当头挨了一记闷棍。金桂大厦碧霄宫是江州最高档的富豪俱乐部,采用会员制,只有俱乐部认可的会员,方才可以进入其中。碧霄宫的会员,都是身价百亿的大富豪。能进入碧霄宫,就意味着得到了整个江州上流社会的承认,对于人脉的拓展和商业的合作,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苏伯翁打点了无数关系,绞尽脑汁,想进入碧霄宫俱乐部,都被直接拒绝。然而,苏浅月和叶开这么简单,就成为了碧霄宫的会员!苏浅月显然也知道碧霄宫的规矩,看着叶开手中的那张卡,瞪大了黑亮的眼睛。叶开一笑,看了苏浅月一眼。“好,有时间的话,我们会过去的,你可以走了。”唐礼似乎得到了天大的殊荣一般,点头哈腰,带着一帮人,倒退着出了大厅。唐礼刚刚出门,苏伯翁和苏家人,总算从震撼之中清醒过来。叶开不理会其他人,把首饰盒打开。“这位唐总好客气,我看看这是什么礼物?”顿时,一件流光溢彩的钻石项链,就出现在众人眼前。黄金打造的叶子,簇拥着一颗小手指大小的钻石,钻石十分纯净,仿佛湛蓝的天空,润泽如水。看着这件首饰,刚刚有些清醒过来的苏伯翁,又仿佛被迎面砍了一刀,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这是星辰之泪……我的天啊,这是价值八千八百万的星辰之泪啊,前几天在拍卖会上,还上了新闻。”八千八百万!所有的人,眼珠子都差点瞪得掉出了眼眶。

众人的指责声中,苏浅月玉容惨淡,贝齿死死咬住了下唇,都沁出血来了。

她的确无言以对。

这一个月来,她无数次地去九州集团要债,可是却连唐礼的面都见不到。

到了最后,九州集团负责接待苏浅月的财务部经理,见了苏浅月就躲。

苏家家主苏伯翁等众人骂得差不多了,他方才抬了抬手。

“浅月,你给公司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不能不罚,从今天起,你的位子,让给苏灿来做,你去基层干销售员吧。”

苏伯翁说到这里,语气更冷。

“或者,你也可以带着你的雅兰国际,退出苏氏集团。”

一听这话,苏浅月面容惨变。

叶开再也忍不住,一声冷笑。

“呵呵,雅莱国际欠债,债主上门逼债,你们不管,逼浅月改嫁还债。”

“九州集团欠债要不回来,你们就要罚她,还要赶她出去,还要脸吗?”

苏伯翁勃然大怒,气得老脸通红。

“你不过是条野狗而已,苏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姓人插嘴了?你给我滚出去!”

叶开哈哈大笑,凌厉的眼神,一个个扫过众多苏家人,鹰视虎顾!

“从今天开始,苏浅月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代表苏浅月宣布,雅兰国际从此退出苏氏集团。”

叶开这话一说出来,苏浅月猛然抬头,一脸骇然。

其他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苏伯翁刚想发怒,大厅之外,一群人突然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为首的男人五十多岁,西装革领,气度不凡,可脸上神色却极为惶恐。

他的身后,跟着一行人,人人西装革领,气度不凡。

看到这个人,苏家家主苏伯翁吓了一跳,从主席台上冲了下来,诚惶诚恐。

“唐……唐总,你怎么来了?”

所有苏家的人,都认出了来人,正是九州集团的总裁兼董事长唐礼。

九州集团是江州市排名前十的财团,旗下涉足地产,服装,化妆品等行业。

苏氏集团在九洲集团面前,就连看门的门童都排不上。

开创九州集团的总裁唐礼,更是声名显赫的大人物,电视和报纸,经常占据头条的财阀大咖。

这样一个大人物,居然到了三线小家族苏家,这让许多人瞠目结舌。

苏伯翁迎到了唐礼的面前,弯腰成九十度,并向他伸出了左手,脸上全都是巴结的笑容。

“唐总大驾光临,苏家蓬荜生辉,请……”

他的话还没说完,唐礼已经越过了他,直接到了苏浅月的面前,扑通跪下。

“苏小姐,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如今负荆请罪,来给你赔礼道歉来了。”

唐礼手下的十多个九州集团的经理和副总,也都齐刷刷地跪了在了苏浅月的面前。

苏浅月惊呆了,所有人都呆住了。

苏浅月恍如梦中。

为了那七千万的欠债,她没少登九州集团的门,可是别说见到唐礼,就连唐礼手下的经理都没见到。

这一次,他竟然带着所有高层,登门向自己磕头请罪。

苏伯翁的脸色,变得无比精彩,宛如雷打的蛤蟆。

其他苏家人看着这一幕,眼珠子也差点瞪得掉了出来。

一时之间,整个大厅之中,都是一阵死寂。

苏浅月回不过神来,叶开却懒洋洋地走了过来,一只手伸长。

“废话少说,钱带来了没有?”

唐礼看了叶开一眼,随即全身一颤,一叠声地说:“带来了带来了,我这拿给你。”

唐礼说着,从秘书的手中,接过了一张支票,毕恭毕敬地递给了叶开。

“这是拖欠贵公司的七千万,加上滞纳金,一共七千三百三十一万八千零七百。”

他说着,又取过一个盒子,呐呐地说:“为了表示歉意,我特地给苏小姐带了薄礼,请一定要笑纳。”

这话一说出来,除了叶开之外,所有人的心脏又是一颤。

只见那礼盒镶金嵌玉,七颗珍珠排列成新月形,光这个礼盒,只怕就价值百万,里面东西的珍贵,可想而知。

众人懵然间,叶开却笑了,随手接过了礼盒,挥了挥手。

“你还算懂事,走吧。”

唐礼顿时如获大赦,点头宛如小鸡啄米。

“多谢叶先生,多谢苏小姐。”

他说着,从地下站起,又递给了叶开一张镶满钻石的卡片。

“叶先生,这是一张金桂大厦碧霄俱乐部的会员卡。”

“如果叶先生和苏小姐有空的话,不妨可以过来坐坐,我有几个朋友,也想认识苏先生和叶小姐呢。”

竟然是金桂大厦碧霄俱乐部的会员卡!

苏伯翁的脑袋嗡的一声,眼前发黑,好像当头挨了一记闷棍。

金桂大厦碧霄宫是江州最高档的富豪俱乐部,采用会员制,只有俱乐部认可的会员,方才可以进入其中。

碧霄宫的会员,都是身价百亿的大富豪。

能进入碧霄宫,就意味着得到了整个江州上流社会的承认,对于人脉的拓展和商业的合作,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苏伯翁打点了无数关系,绞尽脑汁,想进入碧霄宫俱乐部,都被直接拒绝。

然而,苏浅月和叶开这么简单,就成为了碧霄宫的会员!

苏浅月显然也知道碧霄宫的规矩,看着叶开手中的那张卡,瞪大了黑亮的眼睛。

叶开一笑,看了苏浅月一眼。

“好,有时间的话,我们会过去的,你可以走了。”

唐礼似乎得到了天大的殊荣一般,点头哈腰,带着一帮人,倒退着出了大厅。

唐礼刚刚出门,苏伯翁和苏家人,总算从震撼之中清醒过来。

叶开不理会其他人,把首饰盒打开。

“这位唐总好客气,我看看这是什么礼物?”

顿时,一件流光溢彩的钻石项链,就出现在众人眼前。

黄金打造的叶子,簇拥着一颗小手指大小的钻石,钻石十分纯净,仿佛湛蓝的天空,润泽如水。

看着这件首饰,刚刚有些清醒过来的苏伯翁,又仿佛被迎面砍了一刀,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这是星辰之泪……我的天啊,这是价值八千八百万的星辰之泪啊,前几天在拍卖会上,还上了新闻。”

八千八百万!

所有的人,眼珠子都差点瞪得掉出了眼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