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孙平安,朱荣富和-第3章 五载风雨五载恨

第3章 五载风雨五载恨

看着这所谓的自家人,苏浅月突然觉得很累很烦。“李家这些年来,为富不仁,暗地里不知道干了多少肮脏的事,被阎罗令盯上,有什么奇怪的,我只是运气好罢了。”“李家的事情,新闻很快就会出来,三叔,你自便吧,我有点累。”苏伯耀看着苏浅月这个态度,脸色黑沉沉的。“我不知你胡说什么,但是我明确告诉你,雅莱国际的欠债,苏家总部一个子都不会还的。”“你要么嫁给孙家,要么等着雅莱国际破产,哼!”苏伯耀说着,跺了跺脚,便出了大门。岳翠兰和苏国庆立即尾随而去,岳翠兰一路大呼小叫。“老三,你等等,李家的债,苏家可不能不管啊。”苏家小院拐角处,叶开打发暗影和司机离开,除下暗金色金属面具,换了一身衣服,走进了小院。他长长的身影,斜映在母女两人的身上。苏浅月猛然抬头,一看到叶开的脸,顿时全身大震,宛如五雷轰顶。叶开看着这相拥而泣的母女两人,饶是这些年来腥风血雨,心硬如铁,也不由得落下泪来。“浅月,我回来了,你辛苦了。”叶开喃喃地说着,张开双臂,想拥抱母女三人。苏浅月脸色惨白,护着女儿,本能地避过了叶开的怀抱。叶开的心中在流血。这五年,这个傻女人已经完全拒绝了其他人的善意,都成习惯了。她不知道吃了多少亏,受了多少羞辱,才形成了这样的下意识的防御性动作。“浅月,是我,我回来了。”叶开靠近苏浅月,眼中流泪。苏浅月终于回过神。她的脸色由懵然变成惊喜,然后是悲伤,最后一巴掌打在了叶开的脸上。“你走,你现在回来干什么?”“我们被人欺负的时候,沦落街头的时候,你在哪里?”“孩子发烧四十度,昏迷的时候喊爸爸,你在哪里?”“我遇到车祸,险死还生,孤零零躺在医院的时候,你在哪里?”“我们被人逼债,孩子险些被人抢走的时候,你在哪里?”苏浅月五年的委屈和痛苦,洪水一般爆发出来。她一边哭喊着,一边发疯似的捶打叶开。叶开直挺挺地站着,眼眸中充满了内疚和痛悔,蓄满泪水。叶落落看着妈妈打叶开,好像小豹子似的,过来打叶开。“坏人,让你欺负妈妈,我打死你。”苏浅月情绪逐渐平息了下来,突然看见叶落落死死咬住了叶开的手,吃了一惊。“傻孩子,快松口,你不是天天嚷着找爸爸吗,他就是你的爸爸啊。”叶落落瞪大了眼睛,在得到苏浅月的肯定之后,向叶开扑了过去,又哭又笑。“爸爸,你终于回来了。”“从今天起,我终于不是野孩子了,我有爸爸了。”叶开心花怒放,张开双臂,抱着叶落落,转了一个圈,像抱起了全世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岳翠兰尖利的声音。“叶开!你这个扫把星居然还活着,你给我滚出去。”原来岳翠兰、苏国庆送别了苏伯耀,回来见到叶开,顿时怒不可遏。叶开放下了女儿,愧疚地看着岳翠兰和苏国庆。“爸,妈,我回来了。”岳翠兰二话不说,抓起了一把扫帚,就向叶开冲来。“你害得我们家浅月还不够啊,野狗一样的东西,给我滚出去。”“老娘告诉你,你休想再纠缠我们家浅月,我们已经准备把她嫁给孙家二公子了。”她说着,扫帚一下又一下,打在叶开的身上。苏国庆也红了眼睛,怒吼着过来推搡叶开。“你给我滚,我们家容不下去你这条野狗,我当做珍宝的宝贝女儿,硬生生被你毁了啊。”叶开弯腰,护着孩子,心中满是愧疚,任凭岳父岳母打。叶落落哭叫着,伸着小手,想护住叶开。“别打爸爸,别打爸爸啊。”“够了!”苏浅月忍无可忍,厉声喝住了苏国庆和岳翠兰。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电话突然响了,却是苏家家主苏伯翁打来的。“苏浅月,一个月的期限已经到了,九州集团的那一笔钱还未到账,你来苏家总部接受惩罚吧。”苏浅月挂了电话,脸上表情十分难看。叶开看着苏浅月:“怎么了,遇到什么麻烦了?”苏浅月深深吸了一口气,把事情简略说了一遍。叶开哼了一声:“我陪你去吧,我既然回来了,谁也别想欺负你。”苏浅月白了叶开一眼,依旧不给他好脸色,自己去开车去了。岳翠兰在一旁厉声喝骂:“叶开,你休想再靠近我的女儿,这个家,有你没我。”叶开心中愧疚,也不还嘴,亲了亲宝贝女儿,好言安慰了两句,就尾随苏浅月出了门。苏家总部,苏氏集团的高层都到了,看着苏浅月和叶开进来,人人面色阴沉。一个水泡眼的青年突然注意到了叶开,吃了一惊。“你不就是五年前逃亡的叶开吗?卧槽,你这个狗一样的东西,终于舍得回来了。”苏浅月立即挡在了叶开的面前。“苏灿,你好好说话,这的确是叶开,他是我的丈夫,请你尊重他。”苏灿厌恶地呸了一口。“对这种狗东西,我还用得着客气吗?“因为五年前的事情,我们苏家受了他多少累啊,他却像个缩头乌龟似的躲着,我呸!”苏灿的声音太大,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叶开,一阵轰动。“卧槽,当年叶家那个扫把星回来了啊,害人啊。”“是啊,苏浅月嫁给了他,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到了牛粪上。”“哈哈哈,是不是外面要饭要不到了,腆着脸回来吃软饭了。”叶开听着众人毫不留情的嘲讽,面色却十分平静。这些年来,他九死一生,心意已经犹如铁石一般。这些蝼蚁的话,他根本不在意。苏家家主苏伯翁的眼中,似乎根本没有看见叶开,淡淡地看着苏浅月。“苏浅月,你签的那个单子,一个月的期限到了,九州集团的钱,现在还未到账,你作何解释?”苏伯翁的话刚刚说完,就听得苏灿一声冷笑。“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按照约定,苏浅月既然无法要到钱,今天必须引咎辞职,或者,带着她的破公司滚出去。”这一下,其他的苏家高管,都纷纷指责苏浅月,说得极其难听。在车上,叶开和苏浅月详细地聊过九州集团的欠债问题。三个月前,苏浅月的雅兰国际和九州集团签了一个七千万的大单子。业务完成,九州集团却故意拖欠钱,雅兰国际资金链断裂,债台高筑,才导致了今天这个局面。叶开看着苏浅月为难的样子,拿出手机,默默地编了一条短信发出去。他淡淡看着势利的苏家人,心中冷笑。“我阎罗既然回来了,又岂能让你们如此羞辱我的妻子?这五年的债,该好好算算了。”

看着这所谓的自家人,苏浅月突然觉得很累很烦。

“李家这些年来,为富不仁,暗地里不知道干了多少肮脏的事,被阎罗令盯上,有什么奇怪的,我只是运气好罢了。”

“李家的事情,新闻很快就会出来,三叔,你自便吧,我有点累。”

苏伯耀看着苏浅月这个态度,脸色黑沉沉的。

“我不知你胡说什么,但是我明确告诉你,雅莱国际的欠债,苏家总部一个子都不会还的。”

“你要么嫁给孙家,要么等着雅莱国际破产,哼!”

苏伯耀说着,跺了跺脚,便出了大门。

岳翠兰和苏国庆立即尾随而去,岳翠兰一路大呼小叫。

“老三,你等等,李家的债,苏家可不能不管啊。”

苏家小院拐角处,叶开打发暗影和司机离开,除下暗金色金属面具,换了一身衣服,走进了小院。

他长长的身影,斜映在母女两人的身上。

苏浅月猛然抬头,一看到叶开的脸,顿时全身大震,宛如五雷轰顶。

叶开看着这相拥而泣的母女两人,饶是这些年来腥风血雨,心硬如铁,也不由得落下泪来。

“浅月,我回来了,你辛苦了。”

叶开喃喃地说着,张开双臂,想拥抱母女三人。

苏浅月脸色惨白,护着女儿,本能地避过了叶开的怀抱。

叶开的心中在流血。

这五年,这个傻女人已经完全拒绝了其他人的善意,都成习惯了。

她不知道吃了多少亏,受了多少羞辱,才形成了这样的下意识的防御性动作。

“浅月,是我,我回来了。”

叶开靠近苏浅月,眼中流泪。

苏浅月终于回过神。

她的脸色由懵然变成惊喜,然后是悲伤,最后一巴掌打在了叶开的脸上。

“你走,你现在回来干什么?”

“我们被人欺负的时候,沦落街头的时候,你在哪里?”

“孩子发烧四十度,昏迷的时候喊爸爸,你在哪里?”

“我遇到车祸,险死还生,孤零零躺在医院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们被人逼债,孩子险些被人抢走的时候,你在哪里?”

苏浅月五年的委屈和痛苦,洪水一般爆发出来。

她一边哭喊着,一边发疯似的捶打叶开。

叶开直挺挺地站着,眼眸中充满了内疚和痛悔,蓄满泪水。

叶落落看着妈妈打叶开,好像小豹子似的,过来打叶开。

“坏人,让你欺负妈妈,我打死你。”

苏浅月情绪逐渐平息了下来,突然看见叶落落死死咬住了叶开的手,吃了一惊。

“傻孩子,快松口,你不是天天嚷着找爸爸吗,他就是你的爸爸啊。”

叶落落瞪大了眼睛,在得到苏浅月的肯定之后,向叶开扑了过去,又哭又笑。

“爸爸,你终于回来了。”

“从今天起,我终于不是野孩子了,我有爸爸了。”

叶开心花怒放,张开双臂,抱着叶落落,转了一个圈,像抱起了全世界。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岳翠兰尖利的声音。

“叶开!你这个扫把星居然还活着,你给我滚出去。”

原来岳翠兰、苏国庆送别了苏伯耀,回来见到叶开,顿时怒不可遏。

叶开放下了女儿,愧疚地看着岳翠兰和苏国庆。

“爸,妈,我回来了。”

岳翠兰二话不说,抓起了一把扫帚,就向叶开冲来。

“你害得我们家浅月还不够啊,野狗一样的东西,给我滚出去。”

“老娘告诉你,你休想再纠缠我们家浅月,我们已经准备把她嫁给孙家二公子了。”

她说着,扫帚一下又一下,打在叶开的身上。

苏国庆也红了眼睛,怒吼着过来推搡叶开。

“你给我滚,我们家容不下去你这条野狗,我当做珍宝的宝贝女儿,硬生生被你毁了啊。”

叶开弯腰,护着孩子,心中满是愧疚,任凭岳父岳母打。

叶落落哭叫着,伸着小手,想护住叶开。

“别打爸爸,别打爸爸啊。”

“够了!”

苏浅月忍无可忍,厉声喝住了苏国庆和岳翠兰。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电话突然响了,却是苏家家主苏伯翁打来的。

“苏浅月,一个月的期限已经到了,九州集团的那一笔钱还未到账,你来苏家总部接受惩罚吧。”

苏浅月挂了电话,脸上表情十分难看。

叶开看着苏浅月:“怎么了,遇到什么麻烦了?”

苏浅月深深吸了一口气,把事情简略说了一遍。

叶开哼了一声:“我陪你去吧,我既然回来了,谁也别想欺负你。”

苏浅月白了叶开一眼,依旧不给他好脸色,自己去开车去了。

岳翠兰在一旁厉声喝骂:“叶开,你休想再靠近我的女儿,这个家,有你没我。”

叶开心中愧疚,也不还嘴,亲了亲宝贝女儿,好言安慰了两句,就尾随苏浅月出了门。

苏家总部,苏氏集团的高层都到了,看着苏浅月和叶开进来,人人面色阴沉。

一个水泡眼的青年突然注意到了叶开,吃了一惊。

“你不就是五年前逃亡的叶开吗?卧槽,你这个狗一样的东西,终于舍得回来了。”

苏浅月立即挡在了叶开的面前。

“苏灿,你好好说话,这的确是叶开,他是我的丈夫,请你尊重他。”

苏灿厌恶地呸了一口。

“对这种狗东西,我还用得着客气吗?

“因为五年前的事情,我们苏家受了他多少累啊,他却像个缩头乌龟似的躲着,我呸!”

苏灿的声音太大,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叶开,一阵轰动。

“卧槽,当年叶家那个扫把星回来了啊,害人啊。”

“是啊,苏浅月嫁给了他,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到了牛粪上。”

“哈哈哈,是不是外面要饭要不到了,腆着脸回来吃软饭了。”

叶开听着众人毫不留情的嘲讽,面色却十分平静。

这些年来,他九死一生,心意已经犹如铁石一般。

这些蝼蚁的话,他根本不在意。

苏家家主苏伯翁的眼中,似乎根本没有看见叶开,淡淡地看着苏浅月。

“苏浅月,你签的那个单子,一个月的期限到了,九州集团的钱,现在还未到账,你作何解释?”

苏伯翁的话刚刚说完,就听得苏灿一声冷笑。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按照约定,苏浅月既然无法要到钱,今天必须引咎辞职,或者,带着她的破公司滚出去。”

这一下,其他的苏家高管,都纷纷指责苏浅月,说得极其难听。

在车上,叶开和苏浅月详细地聊过九州集团的欠债问题。

三个月前,苏浅月的雅兰国际和九州集团签了一个七千万的大单子。

业务完成,九州集团却故意拖欠钱,雅兰国际资金链断裂,债台高筑,才导致了今天这个局面。

叶开看着苏浅月为难的样子,拿出手机,默默地编了一条短信发出去。

他淡淡看着势利的苏家人,心中冷笑。

“我阎罗既然回来了,又岂能让你们如此羞辱我的妻子?这五年的债,该好好算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