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孙平安,朱荣富和-第2章 一言曰诛满门灭

第2章 一言曰诛满门灭

看着熟悉的苏家小院,叶开深深吸了一口气,戴上了暗金色的面具,隐去了他的本来面目。大仇未报,仇人龙王的身份不明,叶开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和底细,以免打草惊蛇。他轻轻推开了大门。在叶开的身后,跟着一个穿斗篷披风的黑衣人,宛如叶开的影子。叶开刚刚推开院门,就不由得全身一颤,随即,眼眸中杀机狂飙。院子之中,叶开的妻子苏浅月被一个保镖死死按在地下。她披头散发,拼命挣扎。“放开我的孩子,放开她啊,你们这一群恶贼!”苏浅月雪白的脸颊上,有着鲜红的巴掌印,嘴角沁血。另外一个保镖,却扛着叶开的女儿叶落落,不顾女孩的尖叫挣扎,向院门走来。在苏浅月的面前,李哲铮亮的皮鞋,踩在了苏浅月的脸上,冷笑不已。“苏浅月,还是那句话,只要你答应今天晚上让我爽一爽,我就把还钱的期限缓一天,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他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如同被D字头的火车撞了似的,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却是暴怒的叶开出手了。他身形所到之处,快得无法形容,控制苏浅月和苏落落的两个大汉,直接被打飞出去。无论是李哲,还是两个大汉,瞬间骨骼断裂,口吐鲜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院子之中的人都惊呆了。叶开抱住了苏落落,将苏浅月扶起,声音如刀。“暗影,废了他们,一个不留!”叶开身后,幽灵一般的暗影,立即发动身形,向三十多个保镖冲杀过去。三十多个保镖及时反应过来,怒吼着向暗影冲杀而来。暗影杀进了人群,所到之处,挡者披靡。不过十几秒钟,这三十多人就被暗影撩翻在地,血肉模糊。李哲哪里遇到过这等可怕的人,吓得魂飞魄散。“你……你们是谁?为何管我李家的闲事?”叶开放下叶落落,一挥手,一张印着血手掌的檄文,直接丢在了李哲的面前。暗金色金属面具下,他的声音冷酷之极。“苏小姐也是你区区一个李家能招惹的?接了阎罗令,你李家一百八十一个人犯的命,我要了。”一听这话,李哲宛如晴天霹雳,吓得魂飞魄散,直接跪了下来。“阎罗令!我李家怎么会惹到阎罗令,大祸临头了。”所有人都被惊呆了。没有人知道阎罗令来自何处,但阎罗令出,就意味着可怕的血雨腥风即将降临。阎罗令对无数世家大族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无数个世家子弟成人礼之后,学到的第一条规矩,就是千万千万不能招惹阎罗令。如果招惹了,不但自己死无葬身之地,就算家族也必将万劫不复。普通人没有听说过阎罗令,李哲如何不知道阎罗令的可怕之处?李哲终于清醒过来,膝行到叶开的面前,抱着侥幸的心理,苦苦哀求。“尊驾,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李家向来奉公守法,从来不做为非作歹的事,怎么会……”叶开一脚踢飞了李哲,淡淡地说:“你李家如何,你心中有数,阎罗令下,生死已判!”叶开说着,转身离开。他看着朝思暮想的女儿和妻子,就在眼前,心中感情宛如烘炉烈火,无法控制,只得先抽身。苏家小院内,一片死寂。突然,三十多个被打断手脚的保镖,连滚带爬,四散逃跑,瞬间成了鸟兽散。李哲直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颤抖着手,捡起了地下的阎罗令,电话突然响了。电话那边,传来了李家家主歇斯底里的怒吼。“孽子,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我李家产业被尽数查封,几十亿家产瞬间蒸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砰!电话的最后,是一声沉闷的声音,那是人的身体,从高空坠落的声音。李哲的手机,从手中滑落。他惨笑了一声,突然发疯一般,从苏家院子冲了出去。吱!院子外面,传来汽车紧急制动的声响,然后便是一个沉闷异常的碰撞声。随即,外面传来路人的惊叫声。“死了死了,这人怎么会故意向车上撞,神经病啊。”苏浅月的身子颤了一下,随即将苏落落紧紧抱在怀中。叶落落受惊不小,却依偎在苏浅月的身边,懂事地安慰着妈妈。苏浅月想着这些年的心酸,忍不住一颗颗眼泪落下来。就在这个时候,苏家大院的门被推开,一行人冲了进来。来人正是苏浅月的父亲苏国庆,母亲岳翠兰。两人簇拥着一个中年男人。那男人却是苏家家主苏伯翁的亲弟弟苏伯耀,苏氏集团的副总裁。苏国庆和岳翠兰慌慌张张地冲了过来。苏国庆扶起了苏浅月和落落。“浅月,李家那个小子走了没有,谢天谢地,你和落落没事。”苏浅月不回答,眼神呆滞,只是紧紧搂着女儿。岳翠兰开始干嚎起来。“这日子还怎么过啊,李家的债,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苏伯耀,你们苏家就要这么看着不管吗?”苏伯耀咳嗽了一声,随即看向了苏浅月。“苏浅月,家主已经决定,让你嫁给孙家二公子孙平安,条件就是让孙平安承担雅莱国际的所有债务,你别执迷不悟了。”苏伯耀说着,扫了身后的苏国庆两人一眼。“这件事,你的父母也同意了。”苏浅月一个激灵,宛如晴天霹雳劈在头顶,不敢置信地看着苏家人。“你们为了偿还债务,竟然……竟然把我卖了?”岳翠兰哼了一声:“什么叫把你卖了?你还知道点好歹吗?”“你已经是二手货了,又生过孩子,孙公子可是世家子弟,能娶你过门,你就偷着乐吧,你还有什么不满足?”苏浅月死死搂着孩子,眼泪哗哗流了下来。“不,这辈子,我已经嫁给了叶开,这辈子绝不会再嫁他人。”苏伯耀僵住了,脸色异常难看。“可是,雅莱国际的欠债七千万怎么办?你不会想让家族替你还吧?”苏浅月笑了,是那种不屑到了极点的笑。“谢谢三叔,李家的钱,大概不用还了,因为……李家已经不存在了。”“什么?”这一下,三人的眼珠子,都差点瞪得掉了出来。苏伯耀瞪着苏浅月,一脸惊骇。“浅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浅月把阎罗令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苏伯耀三人的嘴巴,越张越大,苏伯耀第一个就不相信。“传说之中的阎罗令,怎么可能为你出头?就算你不想嫁给孙平安,也用不着编造这样的谎话!”

看着熟悉的苏家小院,叶开深深吸了一口气,戴上了暗金色的面具,隐去了他的本来面目。

大仇未报,仇人龙王的身份不明,叶开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和底细,以免打草惊蛇。

他轻轻推开了大门。

在叶开的身后,跟着一个穿斗篷披风的黑衣人,宛如叶开的影子。

叶开刚刚推开院门,就不由得全身一颤,随即,眼眸中杀机狂飙。

院子之中,叶开的妻子苏浅月被一个保镖死死按在地下。

她披头散发,拼命挣扎。

“放开我的孩子,放开她啊,你们这一群恶贼!”

苏浅月雪白的脸颊上,有着鲜红的巴掌印,嘴角沁血。

另外一个保镖,却扛着叶开的女儿叶落落,不顾女孩的尖叫挣扎,向院门走来。

在苏浅月的面前,李哲铮亮的皮鞋,踩在了苏浅月的脸上,冷笑不已。

“苏浅月,还是那句话,只要你答应今天晚上让我爽一爽,我就把还钱的期限缓一天,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他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如同被D字头的火车撞了似的,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却是暴怒的叶开出手了。

他身形所到之处,快得无法形容,控制苏浅月和苏落落的两个大汉,直接被打飞出去。

无论是李哲,还是两个大汉,瞬间骨骼断裂,口吐鲜血。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院子之中的人都惊呆了。

叶开抱住了苏落落,将苏浅月扶起,声音如刀。

“暗影,废了他们,一个不留!”

叶开身后,幽灵一般的暗影,立即发动身形,向三十多个保镖冲杀过去。

三十多个保镖及时反应过来,怒吼着向暗影冲杀而来。

暗影杀进了人群,所到之处,挡者披靡。

不过十几秒钟,这三十多人就被暗影撩翻在地,血肉模糊。

李哲哪里遇到过这等可怕的人,吓得魂飞魄散。

“你……你们是谁?为何管我李家的闲事?”

叶开放下叶落落,一挥手,一张印着血手掌的檄文,直接丢在了李哲的面前。

暗金色金属面具下,他的声音冷酷之极。

“苏小姐也是你区区一个李家能招惹的?接了阎罗令,你李家一百八十一个人犯的命,我要了。”

一听这话,李哲宛如晴天霹雳,吓得魂飞魄散,直接跪了下来。

“阎罗令!我李家怎么会惹到阎罗令,大祸临头了。”

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没有人知道阎罗令来自何处,但阎罗令出,就意味着可怕的血雨腥风即将降临。

阎罗令对无数世家大族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无数个世家子弟成人礼之后,学到的第一条规矩,就是千万千万不能招惹阎罗令。

如果招惹了,不但自己死无葬身之地,就算家族也必将万劫不复。

普通人没有听说过阎罗令,李哲如何不知道阎罗令的可怕之处?

李哲终于清醒过来,膝行到叶开的面前,抱着侥幸的心理,苦苦哀求。

“尊驾,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李家向来奉公守法,从来不做为非作歹的事,怎么会……”

叶开一脚踢飞了李哲,淡淡地说:“你李家如何,你心中有数,阎罗令下,生死已判!”

叶开说着,转身离开。

他看着朝思暮想的女儿和妻子,就在眼前,心中感情宛如烘炉烈火,无法控制,只得先抽身。

苏家小院内,一片死寂。

突然,三十多个被打断手脚的保镖,连滚带爬,四散逃跑,瞬间成了鸟兽散。

李哲直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他颤抖着手,捡起了地下的阎罗令,电话突然响了。

电话那边,传来了李家家主歇斯底里的怒吼。

“孽子,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我李家产业被尽数查封,几十亿家产瞬间蒸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砰!

电话的最后,是一声沉闷的声音,那是人的身体,从高空坠落的声音。

李哲的手机,从手中滑落。

他惨笑了一声,突然发疯一般,从苏家院子冲了出去。

吱!

院子外面,传来汽车紧急制动的声响,然后便是一个沉闷异常的碰撞声。

随即,外面传来路人的惊叫声。

“死了死了,这人怎么会故意向车上撞,神经病啊。”

苏浅月的身子颤了一下,随即将苏落落紧紧抱在怀中。

叶落落受惊不小,却依偎在苏浅月的身边,懂事地安慰着妈妈。

苏浅月想着这些年的心酸,忍不住一颗颗眼泪落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苏家大院的门被推开,一行人冲了进来。

来人正是苏浅月的父亲苏国庆,母亲岳翠兰。

两人簇拥着一个中年男人。

那男人却是苏家家主苏伯翁的亲弟弟苏伯耀,苏氏集团的副总裁。

苏国庆和岳翠兰慌慌张张地冲了过来。

苏国庆扶起了苏浅月和落落。

“浅月,李家那个小子走了没有,谢天谢地,你和落落没事。”

苏浅月不回答,眼神呆滞,只是紧紧搂着女儿。

岳翠兰开始干嚎起来。

“这日子还怎么过啊,李家的债,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苏伯耀,你们苏家就要这么看着不管吗?”

苏伯耀咳嗽了一声,随即看向了苏浅月。

“苏浅月,家主已经决定,让你嫁给孙家二公子孙平安,条件就是让孙平安承担雅莱国际的所有债务,你别执迷不悟了。”

苏伯耀说着,扫了身后的苏国庆两人一眼。

“这件事,你的父母也同意了。”

苏浅月一个激灵,宛如晴天霹雳劈在头顶,不敢置信地看着苏家人。

“你们为了偿还债务,竟然……竟然把我卖了?”

岳翠兰哼了一声:“什么叫把你卖了?你还知道点好歹吗?”

“你已经是二手货了,又生过孩子,孙公子可是世家子弟,能娶你过门,你就偷着乐吧,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苏浅月死死搂着孩子,眼泪哗哗流了下来。

“不,这辈子,我已经嫁给了叶开,这辈子绝不会再嫁他人。”

苏伯耀僵住了,脸色异常难看。

“可是,雅莱国际的欠债七千万怎么办?你不会想让家族替你还吧?”

苏浅月笑了,是那种不屑到了极点的笑。

“谢谢三叔,李家的钱,大概不用还了,因为……李家已经不存在了。”

“什么?”

这一下,三人的眼珠子,都差点瞪得掉了出来。

苏伯耀瞪着苏浅月,一脸惊骇。

“浅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浅月把阎罗令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

苏伯耀三人的嘴巴,越张越大,苏伯耀第一个就不相信。

“传说之中的阎罗令,怎么可能为你出头?就算你不想嫁给孙平安,也用不着编造这样的谎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