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开局成纣王第6章 武成王-封神:开局成纣王第6章 武成王阅读

第6章 武成王

林峯在地牢里审出了行刺的真凶,当下便摘除了手上的手套,擦去了脸上的血迹,朝地牢外面走去。他的脸色冰寒到了极点。行刺的幕后主使,正是与纣王同父同母的微子启。为了这人世间至高荣耀的权柄,手足相残,真实上演了一出玄武门刺杀。果然,一入高墙深似海,皇族无亲情,有的只是争权夺利、明争暗斗。“呵,忒!”林峯朝地面上狠狠地吐了一口痰,然后用意念让系统打开了奖励。“恭喜宿主,打开封神礼包获得王座。”“系统升级,宿主获得技能:隐匿。”不用林峯发问,系统自动介绍了起来:“王座,能凝聚人族气运而成长,与崆峒印、至尊鼎,共同为镇压人族气运的三大至宝。”“隐匿,能隐藏修为、气息,让人无从查探。”林峯现在关心的不是系统的奖励。他一脚踢开了地牢的大门。黄飞虎迎了上来,带着一丝敬畏、一丝关切,问道:“大王,如何,那几个刁民招了吗?”“叮,系统发布任务,提升黄飞虎的忠诚度达到八十以上。”系统发布了拉拢黄飞虎的任务。林峯望着黄飞虎,点了点头:“招了。”黄飞虎高大壮硕,多年的军旅生活,让他的皮肤黝黑,虽已中年,却强壮无比。“真的招了?还是大王有办法,哈哈。”看来不是黄飞虎不想问出背后真凶,而是黄飞虎本就只是行军打仗的粗人,这个时代审问的技巧也不成熟,更不懂什么心理攻势,遇到狡猾的刺客,就只能铩羽而归了。“方才老臣听到了里面有打斗的声音,大王您一对三,可有受伤?”武成王黄飞虎曾与纣王并肩作战过,两人有着深厚的革命友谊。当年帝乙立储,最后定下帝辛来,少不了武成王父子在一旁煽风点火。“被探查者:黄飞虎年纪:四十职位:镇国武成王修为:凡人巅峰忠诚度:六十二。”纵然两人私交甚好,但武成王对纣王的忠诚也仅仅只是及格,看来,从军伍退下来以后,纣王疏于维护这些重臣关系啊。是时候好好加强武成王的好感度了。打定了主意后,林峯便哈哈笑道:“受伤?看来久不交手,武成王是忘记孤的本事了,来来来,摆驾演武场,孤要跟武成王好好练练,也让武成王知道知道孤的本事。”林峯说着,顺手就拉住了武成王的手,要把他拉上车辇,同乘一车。黄飞虎心中感动,却不敢僭越。作为一个驰骋沙场多年的老将,谁不想在演武场打出一身汗来,那可比穿个官服杵在朝堂上有趣多了。而且,陪练对象还是万万人之上的纣王,这怎能不让黄飞虎向往。只是今日注定不是去演武场比斗的时候。黄飞虎看到,纣王手里还拿着三张刚画了压的口供。虽然帝辛不说,但是黄飞虎知道,审出真凶,但他并没有因此喜悦。在他犹豫的时候,已经被帝辛一把拉上了龙撵。黄飞虎心中又是惊叹,又是惶恐。惊叹的是,久违沙场的纣王,刚才拉自己的力道,分明比在军伍之时又有精进,是谁谣传说帝辛沉迷后宫,荒废武道的。惶恐的是,与人皇同乘一车,虽是无上荣耀,但也会被夫子们诟病,免不了要被说一通僭越礼仪云云。帝辛不管黄飞虎的纠结,兀自抓着他的手臂,说起了当年两人共同征战沙场的画面。“想当年,我与武成王在黄滚老将军手下戌边,你可以独自带兵出去跟西戎的游骑打架,却不肯带我,可把我羡慕坏了。”林峯自然不是真的拥有这段记忆,但他也不是在胡说。昨日午时睡醒后,他便做了足够的功课。查了大商朝的百官奏折,土地边守,和往年纪要。期间就有自己去界牌关历练的往事。界牌关是黄滚老将军把守的重镇。黄滚又是黄飞虎的父亲。由此便能联想到,当时帝乙的苦心安排。黄滚肯定是帝乙的心腹爱将,帝乙才会放心把心爱的幼子交给黄滚。而为了保护好帝辛,同时又能让后辈结交友情,黄滚不可能错过这样的良机。因此黄飞虎和帝辛便在军中相遇了。如果真的说错了,再找别的说辞便是。总之,与武将攀交情,无疑三种形式:比武打架、喝酒骂架、回忆往事。帝辛抛出的话头,果然让黄飞虎安静了下来,目光也蒙上了一层薄雾。那是一段很久远的记忆,久到黄飞虎以为再也不会被人提起。“后来老臣还不是带大王出去杀敌了,记得那次是大王第一次杀敌,溅了大王一身血,大王当时就哭鼻子了。”帝辛佯装发怒,骂道:“不可能,本王怎么可能哭鼻子,你诬陷于孤,孤治你……现在就抹鼻子。”黄飞虎本就是武将,心中并无太多弯弯绕绕,被帝辛打开了话闸子,心中沉积多年的话,便再也停不下来了。“这还不止呢,记得大王第一次打了胜仗归来,我军大宴,大王喝得酩酊大醉,还学西戎女子跳了一段骑马舞,那场面,辣眼睛啊。”“那时候,大王还不是大王,吾黄飞虎也还不是武成王。”九龙撵穿过朱雀大街,林峯抬头望着两旁高大的建筑。来到这朝歌两天了,他还不曾仔细看过这的风景。此时看来,颇有一番古风苍凉的味道,又不乏皇权高大的威严。那高台攒尖两头安置的虎头、饕餮,栩栩如生,还有那石柱上雕刻的云山、重环,无处不体现着大商王朝繁荣与安定。过了许久,缓慢而行的銮驾来到了宋王府外。黄飞虎看到龙撵停了下来,方知自己失态,慌忙匍匐在九龙撵上,请求纣王治罪。帝辛已收敛了笑容,甩给他一张供词。林峯催动了内劲,洪亮的声音传遍了宋王府每一个角落:“微子启,既然你想杀孤,孤来了,还不出来见孤!”

林峯在地牢里审出了行刺的真凶,当下便摘除了手上的手套,擦去了脸上的血迹,朝地牢外面走去。

他的脸色冰寒到了极点。

行刺的幕后主使,正是与纣王同父同母的微子启。

为了这人世间至高荣耀的权柄,手足相残,真实上演了一出玄武门刺杀。

果然,一入高墙深似海,皇族无亲情,有的只是争权夺利、明争暗斗。

“呵,忒!”

林峯朝地面上狠狠地吐了一口痰,然后用意念让系统打开了奖励。

“恭喜宿主,打开封神礼包获得王座。”

“系统升级,宿主获得技能:隐匿。”

不用林峯发问,系统自动介绍了起来:“王座,能凝聚人族气运而成长,与崆峒印、至尊鼎,共同为镇压人族气运的三大至宝。”

“隐匿,能隐藏修为、气息,让人无从查探。”

林峯现在关心的不是系统的奖励。

他一脚踢开了地牢的大门。

黄飞虎迎了上来,带着一丝敬畏、一丝关切,问道:“大王,如何,那几个刁民招了吗?”

“叮,系统发布任务,提升黄飞虎的忠诚度达到八十以上。”

系统发布了拉拢黄飞虎的任务。

林峯望着黄飞虎,点了点头:“招了。”

黄飞虎高大壮硕,多年的军旅生活,让他的皮肤黝黑,虽已中年,却强壮无比。

“真的招了?还是大王有办法,哈哈。”看来不是黄飞虎不想问出背后真凶,而是黄飞虎本就只是行军打仗的粗人,这个时代审问的技巧也不成熟,更不懂什么心理攻势,遇到狡猾的刺客,就只能铩羽而归了。

“方才老臣听到了里面有打斗的声音,大王您一对三,可有受伤?”

武成王黄飞虎曾与纣王并肩作战过,两人有着深厚的革命友谊。

当年帝乙立储,最后定下帝辛来,少不了武成王父子在一旁煽风点火。

“被探查者:黄飞虎年纪:四十职位:镇国武成王修为:凡人巅峰忠诚度:六十二。”

纵然两人私交甚好,但武成王对纣王的忠诚也仅仅只是及格,看来,从军伍退下来以后,纣王疏于维护这些重臣关系啊。

是时候好好加强武成王的好感度了。

打定了主意后,林峯便哈哈笑道:“受伤?看来久不交手,武成王是忘记孤的本事了,来来来,摆驾演武场,孤要跟武成王好好练练,也让武成王知道知道孤的本事。”

林峯说着,顺手就拉住了武成王的手,要把他拉上车辇,同乘一车。

黄飞虎心中感动,却不敢僭越。

作为一个驰骋沙场多年的老将,谁不想在演武场打出一身汗来,那可比穿个官服杵在朝堂上有趣多了。

而且,陪练对象还是万万人之上的纣王,这怎能不让黄飞虎向往。

只是今日注定不是去演武场比斗的时候。

黄飞虎看到,纣王手里还拿着三张刚画了压的口供。

虽然帝辛不说,但是黄飞虎知道,审出真凶,但他并没有因此喜悦。

在他犹豫的时候,已经被帝辛一把拉上了龙撵。

黄飞虎心中又是惊叹,又是惶恐。

惊叹的是,久违沙场的纣王,刚才拉自己的力道,分明比在军伍之时又有精进,是谁谣传说帝辛沉迷后宫,荒废武道的。

惶恐的是,与人皇同乘一车,虽是无上荣耀,但也会被夫子们诟病,免不了要被说一通僭越礼仪云云。

帝辛不管黄飞虎的纠结,兀自抓着他的手臂,说起了当年两人共同征战沙场的画面。

“想当年,我与武成王在黄滚老将军手下戌边,你可以独自带兵出去跟西戎的游骑打架,却不肯带我,可把我羡慕坏了。”

林峯自然不是真的拥有这段记忆,但他也不是在胡说。

昨日午时睡醒后,他便做了足够的功课。

查了大商朝的百官奏折,土地边守,和往年纪要。

期间就有自己去界牌关历练的往事。

界牌关是黄滚老将军把守的重镇。

黄滚又是黄飞虎的父亲。

由此便能联想到,当时帝乙的苦心安排。

黄滚肯定是帝乙的心腹爱将,帝乙才会放心把心爱的幼子交给黄滚。

而为了保护好帝辛,同时又能让后辈结交友情,黄滚不可能错过这样的良机。

因此黄飞虎和帝辛便在军中相遇了。

如果真的说错了,再找别的说辞便是。

总之,与武将攀交情,无疑三种形式:比武打架、喝酒骂架、回忆往事。

帝辛抛出的话头,果然让黄飞虎安静了下来,目光也蒙上了一层薄雾。

那是一段很久远的记忆,久到黄飞虎以为再也不会被人提起。

“后来老臣还不是带大王出去杀敌了,记得那次是大王第一次杀敌,溅了大王一身血,大王当时就哭鼻子了。”

帝辛佯装发怒,骂道:“不可能,本王怎么可能哭鼻子,你诬陷于孤,孤治你……现在就抹鼻子。”

黄飞虎本就是武将,心中并无太多弯弯绕绕,被帝辛打开了话闸子,心中沉积多年的话,便再也停不下来了。

“这还不止呢,记得大王第一次打了胜仗归来,我军大宴,大王喝得酩酊大醉,还学西戎女子跳了一段骑马舞,那场面,辣眼睛啊。”

“那时候,大王还不是大王,吾黄飞虎也还不是武成王。”

九龙撵穿过朱雀大街,林峯抬头望着两旁高大的建筑。

来到这朝歌两天了,他还不曾仔细看过这的风景。

此时看来,颇有一番古风苍凉的味道,又不乏皇权高大的威严。

那高台攒尖两头安置的虎头、饕餮,栩栩如生,还有那石柱上雕刻的云山、重环,无处不体现着大商王朝繁荣与安定。

过了许久,缓慢而行的銮驾来到了宋王府外。

黄飞虎看到龙撵停了下来,方知自己失态,慌忙匍匐在九龙撵上,请求纣王治罪。

帝辛已收敛了笑容,甩给他一张供词。

林峯催动了内劲,洪亮的声音传遍了宋王府每一个角落:“微子启,既然你想杀孤,孤来了,还不出来见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