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开局成纣王第5章 亲审刺客-封神:开局成纣王第5章 亲审刺客阅读

第5章 亲审刺客

朝歌地牢。其他犯人都被转移了,只留下三个刺客被关在同一个牢里。林峯着王袍,站在三人面前。三名刺客恨恨地问道:“你就是纣王?”“正是本王!”听到林峯的回答,三人眼神对视,相互间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疯狂。于是,不约而同地,三人一改此前颓丧,雷霆出手。一人攻向了纣王的头部,一人扫堂腿如铁鞭一般来拿林峯下路,最后一名刺客拼尽了全力打出一记猛虎掏心,恍如猛虎下山,所向披靡。上中下三路,都发起了雷霆攻击,在这狭小的监牢里,三人占尽了先机。眼看就要击中纣王,三人面露喜色:“死吧,怪就怪你自己不该来这种地方,哈哈!”“哼!就凭你们?”林峯身如摆柳,躲过了一人攻击,纵跃之间又踩断了扫来的那条腿。“咔擦!”断腿的声音在地牢响起。最后,林峯用力打出了一记直拳。“波!”直拳对上了猛虎掏心。对拳的刺客,被重重地砸到了碗口粗的木栅栏上,又倒了下来,捂着胸口疯狂吐血。三人不可置信地望着纣王:“怎么会这么强?”林峯浮现勾魂索命一般的笑容:“哼,本王若是忌惮你们这些三脚猫,会独自一人前来吗?尔等未免太天真了。”这一切,都是林峯特意安排的。清空地牢,不允许一名官员入内,只留了陈义在地牢门口听候差遣。他要亲自审问这三名刺客。林峯不得不亲自出马,因为就在这一天早朝,黄飞虎在朝堂上公然说,三名刺客只是普通山贼,下山掳掠,恰好遇着了纣王的车队。这么敷衍的说法,林峯自然是不信的,但他放眼整个朝堂,竟无一人可用。所以他亲自来了。女娲入梦改造了他的识海,又为他炼出仙体,加上纣王帝辛本来就有些功夫底子,所以他根本就不惧这区区三员贼子。如今的纣王,已经算是半步修士的境界了,说是凡人无敌也不为过,有不把这些普通武人放在眼里的实力。“说吧,谁派你们来的?”林峯不屑于在几名凡人武者身上找存在感,直接开口审问了起来。三名刺客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清楚,即使三人合力,也没有半分赢了纣王的可能,只能放弃了无谓反抗。但一想到自己家里的家眷,都还在那人手里,三人都选择了闭口不言。三人欲言又止的态度,让林峯察觉到了端倪。林峯冷哼道:“本王既然来了,又怎会空手而回,莫要继续天真,白吃苦头!”“大王,我们在山上饿坏了,下山来打秋风,不知道那是王驾啊,惊扰了圣安,大王饶命啊!”三人磕头如捣蒜,求纣王饶恕。林峯知道寻常手段是不会得到真相的,当即大手一挥,命道:“上炮烙!”所谓炮烙,就是一盆炭火,烤红铁块。林峯命陈义把三人分别绑在牢房的三面木头栅栏上,又命陈义把早就准备好的炮烙,印在那员断了腿的刺客腿上。顿时,原本就断腿的痛苦,加上残忍至极的炮烙,让那名刺客痛得当场晕死过去。惨叫声比之刚才断腿,又惨烈了几分。这些刺客,平日里都是刀头舔血的马贼,敢出来行走江湖,早就把头别在裤腰带上了。他们不怕掉脑袋,却也受不了这种炮烙之刑。对于幕后主使,林峯是一定要查出来的。要想把纣王这份事业干好,整肃朝纲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若是没有雷霆手段,怕是要被商容、比干这些圆滑的老臣给玩死。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林峯不得已,请出了炮烙之刑。惨烈的叫声,传出了天牢,让天牢外等候的黄飞虎心头发毛,额头都微微沁汗了。黄飞虎在战场上都没有听过如此惨烈的叫声。“那炮烙之刑,恐怖如斯!”天牢内的林峯没管那么多,他又走到了那名被震伤的刺客面前,怒道:“我每个人只问一次,要么说实话,要么受刑。”“大王,饶命啊!”林峯冷哼了道:“尔等敢要本王的命,有什么脸面跟本王求饶。”在林峯示意之下,百分百忠诚度的陈义毫不犹豫,火红的铁片便印在刺客的肚皮上。“滋!”阵阵烤肉的怪味瞬间弥漫了整个监牢。“啊!”又一个晕死过去。林峯转过身,朝最后一名刺客走去。那名刺客满脸惊惶,连瞳孔都放大了,即使这阳春三月春风和煦,地牢里又阴凉,但他的额头已经汗如雨下。没有人不怕死,而且是被活活烫死。“你若说了,孤保你全家平安!”林峯循循善诱,刺客却只是上下牙打颤,不敢招供。“大王,你不能杀我啊,你若是杀了我,就更没有人知道真相了。”林峯怒道:“哼!就算你不说,本王也能猜出一二,你若不知好歹,休怪本王不给你机会。”看着林峯对付前两位刺客的手段,第三名刺客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纣王本来就是战场上打过硬仗的人,他发怒之下,睁眼如铜铃,着实吓人。“你们行刺若是成了,谁最得利,这很难猜吗?只是,你怕亲王,就不怕孤吗?”当林峯说出亲王二字的时候,那名刺客终于抬起头来,叹了口气道:“大王真的能救出小的一家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本王要谁死,谁敢不死,本王要哪个生,哪个就得生!”刺客仿佛斗败的公鸡,耷拉着脑袋:“小的招供,是宋王微子启的管家亲自吩咐的我们!”“我那二哥微仲衍可有派人参与?”刺客摇了摇头:“不曾有其他人参与!”“叮!恭喜宿主查出真凶,获得封神礼包一个!”系统认可了这次查真凶的结果。林峯眼中闪过一丝阴戾:“陈义,拿冷水把那二人浇醒,取了口供,命黄飞虎捉拿微子启。”“等等,摆驾宋王府,本王要亲自去会会我那好大哥!”

朝歌地牢。

其他犯人都被转移了,只留下三个刺客被关在同一个牢里。

林峯着王袍,站在三人面前。

三名刺客恨恨地问道:“你就是纣王?”

“正是本王!”

听到林峯的回答,三人眼神对视,相互间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疯狂。

于是,不约而同地,三人一改此前颓丧,雷霆出手。

一人攻向了纣王的头部,一人扫堂腿如铁鞭一般来拿林峯下路,最后一名刺客拼尽了全力打出一记猛虎掏心,恍如猛虎下山,所向披靡。

上中下三路,都发起了雷霆攻击,在这狭小的监牢里,三人占尽了先机。

眼看就要击中纣王,三人面露喜色:“死吧,怪就怪你自己不该来这种地方,哈哈!”

“哼!就凭你们?”

林峯身如摆柳,躲过了一人攻击,纵跃之间又踩断了扫来的那条腿。

“咔擦!”

断腿的声音在地牢响起。

最后,林峯用力打出了一记直拳。

“波!”

直拳对上了猛虎掏心。

对拳的刺客,被重重地砸到了碗口粗的木栅栏上,又倒了下来,捂着胸口疯狂吐血。

三人不可置信地望着纣王:“怎么会这么强?”

林峯浮现勾魂索命一般的笑容:“哼,本王若是忌惮你们这些三脚猫,会独自一人前来吗?尔等未免太天真了。”

这一切,都是林峯特意安排的。

清空地牢,不允许一名官员入内,只留了陈义在地牢门口听候差遣。

他要亲自审问这三名刺客。

林峯不得不亲自出马,因为就在这一天早朝,黄飞虎在朝堂上公然说,三名刺客只是普通山贼,下山掳掠,恰好遇着了纣王的车队。

这么敷衍的说法,林峯自然是不信的,但他放眼整个朝堂,竟无一人可用。

所以他亲自来了。

女娲入梦改造了他的识海,又为他炼出仙体,加上纣王帝辛本来就有些功夫底子,所以他根本就不惧这区区三员贼子。

如今的纣王,已经算是半步修士的境界了,说是凡人无敌也不为过,有不把这些普通武人放在眼里的实力。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

林峯不屑于在几名凡人武者身上找存在感,直接开口审问了起来。

三名刺客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清楚,即使三人合力,也没有半分赢了纣王的可能,只能放弃了无谓反抗。

但一想到自己家里的家眷,都还在那人手里,三人都选择了闭口不言。

三人欲言又止的态度,让林峯察觉到了端倪。

林峯冷哼道:“本王既然来了,又怎会空手而回,莫要继续天真,白吃苦头!”

“大王,我们在山上饿坏了,下山来打秋风,不知道那是王驾啊,惊扰了圣安,大王饶命啊!”

三人磕头如捣蒜,求纣王饶恕。

林峯知道寻常手段是不会得到真相的,当即大手一挥,命道:“上炮烙!”

所谓炮烙,就是一盆炭火,烤红铁块。

林峯命陈义把三人分别绑在牢房的三面木头栅栏上,又命陈义把早就准备好的炮烙,印在那员断了腿的刺客腿上。

顿时,原本就断腿的痛苦,加上残忍至极的炮烙,让那名刺客痛得当场晕死过去。

惨叫声比之刚才断腿,又惨烈了几分。

这些刺客,平日里都是刀头舔血的马贼,敢出来行走江湖,早就把头别在裤腰带上了。

他们不怕掉脑袋,却也受不了这种炮烙之刑。

对于幕后主使,林峯是一定要查出来的。

要想把纣王这份事业干好,整肃朝纲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若是没有雷霆手段,怕是要被商容、比干这些圆滑的老臣给玩死。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林峯不得已,请出了炮烙之刑。

惨烈的叫声,传出了天牢,让天牢外等候的黄飞虎心头发毛,额头都微微沁汗了。

黄飞虎在战场上都没有听过如此惨烈的叫声。

“那炮烙之刑,恐怖如斯!”

天牢内的林峯没管那么多,他又走到了那名被震伤的刺客面前,怒道:“我每个人只问一次,要么说实话,要么受刑。”

“大王,饶命啊!”

林峯冷哼了道:“尔等敢要本王的命,有什么脸面跟本王求饶。”

在林峯示意之下,百分百忠诚度的陈义毫不犹豫,火红的铁片便印在刺客的肚皮上。

“滋!”

阵阵烤肉的怪味瞬间弥漫了整个监牢。

“啊!”

又一个晕死过去。

林峯转过身,朝最后一名刺客走去。

那名刺客满脸惊惶,连瞳孔都放大了,即使这阳春三月春风和煦,地牢里又阴凉,但他的额头已经汗如雨下。

没有人不怕死,而且是被活活烫死。

“你若说了,孤保你全家平安!”

林峯循循善诱,刺客却只是上下牙打颤,不敢招供。

“大王,你不能杀我啊,你若是杀了我,就更没有人知道真相了。”

林峯怒道:“哼!就算你不说,本王也能猜出一二,你若不知好歹,休怪本王不给你机会。”

看着林峯对付前两位刺客的手段,第三名刺客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纣王本来就是战场上打过硬仗的人,他发怒之下,睁眼如铜铃,着实吓人。

“你们行刺若是成了,谁最得利,这很难猜吗?只是,你怕亲王,就不怕孤吗?”

当林峯说出亲王二字的时候,那名刺客终于抬起头来,叹了口气道:“大王真的能救出小的一家子?”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本王要谁死,谁敢不死,本王要哪个生,哪个就得生!”

刺客仿佛斗败的公鸡,耷拉着脑袋:“小的招供,是宋王微子启的管家亲自吩咐的我们!”

“我那二哥微仲衍可有派人参与?”

刺客摇了摇头:“不曾有其他人参与!”

“叮!恭喜宿主查出真凶,获得封神礼包一个!”

系统认可了这次查真凶的结果。

林峯眼中闪过一丝阴戾:“陈义,拿冷水把那二人浇醒,取了口供,命黄飞虎捉拿微子启。”

“等等,摆驾宋王府,本王要亲自去会会我那好大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