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开局成纣王第1章 我是纣王-封神:开局成纣王第1章 我是纣王阅读

第1章 我是纣王

“大王,请上香。”突兀的一句话,让林峯一脸懵逼。他回头一看,门侧不起眼的地方,几个穿着古装官袍的人,毕恭毕敬地弯着腰。“咋回事?事出反常必有妖,我要冷静!”林峯本是一名大学生,一记无厘头的闪电打中了他,时空场景瞬间就转换了。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后,他试图在庙里找到一点线索。扫视一圈下来,一件现代化的东西,都没有发现。石头砌筑的庙宇,古朴苍凉的气息扑面而来,墙角的地方有些许青苔绿藓。庙宇供奉着一尊白玉神女像。白墙上有一首诗很是显眼:“凤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媚妆,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诗是刚写的,末尾的墨汁还在流淌。林峯心里依稀有了不妙的猜测。再一看,玉像雕琢得极其精致,底座上写着:女娲娘娘。“大王,大王……”林峯还在观察思考,他身后的官员忍不住出声提醒,再次拜请。为免引起未知的麻烦,林峯决定先把眼前扮演好。他不动声色接过官员递过来的檀香,庄重地把檀香插在香炉上。就在这时候,异变突生。刚才好端端的玉像,就在林峯插上檀香的瞬间,开始出现了细小的裂缝。“嚯!”“嚯!”“嚯!”裂缝由小到大,不一会的功夫,玉像便四分五裂,散落了一地,尘烟四起。“大王,大王,您没事吧?”林峯错愕不已,这个猝不及防的变故,让他感觉更棘手了。突然。“叮,恭喜宿主进入女娲神庙,觉醒封神系统,获得女娲石一颗。”机器声清脆,在林峯脑海里一字一句的说着。林峯看过不少穿越的小说,没想到自己居然得到了一个系统。女娲石,是女娲补天的宝物,另一个神话传说里,就是女娲石孕育了孙猴子天生神体,可见女娲石的厉害。“发……发财了!”林峯能感觉到识海中多了一颗五彩斑斓的石头,如果不是现在有外人在,他恨不得立刻取出来把玩。到如今,他终于确认了自己新的身份,自己现在成了纣王帝辛。而场景就是纣王在女娲庙里刚写完那首亵渎女娲的诗。纣王何许人?大商新王,天地间唯一人皇。即将开启新篇章的林峯,就像那初次约会的小女生,内心局促,忐忑不安,生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系统还在继续交代着:“叮,宿主需要改变帝辛上封神榜的命运,系统才能开启终极任务。”林峯心中思索:封神结局,纣王自焚于摘星楼,最后上了那劳什子封神榜,成为了劳什子天喜星。是个悲惨的结局。生而为穿越人,保命永远是第一前提,至于什么系统终极任务,也许很不错,但跟自己的命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叮,若是宿主无法改变命运,系统将陨灭,永世沉沦!”得,连强大的系统都对自己没信心,这漫天神佛的世界,自己一个弱鸡,拿什么去跟天斗?林峯正准备问系统,自己能不能拒绝穿越。在这个当口,林峯看到了案台上的一个贡品。在一堆果子、窝窝头的旁边,摆放着一个用指刍草编织的狗。狗,本是祭祖宗、祭天地等典礼作祭祀用的贡品,但女娲娘娘真身是妖王,不宜杀狗来拜祭,所以才用这种刍草编织的狗,代替了活物。刍狗龇牙咧齿,栩栩如生。没有祭祀之前,大家对刍狗都很敬畏,碰都不敢随便碰;等祭祀完以后,刍狗就被丢到垃圾堆里去了,看都不会再被看多一眼。如今的纣王,与那草扎的刍狗又有何区别?表面上,他是大王,要风得风,天下诸侯共主,八百镇尽听差遣,风光无限。封神劫起,他转眼间变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昏君,三界不容,举世皆敌。“不行!我林峯好歹是二十一世纪的王者青年,不蒸馒头争口气。”“天数又如何?我的命数凭什么要被注定,天若欺我,我便要逆天而行,谁也别想踩在小爷头上!”林峯在不知觉间,完全接受了自己就是纣王帝辛的现实,一股浩然之气在他身上生出,他决定拿出勇气,与天抗争。他不想屈服,还有一个理由:万古第一美人妲己,与纣王将有一场露水情缘。说妲己是万古第一美女并不为过,狐族本就是三界最会使狐媚术的种族,而妲己来自于血脉最纯正的轩辕坟,又是狐族唯一能修炼出九尾的妖狐,资质过人。如此狐媚妖娆的妲己,三界第一尤物,届时将要与之云雨数十年,怕不得舒服上天?想想都有些小期待呢!“叮,系统发布第一个任务,请宿主发布选美诏书,任务完成可获得修炼大礼包一个。”系统任务来得及时。“好!”林峯不自觉喊出了声来。“大王,您说‘好’?”身后官员理解不了,为什么女娲娘娘玉像损毁,纣王却大喊了一声好。被官员一问,林峯赶紧收敛神色:“孤见女娲娘娘容颜艳丽,心中喜悦。”官员又问道:“那,娘娘这已损金身……”“派巧匠为女娲娘娘重塑金身便是!”林峯大手一挥,继续下令道:“颁行四路诸侯:每一镇,选美女百名以充王庭。”“这……”片刻犹豫后,有两名官员马上跪拜,口中喊着遵命,但其他三名官员则是直直地杵着,宽袖一甩,表情似乎不悦。“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获得修炼礼包,请问宿主需要现在打开吗?”

“大王,请上香。”

突兀的一句话,让林峯一脸懵逼。

他回头一看,门侧不起眼的地方,几个穿着古装官袍的人,毕恭毕敬地弯着腰。

“咋回事?事出反常必有妖,我要冷静!”

林峯本是一名大学生,一记无厘头的闪电打中了他,时空场景瞬间就转换了。

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后,他试图在庙里找到一点线索。

扫视一圈下来,一件现代化的东西,都没有发现。

石头砌筑的庙宇,古朴苍凉的气息扑面而来,墙角的地方有些许青苔绿藓。

庙宇供奉着一尊白玉神女像。

白墙上有一首诗很是显眼:“凤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媚妆,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

诗是刚写的,末尾的墨汁还在流淌。

林峯心里依稀有了不妙的猜测。

再一看,玉像雕琢得极其精致,底座上写着:女娲娘娘。

“大王,大王……”

林峯还在观察思考,他身后的官员忍不住出声提醒,再次拜请。

为免引起未知的麻烦,林峯决定先把眼前扮演好。

他不动声色接过官员递过来的檀香,庄重地把檀香插在香炉上。

就在这时候,异变突生。

刚才好端端的玉像,就在林峯插上檀香的瞬间,开始出现了细小的裂缝。

“嚯!”

“嚯!”

“嚯!”

裂缝由小到大,不一会的功夫,玉像便四分五裂,散落了一地,尘烟四起。

“大王,大王,您没事吧?”

林峯错愕不已,这个猝不及防的变故,让他感觉更棘手了。

突然。

“叮,恭喜宿主进入女娲神庙,觉醒封神系统,获得女娲石一颗。”

机器声清脆,在林峯脑海里一字一句的说着。

林峯看过不少穿越的小说,没想到自己居然得到了一个系统。

女娲石,是女娲补天的宝物,另一个神话传说里,就是女娲石孕育了孙猴子天生神体,可见女娲石的厉害。

“发……发财了!”

林峯能感觉到识海中多了一颗五彩斑斓的石头,如果不是现在有外人在,他恨不得立刻取出来把玩。

到如今,他终于确认了自己新的身份,自己现在成了纣王帝辛。

而场景就是纣王在女娲庙里刚写完那首亵渎女娲的诗。

纣王何许人?大商新王,天地间唯一人皇。

即将开启新篇章的林峯,就像那初次约会的小女生,内心局促,忐忑不安,生怕他不来,又怕他乱来。

系统还在继续交代着:“叮,宿主需要改变帝辛上封神榜的命运,系统才能开启终极任务。”

林峯心中思索:封神结局,纣王自焚于摘星楼,最后上了那劳什子封神榜,成为了劳什子天喜星。

是个悲惨的结局。

生而为穿越人,保命永远是第一前提,至于什么系统终极任务,也许很不错,但跟自己的命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叮,若是宿主无法改变命运,系统将陨灭,永世沉沦!”

得,连强大的系统都对自己没信心,这漫天神佛的世界,自己一个弱鸡,拿什么去跟天斗?

林峯正准备问系统,自己能不能拒绝穿越。

在这个当口,林峯看到了案台上的一个贡品。

在一堆果子、窝窝头的旁边,摆放着一个用指刍草编织的狗。

狗,本是祭祖宗、祭天地等典礼作祭祀用的贡品,但女娲娘娘真身是妖王,不宜杀狗来拜祭,所以才用这种刍草编织的狗,代替了活物。

刍狗龇牙咧齿,栩栩如生。

没有祭祀之前,大家对刍狗都很敬畏,碰都不敢随便碰;等祭祀完以后,刍狗就被丢到垃圾堆里去了,看都不会再被看多一眼。

如今的纣王,与那草扎的刍狗又有何区别?

表面上,他是大王,要风得风,天下诸侯共主,八百镇尽听差遣,风光无限。

封神劫起,他转眼间变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昏君,三界不容,举世皆敌。

“不行!我林峯好歹是二十一世纪的王者青年,不蒸馒头争口气。”

“天数又如何?我的命数凭什么要被注定,天若欺我,我便要逆天而行,谁也别想踩在小爷头上!”

林峯在不知觉间,完全接受了自己就是纣王帝辛的现实,一股浩然之气在他身上生出,他决定拿出勇气,与天抗争。

他不想屈服,还有一个理由:万古第一美人妲己,与纣王将有一场露水情缘。

说妲己是万古第一美女并不为过,狐族本就是三界最会使狐媚术的种族,而妲己来自于血脉最纯正的轩辕坟,又是狐族唯一能修炼出九尾的妖狐,资质过人。

如此狐媚妖娆的妲己,三界第一尤物,届时将要与之云雨数十年,怕不得舒服上天?

想想都有些小期待呢!

“叮,系统发布第一个任务,请宿主发布选美诏书,任务完成可获得修炼大礼包一个。”

系统任务来得及时。

“好!”

林峯不自觉喊出了声来。

“大王,您说‘好’?”

身后官员理解不了,为什么女娲娘娘玉像损毁,纣王却大喊了一声好。

被官员一问,林峯赶紧收敛神色:“孤见女娲娘娘容颜艳丽,心中喜悦。”

官员又问道:“那,娘娘这已损金身……”

“派巧匠为女娲娘娘重塑金身便是!”林峯大手一挥,继续下令道:“颁行四路诸侯:每一镇,选美女百名以充王庭。”

“这……”

片刻犹豫后,有两名官员马上跪拜,口中喊着遵命,但其他三名官员则是直直地杵着,宽袖一甩,表情似乎不悦。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获得修炼礼包,请问宿主需要现在打开吗?”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