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娇娘李氏,金梨-第2章 是预言还是诅咒

第2章 是预言还是诅咒

这一辈子,是她赚的,如果……再来一次,他们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

这时候金桃背着柴禾也回来了,终于熬到回家,金桃放下柴禾,整个人都轻松下来,随便用袖子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金梨见状,想了想,去屋里拿了一块干布递给她擦擦。

她们姐妹的关系并不差,反而是她因为知道了爹娘的用心,一直有着自己的心思,算计着她们,想在爹娘把她卖出去换彩礼钱前,给自己找一个出路。

“宝根还没有回来,你去村里找找。”金桃擦完脸和头发,说道。

“好。”金梨应了下来,脑子里自然而然想起来金宝根经常去玩的几个地方。

这时候,大哥金有根骂骂咧咧的进了院子,本来就不牢固的院门,差点被他一脚给踢倒了。

“看什么看?都傻杵着干什么?饭做好了吗?”金有根赌钱输了个精光,一肚子的气没地方撒,脸色阴沉的很,看人的眼神更让人心底发寒。

“我这就去做!”金桃显然是怕他的,急忙说道,说完还推了一把金梨,示意她去找宝根回来。

金梨深深的看了一眼金有根还完好无损的左手,眸色不明的收回目光,她知道她回来的是什么时间了。

这是金有根赌钱第一次输了个精光,本都没有保住,所以一肚子邪气的金有根在家里踢凳子踹桌子发泄心头火。

晚饭后,喝了酒的金有根一头撞到了门框上,当时她因为要讨好他,说了一句鸿运当头。

金有根信了,接下来他偷了家里的钱去赌坊翻本,一连七日没有回家。

等他再回青山村时,左手就少了三根手指。

天差不多黑了,金梨才把玩野了的金宝根带回家。

金保田、李氏和金梅早就从地里回了家。

吃饭的时候,金老太才从屋里出来。

桌上除了一盘青菜,一盘黄瓜,还有一盘咸菜,一盘萝卜条。

主食是窝窝头和红薯。

金梨分了一个窝窝头和一个红薯,窝窝头被她悄悄藏进了怀里,光吃起了红薯。

桌子上的青菜和黄瓜在金家也算是好菜了,好菜轮不到她们几个丫头,她们只能吃点桌上的咸菜,即使是咸菜也不能吃多了,吃多了就要挨白眼。

金保田嗜酒如命,可以没饭吃,但不能没酒喝,所以他每天都会小酌几杯。

金家的酒买的是杂货铺里面最便宜的酒,回来再加点水,这样能多喝些日子。

今晚金有根心气不顺,把金保田的酒都给喝完了。

金保田心疼的不行,金有根说了会给他补上,才罢休。

金梨一直冷冷的看着,看着金有根摇摇晃晃站起来,踉踉跄跄的撞上了门框。

而这次金梨不会再跑上去说什么:鸿运当头。

“他娘的!真是晦气!倒霉起来,连门框都跟老子作对!”金有根暴跳如雷,对着门框又踢又骂。

“还发什么愣!快扶你哥回房!”李氏扶着金保田回房,见长子发酒疯,气恼的朝着金桃她们骂道。

“姐,我来吧!你去收拾厨房。”金梨见金桃神色有些胆怯,便说道。

“你怎么扶得动大哥?你收拾厨房……”金桃的话在金梨扶起了金有根时,戛然而止。

“有事喊我一下!”金桃嘱咐道,她怕大哥喝多了动手打人。

金梨随意的嗯了一声,就将骂骂咧咧的金有根拽回了房,然后推到了床上。

金有根作为金家长子,有一间单独的房间,虽然同样是漏风的屋子,也没啥家具,但是比她们四姐妹挤一个房间强多了。

“大哥,我知道你没醉。”金梨笃定的说道。

金有根翻了一个身,被对着金梨,懒得搭理她。

“大哥,如果我说你这几天会霉运罩顶,继续去赌钱不光会输光本钱,还会输光家里的钱,甚至会断了三根手指,你信吗?”金梨有条不紊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金有根额头青筋直跳,突然爆发了一股强烈的怒气,从床上翻起来,怒瞪着她说道:“你他娘的有完没完?狗娘养的东西!还敢诅咒老子输钱?娘皮的!信不信老子揍死你?”

上辈子没看清的事,现在金梨看的很清楚,金有根确实不是东西,坑蒙拐骗加赌博,在别人眼里算个无可救药的烂人!

但就这样垃圾的金有根在家里却没动过她们几姐妹一根手指头。

上辈子金有根赌博输的那么惨,宁愿自己被人断了三根手指,也没带着赌坊那些恶棍回家逼债。

要知道就凭他是金家长子,爹娘就不可能不帮他还债,家里的钱他偷走了,但是他家里还有四个妹妹!只要抵押掉一个两个,他就能还清赌坊的钱。

但是金有根没有这么做。

所以金梨哪怕知道金有根是个烂人,她这辈子也想拉他一把。

“哥!我俩一个娘!”金梨眨巴着黑白分明的眼睛,提醒他道。

“你个死丫头!”金有根气炸,一拳头朝她打过去。

金梨眼皮子都没眨一下,板着小脸,就这么看着他。

大大的拳头在金梨的脸前停了下来,金有根当然是没打下去,同时他心里一惊,怀疑他这个妹妹莫不是个傻的?

家里大妹妹金桃看到他发火也是害怕的,生怕他打人。

“滚出去!老子喝醉了!睡觉了!”金有根绷着脸,收回拳头,心里尴尬,嘴里的话说的却更凶更大声。

“哥,你是不是打算晚上去爹娘房里偷钱?”金梨没被他吓到,反而问他。

金有根心里一跳,面色阴晴不定,一伸手就拧住了她的耳朵,“胡说八道什么?你今天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管老子的事了?”

金梨被金有根三下五除二的赶出了房,她有些生气的跺脚,她话还没说完呢!

“你要是不信我说的话,你就试试,明天早上你出院子的时候,会摔个狗吃屎!”金梨扒门上冲里面人说道。

金有根却以为她又在咒他,直接骂道:“滚你娘的蛋!”

金梨不在乎他骂她娘,他骂的越狠,她反而会越高兴,反正金家的长辈没一个好东西!小的倒还能拉一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