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她凭借神乎其技的医术碾压冷面王爷凤舞,天等人-第1章 女魔头归来

第1章 女魔头归来

夜,寂静无声。忽然,一声惨叫,划破魔兽森林边缘。墨凤舞倒在地上,衣衫被利剑尽数划破,鲜血淋漓。可相比于肉体上的痛苦,更痛的,是心!“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明明答应我,只要我肯背叛墨家,肯欺瞒祖父,他,他就会娶我,为什么他不履行诺言……为什么他要骗我……”“人贵在自知。三殿下天潢贵胄,智谋无双,又怎会娶你这样的废物?倒是你,仗着墨家大小姐的身份,就想攀龙附凤,爬上三殿下的床?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说话的男人笑着,瞥着眼前少女,神色鄙夷。少女正值妙龄,窈窕的身姿,即便眼下狼狈不堪,玲珑身躯依旧勾人遐想。可脸上却被面纱,遮掩了大半。鬼影兰,魔界异草。三十年生一根,三十年长一叶,又三十年开一花。花朵漆黑如墨,铜钱大小,虽然并无毒性,可一旦触碰,就会在人的脸上生出鬼影。而墨家大小姐墨凤舞,出生之时,便被下了鬼影兰。哪怕眼下整日面纱遮面,依旧能隐约看到裸露在外的墨色痕迹。貌丑如鬼,面若钟馗。更重要的是,她天资不足,别说修炼,甚至连灵根都没有,根本就是个废物!“爬上他的床?呵……”一声轻笑,墨凤舞止不住浑身颤抖。慕白川,你好狠!当初,是你说只要我拿出墨纹令,就来墨家娶我,并保我墨家太平,可结果呢?你用我的手,毁了我的家!甚至时至今日,都不屑见我一面,只派了一个小喽啰来打发我!你这个畜生!骗子!“慕!白!川!我墨凤舞今生今世,永生永世都不会放过你……啊——!”“三殿下仁义宽厚,岂容你这废物信口诅咒?”说话间,又是一巴掌扇来,墨凤舞挣扎着想躲。可男人却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拉扯起来,狠狠砸向旁边的石头。‘咚!’一声闷响,血花四溅,墨凤舞瞬间没了生息。男人一愣,随后站了起来。“死了?呵,也好!前几日你得罪了殷山侯世子,所以待处置了你,便将尸首交过去,也算卖了世子一个人情!”男人说着,随即拿起刀,比着墨凤舞那满是血污的脸,轻声道:“墨大小姐,可不能怪我!这些可都是三殿下亲口吩咐的……而且,三殿下说了,要把你这张面皮剥下带回去,也好让府中医者瞧瞧,保不准,还有意外收获。”说话间,刀尖沿着墨凤舞额上血淋漓的伤口,作势划下……可就在这时,却忽然停住了。男人一愣,这时只见不知何时,一只沾满血迹的小手,竟猛地抓住了刀尖!“你……”男人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随即便对上一双缓缓睁开的眼睛……那双眼灿若星辰,却带着一抹让人毛骨悚然的嗜血和邪气。哪还有之前的半分伤心绝望!男人大惊,本能的后退。“你……杀了她!快动手杀了她!”身后原本当背景板的几人闻声,顿时一拥而上!雪白的剑锋在月色下,闪出耀眼的光芒。墨凤舞微微一个翻身,轻松躲过。紧接着,只见眼前一道黑影瞬间而起,片息之后……只剩一片死寂。男人拿着刀,呆呆的站在原地。后知后觉的低头一看,满地尸体,已然没了生息。随后颤抖的抬起头,便看到让他终生难忘的一幕……但只见,上一刻还被他完虐在股掌之间的少女,这会儿正站在不远处的前方。她背对着自己,正舒展着纤细的身体,骨节随着动作,发出咔嚓咔嚓的细响。然后缓缓转身……月光下,面纱遮住了她的脸,但那双眼睛却亮的惊人。她微微转头,看向四周,然后视线一转,落在了男人身上。“……你……是谁?”墨凤舞开口了。有些嘶哑的嗓音,平静中带着玩味。男人瞪大双眼,瞬间回神。“你,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一边喊着,男人再顾不得其他,转身就跑……可下一秒,一道鬼魅般的身影便挡在他的身前。紧接着,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便被瞬间掐住了脖子。“跑什么?”“呃……呃,你……饶……饶……”这会儿墨凤舞的嗓音好了一些,不再像刚刚那般嘶哑,甚至还带着一丝轻缓的温柔。可那男人却已然吓尿了,眼泪鼻涕横飞,同时一股骚臭味随即从下面飘了出来。墨凤舞视线睥睨的瞥了一眼。“啧啧,这样可不好,非常不好。”“救……救……”咔嚓!骨头折断的声响,打断了男人的求饶。墨凤舞轻轻松开手,任凭尸体如同木偶一般,瘫在了地上。可墨凤舞却没有看那男人一眼,而是目光怔怔的落在自己的手上。在末世,每一天都是地狱。为了活着,为了生存,不分昼夜的打杀和屠戮,让她的手早已千疮百孔,丑陋不堪。可此时此刻,这双手却纤细非常。即便沾了血迹,依旧能看出肌肤细腻,甚至连指甲都那么圆润漂亮。她的瞳孔开始不断收缩,下一秒,一段压抑在脑海深处的记忆,瞬间如同烟花一样,在神识中炸开。圣元大陆,大梁国,墨家,慕白川……还有,为爱背叛家族,结果却被虐杀的自己,墨凤舞!是的,她终于想起来了。她就是墨凤舞!前世的自己!在末世横行十年后,她又回来了。

夜,寂静无声。

忽然,一声惨叫,划破魔兽森林边缘。

墨凤舞倒在地上,衣衫被利剑尽数划破,鲜血淋漓。

可相比于肉体上的痛苦,更痛的,是心!

“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明明答应我,只要我肯背叛墨家,肯欺瞒祖父,他,他就会娶我,为什么他不履行诺言……为什么他要骗我……”

“人贵在自知。三殿下天潢贵胄,智谋无双,又怎会娶你这样的废物?倒是你,仗着墨家大小姐的身份,就想攀龙附凤,爬上三殿下的床?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说话的男人笑着,瞥着眼前少女,神色鄙夷。

少女正值妙龄,窈窕的身姿,即便眼下狼狈不堪,玲珑身躯依旧勾人遐想。可脸上却被面纱,遮掩了大半。

鬼影兰,魔界异草。三十年生一根,三十年长一叶,又三十年开一花。花朵漆黑如墨,铜钱大小,虽然并无毒性,可一旦触碰,就会在人的脸上生出鬼影。

而墨家大小姐墨凤舞,出生之时,便被下了鬼影兰。哪怕眼下整日面纱遮面,依旧能隐约看到裸露在外的墨色痕迹。

貌丑如鬼,面若钟馗。

更重要的是,她天资不足,别说修炼,甚至连灵根都没有,根本就是个废物!

“爬上他的床?呵……”

一声轻笑,墨凤舞止不住浑身颤抖。

慕白川,你好狠!

当初,是你说只要我拿出墨纹令,就来墨家娶我,并保我墨家太平,可结果呢?你用我的手,毁了我的家!甚至时至今日,都不屑见我一面,只派了一个小喽啰来打发我!

你这个畜生!骗子!

“慕!白!川!我墨凤舞今生今世,永生永世都不会放过你……啊——!”

“三殿下仁义宽厚,岂容你这废物信口诅咒?”

说话间,又是一巴掌扇来,墨凤舞挣扎着想躲。可男人却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拉扯起来,狠狠砸向旁边的石头。

‘咚!’

一声闷响,血花四溅,墨凤舞瞬间没了生息。

男人一愣,随后站了起来。

“死了?呵,也好!前几日你得罪了殷山侯世子,所以待处置了你,便将尸首交过去,也算卖了世子一个人情!”

男人说着,随即拿起刀,比着墨凤舞那满是血污的脸,轻声道:

“墨大小姐,可不能怪我!这些可都是三殿下亲口吩咐的……而且,三殿下说了,要把你这张面皮剥下带回去,也好让府中医者瞧瞧,保不准,还有意外收获。”

说话间,刀尖沿着墨凤舞额上血淋漓的伤口,作势划下……

可就在这时,却忽然停住了。

男人一愣,这时只见不知何时,一只沾满血迹的小手,竟猛地抓住了刀尖!

“你……”

男人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随即便对上一双缓缓睁开的眼睛……

那双眼灿若星辰,却带着一抹让人毛骨悚然的嗜血和邪气。

哪还有之前的半分伤心绝望!

男人大惊,本能的后退。

“你……杀了她!快动手杀了她!”

身后原本当背景板的几人闻声,顿时一拥而上!

雪白的剑锋在月色下,闪出耀眼的光芒。墨凤舞微微一个翻身,轻松躲过。

紧接着,只见眼前一道黑影瞬间而起,片息之后……只剩一片死寂。

男人拿着刀,呆呆的站在原地。

后知后觉的低头一看,满地尸体,已然没了生息。

随后颤抖的抬起头,便看到让他终生难忘的一幕……

但只见,上一刻还被他完虐在股掌之间的少女,这会儿正站在不远处的前方。

她背对着自己,正舒展着纤细的身体,骨节随着动作,发出咔嚓咔嚓的细响。然后缓缓转身……

月光下,面纱遮住了她的脸,但那双眼睛却亮的惊人。

她微微转头,看向四周,然后视线一转,落在了男人身上。

“……你……是谁?”

墨凤舞开口了。

有些嘶哑的嗓音,平静中带着玩味。

男人瞪大双眼,瞬间回神。

“你,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一边喊着,男人再顾不得其他,转身就跑……可下一秒,一道鬼魅般的身影便挡在他的身前。紧接着,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便被瞬间掐住了脖子。

“跑什么?”

“呃……呃,你……饶……饶……”

这会儿墨凤舞的嗓音好了一些,不再像刚刚那般嘶哑,甚至还带着一丝轻缓的温柔。可那男人却已然吓尿了,眼泪鼻涕横飞,同时一股骚臭味随即从下面飘了出来。

墨凤舞视线睥睨的瞥了一眼。

“啧啧,这样可不好,非常不好。”

“救……救……”

咔嚓!

骨头折断的声响,打断了男人的求饶。墨凤舞轻轻松开手,任凭尸体如同木偶一般,瘫在了地上。

可墨凤舞却没有看那男人一眼,而是目光怔怔的落在自己的手上。

在末世,每一天都是地狱。

为了活着,为了生存,不分昼夜的打杀和屠戮,让她的手早已千疮百孔,丑陋不堪。

可此时此刻,这双手却纤细非常。即便沾了血迹,依旧能看出肌肤细腻,甚至连指甲都那么圆润漂亮。

她的瞳孔开始不断收缩,下一秒,一段压抑在脑海深处的记忆,瞬间如同烟花一样,在神识中炸开。

圣元大陆,大梁国,墨家,慕白川……还有,为爱背叛家族,结果却被虐杀的自己,墨凤舞!

是的,她终于想起来了。

她就是墨凤舞!

前世的自己!

在末世横行十年后,她又回来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