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反派女帝洗白了凤殊,晏序-第2章 女帝重生

第2章 女帝重生

冷风自院中呼啸而过,众人被冻回了神。老嬷拉下了那张橘子皮似的脸,浑浊的老眼瞪向凤殊,尖着嗓音喊:“五姑娘莫不是被冻糊涂了?!赶紧放亮招子看看这是何处,哪里容得你大呼小叫!?”五姑娘?这个称呼太久远了,凤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低头满是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掌心。一时间激动得手指都在发颤,只见这双手白嫩纤细,是干净得还没有沾染诸多鲜血的少女的双手!她活过来了!真的重来了一次!她回到了遇见晏序之前,回到了还是云舒的那一年,一切都可以挽回的时候!等等……若她现在还是云舒,那岂不是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凤殊反应极快,眼珠子一转,很快便冷静下来。她迅速地收敛了自己身上所有的气势,半瞌着眸子,脸色惨白地往后倒去。“小姐!”小丫鬟急忙将自家小姐接入怀中。凤殊苍白着一张小脸,额头还淌着血,软弱无力地倒在小丫鬟怀里,奄奄一息的模样。这倒是又将那老嬷吓了一跳,心道方才气势汹汹的五姑娘这会儿怎么又晕了?莫不是中了邪!?老嬷狐疑地看了看凤殊,一时拿不准主意要不要接着教训。她侧身往不远处亭台的帷幕后看了一眼。帷幕后坐着的正是她的主子,这云府的大夫人刘氏。这时,只见一个丫鬟上前对刘氏附耳低声道:“老爷回来了,正往这边过来。”刘氏脸色微变,随即抬手道:“今日便暂且饶过你,只是你需得记着,你虽进了我云家,身份却比不得我云家嫡小姐!让人送她回西风院,莫扰我清净。”凤殊被小丫鬟搀扶着起来应下,待两人再回到简陋透风的西风院,小丫鬟赶紧找出药给凤殊包扎。“小姐,那大夫人真是仗势欺人、蛇蝎心肠!您明明也是这云府的小姐,还是老爷千辛万苦寻回来的骨血,她怎能如此待您!?”听着小丫鬟为她打抱不平的话,凤殊却没什么反应,她扫了周遭一眼,淡淡开口:“如今是何年何月?”“啊?康成十二年腊月初六,小姐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康成十二年,她竟是一下子回到了十年前。自她七岁那年被迫假死,从一个受尽殊宠的嫡长公主变成无名无姓的孤女后,便流落在外十余年。后来,她艰难地长大,在积累力量的同时也在寻找着回来复仇的机会。康成十二年的秋天,为了重回京都,为了救出困在皇宫的母后,以及进行下一步筹谋,她机缘巧合之下代替了云舒的身份,成了云家庶女。虽是顺利回了京都,却因为庶女的身份遭到府中大夫人百般针对,吃了不少苦头。就拿这一次来说,她本是安分守己地去给大夫人请安,却被大夫人的丫鬟故意刁难,不仅磕伤了额头,还被罚在风雪中跪了一个时辰。前世的她为了不暴露身份,咬牙隐忍,最后若不是云老爷及时赶回来,她怕是要丢掉半条小命。而方才刘氏之所以会暂时放过她,怕也是这个缘故。云府的老爷云慕江是当今朝廷的礼部尚书,早年虽是爱好美色、处处留情,但对于亲生骨肉还是有几分上心的。况且当年云舒的娘亲便是云慕江倾慕过的女子,这才在打听到自己有遗落在外的骨肉时,费尽心思去寻了回来。凤殊如今成了云府的五姑娘,为了将来的大计自然不得不暂时在此蛰伏。前世的种种历历在目,凤殊不由得攥紧了拳头,眸光越发犀利,既然重来了一次,她就绝不能重蹈覆辙!这次,她便是倾覆所有也要护好母后和幼弟,再次夺回属于他们凤家的江山,替父皇报仇!还有晏序,她也绝不能再负他。“小……小姐?”耳边响起丫鬟怯怯的声音。凤殊回神,还是有些不适应这个称呼,面无表情地抬眸看她:“何事?”

冷风自院中呼啸而过,众人被冻回了神。

老嬷拉下了那张橘子皮似的脸,浑浊的老眼瞪向凤殊,尖着嗓音喊:

“五姑娘莫不是被冻糊涂了?!赶紧放亮招子看看这是何处,哪里容得你大呼小叫!?”

五姑娘?

这个称呼太久远了,凤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低头满是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掌心。

一时间激动得手指都在发颤,只见这双手白嫩纤细,是干净得还没有沾染诸多鲜血的少女的双手!

她活过来了!真的重来了一次!

她回到了遇见晏序之前,回到了还是云舒的那一年,一切都可以挽回的时候!

等等……若她现在还是云舒,那岂不是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凤殊反应极快,眼珠子一转,很快便冷静下来。

她迅速地收敛了自己身上所有的气势,半瞌着眸子,脸色惨白地往后倒去。

“小姐!”小丫鬟急忙将自家小姐接入怀中。

凤殊苍白着一张小脸,额头还淌着血,软弱无力地倒在小丫鬟怀里,奄奄一息的模样。

这倒是又将那老嬷吓了一跳,心道方才气势汹汹的五姑娘这会儿怎么又晕了?莫不是中了邪!?

老嬷狐疑地看了看凤殊,一时拿不准主意要不要接着教训。

她侧身往不远处亭台的帷幕后看了一眼。

帷幕后坐着的正是她的主子,这云府的大夫人刘氏。

这时,只见一个丫鬟上前对刘氏附耳低声道:

“老爷回来了,正往这边过来。”

刘氏脸色微变,随即抬手道:

“今日便暂且饶过你,只是你需得记着,你虽进了我云家,身份却比不得我云家嫡小姐!让人送她回西风院,莫扰我清净。”

凤殊被小丫鬟搀扶着起来应下,待两人再回到简陋透风的西风院,小丫鬟赶紧找出药给凤殊包扎。

“小姐,那大夫人真是仗势欺人、蛇蝎心肠!您明明也是这云府的小姐,还是老爷千辛万苦寻回来的骨血,她怎能如此待您!?”

听着小丫鬟为她打抱不平的话,凤殊却没什么反应,她扫了周遭一眼,淡淡开口:

“如今是何年何月?”

“啊?康成十二年腊月初六,小姐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康成十二年,她竟是一下子回到了十年前。

自她七岁那年被迫假死,从一个受尽殊宠的嫡长公主变成无名无姓的孤女后,便流落在外十余年。

后来,她艰难地长大,在积累力量的同时也在寻找着回来复仇的机会。

康成十二年的秋天,为了重回京都,为了救出困在皇宫的母后,以及进行下一步筹谋,她机缘巧合之下代替了云舒的身份,成了云家庶女。

虽是顺利回了京都,却因为庶女的身份遭到府中大夫人百般针对,吃了不少苦头。

就拿这一次来说,她本是安分守己地去给大夫人请安,却被大夫人的丫鬟故意刁难,不仅磕伤了额头,还被罚在风雪中跪了一个时辰。

前世的她为了不暴露身份,咬牙隐忍,最后若不是云老爷及时赶回来,她怕是要丢掉半条小命。

而方才刘氏之所以会暂时放过她,怕也是这个缘故。

云府的老爷云慕江是当今朝廷的礼部尚书,早年虽是爱好美色、处处留情,但对于亲生骨肉还是有几分上心的。

况且当年云舒的娘亲便是云慕江倾慕过的女子,这才在打听到自己有遗落在外的骨肉时,费尽心思去寻了回来。

凤殊如今成了云府的五姑娘,为了将来的大计自然不得不暂时在此蛰伏。

前世的种种历历在目,凤殊不由得攥紧了拳头,眸光越发犀利,既然重来了一次,她就绝不能重蹈覆辙!

这次,她便是倾覆所有也要护好母后和幼弟,再次夺回属于他们凤家的江山,替父皇报仇!

还有晏序,她也绝不能再负他。

“小……小姐?”耳边响起丫鬟怯怯的声音。

凤殊回神,还是有些不适应这个称呼,面无表情地抬眸看她:

“何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