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崽崽撕碎反派剧本第6章 坏蛋的节操-或崽崽撕碎反派剧本第6章 坏蛋的节操阅读

第6章 坏蛋的节操

事情有点复杂,也很惊心动魄。姜星平时呼呼喝喝,身后跟着哥哥弟弟一大堆,到底也没干过什么坏事。那些兄弟大部分都是邻里乡里,就算真干架也不会过火,就是意思意思。是万万不会动刀动枪,真把人给打死打残了,不然这得结仇。事情发生在十几天前,姜星离家好几天,寻摸着应该回趟家了。只不过不凑巧,从县城回镇上的那天晚上,姜星错过了最后一班车。万分无奈之下,姜.大胆.星半路拦截了一辆车,问是不是去镇上的,能不能搭上他一个。海内皆兄弟,天涯若比邻,大不了还可以付钱的嘛。司机脸色很不好看,面色铁青睇了姜星一眼,放狠话让他离开,一旁的交警见他们磨磨蹭蹭阻碍交通,跑过来教育了他们一顿。对方不想惹上警察,万分不情愿的松口让姜星上车,火速离开现场。只是眼看这路越走越偏,越走越陌生,越走越不是回家的路,姜星心再大也察觉出不对来。“大哥,你是不是走错了?”“大哥,回镇上不是这条路啊。”“大哥你看看地图,大哥你看看是不是走错了,大哥你——”“闭嘴!”对方忍无可忍,两个壮汉合起伙来,把姜星给捆了扔后备箱里。后备箱里不止姜星一个,还有一个小男孩。姜星上了一辆人贩子车。“幸好我艺高人胆大啊,不然我可真就回不来了。”姜星一脸后怕,义愤填膺道:“妈你来说说,这是不是日风日下人心不古?那小孩幸好遇见了我,不然被拐去哪里都不知道。那孩子好像是个哑巴,我一看见他,就想起小满小时候,急了只会‘啊啊啊啊’,话都不会说,可怜。”姜秀梅面无表情听完,问他:“哦,所以那小孩呢?”“跑、跑了……吧。”姜星说:“我与歹徒决斗的时候,我就让他先跑了。我这说一句见义勇为不过分吧?”姜小满一双眼睁得大大的,立即“哇”的一声,还非常捧场的拍拍小手,“舅舅好厉害!”“编得跟真的似的。”姜秀梅翻了个白眼,泼冷水道:“除了小满还有谁信你这鬼话?”姜星摸摸脑袋,也叹了口气,不再解释什么。也不知道那小孩到底有没有逃离魔爪,要是没逃离,他这见义勇为就不算成功,这刀子白挨了。一垂眼,看到姜小满还眼巴巴的看着他,显然是当故事来听。姜星哭笑不得,把她抱起来放在膝盖上,说道:“我家小满是个福星,以后一定有出息!”姜小满挥挥小拳头,“是有大出息!系统说我的地位举足轻重,无可替代,是最有用的人呢!这个世界,少了我不行的。”系统:……宿主你开心就好。姜星哈哈大笑,算是认同她的话。至于系统是谁,姜星没问。姜小满经常把系统挂在嘴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自从姜秀梅找了神婆要给她驱邪后,她胡言乱语的次数就少了。系统大概是她的朋友,或者哪只小动物。小孩子本来就一会儿一个样,嘴里的童言童语,除了他们自己没人听懂,姜星就当姜小满在说梦话了。毕竟他家小满和蚂蚁都能成为朋友。——姜星的恢复力惊人。出院没几天,身上的伤就好得差不多了,伤口愈合得很好。不过他再生龙活虎,姜秀梅都不敢再让他出去,借口让他带孩子,让小满看着他。这一天姜秀梅独自在学校里扫地的时候,有人冲进来,火急火燎的大声喊:“姜家婶子!不好了不好了!你家姜星、你家姜星……你家有警察上门来了!”姜秀梅眼前一黑,双腿差点软了。她立即拔腿往回跑,越跑越慌。她儿子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这不会刚出医院又进号子吧?姜秀梅脑子乱成一锅粥,面色苍白的冲回家。还没进家门,远远就听见一串霹雳巴拉的鞭炮声响起。完了完了,人肯定被抓着了,抓着了还要放鞭炮,她儿子这是犯了多大的事儿啊!她家院子周围站着不少人,都是看热闹来的。矮墙上趴着人,小路旁边也站着人,人满为患。姜秀梅白着一张脸,眼泪瞬间飚下来,大喊了一声“儿子”。“哎,我在呐。”应得还挺乐呵。臭小子,都大祸临头了,还笑得出来呢。姜秀梅抹抹眼泪,定眼一瞧,果然瞧见有好几个穿着警服的人站在她家院子里。而她的儿子……和她所想象的,带手铐被抓的模样完全不同。姜星脖子上挂着一个“见义勇为”的旗帜,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站在中间,有两个警察在跟他合影拍照。姜小满则是像个小傻子,机械又卖力的拍着小手,喊道:“舅舅棒棒!”这……这怎么回事?姜秀梅泪眼朦胧,都懵了。“姥姥!”姜小满小胳膊小腿往姜秀梅怀里扎,蹦蹦跳跳:“姥姥,舅舅可厉害啦!警察蜀黍说他抓了坏蛋,是个大英雄呢!要上报的,舅舅可出息啦!”一个警长走上前来,看了姜秀梅一眼,笑呵呵的说:“老婶子,我们在医院见过?”姜秀梅连连点头,手脚都打着哆嗦。见过是见过,但当时姜秀梅以为她儿子犯事,这事回家后她提都不敢提,哪敢放心上?“事情是这样的,姜先生前阵子救了一个被拐的小孩。现在那孩子醒了,人贩子也抓着了,所以过来跟你们说一声,嘉奖嘉奖。”警长说:“小孩的父亲让我代他说声谢谢,本想亲自过来,但孩子受了惊吓,现在还在医院里,走不开。”原来这样,她还以为她儿子下半辈子都要蹲号子了,忒吓人!姜秀梅终于弄清楚前因后果,心里踏实不少,心里紧绷的弦松下来,眼泪就不争气,哒哒的流,一张老脸上满是泪痕。“老婶子你怎么了?”“我、我没事,我就是太感动了,我感动哭了。”姜秀梅尴尬的别过脸。嘉奖除了“见义勇为”旗帜,还有一万块现金的奖励。当警察把钱交到姜星手上的时候,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目中满是艳羡。本来他们觉得姜星不学好,出去和人打架才挨了那一刀。一些嘴碎的人暗地里甚至还编排他,说当初多好一个孩子,现在说长歪就长歪,这辈子就算毁了。可现在看到这一万块的奖励,他们又恨不得当初挨刀的是自己。一刀换一万块,划算。有时候下地干活,锄头锄脚了不仅拿不到钱还耽误事。见义勇为真好。周海洋一家也在之列。周海洋的父亲算是和姜星一块长大的,比姜星年长几岁,看到警长对姜星一顿安抚,又是上报表彰又是奖励一万块,不由得羡慕道:“姜星这小子没想到还真挺有出息。”周海洋妈妈一听,顿时炸了毛,心里不得劲,酸溜溜的。立即拧着丈夫的耳朵拉着往回走,“别人出息关你什么事?还不回家给我干活去?”出息出息,连姜星都有出息了!那老太婆的尾巴指不定能翘上天!还有那一万块!想要!慰问完姜星的伤势后,警局的人就离开了。临走前,还留下一些补品,让他补身体。姜星打开看了一眼,拿出一包葡萄糖粉递给姜小满,“拿去吃着玩。”姜小满接过,拆开袋子舔了舔粉末。好甜好甜。她眼睛立即亮起来,专心致志干吃糖分。姜星这一万块钱的奖励还没捂热,立马被姜秀梅给没收了。姜秀梅说:“这钱我得给你留着,免得你又到处散财,一分钱都落不到实处。别的先不说,就说说你住院这段时间,我和你隔壁家的婶子借了两千块钱,在你危难的时候,大家伙东一笔西一笔的帮扶你,你可不能忘了。这钱,你得给人家还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姜星自然是没话说的。知道那个孩子逃脱了魔爪,姜星便没什么遗憾的了。得了这见义勇为的旗帜,想到街坊邻居那惊愕不可置信的目光,姜星就一阵暗爽。曾几何时,他竟也风光了一把。这心理上的满足,让姜星飘忽得不行。至于金钱这种俗物,随它去吧,他——男子汉大丈夫,不需要。姜星手一挥,“都听妈的。”姜秀梅手里拿着钱,心里踏实不少。这钱她心里花起来不得劲,如果可以,真恨不得找个地儿供起来,每天给它上几炷香,以供子孙后代来瞻仰,以作警醒。毕竟用命换来的钱,能不金贵吗?姜秀梅狠狠咬牙,到底没这么做。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这钱得先给人家还上。她找了个严实的地方把钱藏好,拿出了两千块来揣在手上。“小满,一会儿你看着你舅舅,我去把钱给人还上。”不仅要还上,还得带点谢礼,意思意思,也让她的老姐妹沾沾福气。姜小满嘴巴周围沾了一层白色的粉末,像胡子般。她百忙之中抬头,应了一声,气息吹起糖粉,害得自己连连打喷嚏。就在此时,系统颁发了任务。【任务:想办法赖掉这笔钱不还,坏蛋就要有坏蛋的节操。奖励:20个积分】

事情有点复杂,也很惊心动魄。

姜星平时呼呼喝喝,身后跟着哥哥弟弟一大堆,到底也没干过什么坏事。那些兄弟大部分都是邻里乡里,就算真干架也不会过火,就是意思意思。是万万不会动刀动枪,真把人给打死打残了,不然这得结仇。

事情发生在十几天前,姜星离家好几天,寻摸着应该回趟家了。

只不过不凑巧,从县城回镇上的那天晚上,姜星错过了最后一班车。万分无奈之下,姜.大胆.星半路拦截了一辆车,问是不是去镇上的,能不能搭上他一个。海内皆兄弟,天涯若比邻,大不了还可以付钱的嘛。

司机脸色很不好看,面色铁青睇了姜星一眼,放狠话让他离开,一旁的交警见他们磨磨蹭蹭阻碍交通,跑过来教育了他们一顿。对方不想惹上警察,万分不情愿的松口让姜星上车,火速离开现场。

只是眼看这路越走越偏,越走越陌生,越走越不是回家的路,姜星心再大也察觉出不对来。

“大哥,你是不是走错了?”

“大哥,回镇上不是这条路啊。”

“大哥你看看地图,大哥你看看是不是走错了,大哥你——”

“闭嘴!”对方忍无可忍,两个壮汉合起伙来,把姜星给捆了扔后备箱里。

后备箱里不止姜星一个,还有一个小男孩。

姜星上了一辆人贩子车。

“幸好我艺高人胆大啊,不然我可真就回不来了。”姜星一脸后怕,义愤填膺道:“妈你来说说,这是不是日风日下人心不古?那小孩幸好遇见了我,不然被拐去哪里都不知道。那孩子好像是个哑巴,我一看见他,就想起小满小时候,急了只会‘啊啊啊啊’,话都不会说,可怜。”

姜秀梅面无表情听完,问他:“哦,所以那小孩呢?”

“跑、跑了……吧。”姜星说:“我与歹徒决斗的时候,我就让他先跑了。我这说一句见义勇为不过分吧?”

姜小满一双眼睁得大大的,立即“哇”的一声,还非常捧场的拍拍小手,“舅舅好厉害!”

“编得跟真的似的。”姜秀梅翻了个白眼,泼冷水道:“除了小满还有谁信你这鬼话?”

姜星摸摸脑袋,也叹了口气,不再解释什么。

也不知道那小孩到底有没有逃离魔爪,要是没逃离,他这见义勇为就不算成功,这刀子白挨了。

一垂眼,看到姜小满还眼巴巴的看着他,显然是当故事来听。

姜星哭笑不得,把她抱起来放在膝盖上,说道:“我家小满是个福星,以后一定有出息!”

姜小满挥挥小拳头,“是有大出息!系统说我的地位举足轻重,无可替代,是最有用的人呢!这个世界,少了我不行的。”

系统:……宿主你开心就好。

姜星哈哈大笑,算是认同她的话。

至于系统是谁,姜星没问。

姜小满经常把系统挂在嘴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自从姜秀梅找了神婆要给她驱邪后,她胡言乱语的次数就少了。

系统大概是她的朋友,或者哪只小动物。

小孩子本来就一会儿一个样,嘴里的童言童语,除了他们自己没人听懂,姜星就当姜小满在说梦话了。

毕竟他家小满和蚂蚁都能成为朋友。

——

姜星的恢复力惊人。

出院没几天,身上的伤就好得差不多了,伤口愈合得很好。不过他再生龙活虎,姜秀梅都不敢再让他出去,借口让他带孩子,让小满看着他。

这一天姜秀梅独自在学校里扫地的时候,有人冲进来,火急火燎的大声喊:“姜家婶子!不好了不好了!你家姜星、你家姜星……你家有警察上门来了!”

姜秀梅眼前一黑,双腿差点软了。她立即拔腿往回跑,越跑越慌。

她儿子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这不会刚出医院又进号子吧?

姜秀梅脑子乱成一锅粥,面色苍白的冲回家。

还没进家门,远远就听见一串霹雳巴拉的鞭炮声响起。

完了完了,人肯定被抓着了,抓着了还要放鞭炮,她儿子这是犯了多大的事儿啊!

她家院子周围站着不少人,都是看热闹来的。矮墙上趴着人,小路旁边也站着人,人满为患。

姜秀梅白着一张脸,眼泪瞬间飚下来,大喊了一声“儿子”。

“哎,我在呐。”应得还挺乐呵。

臭小子,都大祸临头了,还笑得出来呢。

姜秀梅抹抹眼泪,定眼一瞧,果然瞧见有好几个穿着警服的人站在她家院子里。

而她的儿子……

和她所想象的,带手铐被抓的模样完全不同。

姜星脖子上挂着一个“见义勇为”的旗帜,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站在中间,有两个警察在跟他合影拍照。

姜小满则是像个小傻子,机械又卖力的拍着小手,喊道:“舅舅棒棒!”

这……这怎么回事?

姜秀梅泪眼朦胧,都懵了。

“姥姥!”姜小满小胳膊小腿往姜秀梅怀里扎,蹦蹦跳跳:“姥姥,舅舅可厉害啦!警察蜀黍说他抓了坏蛋,是个大英雄呢!要上报的,舅舅可出息啦!”

一个警长走上前来,看了姜秀梅一眼,笑呵呵的说:“老婶子,我们在医院见过?”

姜秀梅连连点头,手脚都打着哆嗦。

见过是见过,但当时姜秀梅以为她儿子犯事,这事回家后她提都不敢提,哪敢放心上?

“事情是这样的,姜先生前阵子救了一个被拐的小孩。现在那孩子醒了,人贩子也抓着了,所以过来跟你们说一声,嘉奖嘉奖。”警长说:“小孩的父亲让我代他说声谢谢,本想亲自过来,但孩子受了惊吓,现在还在医院里,走不开。”

原来这样,她还以为她儿子下半辈子都要蹲号子了,忒吓人!

姜秀梅终于弄清楚前因后果,心里踏实不少,心里紧绷的弦松下来,眼泪就不争气,哒哒的流,一张老脸上满是泪痕。

“老婶子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我就是太感动了,我感动哭了。”姜秀梅尴尬的别过脸。

嘉奖除了“见义勇为”旗帜,还有一万块现金的奖励。

当警察把钱交到姜星手上的时候,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目中满是艳羡。

本来他们觉得姜星不学好,出去和人打架才挨了那一刀。一些嘴碎的人暗地里甚至还编排他,说当初多好一个孩子,现在说长歪就长歪,这辈子就算毁了。

可现在看到这一万块的奖励,他们又恨不得当初挨刀的是自己。

一刀换一万块,划算。有时候下地干活,锄头锄脚了不仅拿不到钱还耽误事。

见义勇为真好。

周海洋一家也在之列。

周海洋的父亲算是和姜星一块长大的,比姜星年长几岁,看到警长对姜星一顿安抚,又是上报表彰又是奖励一万块,不由得羡慕道:“姜星这小子没想到还真挺有出息。”

周海洋妈妈一听,顿时炸了毛,心里不得劲,酸溜溜的。立即拧着丈夫的耳朵拉着往回走,“别人出息关你什么事?还不回家给我干活去?”

出息出息,连姜星都有出息了!

那老太婆的尾巴指不定能翘上天!

还有那一万块!

想要!

慰问完姜星的伤势后,警局的人就离开了。临走前,还留下一些补品,让他补身体。

姜星打开看了一眼,拿出一包葡萄糖粉递给姜小满,“拿去吃着玩。”

姜小满接过,拆开袋子舔了舔粉末。

好甜好甜。她眼睛立即亮起来,专心致志干吃糖分。

姜星这一万块钱的奖励还没捂热,立马被姜秀梅给没收了。

姜秀梅说:“这钱我得给你留着,免得你又到处散财,一分钱都落不到实处。别的先不说,就说说你住院这段时间,我和你隔壁家的婶子借了两千块钱,在你危难的时候,大家伙东一笔西一笔的帮扶你,你可不能忘了。这钱,你得给人家还上。”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姜星自然是没话说的。

知道那个孩子逃脱了魔爪,姜星便没什么遗憾的了。得了这见义勇为的旗帜,想到街坊邻居那惊愕不可置信的目光,姜星就一阵暗爽。曾几何时,他竟也风光了一把。

这心理上的满足,让姜星飘忽得不行。至于金钱这种俗物,随它去吧,他——男子汉大丈夫,不需要。

姜星手一挥,“都听妈的。”

姜秀梅手里拿着钱,心里踏实不少。这钱她心里花起来不得劲,如果可以,真恨不得找个地儿供起来,每天给它上几炷香,以供子孙后代来瞻仰,以作警醒。

毕竟用命换来的钱,能不金贵吗?

姜秀梅狠狠咬牙,到底没这么做。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这钱得先给人家还上。她找了个严实的地方把钱藏好,拿出了两千块来揣在手上。

“小满,一会儿你看着你舅舅,我去把钱给人还上。”不仅要还上,还得带点谢礼,意思意思,也让她的老姐妹沾沾福气。

姜小满嘴巴周围沾了一层白色的粉末,像胡子般。她百忙之中抬头,应了一声,气息吹起糖粉,害得自己连连打喷嚏。

就在此时,系统颁发了任务。

【任务:想办法赖掉这笔钱不还,坏蛋就要有坏蛋的节操。

奖励:20个积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