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崽崽撕碎反派剧本第2章 醒啦-或崽崽撕碎反派剧本第2章 醒啦阅读

第2章 醒啦

姜秀梅身体一凉,差点晕过去。她晕晕乎乎的,又急又怒,恨儿子不争气,一天天不干正事净惹麻烦,和他一群狐朋狗友凑一块没个正形,现在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姜秀梅急匆匆回了家,翻箱倒柜把老本全拿出来,想了想还不够,就去邻居借了点。平时都是一块唠嗑的老姐妹,如今姜家有难,也没多说,借了两千块钱。“老姐姐你宽点心,说不定人没事,把人治好后带回来,看紧点,别再惹事了。”姜秀梅点点头,含着泪道:“小满你帮我看着点,这孩子很乖,我过几天就回来。”邻居自然是没二话。姜小满也想去医院,但这个时候姜秀梅哪还能顾得上她,只勒令她呆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没办法,姜小满只能眼巴巴坐在门槛上掉眼泪。她哭的时候不像别的小孩那样大吵大闹,是悄无声息的掉着眼泪,浓密的睫毛全是细碎的眼泪,轻轻抽泣,哭得惹人心疼。老邻居也是看着姜小满长大的,她又乖长得又好,脸又白又嫩,粉妆玉砌的,镇上就没一个小孩能有她好看。她这么一哭,老邻居心疼了,叹气道:“小满乖一点,以后家里不好过了,不要惹你姥姥生气,知道吗?”说着,还给姜小满塞了一个窝窝头,安抚她。姜小满点头,道了声谢。等人走后,姜小满才问系统:“系统哥哥,舅舅还会回来吗?”系统只是个没有感情的系统,如实答道:“不会。”“可是姥姥去救他了。”系统继续冷漠道:“你姥姥棺材本都拿上了,但你们钱还不够,以后日子会越来越难,越来越穷,日子越来越苦。”姜小满不知道棺材本是什么,她也不知道什么是苦日子,姥姥也从不和她抱怨日子苦。姜小满小脑袋瓜转了转,用她的思维简单粗暴换算了一下,又问:“是不是我们的钱够,舅舅就不用死了?”“可以让他多活一会儿。”用钱换命,用最好的设备和药物,当然可以延长寿命,靠科学多活一会儿。当然,时间到了,该死的还是得死。听了系统的话,姜小满立即眼前一亮,又问:“系统哥哥有钱吗?”“有,可以拿积分换。”系统有钱,而且在它的汇率里,钱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因为在设定里,它绑定姜小满的时候,她已经回归了豪门,她缺爱缺自尊唯独不缺钱。而此时此刻,对于年幼的恶毒女配来说,钱也只是买糖果的工具,在她的意识里,钱还没糖果来得重要,是以,姜小满从没想过要跟系统换钱。姜小满知道该怎么做了。她可以用积分换钱,然后舅舅就能有救啦。可是……系统很快泼她冷水:“宿主,你没有积分了。”呜呜呜是呀!她是没有积分用了!平时她要赚点零花积分都好难好难呢!姜小满哼了一声,没把系统的话放在心上,蹬蹬蹬跑回家。她翻箱倒柜,从一个铁盒子里拿出一把五颜六色的糖果,“我用糖跟你换积分。”这些都是她藏好的库存。和系统换的糖吃不完,她就藏起来,防止姥姥不给她糖果还能有零嘴吃。她不止一次觉得这个做法实在太聪明了,现在之前储存下来的糖果,也终于派上用场了。姜小满的语气里满是真诚,系统沉默了半晌,继续冷酷无情的拒绝道:“我不要。”“为什么呀?”姜小满又问。“系统又不能吃东西,糖果对我没用。而且这糖果是你从的我这里换走的,宿主凭什么用糖果来换我的积分?”姜小满又迷惑了:“既然我能用积分换你的糖果,那为什么不能用我的糖果换你的积分呢?”平时姥姥要是家里的米不够了,就会去隔壁奶奶家,用玉米面换粮食,或者想吃玉米饼啦,家里有余粮啦,就用粮食换玉米面。这不都是一样的吗?为什么这个就不行?系统十分头疼,它感觉它的思维程序要错乱了,但依旧十分坚决的拒绝她:“不行。”姜小满眨眨眼睛,又开始掉金豆子。系统继续沉默一会儿,然后从它庞大的知识库中,找到了一个合适解释的词条:“交易成功进行,需要双方对彼此的货物价值达到共识。你用积分换我的糖果时,我认可你的积分,你也需要我的糖果,所以交易可以顺利进行。现在你需要我的积分,但是我不认可这些糖果的价值。宿主手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能引起我的兴趣,所以我拒绝和宿主发生交易。”姜小满是个聪明的孩子,系统解释之后,她很认真去理解系统的话,还能举一反三。“我明白了。”姜小满若用所思点点头。系统说过很多次,它不用睡觉不用吃饭不用穿衣服,姜小满记起来了。看来它不像小朋友那样,需要吃糖果呢。系统终于松了一口气。带孩子太难了。可紧接着,系统就发现,它高兴得太快了。因为姜小满居然又翻箱倒柜,在柜子的角落里找出一个月牙形的玉佩!“我用这个和你换积分。”姜小满白白胖胖的小手上,躺着那枚玉佩。玉佩的成色很好,在阳光底下泛出莹润的光泽,十分好看。系统大喊:“这个不行!”姜小满有点生气,“这个不值钱吗?是你嘱咐我藏好的!”“值钱。”系统急道:“但这是你以后走剧情的重要任务道具,不能用来交易。”这是和豪门父母相认的信物,能不重要吗?绑定姜小满的第一天,系统就尽职尽责告诉姜小满,这玩意儿要藏好,以后有大用处。“既然值钱,为什么不能换积分?”姜小满也急得带上哭腔。“反正就是不能。”系统坚持道:“我拒绝和宿主发起交易。”“为什么?”姜小满又急得带上哭腔,但这一次系统没有回答她,因为它找不到专业的词条来回答这个问题。【对方拒绝和你谈话】【对方拒绝和你谈话】【对方拒绝和你谈话】冰冷器械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姜小满的话再也没有得到回应,系统决定装死。姜小满终于哭出来,小手抹抹泪珠,一个人拿着玉佩出了门。她人小腿短,走得不快,没一会儿就满头大汗,但还是没停下来。系统终于忍不住问:“宿主要干什么?”“找一个愿意和我交易的人。”姜小满哭得十分凄惨,肉嘟嘟的脸颊上泪珠将滴未滴,“总有人愿意的。”系统立即道:“不行,快放回去!”姜小满小嘴抿抿,一句话也不说,仿佛没听见似的,只在心里默念:对方拒绝和你谈话,对方拒绝和你谈话,对方拒绝和你谈话。“……”系统束手无策,但它不能让姜小满丢失重要道具。“宿主,我可以救你的舅舅。”姜小满走得头也不回,系统着急了。它毫不怀疑,姜小满能卖出去。姜小满咬咬唇,犹豫了一会儿,一边哭一边道:“可是我不能勉强系统哥哥呀,姥姥说强扭的瓜不甜的。我去找村长伯伯,他家里有钱,这玉佩这么重要这么值钱,他一定会喜欢的。”“不不不,我一点也不勉强,宿主快放回去。”系统急出电音,“而且钱并不能救你舅舅的命,最多能让他多活几天,但我可以。”舅舅压根就没正式出过场,原文里是个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的炮灰。只要积分足够,修改一个炮灰背景板的数据系统还是有点权限的。相比起来,丢失主线道具的惩罚要重多了。姜小满没积分没关系,它可以先挪用积分,让她以后还上。“真的吗?”姜小满还是很怀疑。“真的。”系统有种深深的无力感,“但我只帮你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会帮你了!”姜小满这才破涕为笑,“系统哥哥真是个好人,你永远是我的好朋友。”“……系统不需要朋友。”也不是个好人。——姜秀梅在市医院里待两天了。这两天里,姜星进了两次重症急救室,每次出来都只吊着一口气,医生说让她做好心理准备。这个儿子从小就皮,怎么管教都不听,他没有出息就算了,姜秀梅也不指望他出人头地,只求他一辈子能安安稳稳过日子,可现在就连这点都做不到。在儿子昏迷不醒的这两天,居然还有警察上门来问话,姜秀梅问发生了什么,对方也只说在调查当中,具体之后再说,只知道姜星是和人打架了。警察都上门了,事情还不严重啊?姜秀梅只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姜秀梅看着病床上的儿子,咬牙切齿的低声道:“我就说你那些狐朋狗友不是个好东西,让你别跟他们来往,你偏偏不听,现在好了吧?命都给搭上了!兄弟还能有你妈重要啊?以后我可怎么活?”姜秀梅低声抽泣道:“你要是闭眼了,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我也不给你下葬,我把你烧了,骨灰都给你扬干净了!”就在此时,刚才还半死不活随时能断气的姜星忽然垂死病中惊坐起,一脸惊恐的看着姜秀梅,“妈,你这也太狠心了,人还没死呢,你就想扬我骨灰。”姜秀梅一愣,接着狂喜,“哎呀妈呀——医生,医生!快来呀,我儿子醒啦!”

姜秀梅身体一凉,差点晕过去。

她晕晕乎乎的,又急又怒,恨儿子不争气,一天天不干正事净惹麻烦,和他一群狐朋狗友凑一块没个正形,现在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姜秀梅急匆匆回了家,翻箱倒柜把老本全拿出来,想了想还不够,就去邻居借了点。

平时都是一块唠嗑的老姐妹,如今姜家有难,也没多说,借了两千块钱。

“老姐姐你宽点心,说不定人没事,把人治好后带回来,看紧点,别再惹事了。”

姜秀梅点点头,含着泪道:“小满你帮我看着点,这孩子很乖,我过几天就回来。”

邻居自然是没二话。

姜小满也想去医院,但这个时候姜秀梅哪还能顾得上她,只勒令她呆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

没办法,姜小满只能眼巴巴坐在门槛上掉眼泪。

她哭的时候不像别的小孩那样大吵大闹,是悄无声息的掉着眼泪,浓密的睫毛全是细碎的眼泪,轻轻抽泣,哭得惹人心疼。

老邻居也是看着姜小满长大的,她又乖长得又好,脸又白又嫩,粉妆玉砌的,镇上就没一个小孩能有她好看。她这么一哭,老邻居心疼了,叹气道:“小满乖一点,以后家里不好过了,不要惹你姥姥生气,知道吗?”

说着,还给姜小满塞了一个窝窝头,安抚她。

姜小满点头,道了声谢。

等人走后,姜小满才问系统:“系统哥哥,舅舅还会回来吗?”

系统只是个没有感情的系统,如实答道:“不会。”

“可是姥姥去救他了。”

系统继续冷漠道:“你姥姥棺材本都拿上了,但你们钱还不够,以后日子会越来越难,越来越穷,日子越来越苦。”

姜小满不知道棺材本是什么,她也不知道什么是苦日子,姥姥也从不和她抱怨日子苦。

姜小满小脑袋瓜转了转,用她的思维简单粗暴换算了一下,又问:“是不是我们的钱够,舅舅就不用死了?”

“可以让他多活一会儿。”

用钱换命,用最好的设备和药物,当然可以延长寿命,靠科学多活一会儿。

当然,时间到了,该死的还是得死。

听了系统的话,姜小满立即眼前一亮,又问:“系统哥哥有钱吗?”

“有,可以拿积分换。”

系统有钱,而且在它的汇率里,钱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因为在设定里,它绑定姜小满的时候,她已经回归了豪门,她缺爱缺自尊唯独不缺钱。而此时此刻,对于年幼的恶毒女配来说,钱也只是买糖果的工具,在她的意识里,钱还没糖果来得重要,是以,姜小满从没想过要跟系统换钱。

姜小满知道该怎么做了。

她可以用积分换钱,然后舅舅就能有救啦。

可是……

系统很快泼她冷水:“宿主,你没有积分了。”

呜呜呜是呀!她是没有积分用了!

平时她要赚点零花积分都好难好难呢!

姜小满哼了一声,没把系统的话放在心上,蹬蹬蹬跑回家。

她翻箱倒柜,从一个铁盒子里拿出一把五颜六色的糖果,“我用糖跟你换积分。”

这些都是她藏好的库存。和系统换的糖吃不完,她就藏起来,防止姥姥不给她糖果还能有零嘴吃。她不止一次觉得这个做法实在太聪明了,现在之前储存下来的糖果,也终于派上用场了。

姜小满的语气里满是真诚,系统沉默了半晌,继续冷酷无情的拒绝道:“我不要。”

“为什么呀?”姜小满又问。

“系统又不能吃东西,糖果对我没用。而且这糖果是你从的我这里换走的,宿主凭什么用糖果来换我的积分?”

姜小满又迷惑了:“既然我能用积分换你的糖果,那为什么不能用我的糖果换你的积分呢?”

平时姥姥要是家里的米不够了,就会去隔壁奶奶家,用玉米面换粮食,或者想吃玉米饼啦,家里有余粮啦,就用粮食换玉米面。这不都是一样的吗?为什么这个就不行?

系统十分头疼,它感觉它的思维程序要错乱了,但依旧十分坚决的拒绝她:“不行。”

姜小满眨眨眼睛,又开始掉金豆子。

系统继续沉默一会儿,然后从它庞大的知识库中,找到了一个合适解释的词条:“交易成功进行,需要双方对彼此的货物价值达到共识。你用积分换我的糖果时,我认可你的积分,你也需要我的糖果,所以交易可以顺利进行。现在你需要我的积分,但是我不认可这些糖果的价值。宿主手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能引起我的兴趣,所以我拒绝和宿主发生交易。”

姜小满是个聪明的孩子,系统解释之后,她很认真去理解系统的话,还能举一反三。

“我明白了。”姜小满若用所思点点头。

系统说过很多次,它不用睡觉不用吃饭不用穿衣服,姜小满记起来了。

看来它不像小朋友那样,需要吃糖果呢。

系统终于松了一口气。

带孩子太难了。

可紧接着,系统就发现,它高兴得太快了。

因为姜小满居然又翻箱倒柜,在柜子的角落里找出一个月牙形的玉佩!

“我用这个和你换积分。”姜小满白白胖胖的小手上,躺着那枚玉佩。

玉佩的成色很好,在阳光底下泛出莹润的光泽,十分好看。

系统大喊:“这个不行!”

姜小满有点生气,“这个不值钱吗?是你嘱咐我藏好的!”

“值钱。”系统急道:“但这是你以后走剧情的重要任务道具,不能用来交易。”

这是和豪门父母相认的信物,能不重要吗?绑定姜小满的第一天,系统就尽职尽责告诉姜小满,这玩意儿要藏好,以后有大用处。

“既然值钱,为什么不能换积分?”姜小满也急得带上哭腔。

“反正就是不能。”系统坚持道:“我拒绝和宿主发起交易。”

“为什么?”姜小满又急得带上哭腔,但这一次系统没有回答她,因为它找不到专业的词条来回答这个问题。

【对方拒绝和你谈话】

【对方拒绝和你谈话】

【对方拒绝和你谈话】

冰冷器械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姜小满的话再也没有得到回应,系统决定装死。

姜小满终于哭出来,小手抹抹泪珠,一个人拿着玉佩出了门。她人小腿短,走得不快,没一会儿就满头大汗,但还是没停下来。

系统终于忍不住问:“宿主要干什么?”

“找一个愿意和我交易的人。”姜小满哭得十分凄惨,肉嘟嘟的脸颊上泪珠将滴未滴,“总有人愿意的。”

系统立即道:“不行,快放回去!”

姜小满小嘴抿抿,一句话也不说,仿佛没听见似的,只在心里默念:对方拒绝和你谈话,对方拒绝和你谈话,对方拒绝和你谈话。

“……”系统束手无策,但它不能让姜小满丢失重要道具。

“宿主,我可以救你的舅舅。”姜小满走得头也不回,系统着急了。

它毫不怀疑,姜小满能卖出去。

姜小满咬咬唇,犹豫了一会儿,一边哭一边道:“可是我不能勉强系统哥哥呀,姥姥说强扭的瓜不甜的。我去找村长伯伯,他家里有钱,这玉佩这么重要这么值钱,他一定会喜欢的。”

“不不不,我一点也不勉强,宿主快放回去。”系统急出电音,“而且钱并不能救你舅舅的命,最多能让他多活几天,但我可以。”

舅舅压根就没正式出过场,原文里是个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的炮灰。只要积分足够,修改一个炮灰背景板的数据系统还是有点权限的。相比起来,丢失主线道具的惩罚要重多了。

姜小满没积分没关系,它可以先挪用积分,让她以后还上。

“真的吗?”姜小满还是很怀疑。

“真的。”系统有种深深的无力感,“但我只帮你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会帮你了!”

姜小满这才破涕为笑,“系统哥哥真是个好人,你永远是我的好朋友。”

“……系统不需要朋友。”也不是个好人。

——

姜秀梅在市医院里待两天了。

这两天里,姜星进了两次重症急救室,每次出来都只吊着一口气,医生说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这个儿子从小就皮,怎么管教都不听,他没有出息就算了,姜秀梅也不指望他出人头地,只求他一辈子能安安稳稳过日子,可现在就连这点都做不到。

在儿子昏迷不醒的这两天,居然还有警察上门来问话,姜秀梅问发生了什么,对方也只说在调查当中,具体之后再说,只知道姜星是和人打架了。

警察都上门了,事情还不严重啊?姜秀梅只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姜秀梅看着病床上的儿子,咬牙切齿的低声道:“我就说你那些狐朋狗友不是个好东西,让你别跟他们来往,你偏偏不听,现在好了吧?命都给搭上了!兄弟还能有你妈重要啊?以后我可怎么活?”

姜秀梅低声抽泣道:“你要是闭眼了,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我也不给你下葬,我把你烧了,骨灰都给你扬干净了!”

就在此时,刚才还半死不活随时能断气的姜星忽然垂死病中惊坐起,一脸惊恐的看着姜秀梅,“妈,你这也太狠心了,人还没死呢,你就想扬我骨灰。”

姜秀梅一愣,接着狂喜,“哎呀妈呀——医生,医生!快来呀,我儿子醒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