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张路开局救隔壁美女许思雨,张路-第2章 打架要狠

第2章 打架要狠

京城的丰都集团是一家跨国企业的子公司,公司主要经营餐饮、住宿。旗下拥有的丰都大酒店就是一家标准的五星级酒店,位于京城东二环,距离著名的王府井非常近,站在顶楼都能看到紫荆城。

张路一个月前正式成为丰都集团的一名光荣又骄傲的保安,每个月工资三千块,供住宿,提供一餐,薪金不算多,但贵在提供住宿。

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但从财务科出来后,张路就一脸的阴沉,大步向公司为保安科提供的健身房走去。

他第一个月的工资,竟然被扣了三百块,而问其原因,财务科声称他请假了三次,一次一百,自然就扣了三百!

对于别人来说,三百块钱或许不多,但对于他来说,这三百块钱却是他半个月的饭费。

在财务科问清了缘由之后,张路也就知道是谁在阴他了,是他们保安科科长何森做的手脚。

在丰都,每个科室都有出勤记录本,而科长则负责记录自已科员的出勤记录,保安科的出勤记录本上,就记录着张路三次请假离勤,所以财务科当然会按照规定扣他的工资。

“砰~”张路走到健身房外的时候,一脚就把大门踹开,走进去目光一扫,便定格在其中一人身上,并沉声道:“姓何的,你阴我?”

“哗~”健身房中的五个赤博男子也同时转身,这五个人,都人高马大,也都是丰都的保安,有两个在对打,有一个在打沙袋,还有两个在举着扛铃。

打沙袋的不是别人,正是保安科长何森,三十二岁,特种兵出身,退役后就一直在京城摸爬滚打,混了近十年,也终于混成了丰都集团子公司的保安科长。

此人可能是青春期内分泌不好,所以到了现在,脸上也留下很多青春痘形成的坑疤,说他一脸麻子也不为过,面相是极其凶狠的。

当然,有时候做保安的,面相凶狠一些也能镇得住场子。

何森的上身都是刺青,前面纹着一个大肚弥勒,后背则是一条红色锦鲤。

“姓张的,你特么疯了吧?”当先说话之人是两个对打的其中之一,此人叫‘仇五’,具体叫什么张路不清楚,只听别人叫他五哥或仇五来着,此人是保安科的副科长,也是何森的老部下,当年当兵的时候就是战友,后来何森带着他一起加入了丰都。

“小张,什么事?我得罪你了?”何森这人涵养极好,平时和张路说话的时候都是笑呵呵的,在整个丰都人缘也非常好,虽然长的凶,但却是老狐狸一个。

“姓张的,说出个理由,否则别怪哥几个不客气。”仇五冷哼一声道。

张路这时候就深吸一口气,同时一边向前走,一边继续说道:“何森,上个月我只请了一次假吧?你凭什么在出勤记录上写了我请三次假?”

“哦,原来是这件事儿啊。”何森恍然大悟,笑道:“你第一次请假是六号吧?你说你要去见你妹妹什么的,然后我准了,这是一次,没错吧?”

“另外两次呢?我怎么不记得我还请过假了?”张路此时已经走到了何森对面,而仇五四人也把他包围在中间。

“我想想啊……”何森继续笑眯眯的道:“大约是十六号,过了十天的样子,有一天下午三点左右,你和我请假了吧?还有十八号下午三点,你也和我请假了,有没有这回事?”

“这也算?当时我只是去对面银行,都是不到十分钟就回来的!”张路瞪起了眼睛道。

“在岗一分钟,就要敬业六十秒,这是咱们丰都的口号,且公司有规定,当班期间无故请假,一律不算工勤,所以别说十分钟,就算一分钟,你这两次也算旷工的!”

听到何森的话,张路就被噎了一下,同时也急道:“别人当班的时候出去泡马子不算,出去上网不算,怎么到我这里就算了?”

“这个我不清楚啊,我没看到!”何森耸了耸肩膀,用一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道。

“逗比,你故意来找茬是吧?”这时候,站在一旁的仇五满脸讥讽道:“你凭什么和别人比?赶紧滚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是啊,你还是先走吧。”何森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手表道:“你今天当班,现在出现在健身室,这也算旷工的!”

“我去你-妈-的旷工!”张路突然间就爆发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别人当班期间出去泡妞都他-妈-算工勤的,他请了十分钟的假就不算了?他知道,就是因为自已没给这何森送礼的缘故,他记得和他同一批来的另外两个,其中一个就买了好几百块钱的一条烟给了何森,还有一个在何森上个月过生日的时候,扔了三百块礼金的,就他没有送礼,所以何森针对他呢。

他抬起脚就照着何森的肚子上踹了过去,张路从来都不是一个吃亏的主儿,更何况被人阴成这样?所以不暴揍何森一顿,他恐怕会郁闷的吐血。

然而,就在他一脚踹出时,何森似乎早有准备一样,竟然一个闪身躲了过去,且他的速度非常快。

毕竟是特种兵出身,手上有真功夫硬底子的。

“你特么找死。”那仇五紧盯着张路呢,所以看到张路真敢出手时,当即挥拳袭来,另外两个也一左一右包抄。

张路也早就有所防备,所以看到仇五挥拳打来,还有两个对自已夹击时,却并没有慌乱,他读了整五年的体校,武术散打都练过,甚至还得过奖状呢,这也是他能应聘成为丰都保安的主要原因。

所以看到仇五的拳打来,他先是迅速偏头,然后整个身子一婑的同时,就猛的对着仇五的身体撞去,也下死手的对着仇五的心窝来了一拳!

“砰~”的一声,被正中心窝的仇五躬着身子就射了出去,足足射出两三米远。

这时,另外两人的攻击已经来到,一个用腿,一个也用拳,这些保安,平时都在健身房锻炼的,也经常和何森出去打架,所以身上有功夫,每个人对付三四个普通人不在话下。

“呼~”张路躲过了一拳,但没能躲过一脚,被踢到小腿上,一个踉跄差点栽倒,不过也正因为他的身子倾斜之时,他抓到机会,趁着那出拳的没收回拳头的空档,一个勾拳就砸在了那人的下巴上,那人也扬天便倒。

而就在这时,那一直没动手的何森突然轻喝一声:“刘二水,你退下,柱子,干翻他!”

柱子,大号李铁柱,之前举杠铃的其中之一,此人身高一米七十多一点,在保安科不显山不露水的,不过他基本上没离开过何森,像何森的保镖一样,但他的体形卖相又不像保镖,有时候张路也在猜想,这李铁柱该不会是死玻璃,和何森搞基的吧?

“听说你练过武术和散打,还得过什么奖状?”李铁柱并没有直接动手,甚至站在原地都没动。但张路却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似乎被野兽盯上了一样。

他没等张路回答,就突然不屑的笑了笑道:“在我眼里,花拳绣腿而已。”

“嗖~”的一声,就在他话音落下之时,他也如一只离弦的箭般瞬间近身张路,而后一拳砸出。

“砰~”张路万万没想到这李铁柱会这么快,爆发力会这么强,强得超出了他的想象,所以他几乎下意识的双臂向上格档时,双臂就传出彻骨般的剧痛,他整个人也‘腾腾腾’后退了五步。

“反应还行!”李铁柱冷笑,继续向前,这个时候的他,似乎真的变成了一只豹子在猎杀他的猎物。

张路使劲甩着手臂,他的手都抖个不停,麻木不已。

“呼~”李铁柱这时候又动了,也再次一拳袭来,且依旧迅猛无比,那拳头还没砸到张路面门,张路就感觉到拳风上传出的热浪。

太快了,他也从小打架,但却从来没碰到过李铁柱这种让他无法招架的对手。

同时,他也知道自已躲不过李铁柱这第二拳了,双臂的反应速度明显不如刚才,所以抬起时,人家的拳头已经轰然砸在了他的面门之上。

“砰~砰~”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李铁柱的拳头打在他脸上,另外一个则是他倒飞之时,瞬间起脚,一脚正中李铁柱胸口。

他这人就是这样,从来不吃亏,李铁柱能打他一拳,他就要踢李铁柱一脚。

二人触即分,张路的半跪在地上,整个身子微伏,嘴角流出一丝血迹,而李铁柱也踉跄后退三四步,捂着肚子并满脸惊诧。

张路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不过这种刺痛也彻底激发了他内心深处的暴戾。他恶狠狠的擦了下流下来的血,眼冒凶光的死盯着对方,迅速的支撑弹起。

“嗖~”他刚刚弹跳而起时,李铁柱也再次冲了过来。

“科长,科长,在吗?”就在这时,就在李铁柱向前冲击时,健身房放在一旁的对讲机响了起来。

“什么事?”何森拿起对讲机道。

“张路在健身房吧?董秘叫你带着张路去二十八楼,拿修理电源工具,史工媳妇生病住院了,许总办公室的电源又烧了,所以发了脾气,急着修电源,人事科那边说张路报名的时候,表格上填写会电工,所以应急,赶紧过去。”

“草,知道了,李铁柱、张路快住手!”何森立即放下对讲,暴喝一声。

李铁柱的脚已起,那踢向张路的脑袋的脚在距离张路的面门不过两三寸时,何森的命令已经下达,所以他的脚突然停了那么一下。

而就在他的脚刚刚停了那么一下时,张路已经探出的手却并没有收回。

李铁柱听何森的,但他张路却不听何森的。

只见他猛的扣住李铁柱的脚,口中大喝一声,使出全部气力,扣紧对方的脚,向下使劲一压、一扭,同时在对方半条腿被按向地面的同时,他身子逆转,单膝压住对方的腿上,另外一只胳膊猛烈砸出,直接以肘部打在李铁柱后颈,使李铁柱彻底趴倒在地。

“砰~”他动作非常麻利迅捷,几乎李铁柱倒地之时,他就已经骑在李铁柱身上,迅速用手臂扼住李铁柱的脖子,狠狠勒紧。

“草,你特么疯了……”仇五和刘二水冲了上来,一左一右,直接扑在张路身上。

“住手,都住手!”何森大喝起来。

李铁柱趁着张路被扑倒的同时,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他的脸惨白一片,同时也气急败坏的向张路冲去。

刚才如果没有何森制止的话,他哪里会让张路弄倒他?可以说,就是他停了下来,才让张路有了反制的时机。

“柱子,停下。”何森凶光一闪,声音也再次提高。

张路这时候也挣脱了刘二水和仇五,同时他也冷笑不已,实际上刚才也的确要感谢何森那一嗓子,否则的话,他绝对抓不住李铁柱的脚。他知道,自已不是李铁柱的对手。

不过打架这种事情,讲究的是一个‘狠’字,他只能说李铁柱还不够狠。

“拿湿毛巾来。”何森对刘二水使了个眼色后,就向张路走去,一边走一边笑道:“张路,你也听到刚才对讲里的话了吧?咱们都是男人,是男人就光棍点,一码是一码,别因为个人恩怨耽误了工作,想打架,我们哥几个会随时奉陪。”

“垃圾,再有十秒钟我可以让你满地找牙。”李铁柱咬牙冷哼一声,如果没有何森制止,这姓张的怎么能得手?此时他目光凶狠,也要找时间再教训他一顿。

听到李铁柱的讽刺,张路恶狠狠的盯着李铁柱,一字一顿道:“我牙没掉之前,信不信老子会先咬下你二斤肥肉?”

他这话说得凶狠无比,再加上他那狼一般的眼神,仇五几人都忍不住心中一颤,这个姓张的也是个硬点子。

李铁柱则并没有惧怕张路的眼神,而是继续讥笑道:“垃圾就是垃圾,再练十年,你或许有资格舔我的脚指。”

“好了,张路,楼上许总办公室,你去不去?”何森眉头皱起道。

“去,为什么不去?”张路不可能卷铺盖走人的,一是这里有钱赚,他也急等着用钱,二是他就算要走,也要真正干翻了李铁柱和他何森再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