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第3章 烧棺材

第3章 烧棺材

赵轩轩的举动对牙姑而言,仿佛是什么大逆不道的行为。她甚至往后退了两步,退得踉踉跄跄,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赵轩轩见她表现得这么夸张,很是不屑:“你就别装了,真能演戏!”我们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本来找牙姑过来是想请她帮忙,谁知道她会和赵轩轩闹矛盾。有人就劝着牙姑几句,让她不要往心里去,毕竟赵轩轩年纪还小。牙姑却猛地惊叫起来,她慌忙爬起身,对着村长大叫:“你儿子要死了!”村长顿时不乐意了,对牙姑一阵怒骂:“你儿子才要死,你全家都要死!”牙姑却慌道:“他真要死了!真要死了!”赵轩轩不乐意听牙姑咒自己,他嘟哝着要爬上来打牙姑。只见他双手抓住土坡往上一爬,却忽然停住了。可就在他要起身的时候,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将他给扯了回去!此时人们才瞧见,那女尸不知何时,竟然抓住了赵轩轩的脚!赵轩轩吓了一跳,他连忙要把脚抬回来,谁知道那手却是死死抓着他,就是不肯松手。那爪子越来越用力,竟是将指甲刺进了赵轩轩的肉里。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赵轩轩也是疼得大吼大叫。人们看傻了眼。这尸体怎么还能用力?仿佛活了一样!这时候,牙姑忽然大喊起来:“都跑啊!都跑!”经过她这么一喊,人们这才反应过来,但是没有逃跑,有个大爷更是跳下土坡,要帮赵轩轩逃出来。牙姑吓得不轻,不断对着棺材喊:“叫你们跑啊!”那大爷没好气道:“娃娃在这儿呢,哪能看着娃娃不救?”我也担心赵轩轩,却不敢下去帮忙,只能站在上边干着急。因为我亲眼瞧着,那死尸的指甲越来越深入,估摸着都刺到赵轩轩的骨头了!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那先前被打开的棺材盖,竟是自己动了起来!厚重的棺材盖一砸,将那位大爷砸出了棺材,却将赵轩轩砸得倒进了棺材!“砰!”棺材盖上了。我们只来得及听见赵轩轩的一声惨叫,随后棺里就没有声音再发出。村长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他也不管牙姑了,连忙跑来推棺材盖,想把赵轩轩给扯出来。谁知道这棺材盖愣是纹丝不动,仿佛钉死了一般。旁边的人们也都来给村长帮忙,但就是推不动棺材盖。我下意识看向牙姑,只见牙姑浑身哆嗦,嘴里念念有词,一副急坏了的样子。最后,她害怕地走到村长身边,发抖着说:“把棺材烧了。”人们都愣了,傻傻看着牙姑。村长还怀疑自己没听清:“啊?”牙姑又说:“把棺材烧了。”“我烧你妈!”村长气得一拳砸在牙姑鼻子上,打得她鼻血直流。牙姑疼得捂住鼻子,却被村长扯着头发不停扇耳光。她护住脸大哭:“别打我了!我都叫你儿子别下去,他自己要下去。我当时就叫他上来,他不肯上来……”“你就是故意害死我儿子,你现在还想烧他!”“里边那女的,正在吃你儿子呐……”牙姑哭道,“等她吃完了,就更不是我能收拾的了。快烧吧,趁她在这棺材里,快烧吧!”村里已经有不少人觉得邪门,大家都是神情怪异地看着棺材。村长却脸色铁青,怒骂道:“谁敢烧棺材,我就烧他的家!把斧头拿来!”他一声令下,连忙就有人下山去拿斧头。村长带着几个人,用斧头去砸棺材。说来也怪了,那棺材明明是木头做的,但就是怎样也砸不开。不对,也不能说砸不开。倒不如说,这木头邪门。每当砸出一道口子,那木头竟然会自己愈合上。如此邪门的情景,真是吓坏了陪同村长的那几个人。他们不敢再砍棺材,反而都是纷纷放下斧头,只留村长一个人砍棺材。村长累得精疲力竭,牙姑怕他拿斧头砍自己,就站得远远的说:“烧吧,不能不烧了。让她和你儿子一起走,别回来害村里人。”村长死死地瞪着牙姑,忽然将手中的斧头用力丢了出来。牙姑没想到村长会丢斧头,她连忙想躲,但却没能躲开。那斧头砸在她的脚上,幸好不是斧刃碰到她,但她还是疼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用手抹了抹眼泪,不敢哭出声,应该是怕村长打她。村长深吸一口气,他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与大家伙儿说:“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大家别藏着,要是能说出办法来,我啥都愿意。”“烧了吧,看着真的邪乎……”“没办法,烧了吧。”“你有四个儿子啊!”此时此刻,村里没人敢帮村长说话。大家都怕了,纷纷让村长赶紧烧。村长没了办法,他坐在棺材上一言不发,忽然哭了起来。他跟牙姑一样,哭着是没有声音的。村里其他人见他只哭不说话,都当他同意了,就赶紧把树枝、干草都拿来。大家伙儿现在特别相信牙姑,都把她的话当真。甚至有人小声嘀咕,说赵轩轩是咎由自取。我看着棺材,心里别提多难受了。不管怎么样,赵轩轩也是我的朋友。虽然这事儿他做得不对,但这惩罚的代价也太大了。人们铺好了干草树枝,有人走到村长身旁,给他递去个打火机。村长还在抹眼泪,但他应该也是相信牙姑了,顺手就接来了打火机。他蹲在地上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亲手点燃了干草树枝。这事儿,其他人不敢做。谁敢烧村长儿子?烧了那不等于找死吗?只能他亲自来烧。干草很快就被点燃。熊熊烈火,将棺材包围。那原本安静的棺材里,竟是突然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我们一听见那惨叫声,就觉得头皮发麻。因为那声音,根本就不是赵轩轩的声音,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棺材里,只有赵轩轩和两个死人。这女人的惨叫声来源于哪儿,让人不敢多想。我发着抖,看着被燃烧的棺材。此时的我,究竟是难过还是害怕都说不清。可是看着看着,我察觉到了不对劲。那棺材……怎么没起火?不止是我,也有其他人在小声议论。明明是木头做的棺材,怎么会烧不起来?

赵轩轩的举动对牙姑而言,仿佛是什么大逆不道的行为。

她甚至往后退了两步,退得踉踉跄跄,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赵轩轩见她表现得这么夸张,很是不屑:“你就别装了,真能演戏!”

我们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本来找牙姑过来是想请她帮忙,谁知道她会和赵轩轩闹矛盾。

有人就劝着牙姑几句,让她不要往心里去,毕竟赵轩轩年纪还小。

牙姑却猛地惊叫起来,她慌忙爬起身,对着村长大叫:“你儿子要死了!”

村长顿时不乐意了,对牙姑一阵怒骂:“你儿子才要死,你全家都要死!”

牙姑却慌道:“他真要死了!真要死了!”

赵轩轩不乐意听牙姑咒自己,他嘟哝着要爬上来打牙姑。

只见他双手抓住土坡往上一爬,却忽然停住了。

可就在他要起身的时候,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将他给扯了回去!

此时人们才瞧见,那女尸不知何时,竟然抓住了赵轩轩的脚!

赵轩轩吓了一跳,他连忙要把脚抬回来,谁知道那手却是死死抓着他,就是不肯松手。

那爪子越来越用力,竟是将指甲刺进了赵轩轩的肉里。

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赵轩轩也是疼得大吼大叫。

人们看傻了眼。

这尸体怎么还能用力?

仿佛活了一样!

这时候,牙姑忽然大喊起来:“都跑啊!都跑!”

经过她这么一喊,人们这才反应过来,但是没有逃跑,有个大爷更是跳下土坡,要帮赵轩轩逃出来。

牙姑吓得不轻,不断对着棺材喊:“叫你们跑啊!”

那大爷没好气道:“娃娃在这儿呢,哪能看着娃娃不救?”

我也担心赵轩轩,却不敢下去帮忙,只能站在上边干着急。

因为我亲眼瞧着,那死尸的指甲越来越深入,估摸着都刺到赵轩轩的骨头了!

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

那先前被打开的棺材盖,竟是自己动了起来!

厚重的棺材盖一砸,将那位大爷砸出了棺材,却将赵轩轩砸得倒进了棺材!

“砰!”

棺材盖上了。

我们只来得及听见赵轩轩的一声惨叫,随后棺里就没有声音再发出。

村长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他也不管牙姑了,连忙跑来推棺材盖,想把赵轩轩给扯出来。

谁知道这棺材盖愣是纹丝不动,仿佛钉死了一般。

旁边的人们也都来给村长帮忙,但就是推不动棺材盖。

我下意识看向牙姑,只见牙姑浑身哆嗦,嘴里念念有词,一副急坏了的样子。

最后,她害怕地走到村长身边,发抖着说:“把棺材烧了。”

人们都愣了,傻傻看着牙姑。

村长还怀疑自己没听清:“啊?”

牙姑又说:“把棺材烧了。”

“我烧你妈!”

村长气得一拳砸在牙姑鼻子上,打得她鼻血直流。

牙姑疼得捂住鼻子,却被村长扯着头发不停扇耳光。

她护住脸大哭:“别打我了!我都叫你儿子别下去,他自己要下去。我当时就叫他上来,他不肯上来……”

“你就是故意害死我儿子,你现在还想烧他!”

“里边那女的,正在吃你儿子呐……”牙姑哭道,“等她吃完了,就更不是我能收拾的了。快烧吧,趁她在这棺材里,快烧吧!”

村里已经有不少人觉得邪门,大家都是神情怪异地看着棺材。

村长却脸色铁青,怒骂道:“谁敢烧棺材,我就烧他的家!把斧头拿来!”

他一声令下,连忙就有人下山去拿斧头。

村长带着几个人,用斧头去砸棺材。

说来也怪了,那棺材明明是木头做的,但就是怎样也砸不开。

不对,也不能说砸不开。

倒不如说,这木头邪门。

每当砸出一道口子,那木头竟然会自己愈合上。

如此邪门的情景,真是吓坏了陪同村长的那几个人。

他们不敢再砍棺材,反而都是纷纷放下斧头,只留村长一个人砍棺材。

村长累得精疲力竭,牙姑怕他拿斧头砍自己,就站得远远的说:“烧吧,不能不烧了。让她和你儿子一起走,别回来害村里人。”

村长死死地瞪着牙姑,忽然将手中的斧头用力丢了出来。

牙姑没想到村长会丢斧头,她连忙想躲,但却没能躲开。

那斧头砸在她的脚上,幸好不是斧刃碰到她,但她还是疼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用手抹了抹眼泪,不敢哭出声,应该是怕村长打她。

村长深吸一口气,他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与大家伙儿说:“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大家别藏着,要是能说出办法来,我啥都愿意。”

“烧了吧,看着真的邪乎……”

“没办法,烧了吧。”

“你有四个儿子啊!”

此时此刻,村里没人敢帮村长说话。

大家都怕了,纷纷让村长赶紧烧。

村长没了办法,他坐在棺材上一言不发,忽然哭了起来。

他跟牙姑一样,哭着是没有声音的。

村里其他人见他只哭不说话,都当他同意了,就赶紧把树枝、干草都拿来。

大家伙儿现在特别相信牙姑,都把她的话当真。甚至有人小声嘀咕,说赵轩轩是咎由自取。

我看着棺材,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不管怎么样,赵轩轩也是我的朋友。

虽然这事儿他做得不对,但这惩罚的代价也太大了。

人们铺好了干草树枝,有人走到村长身旁,给他递去个打火机。

村长还在抹眼泪,但他应该也是相信牙姑了,顺手就接来了打火机。

他蹲在地上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亲手点燃了干草树枝。

这事儿,其他人不敢做。

谁敢烧村长儿子?烧了那不等于找死吗?

只能他亲自来烧。

干草很快就被点燃。

熊熊烈火,将棺材包围。

那原本安静的棺材里,竟是突然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

我们一听见那惨叫声,就觉得头皮发麻。

因为那声音,根本就不是赵轩轩的声音,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棺材里,只有赵轩轩和两个死人。

这女人的惨叫声来源于哪儿,让人不敢多想。

我发着抖,看着被燃烧的棺材。

此时的我,究竟是难过还是害怕都说不清。

可是看着看着,我察觉到了不对劲。

那棺材……怎么没起火?

不止是我,也有其他人在小声议论。

明明是木头做的棺材,怎么会烧不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