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第2章 下葬风波

第2章 下葬风波

我们村里的人们,将装有赵小雅尸体的棺材往山上抬。我自愿捧着赵小雅的遗像,走在最前列。这张照片真算不上遗像,那是赵小雅一张摆着剪刀手的照片。照片里她开开心心地笑着,那是我为她拍的,因为当时我有了个新手机,手机附带照相功能,她就很开心,缠着我给她拍了张照。我从来没想过,这张照片竟然会变成遗照。而我爸妈因为觉得丢脸,没有过来。照理来讲,这种葬礼是不能风光大葬的,因为赵小雅年纪轻轻就死了,这种属于横死,不能喜丧喜办。可那又怎么样呢?她一家人都已经去世了,如今全村人只想好好送她一程。来到了后山,大家伙儿在赵小雅妈妈的坟墓旁挖了个坑。我们将棺材放进去,每人都铲了一次土,把那棺材盖得严严实实。我想哭,却流不出眼泪。这时候我才知道,真正的悲伤不是嚎啕大哭的。而是连哭的想法都没了。仿佛整个世界都与自己无关。明明可以听见、看见这个世界,但大脑已经与世界失去了联系。我傻傻地站在坟墓小土坡前,只在脑海里想着一件事——为什么死去的人不是我?我愿意替她去死。这时,我忽然看见不对劲了。这小土坡的土壤,竟是开始微微颤动。紧接着,一个木头角从土里钻了出来。我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因为那赵小雅的棺材,竟然……出来了?这怎么可能!不止是我瞧见了这一幕,还有村里其他人也瞧见了。大家都纷纷说邪门,棺材怎么会自己跑出来?明明都被埋下去了呀!此时有些人害怕了,还有些胆大的人说肯定是土没踩严实,那土壤滑落下去,所以让棺材出来了。于是来了几个胆大的,又把土壤埋严实了,还在上边踩了几脚。然而没多久,土地又微微颤动起来,赵小雅的棺材竟是又缓缓钻了出来。这一下,没人敢说是土壤滑落了。人们看得睁大眼睛,许多女人孩子都怕得不敢靠前。大家都说,这肯定是闹鬼了。他们说肯定是赵小雅不肯安息,要找我索命。此时我爸妈却从人群里窜出来了,让乡亲们不要胡说八道,我才发现他们来了,只不过偷偷在后边跟着。村长也觉得邪门,我们毕竟是山村人,信这个,于是村长就让人去找牙姑。那牙姑是隔壁村的,据说很懂这方面的玄学,很多人遇到邪门的事儿了,都是找她解决。我对牙姑也只是听说过,从来没见过。等她来了以后,我觉得她长得很渗人。说实话,她是个长相还不错的中年女人。但是她脸色特别白,仿佛涂满了粉一样,让人看着就觉得害怕。牙姑过来以后,听人们七嘴八舌说着这儿的事情。她听过以后,就问:“这娃娃怎么死的?”“自杀的。”“她妈妈呢?”“也是自杀的。”“她奶奶呢?”“还是自杀的,反正都怪她妈妈,这祖孙三代会自杀,都是因为她妈妈在外面卖。”牙姑听了以后,怒气冲冲地走到村长面前。村长还没开口,她就指着村长的鼻子大骂,说村长的脑袋连狗也不如,竟然把三个自杀的女人埋在一起!而且还是祖孙三代!她说,女人本就属阴,自杀也是阴气最重的,赵小雅的奶奶和妈妈都是带着极深的怨念死去。现在可好,竟然还把赵小雅跟她们葬一块了。唯一的子孙都带着怨念自杀,让先辈们知道自己绝了后,这是怨上加怨!牙姑告诉我们,在赵小雅被埋进去的那一瞬间,这块地已经彻底变成了凶地!大家都不相信她的话,觉得她说得太邪乎了,而且大家把一家人葬在一块儿,也是为了让她们在地下团聚。牙姑只是冷笑,她忽然蹲在坟墓前,挖出了一个小土坑。随后,她往小土坑里倒水,把水倒得满满的。人们都是疑惑地凑在牙姑旁边看热闹,只见牙姑将一根筷子竖立着放在里边,认真地与我们说:“一会儿我松开手,筷子如果浮起来了,就说明没事。如果立起来了……”“就怎么样?”“就说明有怨念,要想办法除掉怨念,让死者安息!”大家都不相信。筷子怎么可能会立着呢?它肯定会浮起来啊!此时牙姑松开了手。只见那筷子没有浮起来,却也没立起来。它竟是斜着杵在水里,半立不立,半浮不浮,就这么在水里一上一下地飘,只在水里时不时冒出个尖头,仿佛溺水的人一趟。这真是怪了。怎么会有这么奇异的景象?然而,牙姑却已经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她傻傻地看着棺材,忽然好像发疯了一样,对着人们大吼大叫:“开棺!赶紧开棺!”大家都懵了,谁怎么能开棺呢?这不是拿死者开玩笑吗?有些年轻人已经觉得牙姑是个糊弄人的神棍,都连忙要把她扯走,省得她在这儿乱说话。可牙姑比谁都着急,她竟然冲到棺材旁用力地推,甚至还用脚去踢,让大家一定要开棺。村民们见这么激动,只好征求村长的意见。村长也有些犹豫,最后他做了个决定,那就是让村民们打黑伞站在棺材旁,帮忙挡着阳光。棺材,终于是被打开了。我抱着赵小雅的遗像,想再去看她一眼。然而,那些挡阳光的村民,却是吓得尖叫起来,竟是一个个丢了黑伞不断后退。我当时急坏了,心里愤怒于他们怎么连阳光也挡不好。于是我连忙拿起黑伞往前凑,可等看见棺材里的景象,我傻了眼。棺材里,竟是多了一具女尸!那是一个完全腐烂的尸体,只能通过长长的头发认出是个女尸。她将赵小雅的尸体抱入坏里,尖锐的指甲深深刺进了赵小雅的尸体,仿佛将赵小雅往自己的肚子里塞。不对,不是仿佛,女尸的肚子是真变大了。赵小雅都被塞一半进去了!“那是她妈妈,谁让你们要把自杀的女儿跟苦命的妈妈葬在一起……”牙姑惊叫道,“她妈妈心疼,要把她重新生出来,让她重活一次。到时候鬼婴降世,整个村都要死!”她这番话一说出来,不少人都是吓得脸色苍白。然而,也有人不相信。赵轩轩从人群里挤出来,指着牙姑大骂:“哪儿来的神棍,就晓得骗人!”一个中年妇女说:“她没有骗人,如果她骗人了,又怎么解释现在的事情?”大家都觉得牙姑说得有理。那赵小雅,分明有一半被塞回母亲的肚子了。先前下葬的时候,还什么怪事都没有呢。赵轩轩冷哼道:“这肯定是她用的什么手段,就跟变戏法一个道理,你们听我说,她就是想骗钱。就好像那些变戏法的,你们能知道他们是怎么变的吗?不能,因为他们都有不为人知的手段。”牙姑解释道:“我没有骗人,你可以不相信我,但大家必须先听我的,否则会有大难。”赵轩轩问道:“那你说怎样?”只见牙姑明显犹豫了一下,最后说道:“我实话实说,财能去凶气,大家要先往棺材里撒钱,但你们可千万别碰到棺材……”“大家看,她果然是骗子!张口就要钱!”赵轩轩抓住这个机会,直接跳进了棺材,对牙姑大叫道:“不让人靠近?是怕被人找到机关吧?我非要进来,还要把你的骗局找出来!”牙姑见赵轩轩不听劝进了棺材,竟是脸色一白,吓得浑身哆嗦……

我们村里的人们,将装有赵小雅尸体的棺材往山上抬。

我自愿捧着赵小雅的遗像,走在最前列。

这张照片真算不上遗像,那是赵小雅一张摆着剪刀手的照片。

照片里她开开心心地笑着,那是我为她拍的,因为当时我有了个新手机,手机附带照相功能,她就很开心,缠着我给她拍了张照。

我从来没想过,这张照片竟然会变成遗照。

而我爸妈因为觉得丢脸,没有过来。

照理来讲,这种葬礼是不能风光大葬的,因为赵小雅年纪轻轻就死了,这种属于横死,不能喜丧喜办。

可那又怎么样呢?

她一家人都已经去世了,如今全村人只想好好送她一程。

来到了后山,大家伙儿在赵小雅妈妈的坟墓旁挖了个坑。

我们将棺材放进去,每人都铲了一次土,把那棺材盖得严严实实。

我想哭,却流不出眼泪。

这时候我才知道,真正的悲伤不是嚎啕大哭的。

而是连哭的想法都没了。

仿佛整个世界都与自己无关。

明明可以听见、看见这个世界,但大脑已经与世界失去了联系。

我傻傻地站在坟墓小土坡前,只在脑海里想着一件事——为什么死去的人不是我?我愿意替她去死。

这时,我忽然看见不对劲了。

这小土坡的土壤,竟是开始微微颤动。

紧接着,一个木头角从土里钻了出来。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因为那赵小雅的棺材,竟然……出来了?

这怎么可能!

不止是我瞧见了这一幕,还有村里其他人也瞧见了。

大家都纷纷说邪门,棺材怎么会自己跑出来?

明明都被埋下去了呀!

此时有些人害怕了,还有些胆大的人说肯定是土没踩严实,那土壤滑落下去,所以让棺材出来了。

于是来了几个胆大的,又把土壤埋严实了,还在上边踩了几脚。

然而没多久,土地又微微颤动起来,赵小雅的棺材竟是又缓缓钻了出来。

这一下,没人敢说是土壤滑落了。

人们看得睁大眼睛,许多女人孩子都怕得不敢靠前。

大家都说,这肯定是闹鬼了。

他们说肯定是赵小雅不肯安息,要找我索命。

此时我爸妈却从人群里窜出来了,让乡亲们不要胡说八道,我才发现他们来了,只不过偷偷在后边跟着。

村长也觉得邪门,我们毕竟是山村人,信这个,于是村长就让人去找牙姑。

那牙姑是隔壁村的,据说很懂这方面的玄学,很多人遇到邪门的事儿了,都是找她解决。

我对牙姑也只是听说过,从来没见过。

等她来了以后,我觉得她长得很渗人。

说实话,她是个长相还不错的中年女人。但是她脸色特别白,仿佛涂满了粉一样,让人看着就觉得害怕。

牙姑过来以后,听人们七嘴八舌说着这儿的事情。

她听过以后,就问:“这娃娃怎么死的?”

“自杀的。”

“她妈妈呢?”

“也是自杀的。”

“她奶奶呢?”

“还是自杀的,反正都怪她妈妈,这祖孙三代会自杀,都是因为她妈妈在外面卖。”

牙姑听了以后,怒气冲冲地走到村长面前。

村长还没开口,她就指着村长的鼻子大骂,说村长的脑袋连狗也不如,竟然把三个自杀的女人埋在一起!而且还是祖孙三代!

她说,女人本就属阴,自杀也是阴气最重的,赵小雅的奶奶和妈妈都是带着极深的怨念死去。

现在可好,竟然还把赵小雅跟她们葬一块了。

唯一的子孙都带着怨念自杀,让先辈们知道自己绝了后,这是怨上加怨!

牙姑告诉我们,在赵小雅被埋进去的那一瞬间,这块地已经彻底变成了凶地!

大家都不相信她的话,觉得她说得太邪乎了,而且大家把一家人葬在一块儿,也是为了让她们在地下团聚。

牙姑只是冷笑,她忽然蹲在坟墓前,挖出了一个小土坑。

随后,她往小土坑里倒水,把水倒得满满的。

人们都是疑惑地凑在牙姑旁边看热闹,只见牙姑将一根筷子竖立着放在里边,认真地与我们说:“一会儿我松开手,筷子如果浮起来了,就说明没事。如果立起来了……”

“就怎么样?”

“就说明有怨念,要想办法除掉怨念,让死者安息!”

大家都不相信。

筷子怎么可能会立着呢?

它肯定会浮起来啊!

此时牙姑松开了手。

只见那筷子没有浮起来,却也没立起来。

它竟是斜着杵在水里,半立不立,半浮不浮,就这么在水里一上一下地飘,只在水里时不时冒出个尖头,仿佛溺水的人一趟。

这真是怪了。

怎么会有这么奇异的景象?

然而,牙姑却已经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傻傻地看着棺材,忽然好像发疯了一样,对着人们大吼大叫:“开棺!赶紧开棺!”

大家都懵了,谁怎么能开棺呢?

这不是拿死者开玩笑吗?

有些年轻人已经觉得牙姑是个糊弄人的神棍,都连忙要把她扯走,省得她在这儿乱说话。

可牙姑比谁都着急,她竟然冲到棺材旁用力地推,甚至还用脚去踢,让大家一定要开棺。

村民们见这么激动,只好征求村长的意见。

村长也有些犹豫,最后他做了个决定,那就是让村民们打黑伞站在棺材旁,帮忙挡着阳光。

棺材,终于是被打开了。

我抱着赵小雅的遗像,想再去看她一眼。

然而,那些挡阳光的村民,却是吓得尖叫起来,竟是一个个丢了黑伞不断后退。

我当时急坏了,心里愤怒于他们怎么连阳光也挡不好。

于是我连忙拿起黑伞往前凑,可等看见棺材里的景象,我傻了眼。

棺材里,竟是多了一具女尸!

那是一个完全腐烂的尸体,只能通过长长的头发认出是个女尸。

她将赵小雅的尸体抱入坏里,尖锐的指甲深深刺进了赵小雅的尸体,仿佛将赵小雅往自己的肚子里塞。

不对,不是仿佛,女尸的肚子是真变大了。

赵小雅都被塞一半进去了!

“那是她妈妈,谁让你们要把自杀的女儿跟苦命的妈妈葬在一起……”牙姑惊叫道,“她妈妈心疼,要把她重新生出来,让她重活一次。到时候鬼婴降世,整个村都要死!”

她这番话一说出来,不少人都是吓得脸色苍白。

然而,也有人不相信。

赵轩轩从人群里挤出来,指着牙姑大骂:“哪儿来的神棍,就晓得骗人!”

一个中年妇女说:“她没有骗人,如果她骗人了,又怎么解释现在的事情?”

大家都觉得牙姑说得有理。

那赵小雅,分明有一半被塞回母亲的肚子了。

先前下葬的时候,还什么怪事都没有呢。

赵轩轩冷哼道:“这肯定是她用的什么手段,就跟变戏法一个道理,你们听我说,她就是想骗钱。就好像那些变戏法的,你们能知道他们是怎么变的吗?不能,因为他们都有不为人知的手段。”

牙姑解释道:“我没有骗人,你可以不相信我,但大家必须先听我的,否则会有大难。”

赵轩轩问道:“那你说怎样?”

只见牙姑明显犹豫了一下,最后说道:“我实话实说,财能去凶气,大家要先往棺材里撒钱,但你们可千万别碰到棺材……”

“大家看,她果然是骗子!张口就要钱!”

赵轩轩抓住这个机会,直接跳进了棺材,对牙姑大叫道:“不让人靠近?是怕被人找到机关吧?我非要进来,还要把你的骗局找出来!”

牙姑见赵轩轩不听劝进了棺材,竟是脸色一白,吓得浑身哆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