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傅墨琛,陆华卿-第2章 无情

第2章 无情

陆华卿不知,傅墨琛如何识得苏绾月。

当场,陆华卿撕了休书,她不答应和离。

她凭什么和离,御赐的姻缘,他说不要就不要么?

她得到的结局,便是今日。

她隔着窗柩她都能看到那喜乐漫天的红,红灯笼,红喜绸,穿着红嫁衣的新侧妃。

……

竖日,苏绾月由婢女嘉绿搀扶而来。

她递给陆华卿一方帕子。

“绾月是来谢谢姐姐的,有些话,不好意思说出口,绾月都写在了帕子上。”

帕子是黑色的,右下角用金色的绣线绣着一个朝字。

陆华卿攥紧了帕子。

里面的字迹便有一个半个的露了出来。

里面字字句句是对陆华卿年少搭救之恩的感谢;字字句句都是她和傅墨琛在一起后,她对陆华卿的歉意;字字句句都诉说着她今日来,是来求陆华卿惩罚的。

待陆华卿抬起头,苏绾月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嘉绿吓了一跳,忙去扶人,苏绾月说什么也不起。

陆华卿冷冷的笑,这帕子是傅墨琛的,他从不轻易许人。

不知道苏绾月拿傅墨琛的帕子绣字是在恶心谁。

“我受不起你的谢。”

她将帕子丢在苏绾月的脸上。

起身欲走。

门外传来脚步声,只片刻,傅墨琛便出现在了陆华卿的视线中。

堂内的婢女全都俯首跪下,不敢抬头。

陆华卿起身,冲他福身,唤道:“王爷。”

傅墨琛见苏绾月跪在陆华卿的面前,眼中布满戾气。

他甩袖一巴掌,陆华卿侧脸一偏,火辣辣的疼。

她转头望去,只能看见傅墨琛的背影。

他将苏绾月扶了起来,挑起美人的下巴,美人一双眼睛闪烁,隐有怯意。

傅墨琛嗓音凉薄,“王妃已废。”

陆华卿闭上眼睛,跟在陆华卿身边的婢女心都颤了颤。

话落,他低头抚苏绾月的眉眼,轻声询问,“把她给你做婢女可好?”

苏绾月杏眸微睁,着急的比划。

傅墨琛在她的耳边亲了下,道:“绾月不必怕她。”

陆华卿缓缓的挺直身子。

“王爷,废了我这件事皇上同意了吗?”她抬起下巴,笑意里带着不易察觉的绝望,一句轻飘飘的话。

一瞬间,大堂里更静了,婢女们都战战兢兢的埋着头不敢抬,生怕因为听了不该听的,下一秒就掉了脑袋。

傅墨琛凤眸盯着她素净的脸,忽的扯唇,打发走了所有人。

门被人从外面带上,屋子里只剩下二人。

陆华卿依旧挺直脊背站着。

“你这么喜欢这个位子?”傅墨琛走近她。

陆华卿笑,“并非,不过是喜欢王爷你这个人罢了。”

傅墨琛大掌扣住她的脖颈,薄唇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这是本王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他扭头,看着她颤动的睫毛,亲了亲她的脖颈,“不知道一个失德的女人,是否还配在这个位置上。”

陆华卿僵着脖子转头,对上他一双幽邃的眼眸。

他站直身子,拍了拍她的脸,转身。

宽大的袍子随着他的动作掀起,在陆华卿的眼前落下一片黑色。

“冬壬,把人带过来。”

一开始陆华卿还不明白,直到冬壬将她推进芙蓉园的废房内。

傅墨琛就坐在外面,很快。

从外面进来一个男人。

傅墨琛端起茶,摆手示意。

陆华卿眼见着他进来,傅墨琛轻飘飘的失德两个字在陆华卿的耳边炸开。

她的脑袋嗡的一下,几乎是一瞬间她便明白了傅墨琛想要做什么。

她的目光望向傅墨琛,那个面容干净的少年已然长的意气风发,他十七岁回其兰,变成了她不认识的模样。

就连一双温秀的眉眼都镌刻了几分戾气。

她慢慢的向后退,手抓住了花瓶用力向下一砸。

她握着碎片,指着来人。

血红的眼盯着傅墨琛,“傅墨琛,你敢。”

傅墨琛牵唇一笑,冷声道:“你对本王来说,不异于蝼蚁。”

他掀起眸子,“本王有何不敢?”

他喝道:“关门。”

冬壬低下头,将门掩上。

傅墨琛摩挲着茶杯,如愿的听到了里面女人的尖叫声。

下一刻,门被人砰的从里面推开,却是那男人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

他脸上胸襟上全是血,指着屋子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

傅墨琛眼神一凛,冲了进去。

那原本对着外人的瓷片,此刻插在陆华卿的喉咙上。

血流如注,双眸紧阖,像个死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