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下山七个师姐第2章 你有病-天师下山七个师姐第2章 你有病阅读

第2章 你有病

邱云两只手拖着两个美女,犹如一头人猿似得在大山里狂奔。古玥和廖莹两个人一开始还有些害怕,但是很快就兴奋了起来。邱云的胳膊稳如泰山,连晃都不晃一下。速度也非常快,坐在上面有种坐敞篷车的感觉。“廖莹……”“古玥……”狂奔了半个小时,远处突然出来呼喊声。听到呼喊声,两个人立刻高兴了起来。“有人,有人再喊我们,太好了。我们出来了……”古玥兴奋的说道,廖莹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邱云听到声音之后也停了下来,来到大路上直接把两个人放了下来。“我们在这里,这里……”古玥大声喊道。“发现他们了……”搜寻队很快就看到了三个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悦。人找到了,现场一片欢腾。医护人员也快速的感到现场,古玥和廖莹的家人看到自己的女儿没事也松了一口气。“玥玥,吓死妈妈了。妈妈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你们去哪里了啊?”古玥的妈妈搂着古玥哭了起来,女儿失踪之后,她不知道哭了多少次。现在女儿失而复得,她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对不起妈,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我们迷路掉山谷里了,幸亏遇到小道士。对了,小道士呢?”古玥这个时候才想起邱云。听到古玥的话,大家也好奇的左看右看。“对啊,小道士呢?小道士,邱云,邱云……”廖莹也赶紧寻找,但是邱云却不在人群里。“呜呜呜……”突然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呜呜的声音。几个人快速的走了过去,发现一个只穿一条内裤的男人躺在草丛里,嘴巴还被袜子塞住。两只手被草绳绑着。“驴哥,你这是怎么了?”一个搜寻人员看到这个男人赶紧上前把他嘴里的袜子给拿掉。“呜呜呜,那个混蛋,那个臭道士,他抢了人家的衣服,他竟然脱人家衣服,呜呜呜……”驴哥一个一米八几的汉子竟然坐在草丛里犹如一个小姑娘似得哭的稀里哗啦的。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咧了咧嘴。古玥和廖莹更是一脸的尴尬,小道士,能够做出这件事情的,恐怕只有邱云了。几个搜寻队员赶紧脱下外套让驴哥穿上,下身也用一个外套给围住。“这位大哥,你说臭道士,是不是一个和你个子差不多,穿着一身灰色的道袍,皮肤很白的小道士啊?”古玥来到驴哥面前低声问道。“对,就是他。这个臭道士简直就是个流氓。光天化日的竟然脱人家衣服,这让人家以后怎么活啊?呜呜呜……”驴哥也是一个极品,这个态度让周围的人忍不住捂住嘴巴笑了起来。古玥和廖莹互相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玥玥,他说的不会就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吧?”古玥的妈妈忍不住问道,古玥和廖莹互相看了一眼,最后点点头。周围的人听到这话也一阵无语。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如此奇葩的救人者呢。不过邱云也只是抢了驴哥的衣服,钱包手机这些贵重东西就在众人忙着找邱云的时候,邱云已经坐上了去沪市的火车上。下山的时候,老道士给了邱云几样东西。其中包括一张前往沪市的火车票,一份复旦大学的入学通知书。火车票邱云可以理解,但是这份通知书,邱云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连一天学都没有上过,甚至连身份证都是前段时间刚办的,更别说参加高考了,哪里来的大学通知书啊。此刻邱云深深的怀疑这份通知书是老道士在山下伪造的。但是下山之前,老道士信誓旦旦的神色让邱云还是决定去试一试,上大学,对于邱云来说也算是一件新鲜事情。上沪市,邱云抬起头看着这座城市。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和终南山的幽静完全不同。邱云深吸一口气,浑浊的空气让邱云带着笑容,虽然不新鲜,但是这就是城市的味道。“咕噜噜……”肚子突然传来响声,一股饥饿感传来,但是翻遍了所有的口袋邱云都没有找到一分钱。一分钱难倒一个好汉,这个道理邱云此刻终于明白了。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邱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邱云四处看了看,看到不远处的一条路边有很多人蹲在那里,身边还有一些牌子。“泥瓦匠……”“专修下水道……”各种各样的牌子眼花缭乱,看到这些牌子,邱云眼前一亮,四处看了看,在不远处的花坛边看到一块破纸板。邱云快速的捡起破纸板,四处看了看没有找到笔,最后只能咬咬牙把自己的手咬破,然后在纸板上写了几个大字。写好之后,邱云也学者那些人蹲在路边,把牌子竖了起来。周围的人看到邱云的牌子,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之间邱云的牌子上血粼粼的几个大字:专治各种疑难杂症。“喂,小家伙,你是医生?”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看着邱云忍不住打趣的问道。邱云认真的点点头。“专治各种疑难杂症?”汉子又问,这句话让周围的人再次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邱云却依然一脸的认真。“要不你给我看看,看看我有病没?”汉子的话语里带着轻挑,这次邱云却摇摇头。“哎,小家伙,你不是专治各种疑难杂吗?为啥不给老王看啊?”“这就是传说中的野仙吧?”“小赤佬,来错地方喽。你这样的的人才呦,该去中科院……”“哈哈哈……”周围的人笑成了一团,邱云浑然成为了笑柄,而路过的人看到邱云的血书牌子,也一个个捂住嘴巴笑了起来。、“小家伙,你说说,你为啥不给俺看啊?”看病的汉子看到邱云不说话,又忍不住逗了逗他。“你看不起……”邱云这次没有再沉默,而是冷冷的抛了一句。这一句话把那个汉子弄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老王,别理他,说不定这里有问题。”一个人指着自己的脑袋说话,周围的人也点点头。邱云却一脸的不屑,眼睛四处的搜寻者,大概过了几分钟邱云眼前一亮。不远处一辆白色的路虎揽胜的车灯闪烁了几下。如果是懂车的人一看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一辆5.0巅峰加长版,在华夏这车裸车价格就得三百多万。一对中年夫妇走到车前,打开车门正准备上车。“先生,你等一下。”邱云突然站起来冲了过去,这一幕让周围的人都愣在哪里,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邱云。宋文化感觉自己的手突然被抓住。宋文化一愣扭头看去,发现邱云的那张笑脸出现在他面前。“小伙子,你有事吗?”宋文化好奇的问道。“也没啥事,你有病,你的病,我能治。”邱云一脸认真的说道。听到邱云的话,宋文化心里立刻出现一股怒火。“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哪里来的小混蛋啊,滚。”宋文化还没说话,正准备上车的赵玲大声的骂道。心里怒气冲冲的,本来就心烦,现在又遇到这个一个奇葩,拉着自己丈夫的手说自己的丈夫有病,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而这一幕让那些看热闹的人也笑了起来。“大姐,他就是有病,脑子有病。”一个工人忍不住大声的喊道。“谁是你大姐啊,你才是大姐,你全家都是大姐。”赵玲犹如一头母老虎一般,见谁咬谁,这句话让那些人一个个不敢再说了。“大姐,你也有病。我看看……”邱云闪电般的抓住赵玲的手腕,这突入起来的一下让所有人都愣在哪里。“阴火旺盛,气血不通,肝火旺盛。你经常失眠,还经常莫名其妙的头痛,还有痛经,肝脏也不好,你的腰受过伤,阴天下雨会痛,哦,还有不孕……”赵玲正准备发怒,邱云就松开她的手低声说道。不过声音很小,只有他们三个人能听到。听到邱云的话,夫妻俩愣在哪里。“你的情况相对简单,男人病,很严重的男人病。”邱云随后看着宋文化,脸上带着笑容。这一下宋文化夫妻彻底的傻在哪里。看到他们俩的表情,周围的人也都好奇了起来。他们不知道邱云到底说了什么让刚才还是母老虎一般的女人哑火了。“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调查我?”宋文化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赵玲也警惕的看着邱云。“我没有恶意。就想赚点钱,你的病,我能治。你是不是不相信啊。没事,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证明。”说着不等宋文化反应过来,邱云伸出手快速的在宋文化的腹部点了几下。宋文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但是下一刻他就停了下来。“这,这……”宋文化瞪大眼睛,语气都有些颤抖了起来。“老公,怎么了?”赵玲好奇的问道。宋文化咽了咽口水,然后低下头,赵玲也随着宋文化的眼光向下看去。下一刻赵玲捂住嘴巴,脸上带着不可思议。宋文化穿着西裤,但是此刻西裤已经被顶起了高高的帐篷。宋文化更是激动的差点哭出来,五年了,这五年宋文化为了自己的病全世界都快跑过来一遍了。中医西医都看了,但是却没有任何效果。就算再猛烈的伟哥,在自己这里都变得没有任何效果。而赵玲也守了五年的活寡,这五年对于宋文化夫妻俩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宋文化今年才三十四岁,赵玲三十三岁,两个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却遇到了这个情况。

邱云两只手拖着两个美女,犹如一头人猿似得在大山里狂奔。古玥和廖莹两个人一开始还有些害怕,但是很快就兴奋了起来。

邱云的胳膊稳如泰山,连晃都不晃一下。速度也非常快,坐在上面有种坐敞篷车的感觉。

“廖莹……”

“古玥……”

狂奔了半个小时,远处突然出来呼喊声。听到呼喊声,两个人立刻高兴了起来。

“有人,有人再喊我们,太好了。我们出来了……”

古玥兴奋的说道,廖莹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邱云听到声音之后也停了下来,来到大路上直接把两个人放了下来。

“我们在这里,这里……”

古玥大声喊道。

“发现他们了……”

搜寻队很快就看到了三个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悦。人找到了,现场一片欢腾。医护人员也快速的感到现场,古玥和廖莹的家人看到自己的女儿没事也松了一口气。

“玥玥,吓死妈妈了。妈妈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你们去哪里了啊?”

古玥的妈妈搂着古玥哭了起来,女儿失踪之后,她不知道哭了多少次。现在女儿失而复得,她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

“对不起妈,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我们迷路掉山谷里了,幸亏遇到小道士。对了,小道士呢?”

古玥这个时候才想起邱云。听到古玥的话,大家也好奇的左看右看。

“对啊,小道士呢?小道士,邱云,邱云……”

廖莹也赶紧寻找,但是邱云却不在人群里。

“呜呜呜……”

突然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呜呜的声音。几个人快速的走了过去,发现一个只穿一条内裤的男人躺在草丛里,嘴巴还被袜子塞住。两只手被草绳绑着。

“驴哥,你这是怎么了?”

一个搜寻人员看到这个男人赶紧上前把他嘴里的袜子给拿掉。

“呜呜呜,那个混蛋,那个臭道士,他抢了人家的衣服,他竟然脱人家衣服,呜呜呜……”

驴哥一个一米八几的汉子竟然坐在草丛里犹如一个小姑娘似得哭的稀里哗啦的。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咧了咧嘴。古玥和廖莹更是一脸的尴尬,小道士,能够做出这件事情的,恐怕只有邱云了。

几个搜寻队员赶紧脱下外套让驴哥穿上,下身也用一个外套给围住。

“这位大哥,你说臭道士,是不是一个和你个子差不多,穿着一身灰色的道袍,皮肤很白的小道士啊?”

古玥来到驴哥面前低声问道。

“对,就是他。这个臭道士简直就是个流氓。光天化日的竟然脱人家衣服,这让人家以后怎么活啊?呜呜呜……”

驴哥也是一个极品,这个态度让周围的人忍不住捂住嘴巴笑了起来。古玥和廖莹互相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玥玥,他说的不会就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吧?”

古玥的妈妈忍不住问道,古玥和廖莹互相看了一眼,最后点点头。周围的人听到这话也一阵无语。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如此奇葩的救人者呢。不过邱云也只是抢了驴哥的衣服,钱包手机这些贵重东西

就在众人忙着找邱云的时候,邱云已经坐上了去沪市的火车上。下山的时候,老道士给了邱云几样东西。其中包括一张前往沪市的火车票,一份复旦大学的入学通知书。

火车票邱云可以理解,但是这份通知书,邱云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连一天学都没有上过,甚至连身份证都是前段时间刚办的,更别说参加高考了,哪里来的大学通知书啊。

此刻邱云深深的怀疑这份通知书是老道士在山下伪造的。但是下山之前,老道士信誓旦旦的神色让邱云还是决定去试一试,上大学,对于邱云来说也算是一件新鲜事情。

上沪市,邱云抬起头看着这座城市。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和终南山的幽静完全不同。邱云深吸一口气,浑浊的空气让邱云带着笑容,虽然不新鲜,但是这就是城市的味道。

“咕噜噜……”

肚子突然传来响声,一股饥饿感传来,但是翻遍了所有的口袋邱云都没有找到一分钱。一分钱难倒一个好汉,这个道理邱云此刻终于明白了。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邱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邱云四处看了看,看到不远处的一条路边有很多人蹲在那里,身边还有一些牌子。

“泥瓦匠……”

“专修下水道……”

各种各样的牌子眼花缭乱,看到这些牌子,邱云眼前一亮,四处看了看,在不远处的花坛边看到一块破纸板。邱云快速的捡起破纸板,四处看了看没有找到笔,最后只能咬咬牙把自己的手咬破,然后在纸板上写了几个大字。

写好之后,邱云也学者那些人蹲在路边,把牌子竖了起来。周围的人看到邱云的牌子,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之间邱云的牌子上血粼粼的几个大字:专治各种疑难杂症。

“喂,小家伙,你是医生?”

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看着邱云忍不住打趣的问道。邱云认真的点点头。

“专治各种疑难杂症?”

汉子又问,这句话让周围的人再次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邱云却依然一脸的认真。

“要不你给我看看,看看我有病没?”

汉子的话语里带着轻挑,这次邱云却摇摇头。

“哎,小家伙,你不是专治各种疑难杂吗?为啥不给老王看啊?”

“这就是传说中的野仙吧?”

“小赤佬,来错地方喽。你这样的的人才呦,该去中科院……”

“哈哈哈……”

周围的人笑成了一团,邱云浑然成为了笑柄,而路过的人看到邱云的血书牌子,也一个个捂住嘴巴笑了起来。、

“小家伙,你说说,你为啥不给俺看啊?”

看病的汉子看到邱云不说话,又忍不住逗了逗他。

“你看不起……”

邱云这次没有再沉默,而是冷冷的抛了一句。这一句话把那个汉子弄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老王,别理他,说不定这里有问题。”

一个人指着自己的脑袋说话,周围的人也点点头。邱云却一脸的不屑,眼睛四处的搜寻者,大概过了几分钟邱云眼前一亮。

不远处一辆白色的路虎揽胜的车灯闪烁了几下。如果是懂车的人一看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一辆5.0巅峰加长版,在华夏这车裸车价格就得三百多万。一对中年夫妇走到车前,打开车门正准备上车。

“先生,你等一下。”

邱云突然站起来冲了过去,这一幕让周围的人都愣在哪里,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邱云。宋文化感觉自己的手突然被抓住。宋文化一愣扭头看去,发现邱云的那张笑脸出现在他面前。

“小伙子,你有事吗?”

宋文化好奇的问道。

“也没啥事,你有病,你的病,我能治。”

邱云一脸认真的说道。听到邱云的话,宋文化心里立刻出现一股怒火。

“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哪里来的小混蛋啊,滚。”

宋文化还没说话,正准备上车的赵玲大声的骂道。心里怒气冲冲的,本来就心烦,现在又遇到这个一个奇葩,拉着自己丈夫的手说自己的丈夫有病,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而这一幕让那些看热闹的人也笑了起来。

“大姐,他就是有病,脑子有病。”

一个工人忍不住大声的喊道。

“谁是你大姐啊,你才是大姐,你全家都是大姐。”

赵玲犹如一头母老虎一般,见谁咬谁,这句话让那些人一个个不敢再说了。

“大姐,你也有病。我看看……”

邱云闪电般的抓住赵玲的手腕,这突入起来的一下让所有人都愣在哪里。

“阴火旺盛,气血不通,肝火旺盛。你经常失眠,还经常莫名其妙的头痛,还有痛经,肝脏也不好,你的腰受过伤,阴天下雨会痛,哦,还有不孕……”

赵玲正准备发怒,邱云就松开她的手低声说道。不过声音很小,只有他们三个人能听到。听到邱云的话,夫妻俩愣在哪里。

“你的情况相对简单,男人病,很严重的男人病。”

邱云随后看着宋文化,脸上带着笑容。这一下宋文化夫妻彻底的傻在哪里。看到他们俩的表情,周围的人也都好奇了起来。他们不知道邱云到底说了什么让刚才还是母老虎一般的女人哑火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调查我?”

宋文化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赵玲也警惕的看着邱云。

“我没有恶意。就想赚点钱,你的病,我能治。你是不是不相信啊。没事,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证明。”

说着不等宋文化反应过来,邱云伸出手快速的在宋文化的腹部点了几下。宋文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但是下一刻他就停了下来。

“这,这……”

宋文化瞪大眼睛,语气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老公,怎么了?”

赵玲好奇的问道。宋文化咽了咽口水,然后低下头,赵玲也随着宋文化的眼光向下看去。下一刻赵玲捂住嘴巴,脸上带着不可思议。宋文化穿着西裤,但是此刻西裤已经被顶起了高高的帐篷。

宋文化更是激动的差点哭出来,五年了,这五年宋文化为了自己的病全世界都快跑过来一遍了。中医西医都看了,但是却没有任何效果。就算再猛烈的伟哥,在自己这里都变得没有任何效果。

而赵玲也守了五年的活寡,这五年对于宋文化夫妻俩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宋文化今年才三十四岁,赵玲三十三岁,两个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却遇到了这个情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