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姝色第2章 殿选-后宫姝色第2章 殿选阅读

第2章 殿选

周元六年,楚周国第一次选秀。

其盛况不足以用言语来形容,规模之大也是楚帝即位以来所耗费最大的一次了。

即使过了初选,淘汰了许多人,此刻站在这里等待殿选的人,依旧有一百余人。

但是,仅仅会挑选几十人,淘汰也是相当多的。

苏静翕一袭粉霞锦绶藕丝罗裳,并桃花云雾烟罗衫,梳了一个百合髻,头戴一支宝蓝点翠珠钗及一支蓝水晶簪子,看着清新可人,纯美自然。

半蓝给她梳完妆,看得都有些呆了,“姑娘这样子极美,今日定能选上的。”

苏静翕微微露笑,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借你吉言。”

其实,她是很想选上的,但是家里人疼爱她,不希望她入后宫,可是她想自己有能力,可以守护自己的家人。

父亲官职不高,两个哥哥也即将参加科举,需要有人可以为他们创造一个条件,不说提供什么便利,但起码不能让人给他们使绊子。

这个朝代,等级森严,只有有能力者才有话语权,卑微者,人命如蝼蚁,视如草芥。

而她,二十一世纪的胎穿者,作为穿越者的一员,她受不了古代的三妻四妾的潮流,更受不了女子的卑微,嫁与夫家,相夫教子,孝顺公婆,晨昏定省,这些事都不是她可以认命做到的。

既然改变不了,那就不如嫁与世间最尊贵的男儿,博一博,争一争,也许她真的可以创造出奇迹。

为自己,自然也为家人。

“这位姐姐,生的好生漂亮,可把妹妹看愣了,”正胡思乱想间,一位同是选秀的女子走过来,用帕子捂住嘴娇笑的说道。

苏静翕眉也没皱,跟着笑了笑,“谢谢妹妹的夸赞了,只是这里还有好多漂亮的姐妹呢,妹妹只说我一个人,我却也是不好意思的,毕竟我可从来没有被评选为什么京城美女过呢。”

言下之意在场的人都听的明白,这么多人不夸,单单去夸她一个什么美称都没有的人,打的什么主意不言而明,闻言都笑了起来。

杜宛如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苏静翕如此伶牙俐齿,平日里不声不响,原来是一只会咬人的狗呢。

苏静翕见她脸色变了几变,心情很好,真的当她傻么,找人拿捏也不该来找她啊,她家世再不显那也好过区区从五品的鸿胪寺少卿的一个小小庶女吧。

杜宛如绞着帕子,咬着牙,“是妹妹无状了,眼拙没有看清其他姐姐的美貌,只因站在姐姐面前故看的仔细了些。”

“呵,眼拙怎么过了初选了?”不远处的一个秀女一脸天真的好奇的问道,随即又察觉失言,吐了吐舌头,耸耸肩。

一系列的动作做下来,没有给人丝毫厌恶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娇俏可爱。

“是妹妹不对,还请各位姐姐恕罪,”说着行了一个礼,眼带泪水。

苏静翕侧身躲过,没有受她的礼,也没有接她的话,这些人,真的个个都是演戏的高手啊。

其他人也没有接话,杜宛如保持着半蹲的姿势,有些尴尬,把目光投向了她的嫡姐。

杜宛兮冷哼了一声,转过头,不再看她。

没等杜宛如的眼泪落下来,一位公公就在几位小太监的簇拥下走了过来,清了清嗓子,提高声音说道,“皇上有旨,诸位秀女分为五人一组觐见,喊到名字的,跟着这几位公公去殿内甄选,没有喊到名字的,在此等候。”

“臣女遵旨,”众位秀女福身。

殿选,是按照父亲的官员品职及嫡庶来划分的,苏静翕被排在了后面。

好在早上没有抹胭脂,只点了一下朱唇,见其他几位依旧在此等候的秀女,时不时的补妆,看着都觉得累的慌。

时不时的听见秀女的哭声传来,想必是被撂花了。

一个多时辰后,终于轮到了苏静翕,跟着一位公公,一行五人往前走。

被带领到了一个院子里暂时等候,离甄选的院子还有一段距离,前面还有两批秀女在等候,在场所有人均目不斜视,低头看着自己的软鞋面。

前一批秀女进去,没多久就到了苏静翕这一批。

说是进殿内甄选,实际上并不能进殿内,而是停留在殿门口。

站定,依着规矩福身行礼,“臣女恭祝皇上皇后万福金安。”

“起吧,”皇后出声,“抬起头来让皇上看看。”

苏静翕听见上首的皇后这么说,也不敢真抬头,只将些微低垂的头微微抬起,目光停留在了皇上的龙袍上的龙头上。

皇后,贤妃分别问了几个问题,只一旁的舒贵妃一句话也没说。

苏静翕是第四个人,第一人被赐牌子留选,后面一连两人都被赐花了。

轮到苏静翕,站在皇上下首的一位较老的太监唱到,“从五品翰林院侍读之女苏静翕觐见,年十四……”

苏静翕上前两步,行了一个大礼,跪下,“臣女苏静翕拜见皇上皇后,恭祝皇上皇后万福金安。”

“抬起头来,”舒贵妃突然说道。

苏静翕也不作他想,微微抬头。

“可是‘夫坤,其静也翕,其动也辟,是以广生焉’?”一道清冽低沉的嗓音响起。

苏静翕愣了愣,“回皇上的话,正是。”

“哪里不对么?”淡淡的语调,却饱含威严。“回皇上,臣女只是以为皇上会说‘兄弟既翕,和乐且湛’。”

苏静翕决定冒险一次,这句话,在脑子里过了好几遍,但也是一瞬的事。

苏静翕开口说道,说完有些不好意思地露出一个笑容,让嘴角的梨涡显现出来。

宗政瑾突然觉得有点意思,她明明不怕他,却装出一副怕他的样子,他自然知道她说的话是真话。

只是,这胆子真的没有太大了点么?

“大胆,皇上的话也是你能随便质疑的么?”舒贵妃柔柔的一句话,却满是危险。

“臣女知错,请皇上恕罪,”苏静翕头伏地,略带哽咽的说道。

只有这样,才会让她们觉得她没有心机,知道害怕才能让她们觉得安全。

“瞧瞧妹妹说的,这么小的一个孩子,知道什么,把她可要吓坏咯,”皇后打着圆场,对于打击舒贵妃的事她从来是不遗余力的。

苏静翕也没有想过她们俩已经斗到了这个地步,真是句句不让啊。

不待舒贵妃再说话,宗政瑾直接开口,“就是,姝儿,以后你们还要好好相处呢,日日相见,可不能再这么说话了。”

一句话,表示她被赐牌子留选,也让两个人女人的战火顿时熄灭。

苏静翕再次行礼谢恩,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微微转身,没想到被宗政瑾抓的正着,苏静翕有些错愕,无意识的咬了咬唇。

一切也就发生在一瞬之间,自然没有人看到,但是苏静翕心里却有些不安。

皇上的目光,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住的。

苏静翕在另一个太监的带领下去了一所宫殿,所有留选的秀女都在这里,等待其他未选的人,完毕后才可以回家。

苏静翕找了一个角落里坐下来,殿内大概已经有三十余位秀女了。

她一直都是静静的,也没有和其他人有什么交流,准确地说,她没有什么圈子。

家世,就是衡量圈子大小的唯一标准。

半个时辰过后,秀女全部甄选完毕,看着这满殿的如花似玉的姑娘,苏静翕只觉得皇帝大人有口福了。

出了宫门,远远的就看见她大哥二哥正站在人群里翘首以盼。

“大哥,二哥,我在这里,”苏静翕挥了挥手。

“怎么样?这些天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人欺负你啊?”她二哥拉着她,上下打量着她,“怎么觉得瘦了点?是不是……”

苏静翕心里一暖,这才是真正的家人,他们关心的永远是你过的好不好,吃的怎么样睡的怎么样。

“回家再说,”她大哥明显沉稳很多,看了一眼周围,人多眼杂。

苏静翕没有意见,上了马车,吃着她娘给她准备的栗子糕,这是她最喜欢的点心了,没有之一。

回到家,才下马车,就看见她娘她爹都站在门口等她,“爹,娘。”

“小主,臣……”苏书砚和她娘说着就要跪下来。

苏静翕赶紧扶起他们,“爹,娘,你们折煞孩儿了……”

苏书砚坚持要把礼行完,“如今小主已经是皇家人,行事更该多小心,免得被人抓住把柄。”

“我的儿啊,你怎么就选上了呢,以后你可要怎么……”苏氏眼泪一直往下掉,用帕子抹着泪水。

“母亲慎言,雷霆雨露,皆是天恩,皇上的恩赐,是我们苏家的荣幸,”苏静翕不等她娘说完就打断了。

“都进去吧,这站在门口不方便,”苏骏德接着说道。

人来人往,只怕有心人听见了,会招来杀身之祸。

苏书砚赞赏的看了自己儿女一眼,对自己的妻子说道,“进去吧进去吧,翕儿也累了,回去再好好说话。”

苏静翕手挽着她娘的手臂,默默地在心里下定决心,她一定要好好守护这个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