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纪雪雨,陆枫-第6章 好戏上演!

第6章 好戏上演!

“丧家之犬罢了,倒是让陆家费心了。”陆枫淡淡一笑,语气不悲不喜。仿佛已经看尽了一切世态炎凉,连眼神都无比深邃,深邃到让陆梓涵都有些害怕。“陆枫哥哥,三年前的事情,确实对你不公平,但你身为陆家唯一继承人,此时只有你能继承陆家家产,这是别人做梦都想要的东西。”陆梓涵有些心疼的看着陆枫。当初陆枫被赶出陆家,她也曾找过很久,但都是渺无音讯。“是啊,在他们眼中,只是三年不公罢了。““但我陆枫怎可能忘?当初我落魄如狗,若不是承纪老爷子恩情,怕是早已饿死渴死在外面。”“那也就没有了今天,也就没了坐在这里跟你说话的陆枫了。”听闻陆枫这句话,陆梓涵哑口无言。三年前陆枫净身出户,能活到现在真的是一个奇迹。因为对于那些娇生惯养的陆家子弟来说,那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挑,身无分文的放在外面,想要到饭都是一种难事。“梓涵,整个陆家跟我亲近的人不多,你算一个!所以我不想跟你成为对立面。”“我希望你不用给陆家洗白了,陆家欠我的,我会亲自拿回来,而不是靠他们的施舍,呵呵。”陆枫冷冷一笑。陆梓涵沉默半晌,随后平复一下情绪道:“陆枫哥哥,家族将会在江南成立一家公司,由你全权负责。”陆枫笑了,目光带着些许玩味。“这是家族对我的考验是么,即使到了这种时候,也不相信我陆枫的能力是吗?”“行,那他们就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我陆枫,丧家之犬,究竟有没有那个能力。”“对了,我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陆家,是为了她。”“为她今天的那番话,为她三年来的,不离不弃。”陆枫说完,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离开,该做的事情做完了。好戏,也要慢慢上演了。……次日,江南市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整个江南都为之震动,宛若在江南商界发生了一场地震一般。而造成地震的原因,是魔都陆家,即将在江南市设立新的地产公司。魔都陆家作为商界的龙头企业,那是巨富之家,举手投足都能决定一座城市是繁荣还是衰败。他们在这里坐落公司,别的公司有压力,但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个机会。若是能跟陆家的公司牵上线,稍微那么合作一番,那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两天后,陆家在江南分公司成立,名叫枫雨地产。没人知道,陆家作为这么一个老牌家族,行事比较传统,怎么会取这么一个名字。就在有些人想通过这个名字,探测出一些消息的时候,又是一个重磅炸弹,在整个江南炸开。枫雨地产斥重金,将江南北区所有开发区全部收入囊中,要建设一个全新的城区。所有人都比震惊的无以复加,他们想到了陆家的动作必将不小,但还是没想到会如此之大。独自建造一座城区,这是要干什么,成为一城之主?那到时候,这枫雨地产的负责人,岂不就是新城区的霸主一般的存在?不过,这些暂且不说,毕竟离他们太遥远了。单说一座城区的建设,那得需要多少建筑材料,多少人力物力?这其中,又有多么巨大的利益可图?霎时间,整个江南市风起云涌,枫雨地产公司的门槛都被踏破了。那些商人就像是闻见了甜味的苍蝇一般,扎堆聚集到枫雨地产公司,想在其中分上一点汤水喝。这其中,就包括纪家。纪家也是个地产公司,并且手下还长年养着一批建筑工人。这要是能从枫雨地产手中承包点项目下来,那绝对是赚个盆满钵满。一座城区里面都有什么?学校,医院,居民区,体育场,各种各样的建筑!毕竟,这枫雨地产是要建造一座城市啊,是要圈地建造新城区啊,其中有多少利益,根本难以估量。……纪家家族会议室。包括纪乐山在内,纪鸿宇和纪雪雨等很多家族子弟都在,这其中自然不包括陆枫。今天到场的,都是纪家企业的各部门负责人,陆枫那样的旁系废婿,自然没有参会的资格。并且,纪乐山作为纪家企业现任董事长,今日却是坐在了旁位。首位之上,坐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下面纪家众人不禁感叹,这个陆家的动作太大了,竟然连纪家老太太都惊动了。纪老太太平日里不过问企业事情,但若有重大决策,还是要有她最终拍板决定,众人对她的敬畏也是发自内心。“你们说,这个魔都陆家,跟前天那个送来聘礼的陆家,有何关联?”纪老太太看似老态龙钟,实则眼中无时无刻散发精明。“奶奶,我认为他们就是一个陆家,送聘礼的,一定就是魔都陆家!”纪鸿宇当即接话,脸上带着谄媚。纪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这就是她想听到的答案。相比一个所谓的神秘家族来说,纪老太太更想直接看到眼前的利益。魔都陆家,就是摆在眼前的,能让她满意的利益。“那既然本就有这么一层关系在,我们为何不近水楼台先得月,先去跟枫雨地产洽谈呢?”纪老太太有些疑惑。此话一出,包括纪乐山在内,下面众人均是脸色一阵尴尬。他们怎么可能不去找枫雨地产,毕竟若是能跟枫雨地产拉上关系,那绝对是大功一件啊!不说公司明面上委任了子弟去洽谈,这些人中私下去找枫雨地产的,都不知道有多少。特别是那些纪家的女孩子,都以为自己就是陆家看中的儿媳,精心打扮一番便去了枫雨地产。原本以为会得到贵宾待遇,拿下跟枫雨地产的合作更是手到擒来。但,他们连枫雨地产的大门都没进去。所有人,都吃了个闭门羹,碰了一鼻子灰。不过,纪雪雨却是未曾过去,因为这可是一件立大功的肥差,这种差事向来跟纪雪雨没有关系。但是现在,这个肥差,反倒是成了一块烫手山芋。

“丧家之犬罢了,倒是让陆家费心了。”陆枫淡淡一笑,语气不悲不喜。

仿佛已经看尽了一切世态炎凉,连眼神都无比深邃,深邃到让陆梓涵都有些害怕。

“陆枫哥哥,三年前的事情,确实对你不公平,但你身为陆家唯一继承人,此时只有你能继承陆家家产,这是别人做梦都想要的东西。”陆梓涵有些心疼的看着陆枫。

当初陆枫被赶出陆家,她也曾找过很久,但都是渺无音讯。

“是啊,在他们眼中,只是三年不公罢了。“

“但我陆枫怎可能忘?当初我落魄如狗,若不是承纪老爷子恩情,怕是早已饿死渴死在外面。”

“那也就没有了今天,也就没了坐在这里跟你说话的陆枫了。”

听闻陆枫这句话,陆梓涵哑口无言。

三年前陆枫净身出户,能活到现在真的是一个奇迹。

因为对于那些娇生惯养的陆家子弟来说,那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挑,身无分文的放在外面,想要到饭都是一种难事。

“梓涵,整个陆家跟我亲近的人不多,你算一个!所以我不想跟你成为对立面。”

“我希望你不用给陆家洗白了,陆家欠我的,我会亲自拿回来,而不是靠他们的施舍,呵呵。”陆枫冷冷一笑。

陆梓涵沉默半晌,随后平复一下情绪道:“陆枫哥哥,家族将会在江南成立一家公司,由你全权负责。”

陆枫笑了,目光带着些许玩味。

“这是家族对我的考验是么,即使到了这种时候,也不相信我陆枫的能力是吗?”

“行,那他们就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我陆枫,丧家之犬,究竟有没有那个能力。”

“对了,我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陆家,是为了她。”

“为她今天的那番话,为她三年来的,不离不弃。”

陆枫说完,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离开,该做的事情做完了。

好戏,也要慢慢上演了。

……

次日,江南市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整个江南都为之震动,宛若在江南商界发生了一场地震一般。

而造成地震的原因,是魔都陆家,即将在江南市设立新的地产公司。

魔都陆家作为商界的龙头企业,那是巨富之家,举手投足都能决定一座城市是繁荣还是衰败。

他们在这里坐落公司,别的公司有压力,但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个机会。

若是能跟陆家的公司牵上线,稍微那么合作一番,那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两天后,陆家在江南分公司成立,名叫枫雨地产。

没人知道,陆家作为这么一个老牌家族,行事比较传统,怎么会取这么一个名字。

就在有些人想通过这个名字,探测出一些消息的时候,又是一个重磅炸弹,在整个江南炸开。

枫雨地产斥重金,将江南北区所有开发区全部收入囊中,要建设一个全新的城区。

所有人都比震惊的无以复加,他们想到了陆家的动作必将不小,但还是没想到会如此之大。

独自建造一座城区,这是要干什么,成为一城之主?

那到时候,这枫雨地产的负责人,岂不就是新城区的霸主一般的存在?

不过,这些暂且不说,毕竟离他们太遥远了。

单说一座城区的建设,那得需要多少建筑材料,多少人力物力?

这其中,又有多么巨大的利益可图?

霎时间,整个江南市风起云涌,枫雨地产公司的门槛都被踏破了。

那些商人就像是闻见了甜味的苍蝇一般,扎堆聚集到枫雨地产公司,想在其中分上一点汤水喝。

这其中,就包括纪家。

纪家也是个地产公司,并且手下还长年养着一批建筑工人。

这要是能从枫雨地产手中承包点项目下来,那绝对是赚个盆满钵满。

一座城区里面都有什么?学校,医院,居民区,体育场,各种各样的建筑!

毕竟,这枫雨地产是要建造一座城市啊,是要圈地建造新城区啊,其中有多少利益,根本难以估量。

……

纪家家族会议室。

包括纪乐山在内,纪鸿宇和纪雪雨等很多家族子弟都在,这其中自然不包括陆枫。

今天到场的,都是纪家企业的各部门负责人,陆枫那样的旁系废婿,自然没有参会的资格。

并且,纪乐山作为纪家企业现任董事长,今日却是坐在了旁位。

首位之上,坐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

下面纪家众人不禁感叹,这个陆家的动作太大了,竟然连纪家老太太都惊动了。

纪老太太平日里不过问企业事情,但若有重大决策,还是要有她最终拍板决定,众人对她的敬畏也是发自内心。

“你们说,这个魔都陆家,跟前天那个送来聘礼的陆家,有何关联?”纪老太太看似老态龙钟,实则眼中无时无刻散发精明。

“奶奶,我认为他们就是一个陆家,送聘礼的,一定就是魔都陆家!”纪鸿宇当即接话,脸上带着谄媚。

纪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这就是她想听到的答案。

相比一个所谓的神秘家族来说,纪老太太更想直接看到眼前的利益。

魔都陆家,就是摆在眼前的,能让她满意的利益。

“那既然本就有这么一层关系在,我们为何不近水楼台先得月,先去跟枫雨地产洽谈呢?”纪老太太有些疑惑。

此话一出,包括纪乐山在内,下面众人均是脸色一阵尴尬。

他们怎么可能不去找枫雨地产,毕竟若是能跟枫雨地产拉上关系,那绝对是大功一件啊!

不说公司明面上委任了子弟去洽谈,这些人中私下去找枫雨地产的,都不知道有多少。

特别是那些纪家的女孩子,都以为自己就是陆家看中的儿媳,精心打扮一番便去了枫雨地产。

原本以为会得到贵宾待遇,拿下跟枫雨地产的合作更是手到擒来。

但,他们连枫雨地产的大门都没进去。

所有人,都吃了个闭门羹,碰了一鼻子灰。

不过,纪雪雨却是未曾过去,因为这可是一件立大功的肥差,这种差事向来跟纪雪雨没有关系。

但是现在,这个肥差,反倒是成了一块烫手山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