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纪雪雨,陆枫-第5章 离婚协议书!!

第5章 离婚协议书!!

纪玉树满脸痛苦,他何尝不心疼自己的女儿?纪家产业很大,但纪玉树这一系却是最不受待见的。原因就是纪老爷子一直对纪雪雨比较看重,遭到了所有人的妒忌。可偏偏后来纪老爷子突发疾病,还未来得及立下遗嘱,就直接撒手人寰。结果纪鸿宇的父亲纪乐山,作为纪家长子自然顺理成章的接管了纪家产业。原本没希望做家主的人,忽然成了纪家最大的掌权人,自然是对纪玉树一家开始处处打压。他们虽然不敢直接将纪玉树一家直接撵出去,但公司内所有脏活累活,都全部交给了纪雪雨去做。可偏偏纪雪雨的夫婿又是如此不中用,没人为纪玉树一家出头,他们自然就沦为了整个纪家嘲讽的对象。若是陆枫但凡有点背景,纪乐山他们也不敢这么做。所以归根结底,陆枫还真的占了很大原因。但离婚这件事情纪玉树说了不算,一来他注重孝道,绝对不会违背纪老爷子的话语。二来,纪家在江南市多少算个不大不小的豪门,怎么能随意的成婚离婚?哪怕纪乐山他们对陆枫很是看不上,但也绝对不会让纪家因为他们,再次丢人。三年前的婚礼已经在江南丢尽了脸面,这么长时间过去,这件事情快要被众人淡忘。若是再次离婚,势必会成为一个更大的笑话。听着二人的对话,纪雪雨低着头一言不发,陆枫则是心中轻叹。“妈,你们不用吵了,我跟雪雨,离婚吧。”汤秋云大吵大闹的声音戛然而止,纪玉树更是猛然瞪大眼睛看向陆枫,就连纪雪雨也是瞬间抬头。只是,纪雪雨眼中蕴含的意思很是复杂。“你说什么?你当真?”汤秋云连忙从地上站起来,兴奋的看着陆枫。“因为我让纪家蒙羞,让雪雨受委屈,那我就离开吧。”陆枫淡淡说道。“好!!”汤秋云闻言大喜,转身去房间中拿了一份文件出来,直接甩到了桌面上。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看起来格外刺眼。“签!现在就签!”汤秋云这是早就准备好了啊!陆枫深呼两口气,就准备拿笔签字。他今天走了,但他不会永远离开。纪雪雨,是他喜欢的人,等他下次回来之时,必然让纪雪雨享受无上荣光。“我不想离婚。”正在这时,纪雪雨的声音传来,陆枫的动作猛然停滞。语气无比平静,但其中蕴含的意思又很坚定。“小雨你疯了吧?以你的容貌,就算是改嫁,也有大把的优秀青年等你挑选,你何苦要跟一个窝囊废浪费时间?”汤秋云一脸错愕。汤秋云从未想过,自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去动摇纪玉树的心思,如今更是快让陆枫签字了,没想到纪雪雨自己却是不愿意离婚。“不,三年来,陆枫虽然没什么出息,也没做出什么大事,但这三年来他任劳任怨,家中大小事务都是他来做。”“我们还在睡觉的时候他起来做早餐,你去打麻将的时候他在家中洗衣拖地,这些事情哪一件不是他做的?”“他是没本事,但他三年来从未让我饿着,哪怕我加班到夜里十二点他也会送饭过去。”“我看不起他的窝囊,但我并不恨他。”“并且,大伯也不会让我们离婚,纪家的颜面,比我们一家都重要吧。”屋内随着纪雪雨的这番话,全部都陷入了宁静。陆枫握住圆珠笔的手掌有些颤抖,胸膛剧烈的起伏了几下。哪怕是面对曾经的陆家人他都不曾如此激动,但此刻却是有些无法压制内心情绪。陆枫一直以为,从小的遭遇加上这三年经历,早就看穿世间人心,将心境锻炼的坚如磐石。但纪雪雨的这番话,真真触动到了他的内心。原来自己在纪雪雨心中并不是一无是处,他能从纪雪雨的话中听出,这个女人对自己,有一定的感情,无论多少总是有的。纪雪雨从未在他面前说过这种话,陆枫之前也从未想过,纪雪雨的心中对自己是这样的看法。人,总要为了一些值得的东西,去无所顾忌的拼上一把,不是么?而现在,陆枫好像找到了,值得他改变的东西。“陆枫!你要真爱小雨,就不要耽误她!签字!”汤秋云见说不通纪雪雨,重新将目标对准陆枫。不过这一次,陆枫却是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意思,转身用袖口帮纪雪雨擦去了泪珠。此刻的纪雪雨双目通红俏脸含泪,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惹人心疼。“雪雨,只要你想,倘若你要,便是天上的星辰,我陆枫也为你亲手摘下,双手送到你的面前。”“哪怕是这整个天下,我也愿为你打下!”这一刻,陆枫气势霸气无边,身上哪有半分窝囊废的样子?他仿佛就如那藏锋多年的绝世神剑,今日神剑出鞘,将会震撼所有人的心灵。就连蛮横泼辣的汤秋云,此时也是神情呆愣,看着这个有些陌生的陆枫,不知道说什么好。“你说的,都是真的?”纪雪雨鬼使神差的问出这句话。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竟然相信了此时陆枫所说的话。或许是此时的陆枫太霸道了,霸道到让人无法抗拒。“都是真的,你只需点点头,我陆枫为你,倾尽所有。”陆枫神色认真。“好!我不要天上的星辰,也不要这天下,我只是不想再被人看不起,不要再被人捉弄嘲讽,我要让所有看不起我们的人知道,是他们眼睛瞎了!!”说到最后,纪雪雨已经是声嘶力竭,仿佛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喊出这番话。三年来因为陆枫受到的冷嘲热讽,加上今天的处处针对,纪雪雨再也无法承受,濒临崩溃。“好!”陆枫话语简洁,回了一个字便转身离开。身后,汤秋云和纪玉树面面相觑,纪雪雨则是双臂抱在一起,慢慢的蹲了下去,仿佛所有力量都被抽干了一般。……江南市外滩。一个跟陆枫年龄相仿的花季女孩儿,坐在陆枫身边,一起看着外滩的风景。这女孩明眸皓齿,容貌美丽,穿着考究气质不凡,一看便知是豪门千金。“陆枫哥哥,你终于决定要回陆家了吗?”陆梓涵轻轻开口,声音无比空灵。面对陆梓涵,陆枫不像之前面对玉雕店的那位老者那般冷漠,毕竟,这陆梓涵是陆枫在陆家,为数不多跟他亲近的人。“那貔貅玉雕,是家族让人调换的吧?”陆枫淡淡的问道。“是啊!”陆梓涵轻轻点头道:“家族那边觉得,一模一样的貔貅,再加上送礼人暗示的那句话,他们应该能想到是陆枫哥哥。”陆枫笑了,自己在纪家人眼中不过是一个废物,哪怕送礼人暗示的再明显,他们也不会相信,陆枫就是陆家子弟的。更是永远都不会相信,一个废物陆枫能拿出九百九十九万的聘礼。陆家有这么大的自信,只是并不了解陆枫这三年来的遭遇罢了。“陆枫哥哥,家族说只要你愿意回来,你受的苦全都不会白受。”陆梓涵接着说道。

纪玉树满脸痛苦,他何尝不心疼自己的女儿?

纪家产业很大,但纪玉树这一系却是最不受待见的。

原因就是纪老爷子一直对纪雪雨比较看重,遭到了所有人的妒忌。

可偏偏后来纪老爷子突发疾病,还未来得及立下遗嘱,就直接撒手人寰。

结果纪鸿宇的父亲纪乐山,作为纪家长子自然顺理成章的接管了纪家产业。

原本没希望做家主的人,忽然成了纪家最大的掌权人,自然是对纪玉树一家开始处处打压。

他们虽然不敢直接将纪玉树一家直接撵出去,但公司内所有脏活累活,都全部交给了纪雪雨去做。

可偏偏纪雪雨的夫婿又是如此不中用,没人为纪玉树一家出头,他们自然就沦为了整个纪家嘲讽的对象。

若是陆枫但凡有点背景,纪乐山他们也不敢这么做。

所以归根结底,陆枫还真的占了很大原因。

但离婚这件事情纪玉树说了不算,一来他注重孝道,绝对不会违背纪老爷子的话语。

二来,纪家在江南市多少算个不大不小的豪门,怎么能随意的成婚离婚?

哪怕纪乐山他们对陆枫很是看不上,但也绝对不会让纪家因为他们,再次丢人。

三年前的婚礼已经在江南丢尽了脸面,这么长时间过去,这件事情快要被众人淡忘。

若是再次离婚,势必会成为一个更大的笑话。

听着二人的对话,纪雪雨低着头一言不发,陆枫则是心中轻叹。

“妈,你们不用吵了,我跟雪雨,离婚吧。”

汤秋云大吵大闹的声音戛然而止,纪玉树更是猛然瞪大眼睛看向陆枫,就连纪雪雨也是瞬间抬头。

只是,纪雪雨眼中蕴含的意思很是复杂。

“你说什么?你当真?”汤秋云连忙从地上站起来,兴奋的看着陆枫。

“因为我让纪家蒙羞,让雪雨受委屈,那我就离开吧。”陆枫淡淡说道。

“好!!”

汤秋云闻言大喜,转身去房间中拿了一份文件出来,直接甩到了桌面上。

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看起来格外刺眼。

“签!现在就签!”汤秋云这是早就准备好了啊!

陆枫深呼两口气,就准备拿笔签字。

他今天走了,但他不会永远离开。

纪雪雨,是他喜欢的人,等他下次回来之时,必然让纪雪雨享受无上荣光。

“我不想离婚。”正在这时,纪雪雨的声音传来,陆枫的动作猛然停滞。

语气无比平静,但其中蕴含的意思又很坚定。

“小雨你疯了吧?以你的容貌,就算是改嫁,也有大把的优秀青年等你挑选,你何苦要跟一个窝囊废浪费时间?”汤秋云一脸错愕。

汤秋云从未想过,自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去动摇纪玉树的心思,如今更是快让陆枫签字了,没想到纪雪雨自己却是不愿意离婚。

“不,三年来,陆枫虽然没什么出息,也没做出什么大事,但这三年来他任劳任怨,家中大小事务都是他来做。”

“我们还在睡觉的时候他起来做早餐,你去打麻将的时候他在家中洗衣拖地,这些事情哪一件不是他做的?”

“他是没本事,但他三年来从未让我饿着,哪怕我加班到夜里十二点他也会送饭过去。”

“我看不起他的窝囊,但我并不恨他。”

“并且,大伯也不会让我们离婚,纪家的颜面,比我们一家都重要吧。”

屋内随着纪雪雨的这番话,全部都陷入了宁静。

陆枫握住圆珠笔的手掌有些颤抖,胸膛剧烈的起伏了几下。

哪怕是面对曾经的陆家人他都不曾如此激动,但此刻却是有些无法压制内心情绪。

陆枫一直以为,从小的遭遇加上这三年经历,早就看穿世间人心,将心境锻炼的坚如磐石。

但纪雪雨的这番话,真真触动到了他的内心。

原来自己在纪雪雨心中并不是一无是处,他能从纪雪雨的话中听出,这个女人对自己,有一定的感情,无论多少总是有的。

纪雪雨从未在他面前说过这种话,陆枫之前也从未想过,纪雪雨的心中对自己是这样的看法。

人,总要为了一些值得的东西,去无所顾忌的拼上一把,不是么?

而现在,陆枫好像找到了,值得他改变的东西。

“陆枫!你要真爱小雨,就不要耽误她!签字!”汤秋云见说不通纪雪雨,重新将目标对准陆枫。

不过这一次,陆枫却是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意思,转身用袖口帮纪雪雨擦去了泪珠。

此刻的纪雪雨双目通红俏脸含泪,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惹人心疼。

“雪雨,只要你想,倘若你要,便是天上的星辰,我陆枫也为你亲手摘下,双手送到你的面前。”

“哪怕是这整个天下,我也愿为你打下!”

这一刻,陆枫气势霸气无边,身上哪有半分窝囊废的样子?

他仿佛就如那藏锋多年的绝世神剑,今日神剑出鞘,将会震撼所有人的心灵。

就连蛮横泼辣的汤秋云,此时也是神情呆愣,看着这个有些陌生的陆枫,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说的,都是真的?”纪雪雨鬼使神差的问出这句话。

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竟然相信了此时陆枫所说的话。

或许是此时的陆枫太霸道了,霸道到让人无法抗拒。

“都是真的,你只需点点头,我陆枫为你,倾尽所有。”陆枫神色认真。

“好!我不要天上的星辰,也不要这天下,我只是不想再被人看不起,不要再被人捉弄嘲讽,我要让所有看不起我们的人知道,是他们眼睛瞎了!!”

说到最后,纪雪雨已经是声嘶力竭,仿佛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喊出这番话。

三年来因为陆枫受到的冷嘲热讽,加上今天的处处针对,纪雪雨再也无法承受,濒临崩溃。

“好!”陆枫话语简洁,回了一个字便转身离开。

身后,汤秋云和纪玉树面面相觑,纪雪雨则是双臂抱在一起,慢慢的蹲了下去,仿佛所有力量都被抽干了一般。

……

江南市外滩。

一个跟陆枫年龄相仿的花季女孩儿,坐在陆枫身边,一起看着外滩的风景。

这女孩明眸皓齿,容貌美丽,穿着考究气质不凡,一看便知是豪门千金。

“陆枫哥哥,你终于决定要回陆家了吗?”陆梓涵轻轻开口,声音无比空灵。

面对陆梓涵,陆枫不像之前面对玉雕店的那位老者那般冷漠,毕竟,这陆梓涵是陆枫在陆家,为数不多跟他亲近的人。

“那貔貅玉雕,是家族让人调换的吧?”陆枫淡淡的问道。

“是啊!”陆梓涵轻轻点头道:“家族那边觉得,一模一样的貔貅,再加上送礼人暗示的那句话,他们应该能想到是陆枫哥哥。”

陆枫笑了,自己在纪家人眼中不过是一个废物,哪怕送礼人暗示的再明显,他们也不会相信,陆枫就是陆家子弟的。

更是永远都不会相信,一个废物陆枫能拿出九百九十九万的聘礼。

陆家有这么大的自信,只是并不了解陆枫这三年来的遭遇罢了。

“陆枫哥哥,家族说只要你愿意回来,你受的苦全都不会白受。”陆梓涵接着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