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纪雪雨,陆枫-第1章 豪门弃子!

第1章 豪门弃子!

“枫少爷,这是我第五次来请您了!”“如今陆家无人掌权,您是唯一的嫡系继承人。”“陆家,等您主持大局啊!”老者恭敬看着陆枫。一声枫少爷,店内众人,无不瞠目结舌。陆枫手中把玩着一尊玉雕,神色不悲不喜,眼神散发一片漠然。“陆家无人掌权,跟我这个弃子有什么关系?”陆枫将玉雕放在货架上,转过身来淡淡的看着老者。“枫少爷,可您是陆家嫡系子弟啊!”老者语气无奈。“我从小就不喜欢与人争抢,无论地位还是家族资源,我都可以拱手让人。““即便如此,他们依然觉得我会抢了家主的位置,将我赶出陆家。”“当初是陆家逼我离开,如今陆家蒙难,勾勾手就让我回去?”“呵呵,当我陆枫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丧家之犬么?”“不过也是,被驱逐出家族,那跟丧家之犬也没有什么两样,请陆家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我陆枫一人混吃等死就好。”陆枫说完,拿着店家包装好的玉雕,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门口那价值数百万的宾利豪车,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多看一眼。身后老者一脸愁容,嘴巴张了张,终究化为一声叹息。“事情办好了吗?”老者看向店主。“您放心老板,玉雕已经换成了您带来的那一尊。”店主邀功般的回道。老者点了点头。虽说陆枫不愿意回归陆家,但无论如何,如今的陆枫,都是陆家唯一的嫡系继承人。不管陆枫的生活是什么样,但从今天开始,一切都要改变。“枫少爷,陆家三百年,绝不能毁于一旦!所以……别怪老奴。”老者叹气自语。随后立马拨打了一个电话,开门见山道:“明天,是枫少爷所在的家族企业公司庆典,备厚礼!”……江南纪家,在整个江南市都有不小的名气。虽然说不上龙头企业,但在整个江南也算是赫赫有名。三年前陆枫从陆家净身出户,流落到江南市,得纪老爷子恩情,将纪家千金之一嫁给了陆枫。没人知道陆枫跟纪老爷子之间发生过什么,但这场婚礼却是惊动了整个江南市。纪家千金纪雪雨,论身份是纪家千金,虽然只是旁系,但也流着纪家血脉,并且深受纪老爷子宠爱。论容貌是倾国倾城,不知道多少富二代挤破了头,都难以跟纪雪雨吃上一顿饭。可这么一个千金之躯,却是嫁给了陆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废物,整个江南市都笑掉了大牙。只有纪老爷子一人知道陆枫的真正身份,可在陆枫婚礼一个月后,纪老爷子突发疾病去世,也将陆枫的真实身份带进了土里。从此以后陆枫的身份再也无人知晓,而他也真正成为了旁人眼中的废物赘婿。陆枫当初只是承蒙纪老爷子恩情,所以才会留在纪家。只是没想到,三年时间过去,自己竟然真的喜欢上了纪雪雨。三年来,陆枫经历了无数嘲讽冷眼,无论纪家人还是旁人,都只不过将陆枫当成一个小丑看待。不过陆枫也认命了,任何一种生活,久了也就成了习惯。想想刚才的事情,陆枫心中毫无波澜,平静的令人不敢相信。毕竟只要他点点头,立马就会成为人人敬畏的家族少爷,坐拥千亿资产,但他依然给拒绝了。大家族表面看起来繁荣昌盛,实际上暗地里不知道多少勾心斗角。陆枫从小就将这一切看得透彻,所以只想当一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公子。但即使他这样做了,依然被当成了威胁,铲除出了陆家。他们当初绝对没有想到,费尽心思赶出去的弃子,如今要求着他回去主持大局吧?“呵呵,可我现在,只想做个废物。”陆枫自嘲一笑。……陆枫回到家中,正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怒气冲冲的坐在沙发上。这个中年妇女,就是陆枫的岳母,汤秋云。当陆枫走进来以后,汤秋云用仿佛要吃人一般的眼神,紧紧盯着陆枫。“你干什么去了?买个菜都要这么长时间?你除了混吃等死还能干什么?”汤秋云怒气冲冲,眼神极度厌恶的看着陆枫。“妈,菜市场离咱们小区有五公里,我是走回来的。”陆枫低头应了一声。“你还有脸叫我妈?买个菜都要捡人家不要的东西,你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真不知道雪雨她爷爷当初怎么想的,给雪雨找了这么一个害人精。”汤秋云听到陆枫的解释,反而更加生气。陆枫沉默不言,这汤秋云只是他的岳母罢了。只是因为在三年前入赘纪家,所以就受尽了汤秋云以及所有人的白眼。“啪嗒。”正在这时,房门被推开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走了进来。一身黑色的OL职业服,上身小西装白衬衫,下半身黑色包臀裙搭配黑色咝袜,给人一种女强人的感觉。两条腿纤细笔直,身材不胖不瘦极为匀称。一头乌黑直的靓丽长发,将她脸蛋衬托的更加白皙细腻。五官搭配在一起极其漂亮,特别是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宛若黑夜中的星辰,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这个女孩子的美,充分诠释了江南这个鱼水之乡的美丽。江南的水很养人,所以多出俊男靓女,而纪雪雨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而她,也正是陆枫有名无实的老婆。纪雪雨进来一看,忍不住微微皱眉。“陆枫,你不去做饭在这里站着做什么?”纪雪雨宛若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一般,语气不冷不热。“雪雨你可算回来了,你知道么,今天咱们家的脸,算是被他给丢尽了!!”汤秋云恨铁不成钢的说着。“怎么了?”纪雪雨看了一眼陆枫,心中并没有多少意外。自从陆枫入赘纪家,三年以来,让纪家丢人的事情还少么。她纪雪雨,早就习惯了。陆枫此时则是有些尴尬,他之前在菜市场挑最便宜菜的事情,宁愿让汤秋云知道,都不想让纪雪雨知道。“他竟然去菜市场挑最便宜的没人要的青菜,然后回来做饭给咱们吃!!”“还正好被我们小区的牌友看到,你都不知道别人怎么笑话咱们的,说咱们家都穷的揭不开锅了!”汤秋云越说越生气,越说越激动,恨不得上来狠狠扇陆枫两耳光。纪雪雨闻言瞬间眉头紧皱,这件事情,确实是很不光彩啊!不过随即眉头又舒展开来,看着汤秋云道:“妈,你是不是没给他钱?没钱他怎么买菜?”“我……他堂堂男子汉,买个菜都要问丈母娘要钱,说出去丢人不丢人?自己不会挣么?”汤秋云闻言有些语塞,随后蛮横的回道。“不是你说的,不让他上班,负责家里的生活起居么?”纪雪雨好看的眉头再次皱起。虽然她心中也看不上陆枫,但这件事情确实是汤秋云错了。“哼!我让他出去上班,他能上什么,他会做什么?”汤秋云冷哼一声,这件事情算是到此为止了。……晚饭的时候并不愉快,汤秋云依然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明天天纪家企业举办公司周年庆典,那是重中之重的事情,礼物准备好了吗?”汤秋云问道。

“枫少爷,这是我第五次来请您了!”

“如今陆家无人掌权,您是唯一的嫡系继承人。”

“陆家,等您主持大局啊!”老者恭敬看着陆枫。

一声枫少爷,店内众人,无不瞠目结舌。

陆枫手中把玩着一尊玉雕,神色不悲不喜,眼神散发一片漠然。

“陆家无人掌权,跟我这个弃子有什么关系?”陆枫将玉雕放在货架上,转过身来淡淡的看着老者。

“枫少爷,可您是陆家嫡系子弟啊!”老者语气无奈。

“我从小就不喜欢与人争抢,无论地位还是家族资源,我都可以拱手让人。“

“即便如此,他们依然觉得我会抢了家主的位置,将我赶出陆家。”

“当初是陆家逼我离开,如今陆家蒙难,勾勾手就让我回去?”

“呵呵,当我陆枫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丧家之犬么?”

“不过也是,被驱逐出家族,那跟丧家之犬也没有什么两样,请陆家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我陆枫一人混吃等死就好。”

陆枫说完,拿着店家包装好的玉雕,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门口那价值数百万的宾利豪车,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多看一眼。

身后老者一脸愁容,嘴巴张了张,终究化为一声叹息。

“事情办好了吗?”老者看向店主。

“您放心老板,玉雕已经换成了您带来的那一尊。”店主邀功般的回道。

老者点了点头。

虽说陆枫不愿意回归陆家,但无论如何,如今的陆枫,都是陆家唯一的嫡系继承人。

不管陆枫的生活是什么样,但从今天开始,一切都要改变。

“枫少爷,陆家三百年,绝不能毁于一旦!所以……别怪老奴。”老者叹气自语。

随后立马拨打了一个电话,开门见山道:“明天,是枫少爷所在的家族企业公司庆典,备厚礼!”

……

江南纪家,在整个江南市都有不小的名气。

虽然说不上龙头企业,但在整个江南也算是赫赫有名。

三年前陆枫从陆家净身出户,流落到江南市,得纪老爷子恩情,将纪家千金之一嫁给了陆枫。

没人知道陆枫跟纪老爷子之间发生过什么,但这场婚礼却是惊动了整个江南市。

纪家千金纪雪雨,论身份是纪家千金,虽然只是旁系,但也流着纪家血脉,并且深受纪老爷子宠爱。

论容貌是倾国倾城,不知道多少富二代挤破了头,都难以跟纪雪雨吃上一顿饭。

可这么一个千金之躯,却是嫁给了陆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废物,整个江南市都笑掉了大牙。

只有纪老爷子一人知道陆枫的真正身份,可在陆枫婚礼一个月后,纪老爷子突发疾病去世,也将陆枫的真实身份带进了土里。

从此以后陆枫的身份再也无人知晓,而他也真正成为了旁人眼中的废物赘婿。

陆枫当初只是承蒙纪老爷子恩情,所以才会留在纪家。

只是没想到,三年时间过去,自己竟然真的喜欢上了纪雪雨。

三年来,陆枫经历了无数嘲讽冷眼,无论纪家人还是旁人,都只不过将陆枫当成一个小丑看待。

不过陆枫也认命了,任何一种生活,久了也就成了习惯。

想想刚才的事情,陆枫心中毫无波澜,平静的令人不敢相信。

毕竟只要他点点头,立马就会成为人人敬畏的家族少爷,坐拥千亿资产,但他依然给拒绝了。

大家族表面看起来繁荣昌盛,实际上暗地里不知道多少勾心斗角。

陆枫从小就将这一切看得透彻,所以只想当一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公子。

但即使他这样做了,依然被当成了威胁,铲除出了陆家。

他们当初绝对没有想到,费尽心思赶出去的弃子,如今要求着他回去主持大局吧?

“呵呵,可我现在,只想做个废物。”陆枫自嘲一笑。

……

陆枫回到家中,正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怒气冲冲的坐在沙发上。

这个中年妇女,就是陆枫的岳母,汤秋云。

当陆枫走进来以后,汤秋云用仿佛要吃人一般的眼神,紧紧盯着陆枫。

“你干什么去了?买个菜都要这么长时间?你除了混吃等死还能干什么?”汤秋云怒气冲冲,眼神极度厌恶的看着陆枫。

“妈,菜市场离咱们小区有五公里,我是走回来的。”陆枫低头应了一声。

“你还有脸叫我妈?买个菜都要捡人家不要的东西,你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

“真不知道雪雨她爷爷当初怎么想的,给雪雨找了这么一个害人精。”汤秋云听到陆枫的解释,反而更加生气。

陆枫沉默不言,这汤秋云只是他的岳母罢了。

只是因为在三年前入赘纪家,所以就受尽了汤秋云以及所有人的白眼。

“啪嗒。”正在这时,房门被推开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走了进来。

一身黑色的OL职业服,上身小西装白衬衫,下半身黑色包臀裙搭配黑色咝袜,给人一种女强人的感觉。

两条腿纤细笔直,身材不胖不瘦极为匀称。

一头乌黑直的靓丽长发,将她脸蛋衬托的更加白皙细腻。

五官搭配在一起极其漂亮,特别是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宛若黑夜中的星辰,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

这个女孩子的美,充分诠释了江南这个鱼水之乡的美丽。

江南的水很养人,所以多出俊男靓女,而纪雪雨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她,也正是陆枫有名无实的老婆。

纪雪雨进来一看,忍不住微微皱眉。

“陆枫,你不去做饭在这里站着做什么?”纪雪雨宛若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一般,语气不冷不热。

“雪雨你可算回来了,你知道么,今天咱们家的脸,算是被他给丢尽了!!”汤秋云恨铁不成钢的说着。

“怎么了?”纪雪雨看了一眼陆枫,心中并没有多少意外。

自从陆枫入赘纪家,三年以来,让纪家丢人的事情还少么。

她纪雪雨,早就习惯了。

陆枫此时则是有些尴尬,他之前在菜市场挑最便宜菜的事情,宁愿让汤秋云知道,都不想让纪雪雨知道。

“他竟然去菜市场挑最便宜的没人要的青菜,然后回来做饭给咱们吃!!”

“还正好被我们小区的牌友看到,你都不知道别人怎么笑话咱们的,说咱们家都穷的揭不开锅了!”

汤秋云越说越生气,越说越激动,恨不得上来狠狠扇陆枫两耳光。

纪雪雨闻言瞬间眉头紧皱,这件事情,确实是很不光彩啊!

不过随即眉头又舒展开来,看着汤秋云道:“妈,你是不是没给他钱?没钱他怎么买菜?”

“我……他堂堂男子汉,买个菜都要问丈母娘要钱,说出去丢人不丢人?自己不会挣么?”汤秋云闻言有些语塞,随后蛮横的回道。

“不是你说的,不让他上班,负责家里的生活起居么?”纪雪雨好看的眉头再次皱起。

虽然她心中也看不上陆枫,但这件事情确实是汤秋云错了。

“哼!我让他出去上班,他能上什么,他会做什么?”汤秋云冷哼一声,这件事情算是到此为止了。

……

晚饭的时候并不愉快,汤秋云依然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

“明天天纪家企业举办公司周年庆典,那是重中之重的事情,礼物准备好了吗?”汤秋云问道。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