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顾董,顾念-第5章 这些衣服算什么

第5章 这些衣服算什么

有运动风,有淑女风,也有自然随意风格的。

顾念看了看每件衣服上的价位,真是令人咂舌,也对,厉博深是有钱人,这些衣服算什么?

顾念拿起其中几款服装,除了国外品牌,有几件还是国内知名品牌,例如日升旗下的RS和JOJ集团的品牌,这几款都是巴黎时装周上曾出现过的,目前国内根本还没有上市,厉博深果真厉害,有钱就是任性!面对这些奢侈品,顾念根本不为所动,不要说之前她还生活在贺家时,没少穿用都是奢侈品!再说后来离开贺家来到A市,那些所谓的奢侈品对她来说就是奢侈浪费!同时让顾念不由想起了林俊熙。以前顾念十岁从贺家出来后,跟林俊熙父子两相依为命,生活过得很拮据,俊熙跟自己都是边打工边读书。后来因为俊熙的父亲林伯意外出事故去世后,俊熙为了供顾念读书放弃了学业,虽然当初顾念执意反对,可最终拗不过林俊熙的主意。那时林俊熙在一家快递公司上班,顾念所有日常费用都是林俊熙打工而来的,他舍不得吃穿,省下来全部给了顾念。他曾对顾念说:“念念,我再苦再累也不能苦了你,在学校穿的太寒酸,那些势力的人会看不起你,我见不得我的念念在学校受委屈!”那时顾念也跟林俊熙说:“我才不在乎别人的眼光看法,我去学校是学习的,又不是炫富或是攀比的!最重要我只在乎你,只要我们两在一起开心就好!”

回忆是痛苦的,顾念深吸一口气不愿再想了。

最后顾念挑了件自己从A市所带来的自己换洗衣服穿上。

下楼时,厉博深早已穿戴整齐坐在餐厅里翻阅报纸,见楼梯有动静,抬头,嘴角上扬,放下报子起身,但见到顾念身上所穿的衣物时,微微沉了下嘴角。

今天顾念穿了件白色T恤,外套米灰针织衫,下身配搭牛仔裤和一双帆布鞋。

一头垂直的黑发扎起高高的马尾,头上还别着一个素雅的发箍,原本肤白,整个人看上去清爽活力,朝气十足!

也早该猜到她肯定不喜欢自己给她准备的衣服,好吧,不往心里想了!

不过不得不说这样的她还是让自己看了很是喜欢,如果她脸上能有一抹笑容,那更是美不胜收了!

可惜这个丫头打小性情淡然,眉眼寡淡、不苟言笑!

除了林俊熙,她从未对他人敞开心扉、天真灿烂笑过!

想到了林俊熙,厉博深心口莫名堵了,今后陪她一辈子的可是自己,相信她总有一天会对自己笑的!他一定让林俊熙在她的心理剔除,若最终不行,他自有方法让她忘记林俊熙!

他厉博深的东西一旦看上,要么得到,得不到的话必然毁掉!

“昨晚睡得可好?”厉博深可是喜怒不形于色,所以脸上早已挂上笑容!

“嗯!”

“先把早餐吃了,我们再出发!”

“嗯!”_吃完早饭,顾念跟厉博深坐车去了民政局,民政局门口邓勇早已等候多时。

进入民政局,事先所有登记步骤邓勇早已安排好,于是厉博深与顾念进去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

厉博深看着手中的两红本,红色代表喜庆,的确喜庆,因为今天可是他的大好日子,此刻起他是已婚男人了,他生命中多了一个人,一个他的妻子,从此他的人生不再孤独、空白了。

这样想着,厉博深心情甚好,脸上扬了笑,上前自然握住顾念的手。

掌心传来温热,令顾念一瞬惊愕,抬头对上厉博深温润的笑意,一时晃神,因为厉博深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很迷人。

“念念,结婚证一本交给你,一本我来放,嗯?”

顾念接过一本红本,那红色太过刺眼,令她眼眶有点痛,心里更是不舒服。

曾经她是想着要跟林俊熙领这两红本的,可没想最终事与愿违和她领证的居然是个陌生男人,一个彼此不爱而为了利益结婚的男人,多么可笑又讽刺?

“还是放你那儿,我向来迷糊,怕弄丢了。”顾念淡淡说道,将结婚证还给厉博深便下了阶梯。

厉博深原本含笑的脸瞬间沉了下来,拿在手中的本子微微攥紧。

她打小作为贺氏继承人来培养,性子从小冷静沉稳,岂是迷糊之人?她不愿保管结婚证无非不是她所愿所喜,对这桩婚事压根不放在心上!

也对,她跟自己结婚本身处于利益所需,根本无爱,她又怎么会开心欢喜呢?无妨,那就自己保管吧。

--两人刚上了车,邓勇刚接完电话回头看向厉博深,说道:“老板,日升那边有消息了,听说他们董事顾曼贞全力垄断日化业,我们若是还想进军这块怕是很难,因为各方面他们那边已经做好万无一失的决策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在我看来世上还没有万无一失的决策,聪明人也会有千虑一失的时候!”厉博深不急不缓说道。

“据了解,顾曼贞这几天会来一趟T市!”

“帮我约个时间跟这个顾董见个面!开车!”

“嗯!”邓勇应了声,而司机孟权当即也发动了车子。

厉氏也想进军日化业?顾念心存好奇,看厉博深的语气,似乎他也吃定了日化?

说实话,日化业的确是一个有利润的产业,而中国市场上日化产业又是非常活跃,所以国内差不多企业都盯上了这块肥肉。

而日升这一步棋可谓走得精彩,因为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垄断自然不可避免。

她也曾了解过日升,日升可谓庞大的企业,商界曾这么形容,南有A市唯有日升独霸,北有T市唯有厉氏和贺氏各自称霸,表面形成了大有三足鼎立的架势。

无论实力,三家旗鼓相当,当然A市可是日升的天下,而且日升得先机将日化又提上一个进程,在A市早已垄断了一切,所以厉氏若要抢这块蛋糕吃,怕是很难!

顾念心中虽这么想着,但她不会多说什么,因为他们除了一张契约,互不干涉对方任何事物!

“念念以前住在A市,可对日升集团的新一任董事长有所耳闻?”厉博深转头笑着问道。

“各大财经周刊和时装周刊都有她的身影,日升也是有名的企业,作为市民不熟悉都难!”

“你对日升有何看法?对这个日升高层重组后的日升新董事顾曼贞,你觉得怎么样?”厉博深笑了笑。

“日升一开始从小小的企业发展到如今人尽皆知、驰名中外的名企,这里大部分的成功不仅仅取决于顾振寒领导者的英明果断和高瞻远瞩的能力,也跟日升上下所有尽心尽力的员工分不开!”

顾念抿唇道:“当然得民心便得天下,顾振寒这点就做的不错,也确实是个英明的领导者,懂得运用人才,也爱惜人才!”

顿了下,她又道:“就拿他亲手当年提拔了陆未远为日升总负责人,可见他英明睿智!对于陆未远我也有所耳闻,他处事狠辣决绝,众横捭阖的商业手段无人能敌,日升在他的管理下业绩突飞猛进!日升上下谁不服陆未远呢?而他跟日升千金顾曼贞的关系也是家喻户晓,因此日升高层重组后提拔顾曼贞为董事,想必日升上下员工也会支持陆未远一样支持顾曼贞!”

“再者顾曼贞可是顾振寒的女儿,身上流淌的是顾振寒的血液,想必资力、能力必定也遗传父亲的精明能干、果断干练!否则日升这么大的企业她没有这个从商实力,若是扶不起的阿斗,她在日升岂能稳坐?怕是早有人弹劾她了!日升这几年的发展足可以看得出顾曼贞也是个有能力的人!”顾念一一说道!

闻言,厉博深开怀大笑了,他的小娇妻句句一针见血,而说话又这般不疾不徐,分析事情冷静沉稳,不愧是贺荣调教出来的贺氏继承人!

这才是顾念,哦,不对,这才是贺兰心!她骨子里就是从商的天才!

不光是厉博深对顾念此番话欣赏,就连司机孟权和邓勇也是佩服,这个顾念的确不简单!

厉博深笑着伸手握住顾念的手,笑道:“一次商业晚会我见过顾曼贞本人,确实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尤其她在公事上处事风格让人欣赏!但我觉得有一个人挺像她的,或许不该说像她,而是两人性情有点相近,又或者说若是有天商场交战,她绝对毫不逊色给这个日升董事!处事想必更加雷霆万钧!”

“谁?”顾念好奇。

厉博深嘴角上扬,薄唇一张一翕轻声说道:“你!”言语中包含着肯定和无限柔情!

顾念猛地抬头,只听厉博深说道:“贺家千金贺兰心若纵横商界,运筹帷幄的手段绝对不亚于日升董事,更不亚于商界任何一个男人!”

--厉博深将顾念送回家后,嘱咐了句便离开,因为公司还有好多事等着他处理,不过晚餐会回来陪她一块儿用餐,怎么说今天也是他们新婚的日子。

厉博深离开后,顾念进了屋便看到别墅里早已焕然一新了,到处充斥着喜庆的感觉。

“太太!”几个佣人笑脸上前改称呼叫道。

厉博深早说过他们俩的婚事,别墅上下必定都知道!

“太太,我刚炖好甜品要不要尝一碗?这甜品有利于养颜养身!”徐妈上前乐呵呵改口叫道。

“我先换件家居服!”顾念点头便上了楼,她现在必须调养身子,有了好身体才可以进入贺氏对付那些虎豹财狼!

顾念上了楼来到卧室,才发现主卧室也改了面貌,一片红彤彤的喜气。被褥、床单、窗帘纱幔等等全是喜庆红艳艳。

顾念抿着唇,看到这些红,莫名的悲从中来,她又想起了林俊熙。

以前在A市,她跟林俊熙偶尔打扫家务换洗床单被褥时,每次顾念抱着新的床单先给林俊熙房间铺好,然后再给自己的床铺上。

那时林俊熙总是一边帮忙一边打趣道:“念念,要不我们睡一张床,盖一条被子得了,这样省的你老是多洗一条被子和床单,省的累,再说你我将来也是要结婚的人,睡在一起正常,怎么样?”

“去你的,我才不干呢!”说到结婚,顾念红了脸,眼睛一瞅。

“不,我就想跟念念一同睡,好不好?”林俊熙干脆放下被褥走了过来,大手一把圈住顾念的身子,带着孩子气的撒娇道。

“不好!”顾念笑着头一撇。

“好不好,好不好?”林俊熙使坏,知道顾念怕痒,于是手指不停在她身上挠痒痒,惹得顾念笑的弯了腰。

“讨厌啦,俊熙哥,快住手,快住手……”顾念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最终林俊熙笑着放了手,然后抱着顾念,薄唇亲了亲她的眉眼温柔道:“傻丫头,骗你的,虽然我很想每天抱着你入睡,但是在我们结婚之前我不会跟你睡在一起!也不会碰你的!因为我要把你的美好留在我们结婚的那天!”

铃声骤然响起,顾念回忆嘎然而止,擦了擦眼里的泪水,拿起手机接起。

电话那头传来厉博深的声音,嗓音温润:“婚房布置的满意吗?”

“你喜欢就好!”对于这个新房,她根本不喜!

那头沉默几秒,然后道:“那你好好休息一会儿!”

“好!”

“嗯,那挂……”那挂了。

顾念不等那头说完“挂了”两字便掐了电话。

刚挂完电话,手机又响了,看着屏幕上数字,刹那顾念眯了眯眼,马上接起。

而这边厉博深握着手机,脸色阴沉,目光寒凉盯着手机眯了眯眼,她就这么不愿跟自己多说一句话吗?挂的这么快!

而顾念挂完电话后,换了身衣匆匆下楼,顾不上喝徐妈的甜品,直接吩咐孟浩开车去广禅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