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的情深如海(贺兰心厉博深)第6章 不用操心-厉少的情深如海(贺兰心厉博深)第6章 不用操心阅读

第6章 不用操心

广禅寺,古老寺院。

顾念沿着石板路一步步往上走,道路弯弯曲曲,一直延伸到山顶,路上,不时有挑水的和尚和络绎不绝的香客游客。

香客们手提篮子,篮子里装了水果食物和香……想必上山虔诚膜拜佛祖。

山中远远就能听到“当当当”的钟声,其实这山并不高,只要人稍稍爬几步就快到了。

不过对于顾念来说倒是有点累,因好久没有运动,再加上之前体力还没完全恢复,因此现在体力有点透支,早已气喘吁吁。

“太太,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孟浩忙问道。

因为顾念要来寺庙,所以作为司机和保镖的他自然开车陪同。

“没事。”顾念止步休息一会儿,放眼看去寺庙在朦胧雾气的笼罩下,像一幅飘在浮云上面的剪影一般,显得分外沉寂肃穆。

顾念呼了口气继续往前,没过会儿到达了寺庙,抬眼,庙顶上铺满了琉璃金碧辉煌,屋脊上雕刻了好多仙人,栩栩如生。

顾念转身吩咐孟浩在外等候。

进入寺庙顾念先去大雄宝殿,点了三柱长长的清香,然后跪与蒲团上,闭上眼诚心虔诚的叩拜。

寺内来来往往的人很多,烧香求佛也颇多。

这时候有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也跪在了蒲团上,与顾念并肩而跪,双手合十。

顾念跪姿端正,未曾张开眼,却开口轻声说了句:“那边有何动静?”

身边女子平静开口道:“贺董最近身体越来越差,而贺董的妹妹贺婷和她的丈夫张泽民以及秦婉和她的大哥秦铎暗中已经蠢蠢欲动了,对了,秦婉有意撮合她的弟弟秦轩和你的小姑贺玲在一起,倘若他们联姻成功,那么秦婉更得意了,他们秦家股份可又多了几股,今后在贺氏的地位更是不可撼动!”

“继续盯住他们,隆达集团那边呢?”

“林媛的养子林峰上个月刚回国已经正式进入隆达,听楚楚说林媛有意提前退休让林峰接管隆达!”

“哼,林媛一生无子,最亲最爱的就是她唯一的养子,从小对这个养子又视如己出,隆达迟早也是交给林峰管的。”顾念冷哼了声:“你叫楚楚随时随地注意隆达动向!”

“你能回T市我很开心,只不过怎么这么突然?昨天你打我电话,说你跟厉氏集团厉董合作,我一时懵了,这怎么回事?你怎么跟厉氏牵扯在一起?你是准备借厉博深的势力而动手对付贺氏那些人吗?可是厉博深在商界可是出了名的腹黑狠辣,他哪有这么好心?我怕……”

“我每做一件事自然有它的道理,你无需担心,你只要等候我的命令就可,其他事你不用操心!”

身边女子抿唇,问道:“你回T市林俊熙同意了?”顾念跟林俊熙的感情,她是知道的,所以不免有点疑惑,她肯为了夺回贺氏而离开林俊熙了?

顾念闭着眼,睫毛一颤,心口一阵剧痛,深吸一口气才平静开口:“他出车祸死了,刚过完满七我才来的!”

“什么?”女子惊愕的看向顾念:“他……”

“他可好?”顾念向佛祖叩拜三下后问道,俊熙就是她身上一道至深的伤,稍触碰就血流成灾,所以她不愿再提及!

女子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又听闻顾念的问话,先是一愣,然后了然,说道:“医生说贺董下个礼拜必须将部分的胃切割掉!”

“好好伺候他,现在他还不能死!”顾念睁开眼,面无表情起身。

“贺小姐,其实贺董还是挺惦记着你的!”

“我叫顾念!”顿了下才道:“你我之间没有特殊情况不要见面,万一被人发现不好!”顾念淡淡说了这句便起步离开了!

身后顾念走远,该女子叹了口气,随后虔诚向佛祖叩拜,并呢喃道:“愿佛祖庇佑贺董,凌霜愿折寿十年只为换取贺董的平安健康!”

顾念出了大雄宝殿直奔亡灵殿,亡灵殿中供奉着逝者的骨灰。

顾念点了清香走向其中一个牌位,上头写着亡故母——顾玥。

“妈妈,我来看您了!”

十四年前,顾念母亲死后,她就没把母亲的骨灰带回A市下葬,而是把她供在T市寺庙中,因为她发誓过有朝一日一定让母亲的骨灰入葬贺家墓园,也好让她亡灵可以安心。

毕竟她的母亲生前和他的父亲还未离婚,所以她的母亲名义上还是贺家太太!可就是那些卑鄙小人,害得她的母亲骨灰一直无法入土不得安宁!这个仇自己记下了!

--出了寺院,孟浩忙上前:“太太,老板的电话!”

顾念接过:“喂?”

“听孟浩说你去寺院了?”

“嗯!想来看看母亲!”厉博深既然知道自己以往的事,想必也了解过自己母亲的骨灰安放在寺庙中,所以无需撒谎,但关于前来见谁她就不会告知他了!

“原本想改天陪你一块儿去母亲灵位拜祭一下,没想到你今天就去了!”

“突然我很想我的母亲,便来了!改天你也可以跟我一起前来!”

“不用改天了,我现在就在山下,马上就上来!”

顾念一怔:“你不是在公司?”

“今天起你与我便是夫妻,既然如此,妻子叩拜她的母亲,作为女婿的我也该来拜祭一下我的岳母,纵使名义夫妻,礼仪不该忘!”

他话都这么说了,顾念又能说什么?

但眼下必须避免让凌霜与厉博深打个照面,厉博深生性多疑、洞若观火且讳莫如深,凌霜一直扶持贺志昌身边的,即为营养师又为贴心助理,厉博深必然认得她!

若是现在被厉博深在寺庙中看到她,而自己也在此处,他必定会生疑,联想在一起就会生出事端!她可不想自己另外一个计划被他人知晓!何况这个人又是厉博深!

顾念当即发了条短信给凌霜,告知她厉博深上山了,让她回避!

很快短信回复:明白,但是你能否告诉我你跟厉博深到底怎么回事?

顾念又回了句:日后再慢慢告诉你!

回复完后,顾念当即删除信息。

没一会儿厉博深和邓勇爬上了山,许是爬山有点热,厉博深外套早已脱了放在邓勇手里,身上只穿了件白色衬衫,下身黑色西裤和皮鞋。

衬衫袖子已经捋到手肘处,露出遒劲的臂力,而衬衫领口解了几粒扣,性感的喉结就这么落入顾念视线中。

顾念从上往下去,心想厉博深不管身材长相还是财富的确很有诱惑力。

世上女子若是遇见了他,怕是都会争先恐后蜂拥而至了吧,因为这个男人确实有这个资本令女人心动!

当然这个男人也是万丈深渊,搞不好那些女子就会掉入谷底永不生还,无法救赎,这个男人只能看切不可玩!

“念念!”厉博深上前喘着气笑着伸手。

顾念看到那只宽厚的手掌,抿了抿唇迟疑一秒将手伸了出去,很快被大手握住。

厉博深呼了口气,摇了摇头笑道:“天天晨起运动都没用,念念看我这么一爬反而很累了,看来我真的老了,都不及念念了!”

顾念难得扬唇一笑,这一笑可谓芬芳满园。

三十五岁这个年纪跟自己比起来确实老了点,不过一个男人处在这样的年纪正是风华正茂,更具有魅力!

之后顾念带着厉博深去了亡灵殿,然后在自己母亲的牌位前叩拜了下。

厉博深拿着清香拜了拜,面露严肃认真道:“岳母大人,今天我跟念念结婚第一天,博深特地来拜见您,关于婚事有点仓促,而念念又不喜大摆筵席,我依她,您放心,日后我会好好照顾念念的!”

一边顾念听后诧异看向厉博深,他演戏演得太真了吧,也太过了吧,居然当着亡灵说谎。

他们之间的婚姻出于什么目的,彼此心知肚明,他还敢当着自己母亲的面这般口是心非,他也不怕自己的母亲怪罪他?

随后厉博深将香插好,又拜了拜才转身笑看微愣失神的顾念,轻唤道:“念念,我们该下山了!”

出了殿堂,寺庙院中很多僧人在循着菩提树走几圈,然后口中念念有词。

“晨钟佛曰:吾法念无念念,行无行行,言无言言。修无修修,会者近尔,迷者远乎。言语道断,非物所拘。差之毫厘,失之须臾。”厉博深看着远处僧人说道。

顾念抬头看向厉博深,触及到他英俊的侧脸,厉博深也转头,扬起唇瓣,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阳光洒落在他身上,尤其身上那白色衬衫,晃了顾念的眼眸!

顾念抿唇别过脸,下阶梯,淡淡道:“佛也曾说过如果你悟不透纷扰的世俗,就在思想里种植一株菩提,它无须开花,也无须结果,只是在精神的境界中永远留有一颗淡定的禅心。”说到这儿,顾念转头定定看着厉博深:“可是这世上的人却很难做到,因为人人都有贪念,有轻有重,因此六根注定无法清净!如你又如我!”

话毕,顾念转身脚步轻盈下了阶梯!厉博深原本含笑的脸沉了沉,眸色微眯,嘴角浮出一丝冷冷的弧度。

顾念,你我都是贪念之人,你有你的贪念,我有我的贪念,所以我们这般相似,是不是注定终身绑在一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