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顾季初,简凝-第5章 我知道你离婚了

第5章 我知道你离婚了

正是顾季初,他不知何时,已经来到简凝身后。

一如昨日,男人身长玉立,白衬胜雪,晨曦下,眉目如画,灿若星辰。

四目相对,简凝瞬间被定格。

同样的,傅斯文也在看到顾季初时,脸色骤变。

顾季初注视着简凝的眼睛,抬手将一直提在手里的一个精致女包递向简凝,唇角微笑,如春暖花开,声音温柔,在空气里一层层荡开:“你昨天落下的包,我来送给你。”

简凝与他的眼神对视片刻,伸手接过,张张唇,却发现自己一点声音也发不到。

而旁边的傅斯文,袖里的十指已经深陷进掌心里,一股涛天的愤怒在他的胸腔里炸开:昨天落下的包?为什么会落下包?睡了,做了,所以离开时连包都忘记拿了?

再结合昨日在简凝身上看到的那些吻痕,这一刻,傅斯文仿佛实锤了他心中的猜测。

“吃早餐了吗?”顾季初的目光没有一刻从简凝身上移开,一句问候,里面的温柔与关切,一如多年前。

“吃过了。”简凝哪敢说没吃呢,万一他顺势邀她共进早餐,她又该拿什么借口去拒绝呢?也正因为说了谎,她有些心虚,以至声音细细的低低的。

然而,这再简单不过的一问一答,听在傅斯文耳里却完全变了味,直觉得刺耳之极,因为简凝的声音是面对他时从未有过的细软。

“你们这对狗男女!”傅斯文再压抑不住内心的狂燥,突然就地一声大吼。

刹时,周边所有走过的家长和学生,脚下步子均是一滞,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三人。

简凝顿时变了脸色,怒目瞪向傅斯文,“你发什么疯,这里是学校。”

傅斯文呵呵笑了起来,故意大声道:“怎么,怕丢人了?你有脸出轨,没脸见人吗?”

最后一句,有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周边众多的家长与学生全都露出了震惊错愕的表情,然后,远处的家长与学生们在听到这边的动静后,也纷纷围了上来。一时间,指点议论之声四起。

简凝慌了,她突然明白傅斯文想做什么了,这个男人真是卑劣到令人发指。

“傅斯文,你不要在这里血口喷人,在你我的婚姻里,我从未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你若还有半点良心,就不要在这里闹,这是我工作的地方,请你离开。”简凝气到混身发抖。

虽然就在前天,她醉酒之后与人有过一夜情,但那已在离婚后。况且此事真的跟顾季初无关,傅斯文却把他卷进来,这是简凝万万不能容忍的。

傅斯文已经被妒忌烧红了眼,又怎么可能半途收手,他满眼恨意的瞪着顾季初,声音仍然大的周边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我的简老师,你的奸夫就在这里,还死不承认,不愧是文化人,嘴真硬!怎么样,奸夫,你倒是像个男人一样说句话呀,啊......”

别有用心的恶毒之言,还未说完,傅斯文的脸上便重重的挨了一记拳头,发出了一声惨叫。

“不要侮辱她。”顾季初,一个那样温润如玉的男子,这一刻,也红了眼,言未出,已先动了手。

“顾季初,你敢打我?你以为你是谁?老子弄死你。”傅斯文抹了一把被揍痛的脸,便一脸厉色的扑向了顾季初。

他就像输红了眼的赌徒,发疯发狂了,在这场感情里他一直都是输的一方,即使最后他利用手段娶到了简凝,却从未得到过她的人她的心,这才是他出轨的真正原因。

至少苏念那个女人从心到身,都愿意交给他。

可内心深处却依然不甘,不甘的很,当再见顾季初,这种一直压抑着的不甘终于爆发。所有的脸面风度统统不要了,他要拉着简凝和顾季初一起下地狱。

两个男人,为一个女人在学校门口打的凶狠又激烈,整个学校都轰动了。

的家长们看热闹的同时,指责简凝的声音却一波高过一波,说她为人师表,行为不检,妄为人师,周边也有不少是简凝的学生,一个个看简凝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

那面场,千夫所指,万人唾弃,亦不过如此。

简凝立于原地,有口难辩,整个人仿佛置身冰窟,通体生寒。

最后,傅斯文与顾季初的这场干架,被学校的保安拉开,然后两人被毫不客气的请出了学校。

简凝则被叫去了校长办公室,遭受了好一顿严词批评后,没有商量余地的被勒令停职查办。

实在是这事闹的太不体面,家长学生全都在场,这已不单单只关乎简凝一人的名声,甚至已经累及整座学校的名誉。

所以,走出学校之时,简凝便知,不管她是不是无辜的,学校都不会再让她回去了。

外面,艳阳高照,简凝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继离婚之后,她又丢了工作,现下她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凝凝!”就在简凝失魂落魄的往前走着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简凝混身一震,听声识人,这个声音曾深入她的骨髓,她当然知道是谁,缓缓转身,果然,顾季初就站在她的身后。

原来,他一直没走。

“真的抱歉,我好像把你的工作搞砸了。”顾季初深深的看着简凝,额头、眼睛、嘴角都是伤。

傅斯文下手,真的狠。

简凝看的心疼,眼圈一下就红了,“老师,我好像走上了你的老路,我以后......也做不了老师了。”

一声老师,叫的顾季初瞳孔一缩,苦涩一笑,道:“不做老师其实也挺好,至少这一年,我挺自由的。现在,你也自由了。”

简凝笑的更苦涩,自由,人只要活着,就不可能会有真正的自由,“当年都是因为我,你才做不了老师,现在,我们算扯平了。”

今天若非顾季初的出现,傅斯文不可能会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但要简凝责怪顾季初,她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当年......”听简凝提及当年,顾季初动容,他突然握住简凝的手,声音温柔又缱绻:“凝凝,其实我们还能回到当年的。我知道你离婚了,我们,复合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