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乔乔厉煜恒重生第4章 你还掉过粪坑-顾乔乔厉煜恒重生第4章 你还掉过粪坑阅读

第4章 你还掉过粪坑

现在周家国又在工厂里当主任,那可是国企,这家里有几个男娃,都想找周家国帮忙,进了国企工作稳定,面上还有光;想找周家帮忙的,自然不会说他们家孩子的坏话。

可顾乔乔知道国企改革,下岗潮到来,在国企工作的这些人即将面临失业。

想到这里,顾乔乔眼底就多了一抹坚定,她一定要赶紧抓住这次机会,让爸妈过上好日子!

顾乔乔将玉米装到背篓里,先背一趟回去,到了家门口,顾荣光就冲了出来。

“姐,周雯来了!”顾荣光嘴上一点都不掩饰自己对周雯的厌恶。

顾乔乔眸光闪了闪,周雯是周皓辰的妹妹,周雯当初没少算计她,跟她说认定了自己是她嫂嫂,背地里又在学校说她死缠着周皓辰不放,不要脸。

她走进去就看到了坐在院子里的周雯。

周雯身上穿着蓝色及脚腕棉布裙,上身搭着件白衬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梳成两个大长辫,虽然只有160的个头,但这样打扮起来却显得娇小可人。

学校里也有不少男孩子追她。

“乔乔,你可算回来了,我都等你好久了。”周雯说话的语气有点抱怨。

顾乔乔放下背篓,将玉米倒出来,淡淡地回了句:“找我有事?”

周雯愣了下,这完全不像是顾乔乔平时对她的态度,以往顾乔乔看到她不都是恭敬讨好的吗,她稍微变点脸色,顾乔乔就过来道歉了。

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把她逼急了?

周雯在心里嫌弃地翻了个白眼,但面上却笑得无比乖巧地凑过去挽住顾乔乔的手:“乔乔,你生气了啊?”

顾乔乔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手:“我刚刚赶过牛,牛还拉屎了。”

周雯立马变了脸色,飞快地甩开顾乔乔的手,“你怎么这样啊,恶不恶心啊你。”

顾乔乔看着她从小包里掏出张帕子用力擦拭自己手的动作,唇角勾出一抹冷笑,她本身就比周雯高,这会看周雯的时候,一双杏眼下垂,清亮的眼眸带着不容忽视的轻蔑。

“嫌弃什么啊,不都是农村出来的吗,你小时候还掉过粪坑呢!”顾荣光看到周雯那矫揉造作的样子就受不了。

他也搞不懂他姐怎么就跟这个女人玩到一起去了。

顾乔乔听到自家弟弟这话,没憋住笑,直接笑出了声。

周雯气的脸颊通红,恶狠狠地朝顾乔乔瞪去,“顾乔乔!”

“怎么了?你掉过粪坑我都没嫌弃你,你还凶我?咱们不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顾乔乔可怜巴巴地眨着眼睛,看上去尤其无辜。

周雯内心里窜上一团火,几乎快把她点燃了,她捏紧拳头,克制住自己想打顾乔乔的冲动。

她一定要忍。

她跟她哥那天晚上被顾乔乔害的可不浅,这笔账不讨回来怎么可以!

周雯深吸了口气,瞬间恢复成软萌无辜的样子,“乔乔,我知道你现在在生我哥的气,气他那天下午丢下你,所以现在才给我甩脸色看,但是我不怪你,我们还是好朋友。”

顾乔乔很认真的把这番话听进去了,然后一脸诚恳地开口:“可是我怪你。”

周雯差点没暴走,她呵呵两声,也懒得再跟顾乔乔装了,从自己小包里的掏出张小纸条,生硬地塞进她手里。

“随便你吧,反正我今天过来是帮我哥送东西给你的。乔乔,你知道我哥的脾气,再说了,我哥不也被骂了嘛,你要使性子也要有个度,不然我可帮不了你了哦。我今天就先走了,你冷静了之后再来找我吧。”

她说完冷哼一声就走,那趾高气昂的态度,简直像只不肯服输的公鸡。

顾乔乔脸上的笑容瞬间没了,她看了眼手里的纸条,当初她给周皓辰写情书还省吃俭用去买粉色信封,周皓辰给她的就一张破纸,还不知道是从哪里撕下来的。

“姐,你不会还要去找周皓辰吧!”顾荣光急迫地拽住顾乔乔的手。

顾乔乔眼睛眯了眯,打开纸条看了一眼,“三天后晚上八点,村口榕树下不见不散。”

“姐!”

顾乔乔抬手按住顾荣光的头,“放心,你姐姐我有分寸。”

顾荣光想反驳,你哪次有分寸了,可是一抬眼就看到他姐那双沉寂如深潭的眼眸,顾荣光心底那些质疑突然就止住了。

或许这次姐姐是真的想通了也说不定?

顾乔乔捏着手里的纸条,没想到这一世她也收到了这张纸条,上一世这张纸条也出现过,当时她正被关在家里,最后硬是翻窗偷跑了出去,她又一次被骗,周皓辰根本没有去。

那地方只有村子里一个一直娶不上媳妇的老赖在等着,如果不是厉煜恒突然出现,她的清白就全毁了!

想到上一世经历的事情,顾乔乔就浑身打了个寒颤。

既然这一次人家又送了上来,她不介意给对方一个大礼。

三天很快过去,到了下午,顾荣光就一直跟在顾乔乔身后,唯恐一不留神就跑了。

到了晚上七点半左右,顾乔乔抓着顾荣光就出了门。

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暗了,乡下没路灯,顾乔乔手里拿着个小手电,搂着顾荣光的脖子往村口走。

顾荣光跟着顾乔乔,心里一直是狐疑的,直到他们走到村口,他才确信顾乔乔是真来接他爸的,不是去找周皓辰的。

彼时周家正亮着灯。

张玲心神不宁的在灯下织毛衣,快到冬天了,她得给周家国还有两个孩子织件毛衣出来,才好过冬。

但是周家国已经连续半个月很晚才回家了,跟周家国在一个工厂的顾军也没见这么晚回来,更何况周家国还是个车间主任,按理说怎么都应该比顾军早下工才是。

她织着织着不由得想到下午去洗衣服的时候,偷听到顾乔乔那小贱蹄子跟王寡妇聊的那番话。

那王寡妇好像是有男人了。

当时顾乔乔的声音很大,王寡妇还担心别人听到,顾乔乔那帮她说什么都新时代了,总不能守一辈子的寡,真有了好事,整个村都会替她高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