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扔一张纸出来,就算两清了吗?第3章 病危通知书-你以为扔一张纸出来,就算两清了吗?第3章 病危通知书阅读

第3章 病危通知书

她欠江藜的,她可以偿命,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的孩子来还!沈姒从包里摸出一只削铅笔的小刀,刀尖对着江藜笑眯眯的眼睛……“让楚毅过来,不然,我就毁了这个女人的墓——”“太太,你疯了吗?楚先生不会放过你……”刷!沈姒在墓碑上用刀尖一刮,火星子在昏暗的夜雨中,格外的刺眼。保镖知道她是认真的,立马拿起手机拨通出去。楚毅果然还是在乎江藜,死了也在乎。不到五分钟,他就来了。楚毅的目光落在墓碑上,发现照片已经被她刮花,顿时散发着阴森森的寒意。“马上放我走……求求你……”沈姒咬着牙站起来,却因为脚踝钻心的疼,打了个趔趄。没有如预料中的倒下去,楚毅捏住了她的肩膀,沈姒脸色一变,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碎了。“要是我不放你走呢?你就掘了她的坟?”沈姒疼得说不出话来。楚毅把手往上挪,狠狠掐住了她的喉咙,“狼心狗肺的东西!”“我保证……”沈姒近乎哀求的声音,比死还难受,“……会回来的。”“你这张骗人的嘴,以前还说祝福我和江藜在一起,结果呢?”沈姒听到楚毅的嘲讽,心里一痛,呼吸都快停滞了!“……我不骗你!我保证……求求你相信我……放我走……不然会死人的!”楚毅的目光一片漆黑,没有任何怜悯,“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沈姒震惊。难道他的心真跟着这座坟墓的主人一起死掉,只剩下一具冰冷的躯壳了吗?!悲愤交加的沈姒整个人都像被火烧一样,眼前发黑,突然晕倒在地上。在她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依稀听见楚毅接电话的声音,不知是谁,却让他说话的语气陡然变了。“我马上回来。”他说。沈姒心里涌出一丝难以言喻的嫉妒和苦涩,她对楚毅再好,楚毅对她也没有这么温柔过。同人,不同命。一夜过去,沈姒从墓前醒过来,楚毅和他的人已经不知去向。楚毅居然就这样把她一个人丢在荒郊野外了……沈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到医院的,医生说她烧得很厉害,脚上还有扭伤,可她到了监护室看到孩子还活着后才栽头倒下。或许是太累了,沈姒躺了三天三夜才退烧,睁眼。她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抓着梁医生询问孩子。“病危通知书上的名字,是我替你签的。本来不允许这样做,不过孩子的命要紧,还好抢救回来在ICU观察……”“谢谢你,梁医生。”沈姒几乎要给他跪下,梁川把她按在病床上说:“如果真的感谢我,就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来的时候沈姒浑身是泥,还伤痕累累,如此狼狈,叫人无法放任不管。从第一次见到这么美丽孱弱的女人独自带着一个生病的孩子,他就忍不住想去保护她……梁川关切的眼神让沈姒有些发怔,虽然他只是孩子的主治医生,但真的帮了她很多……

她欠江藜的,她可以偿命,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的孩子来还!

沈姒从包里摸出一只削铅笔的小刀,刀尖对着江藜笑眯眯的眼睛……

“让楚毅过来,不然,我就毁了这个女人的墓——”

“太太,你疯了吗?楚先生不会放过你……”

刷!

沈姒在墓碑上用刀尖一刮,火星子在昏暗的夜雨中,格外的刺眼。

保镖知道她是认真的,立马拿起手机拨通出去。

楚毅果然还是在乎江藜,死了也在乎。

不到五分钟,他就来了。

楚毅的目光落在墓碑上,发现照片已经被她刮花,顿时散发着阴森森的寒意。

“马上放我走……求求你……”

沈姒咬着牙站起来,却因为脚踝钻心的疼,打了个趔趄。

没有如预料中的倒下去,楚毅捏住了她的肩膀,沈姒脸色一变,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碎了。

“要是我不放你走呢?你就掘了她的坟?”

沈姒疼得说不出话来。

楚毅把手往上挪,狠狠掐住了她的喉咙,“狼心狗肺的东西!”

“我保证……”沈姒近乎哀求的声音,比死还难受,“……会回来的。”

“你这张骗人的嘴,以前还说祝福我和江藜在一起,结果呢?”

沈姒听到楚毅的嘲讽,心里一痛,呼吸都快停滞了!

“……我不骗你!我保证……求求你相信我……放我走……不然会死人的!”

楚毅的目光一片漆黑,没有任何怜悯,“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沈姒震惊。

难道他的心真跟着这座坟墓的主人一起死掉,只剩下一具冰冷的躯壳了吗?!

悲愤交加的沈姒整个人都像被火烧一样,眼前发黑,突然晕倒在地上。

在她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依稀听见楚毅接电话的声音,不知是谁,却让他说话的语气陡然变了。

“我马上回来。”他说。

沈姒心里涌出一丝难以言喻的嫉妒和苦涩,她对楚毅再好,楚毅对她也没有这么温柔过。

同人,不同命。

一夜过去,沈姒从墓前醒过来,楚毅和他的人已经不知去向。

楚毅居然就这样把她一个人丢在荒郊野外了……

沈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到医院的,医生说她烧得很厉害,脚上还有扭伤,可她到了监护室看到孩子还活着后才栽头倒下。

或许是太累了,沈姒躺了三天三夜才退烧,睁眼。

她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抓着梁医生询问孩子。

“病危通知书上的名字,是我替你签的。本来不允许这样做,不过孩子的命要紧,还好抢救回来在ICU观察……”

“谢谢你,梁医生。”

沈姒几乎要给他跪下,梁川把她按在病床上说:“如果真的感谢我,就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来的时候沈姒浑身是泥,还伤痕累累,如此狼狈,叫人无法放任不管。

从第一次见到这么美丽孱弱的女人独自带着一个生病的孩子,他就忍不住想去保护她……

梁川关切的眼神让沈姒有些发怔,虽然他只是孩子的主治医生,但真的帮了她很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