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尊龙帅叶尊龙,楚凌烟-第6章 定个小目标

第6章 定个小目标

回到家,午饭已经做好。尽管极不情愿,刘丽萍等人还是让叶尊龙上了桌。饭后,楚凌烟拽着叶尊龙去买了礼品。独尊龙帅载誉归乡轰动全城,无数的官商名流们,都在想方设法的求取晚宴请帖。饭桌上刘丽萍漏了一嘴,老爷子楚长河有幸弄到了一张。下午要召开家族会议,决定带谁去赴宴。叶尊龙七年未归,不能空着手去。“尊龙,你说这天大的好事儿会落到谁头上?”楚凌烟的腿不方便,所以走的比较慢。“凌烟,你想去?”叶尊龙听出了话中的期待。“有谁不想去吗?”说着,楚凌烟挽住了叶尊龙的胳膊:“你别误会,我只是单纯的仰慕,对国家和民族英雄的仰慕。”“据说独尊龙帅气逾霄汉,忠义无双;战遍敌国,一败未尝。这种百年难出的人杰,谁不想见上一见。”“凌烟,我真有你说的这么好吗?”叶尊龙不是很在乎别人的看法,但这种评价从未婚妻嘴里说出来,还是让他稍有得意。同时也想给楚凌烟打个预防针,做好接受他真实身份的准备。余生很长,夫妻之间理当坦诚相对。况且瞒,也瞒不了多久。啪!楚凌烟拍打下胳膊,表情瞬间严肃起来。“尊龙,我再跟你说一遍,不许开这样的玩笑。”“我……”叶尊龙想辩解,楚凌烟却不给任何的机会。“虽然你也叫尊龙,但绝对不能拿独尊龙帅的称号开玩笑。如果他是日月,我们最多是个萤火虫,没有丝毫的可比性。”叶尊龙没有想到,楚凌烟反应会这么大。转念还不都是在夸自己,感动之余做了保证。“凌烟,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出现在晚宴上。”真诚的话响彻在耳畔,楚凌烟微微愣了愣。抬头看到叶尊龙刚毅的脸庞后,一时竟有了些恍惚。难道,他真能带自己去参加晚宴?怎么可能?自己是疯了吗,会有这样的想法?失落的摇摇头,楚凌烟又耐心的叮嘱着。“尊龙,我明白你的心意,但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以后不许再吹牛,免得让人笑话。”“凌烟,我没有吹牛。”叶尊龙哭笑不得:“我发誓,不仅会让你参加晚宴,还会把你的腿治好,我认识天下最好的医生,你一定要相信我。”“行行行,我相信你。”最终,楚凌烟只能妥协,否则今天的牛皮是吹不完了。而且也确实有必要去医院看看,跟自己腿没有关系,主要是叶尊龙的脑子。坐牢的那几年,不会被人给打坏了吧?……今天的楚家,较之过年时还要喜庆。大大小小的十几口子人,全都身着新衣,红光满面。尤其是老爷子楚长河,更是笑的嘴都合不拢了,说话的音量比往常也高了几度。“都安静,现在我宣布一下,今晚的宴会,我打算带小辈们去见见世面。”“爸,您打算带谁去?”长子楚国民问。“您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二子楚国英催促。“还能是谁,当然是志强和志高。”老太太李桂兰插话。“妈,您是不是有些偏心了?”刘丽萍不干了。“老三家的,妈怎么就偏心了?”楚国民的老婆张素芬跳了出来。“丽萍,谁让你不争气,没生个儿子呢?”楚国英的媳妇秦綰也忍不住了。“二嫂,你把话说清楚,女儿怎么了?”因为生不出儿子,刘丽萍这些年没少受气。“再说了,向东哪点儿不比你家志高强?”“就是。”楚国雄附和。“你们给我把话说清楚,你女婿怎么就比我儿子强了?”“够了。”李桂兰拍了桌子。“老三家的,女婿再好,那也是外姓人。况且就算女婿能去,你家也得往后排。”这话不仅说的刘丽萍哑口无言,谭向东和楚玉莲也是把脸憋的通红。“丽萍,其实你可以给凌烟找个上门女婿啊,到时不就有底气了?”“老二家的,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老三刚才说,那个杀人犯已经出狱了。”“何止是出狱,不是还给翻案了?”楚国英阴阳怪气。“七年时间,赔了不少钱吧,没好好孝敬孝敬你?”“你们……”刘丽萍气的牙根痒痒,只能把气撒到楚国雄身上。“我告诉你,不管想什么办法,你必须把凌烟的事情搅黄。”凭什么?叶尊龙牵着楚凌烟的手走进来,环视众人高声开口。“第一,我不是杀人犯,治安局的林高远可以证明。如果谁再乱嚼舌根子,别怪我翻脸不认人。”“第二,我把话撂在这里,谁也别想拆散我跟凌烟。现在过来,就是通知大家一声,我们会择期完婚。”“姓叶的,你算哪根儿葱,敢用这种口气说话?”楚志高直接开骂。“只要坐过牢,那就是杀人犯。”楚志强也叫嚣。“凌烟,姐姐我是真的心疼你,苦等七年,就为了这么个人?”楚玉红修着指甲讥讽。“我的事情,不用你们管。”楚凌烟故意往叶尊龙身上靠了靠。“你想气死我是不是?”刘丽萍总算是找打了软柿子,本想大捏特捏,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叶尊龙,我也不是非要阻拦,只是希望女儿能过得好些,你觉得就你这副德行,能给凌烟什么?”“那得看凌烟想要什么?”叶尊龙不卑不亢。“行,有这句话就成。”刘丽萍笑了,“正好眼下有个机会,咱们就定个小目标,让你展现下能力。”“您说。”“尊龙……”楚凌烟了解自己的母亲,接下来一定会使绊子,不由的担心起来。“放心,一切有我。”叶尊龙笑笑。“虽然凌烟从没提过,但我知道她非常仰慕独尊龙帅,你能让他们见上一面吗?”

回到家,午饭已经做好。

尽管极不情愿,刘丽萍等人还是让叶尊龙上了桌。

饭后,楚凌烟拽着叶尊龙去买了礼品。

独尊龙帅载誉归乡轰动全城,无数的官商名流们,都在想方设法的求取晚宴请帖。

饭桌上刘丽萍漏了一嘴,老爷子楚长河有幸弄到了一张。

下午要召开家族会议,决定带谁去赴宴。

叶尊龙七年未归,不能空着手去。

“尊龙,你说这天大的好事儿会落到谁头上?”

楚凌烟的腿不方便,所以走的比较慢。

“凌烟,你想去?”叶尊龙听出了话中的期待。

“有谁不想去吗?”

说着,楚凌烟挽住了叶尊龙的胳膊:“你别误会,我只是单纯的仰慕,对国家和民族英雄的仰慕。”

“据说独尊龙帅气逾霄汉,忠义无双;战遍敌国,一败未尝。这种百年难出的人杰,谁不想见上一见。”

“凌烟,我真有你说的这么好吗?”

叶尊龙不是很在乎别人的看法,但这种评价从未婚妻嘴里说出来,还是让他稍有得意。

同时也想给楚凌烟打个预防针,做好接受他真实身份的准备。

余生很长,夫妻之间理当坦诚相对。

况且瞒,也瞒不了多久。

啪!

楚凌烟拍打下胳膊,表情瞬间严肃起来。

“尊龙,我再跟你说一遍,不许开这样的玩笑。”

“我……”

叶尊龙想辩解,楚凌烟却不给任何的机会。

“虽然你也叫尊龙,但绝对不能拿独尊龙帅的称号开玩笑。如果他是日月,我们最多是个萤火虫,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叶尊龙没有想到,楚凌烟反应会这么大。

转念还不都是在夸自己,感动之余做了保证。

“凌烟,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出现在晚宴上。”

真诚的话响彻在耳畔,楚凌烟微微愣了愣。

抬头看到叶尊龙刚毅的脸庞后,一时竟有了些恍惚。

难道,他真能带自己去参加晚宴?

怎么可能?

自己是疯了吗,会有这样的想法?

失落的摇摇头,楚凌烟又耐心的叮嘱着。

“尊龙,我明白你的心意,但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以后不许再吹牛,免得让人笑话。”

“凌烟,我没有吹牛。”

叶尊龙哭笑不得:“我发誓,不仅会让你参加晚宴,还会把你的腿治好,我认识天下最好的医生,你一定要相信我。”

“行行行,我相信你。”

最终,楚凌烟只能妥协,否则今天的牛皮是吹不完了。

而且也确实有必要去医院看看,跟自己腿没有关系,主要是叶尊龙的脑子。

坐牢的那几年,不会被人给打坏了吧?

……

今天的楚家,较之过年时还要喜庆。

大大小小的十几口子人,全都身着新衣,红光满面。

尤其是老爷子楚长河,更是笑的嘴都合不拢了,说话的音量比往常也高了几度。

“都安静,现在我宣布一下,今晚的宴会,我打算带小辈们去见见世面。”

“爸,您打算带谁去?”长子楚国民问。

“您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二子楚国英催促。

“还能是谁,当然是志强和志高。”老太太李桂兰插话。

“妈,您是不是有些偏心了?”刘丽萍不干了。

“老三家的,妈怎么就偏心了?”楚国民的老婆张素芬跳了出来。

“丽萍,谁让你不争气,没生个儿子呢?”楚国英的媳妇秦綰也忍不住了。

“二嫂,你把话说清楚,女儿怎么了?”

因为生不出儿子,刘丽萍这些年没少受气。

“再说了,向东哪点儿不比你家志高强?”

“就是。”楚国雄附和。

“你们给我把话说清楚,你女婿怎么就比我儿子强了?”

“够了。”李桂兰拍了桌子。

“老三家的,女婿再好,那也是外姓人。况且就算女婿能去,你家也得往后排。”

这话不仅说的刘丽萍哑口无言,谭向东和楚玉莲也是把脸憋的通红。

“丽萍,其实你可以给凌烟找个上门女婿啊,到时不就有底气了?”

“老二家的,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老三刚才说,那个杀人犯已经出狱了。”

“何止是出狱,不是还给翻案了?”楚国英阴阳怪气。

“七年时间,赔了不少钱吧,没好好孝敬孝敬你?”

“你们……”

刘丽萍气的牙根痒痒,只能把气撒到楚国雄身上。

“我告诉你,不管想什么办法,你必须把凌烟的事情搅黄。”

凭什么?

叶尊龙牵着楚凌烟的手走进来,环视众人高声开口。

“第一,我不是杀人犯,治安局的林高远可以证明。如果谁再乱嚼舌根子,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第二,我把话撂在这里,谁也别想拆散我跟凌烟。现在过来,就是通知大家一声,我们会择期完婚。”

“姓叶的,你算哪根儿葱,敢用这种口气说话?”楚志高直接开骂。

“只要坐过牢,那就是杀人犯。”楚志强也叫嚣。

“凌烟,姐姐我是真的心疼你,苦等七年,就为了这么个人?”楚玉红修着指甲讥讽。

“我的事情,不用你们管。”楚凌烟故意往叶尊龙身上靠了靠。

“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刘丽萍总算是找打了软柿子,本想大捏特捏,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叶尊龙,我也不是非要阻拦,只是希望女儿能过得好些,你觉得就你这副德行,能给凌烟什么?”

“那得看凌烟想要什么?”叶尊龙不卑不亢。

“行,有这句话就成。”刘丽萍笑了,“正好眼下有个机会,咱们就定个小目标,让你展现下能力。”

“您说。”

“尊龙……”

楚凌烟了解自己的母亲,接下来一定会使绊子,不由的担心起来。

“放心,一切有我。”叶尊龙笑笑。

“虽然凌烟从没提过,但我知道她非常仰慕独尊龙帅,你能让他们见上一面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