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尊龙帅叶尊龙,楚凌烟-第5章 我有三礼,你可敢收

第5章 我有三礼,你可敢收

开饭之前,是各个子女小辈们的献礼环节。孔家扎根在古玩行业,因此礼物也都是老物件儿。玉器、字帖、古画等等,孔怀远都一一收下,然后示意大家去餐厅。“孔怀远,你的棺材可准备好了?还有我送来的礼,你敢不敢收?”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冷漠的声音。叶尊龙,手提着一大一小两个布袋,正一步步走进来。傲骨耸立,钢躯挺拔;眼露寒芒,口吐长虹。叶尊龙?孔雨霞一眼认了出来:“这个狗杂种,居然活着出狱了?”“老五,你拍着胸脯保证过,他会死在监狱,怎么回事儿?”“大哥,该送的钱我一分没少送。草,那帮拿钱不办事儿的狗东西。”几人说话的声音不小,叶尊龙听的一清二楚,不由的杀机顿起。要不是自己被抽调从军,一家人早已经被他们赶尽杀绝了。“孔怀远,你岁数越来越大,胆子倒是越来越小了。当年你连人都敢杀,怎么今天不敢收礼了?”“不是不敢,是嫌脏。”孔怀远目光中透着阴毒:“而且我也意外,你还有活着回来的一天,狗杂种的命倒是够硬的。”“我活着回来了,你们可就该死了。”叶尊龙扫视在场的每一个人。“草,那我就先弄死你,下地狱找你贱命的父母团聚去吧。”孔江北长得五大三粗,常年练习散打,冲过去就是杀伤力十足的摆拳。他有绝对的自信,一拳能打爆叶尊龙的脑袋。其他人也都面露鄙夷,等着看笑话。然而,笑话没看到,直接傻眼了。叶尊龙抓住孔江北的手腕,拉扯的同时往后一掰。随着咔嚓的声响起,孔江北的胳膊直接骨折。惨叫声响起,一群人才恐慌的回神。一个照面,孔江北就跪了?这怎么可能?“孔怀远,我再问你一次,这礼你收不收?”“狗杂种,你敢威胁我?”孔怀远努力保持镇定。咔嚓,又是一声,叶尊龙又踢断了孔江北一条腿。“收不收?”“我……”啊……惨叫声再起,孔江北另一条腿也断了。“放开小亮,你的礼我收了。”孔怀远认清了现实,再不收孙子就没命了。“晚了。”叶尊龙折断了孔江北仅剩的那条胳膊,将布袋扔了出去。孔玉忠壮着胆子上前,扯下布袋立马脸色大变。钟!一口铜钟。孔家所有人,都连连倒吸冷气。尤其是孔怀远,更是气的老脸通红,浑身颤抖。送钟?送终!“孔怀远,这份儿大礼你喜不喜欢?”“你,你……”孔怀远气的说不出话,血压在急速飙升。“不喜欢?”叶尊龙冷笑,抬手一指。“外面的第二份大礼,你总会喜欢吧?”噗……孔怀远抬头看过,直接喷出了一口血。孔家二十多人,惊恐之下乱作一团。……来时路上,叶尊龙已经给萧雄下达了命令。所以孔家的大宅外面,此刻已经旗杆包围起来。每个旗杆高十米,顶部都悬挂着一面巨大的白旗。迎风招展,像极了送葬时打的白幡。“孔怀远,你孔家老老少少加起来二十八人,所以白旗也是二十八面,你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吗?”“叶尊龙,你别得寸进尺。”别说孔怀远活到了这个岁数,就是个傻子也能看的懂。叶尊龙冷笑后,口吐杀气如刀。“孔家有二十八人,所以我给你们二十八天的时间。”“害死我父母的真凶去坟前自绝,剩下的人全部披麻戴孝,以祭拜祖宗的礼数跪坟七天,偿还这七年之冤。”“叶尊龙,你别欺人太甚。”孔怀远气喘如牛。“我就欺你了,如何?”叶尊龙手指白旗。孔家一群人恨得咬牙切齿,想到刚刚叶尊龙的手段,又只能暂时隐忍下来。“记住,你们只有二十八天时间,做不到的话,我会亲自动手。”“到时从孔怀远这条老狗开始,孔家死一人降一旗。白旗裹尸,抛于山野,我要你们死都不得安生。”“当年,你们能做出赶尽杀绝的事情;今天,我就敢让孔家绝后。”噗……一句句话,像重锤一次次砸在孔怀远的心口。终于忍不住,又喷出了一口血。“孔老狗,又吐血了?”冷笑着,叶尊龙又将那个小的布袋扔了出去。“你可撑住了,别被这第三份大礼气的入了土。”“打开,快打开,我要看看这狗杂种能狂到什么程度?”孔怀远怒极反笑,今日过后,叶尊龙必死无疑。战战兢兢上前,孔玉祥颤抖着打开,顿时发出了惊叫。两只血淋淋的手,呈现在了众人眼前。“父亲,手上的戒指,是,是江南的?”孔雨霞认了出来。“不可能。”孔玉忠脸色变得煞白,急促的说着。“江南早上还给我打过电话,说正在解决度假村最后的征地问题。到时不仅能升任魏氏集团的高管,还会跟江总的女儿定下婚事。他还说,要把这两件喜事送给爷爷当礼物。不可能是他,不可能。”“大伯,我平时跟二哥走的近,那确实是他的戒指。”孔江西哆嗦说道。“真的是江南,江南……”踉跄着摔倒在地,孔玉忠将两只手抱在怀里大声哀嚎。“现在知道哭了?”叶尊龙声音冷的可怕:“当年你开着渣土车撞向我父母的时候,可想过今天,可想过我的感受?”“我杀了你。”咆哮着,孔玉忠冲了过去。“滚。”叶尊龙向前一步,直接把孔玉忠踢飞,砸在地上昏了过去。这一幕,彻底把孔家老小吓傻了。“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外面立旗杆的地已经被我买下,还通知了治安局,你们谁都别想动一根。”什么?地也被买了?还在治安局备了案?以后,天天看着丧旗吗?“报警,快报警……”有人提议。“先别报警,当务之急是先找到江南。”此时的孔怀远,如同断脊之犬。大礼已送,叶尊龙转身离开。“记住,孔家的机会,只有一次。”

开饭之前,是各个子女小辈们的献礼环节。

孔家扎根在古玩行业,因此礼物也都是老物件儿。

玉器、字帖、古画等等,孔怀远都一一收下,然后示意大家去餐厅。

“孔怀远,你的棺材可准备好了?还有我送来的礼,你敢不敢收?”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冷漠的声音。

叶尊龙,手提着一大一小两个布袋,正一步步走进来。

傲骨耸立,钢躯挺拔;

眼露寒芒,口吐长虹。

叶尊龙?

孔雨霞一眼认了出来:“这个狗杂种,居然活着出狱了?”

“老五,你拍着胸脯保证过,他会死在监狱,怎么回事儿?”

“大哥,该送的钱我一分没少送。草,那帮拿钱不办事儿的狗东西。”

几人说话的声音不小,叶尊龙听的一清二楚,不由的杀机顿起。

要不是自己被抽调从军,一家人早已经被他们赶尽杀绝了。

“孔怀远,你岁数越来越大,胆子倒是越来越小了。当年你连人都敢杀,怎么今天不敢收礼了?”

“不是不敢,是嫌脏。”

孔怀远目光中透着阴毒:“而且我也意外,你还有活着回来的一天,狗杂种的命倒是够硬的。”

“我活着回来了,你们可就该死了。”叶尊龙扫视在场的每一个人。

“草,那我就先弄死你,下地狱找你贱命的父母团聚去吧。”

孔江北长得五大三粗,常年练习散打,冲过去就是杀伤力十足的摆拳。

他有绝对的自信,一拳能打爆叶尊龙的脑袋。

其他人也都面露鄙夷,等着看笑话。

然而,笑话没看到,直接傻眼了。

叶尊龙抓住孔江北的手腕,拉扯的同时往后一掰。

随着咔嚓的声响起,孔江北的胳膊直接骨折。

惨叫声响起,一群人才恐慌的回神。

一个照面,孔江北就跪了?

这怎么可能?

“孔怀远,我再问你一次,这礼你收不收?”

“狗杂种,你敢威胁我?”孔怀远努力保持镇定。

咔嚓,又是一声,叶尊龙又踢断了孔江北一条腿。

“收不收?”

“我……”

啊……

惨叫声再起,孔江北另一条腿也断了。

“放开小亮,你的礼我收了。”

孔怀远认清了现实,再不收孙子就没命了。

“晚了。”

叶尊龙折断了孔江北仅剩的那条胳膊,将布袋扔了出去。

孔玉忠壮着胆子上前,扯下布袋立马脸色大变。

钟!

一口铜钟。

孔家所有人,都连连倒吸冷气。

尤其是孔怀远,更是气的老脸通红,浑身颤抖。

送钟?

送终!

“孔怀远,这份儿大礼你喜不喜欢?”

“你,你……”

孔怀远气的说不出话,血压在急速飙升。

“不喜欢?”

叶尊龙冷笑,抬手一指。

“外面的第二份大礼,你总会喜欢吧?”

噗……

孔怀远抬头看过,直接喷出了一口血。

孔家二十多人,惊恐之下乱作一团。

……

来时路上,叶尊龙已经给萧雄下达了命令。

所以孔家的大宅外面,此刻已经旗杆包围起来。

每个旗杆高十米,顶部都悬挂着一面巨大的白旗。

迎风招展,像极了送葬时打的白幡。

“孔怀远,你孔家老老少少加起来二十八人,所以白旗也是二十八面,你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吗?”

“叶尊龙,你别得寸进尺。”

别说孔怀远活到了这个岁数,就是个傻子也能看的懂。

叶尊龙冷笑后,口吐杀气如刀。

“孔家有二十八人,所以我给你们二十八天的时间。”

“害死我父母的真凶去坟前自绝,剩下的人全部披麻戴孝,以祭拜祖宗的礼数跪坟七天,偿还这七年之冤。”

“叶尊龙,你别欺人太甚。”孔怀远气喘如牛。

“我就欺你了,如何?”叶尊龙手指白旗。

孔家一群人恨得咬牙切齿,想到刚刚叶尊龙的手段,又只能暂时隐忍下来。

“记住,你们只有二十八天时间,做不到的话,我会亲自动手。”

“到时从孔怀远这条老狗开始,孔家死一人降一旗。白旗裹尸,抛于山野,我要你们死都不得安生。”

“当年,你们能做出赶尽杀绝的事情;今天,我就敢让孔家绝后。”

噗……

一句句话,像重锤一次次砸在孔怀远的心口。

终于忍不住,又喷出了一口血。

“孔老狗,又吐血了?”

冷笑着,叶尊龙又将那个小的布袋扔了出去。

“你可撑住了,别被这第三份大礼气的入了土。”

“打开,快打开,我要看看这狗杂种能狂到什么程度?”

孔怀远怒极反笑,今日过后,叶尊龙必死无疑。

战战兢兢上前,孔玉祥颤抖着打开,顿时发出了惊叫。

两只血淋淋的手,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父亲,手上的戒指,是,是江南的?”孔雨霞认了出来。

“不可能。”

孔玉忠脸色变得煞白,急促的说着。

“江南早上还给我打过电话,说正在解决度假村最后的征地问题。到时不仅能升任魏氏集团的高管,还会跟江总的女儿定下婚事。他还说,要把这两件喜事送给爷爷当礼物。不可能是他,不可能。”

“大伯,我平时跟二哥走的近,那确实是他的戒指。”孔江西哆嗦说道。

“真的是江南,江南……”

踉跄着摔倒在地,孔玉忠将两只手抱在怀里大声哀嚎。

“现在知道哭了?”

叶尊龙声音冷的可怕:“当年你开着渣土车撞向我父母的时候,可想过今天,可想过我的感受?”

“我杀了你。”

咆哮着,孔玉忠冲了过去。

“滚。”

叶尊龙向前一步,直接把孔玉忠踢飞,砸在地上昏了过去。

这一幕,彻底把孔家老小吓傻了。

“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外面立旗杆的地已经被我买下,还通知了治安局,你们谁都别想动一根。”

什么?

地也被买了?

还在治安局备了案?

以后,天天看着丧旗吗?

“报警,快报警……”有人提议。

“先别报警,当务之急是先找到江南。”

此时的孔怀远,如同断脊之犬。

大礼已送,叶尊龙转身离开。

“记住,孔家的机会,只有一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