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尊龙帅叶尊龙,楚凌烟-第2章 我来,讨个公道

第2章 我来,讨个公道

军刺穿过黑子的胳膊,也别住了操作杆。铲车的翻斗,在距离楚凌烟脑袋一公分的地方,险之又险的停了下来。“草,谁他妈的找死?”孔江南咋咋呼呼的骂着转身,有两人正迎面走来。身材魁梧,势壮如龙虎;面带寒霜,杀意正沸腾。“你,你是……尊龙?”这时,楚凌烟也抬起了头。看到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后,感觉做梦一样不真实。“凌烟,是我,我回来了。”叶尊龙纵横沙场多年,早已心若磐石、身如钢骨,此刻却都融化了。哇……楚凌烟七年的委屈彻底爆发,哭着扑了过去。“你再不回来,我死了是小事,爸妈的坟就要被他们给扒了。”抚摸着未婚妻的秀发,感受着娇躯的颤抖,叶尊龙心疼的眼泪差点儿落下来。“凌烟,这些年你受苦了。你放心,以后没人再敢动爸妈的坟,更没人再敢欺负你。”“马勒戈壁的,你们说完了没有?”原本,孔江南还以为来了硬茬子,看到是叶尊龙,示意身后的混子们动手。“你个狗杂种,居然活着出来了?”“出来也好,新仇旧恨一起算。我先送你们下地狱,再把坟里的两个老东西挫骨扬灰。”叶尊龙怒火滔天,想不到碰上了孔家的人。更没有想到,他们连父母的安息之地都不放过。既然冤家路窄,那就先拿孔江南开刀。不仅是为楚凌烟报眼下之辱,更是为当年的灭门之仇。去拜访孔家,总得准备一份大礼。“我要他那双手,再让他跪死在坟前。”“是。”领命的瞬间,萧雄也动了。如同虎入羊群,对那些混子们下了重手。咔嚓、咔嚓……伴随此起彼伏的骨折声,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回荡在墓地,吓得孔江南魂儿都快飞了。“你们不能动我,否则我爸饶不了你们……”“你爸,又算个什么东西?”萧雄从战术靴中取下了一把匕首,白光闪动落了下去。惊吓加上疼痛,孔江南直接大小便失禁,骚臭冲天。像条死狗一样,被萧雄拖向坟前。“凌烟,我们走。”“去哪儿?”此刻的楚凌烟,既解气又害怕。“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一切有我。”说完,叶尊龙拉着楚凌烟就要往前走,刚一动就愣住了。“你的腿怎么了?”“说来话长,回家再告诉你。”楚凌烟坚强的笑着。“我抱你。”一把将楚凌烟揽入怀中,叶尊龙看向了远处的办公大楼。“走,我带你去讨公道。”……此时,平乡办公大楼内,正上演着肮脏的一幕。一把手张庆福,正在和项目负责人江凯旋密谈。“江总,三千亩征地,共花费了三个亿,落到我们手里,是八亿五千万。”“老张,这跟我预估的数字差距有点大啊。”江凯旋皱眉。“江总,孔会长的意思是,咱们也别吃的太狠。您别忘了,闹出过好几条人命的,上下打点都是钱。”“既然是怀远叔的意思,那我们就吃点亏。我刚才接到电话,晚上要参加三军战神的接风宴,要马上赶回京州。”“您放心,钱会及时打到您账户上。”“对了,那两座破坟搞定没有?”“江南亲自去了,肯定没问题。而且我叮嘱过黑子,如果那个瘸子再捣乱,直接把她拍死做了肥料。”江凯旋起身:“听说那瘸子长得不错,可惜我着急回去,否则得好好玩玩她。记住,做干净点儿。”“您放心。”“代我向孔会长问好,忙完这阵我亲自登门拜访。”砰……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猛然被踹开了。看到来人陌生,张庆福瞬间恢复了作威作福的面目。“你他妈谁啊,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是谁,你还没资格问。倒是你,从现在起,被撤职了。”叶尊龙怒火蒸腾,满面的杀机。官商勾结,草菅人命;以权谋私,侵吞命款。还有什么,是这帮畜生做不出来的?张庆福面现狰狞:“你算个什么东西,也能撤我的职?”“你真以为巴结上孔怀远,就鸡犬升天了?”叶尊龙冷笑。“怎么,你认识孔会长?”张庆福眼珠子一转。“何止认识,那条老狗,化成灰我都忘不了。”“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敢这样辱骂孔会长。”张庆福勃然大怒。叶尊龙根本没将这种瘪三看在眼里,继续说道:“既然你是孔家的狗,那不妨给孔怀远带句话,就说讨债的人回来了,让他抓紧时间准备棺材。”“还有你们两个,去两座坟前跪满三天赎罪,再把黑掉的赔偿款吐出来,我可以考虑留你们一条烂命。”“我草,你还装逼上瘾了是吧,老子现在就找人弄死你。”张庆福叫骂着,打算喊人。江凯旋制止,眼下没时间耗费在这里。看看叶尊龙身上的戎装,眼珠子转了转。“你是战区的人?”“是又如何?”“那你可听说过独尊龙帅?”“听过又如何?”叶尊龙冷笑。“听过就好。”江凯旋嚣张的说道,“今晚我会去参加独尊龙帅的接风宴,你就等着被开除军籍吧。”叶尊龙懒得跟他们继续废话,伸手了三根手指。“记住,只有三天的时间。如果到时不能让我满意,不仅度假村项目要终止,你们也会一并完蛋。”“还有,我保证,今晚的宴会,你连门都进不去。”……看到叶尊龙离开,江凯旋说道:“老张,要不要给孔会长打个电话?”“江总多虑了,这种小角色我都不会放在眼里,更别说孔会长了,再来我直接弄死他。”“也是,我走了,随时联系。”送走江凯旋,张庆福哼着小曲泡着茶。电话响起,慢悠悠的拿了起来。话一入耳,就趔趄着摔在了地上。“我是市政厅长吕浩然,现在正式做出通报,开会研究决定,对张庆福给予停职处理,即刻生效。”

军刺穿过黑子的胳膊,也别住了操作杆。

铲车的翻斗,在距离楚凌烟脑袋一公分的地方,险之又险的停了下来。

“草,谁他妈的找死?”

孔江南咋咋呼呼的骂着转身,有两人正迎面走来。

身材魁梧,势壮如龙虎;

面带寒霜,杀意正沸腾。

“你,你是……尊龙?”

这时,楚凌烟也抬起了头。

看到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后,感觉做梦一样不真实。

“凌烟,是我,我回来了。”

叶尊龙纵横沙场多年,早已心若磐石、身如钢骨,此刻却都融化了。

哇……

楚凌烟七年的委屈彻底爆发,哭着扑了过去。

“你再不回来,我死了是小事,爸妈的坟就要被他们给扒了。”

抚摸着未婚妻的秀发,感受着娇躯的颤抖,叶尊龙心疼的眼泪差点儿落下来。

“凌烟,这些年你受苦了。你放心,以后没人再敢动爸妈的坟,更没人再敢欺负你。”

“马勒戈壁的,你们说完了没有?”

原本,孔江南还以为来了硬茬子,看到是叶尊龙,示意身后的混子们动手。

“你个狗杂种,居然活着出来了?”

“出来也好,新仇旧恨一起算。我先送你们下地狱,再把坟里的两个老东西挫骨扬灰。”

叶尊龙怒火滔天,想不到碰上了孔家的人。

更没有想到,他们连父母的安息之地都不放过。

既然冤家路窄,那就先拿孔江南开刀。

不仅是为楚凌烟报眼下之辱,更是为当年的灭门之仇。

去拜访孔家,总得准备一份大礼。

“我要他那双手,再让他跪死在坟前。”

“是。”

领命的瞬间,萧雄也动了。

如同虎入羊群,对那些混子们下了重手。

咔嚓、咔嚓……

伴随此起彼伏的骨折声,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回荡在墓地,吓得孔江南魂儿都快飞了。

“你们不能动我,否则我爸饶不了你们……”

“你爸,又算个什么东西?”

萧雄从战术靴中取下了一把匕首,白光闪动落了下去。

惊吓加上疼痛,孔江南直接大小便失禁,骚臭冲天。

像条死狗一样,被萧雄拖向坟前。

“凌烟,我们走。”

“去哪儿?”

此刻的楚凌烟,既解气又害怕。

“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说完,叶尊龙拉着楚凌烟就要往前走,刚一动就愣住了。

“你的腿怎么了?”

“说来话长,回家再告诉你。”楚凌烟坚强的笑着。

“我抱你。”

一把将楚凌烟揽入怀中,叶尊龙看向了远处的办公大楼。

“走,我带你去讨公道。”

……

此时,平乡办公大楼内,正上演着肮脏的一幕。

一把手张庆福,正在和项目负责人江凯旋密谈。

“江总,三千亩征地,共花费了三个亿,落到我们手里,是八亿五千万。”

“老张,这跟我预估的数字差距有点大啊。”江凯旋皱眉。

“江总,孔会长的意思是,咱们也别吃的太狠。您别忘了,闹出过好几条人命的,上下打点都是钱。”

“既然是怀远叔的意思,那我们就吃点亏。我刚才接到电话,晚上要参加三军战神的接风宴,要马上赶回京州。”

“您放心,钱会及时打到您账户上。”

“对了,那两座破坟搞定没有?”

“江南亲自去了,肯定没问题。而且我叮嘱过黑子,如果那个瘸子再捣乱,直接把她拍死做了肥料。”

江凯旋起身:“听说那瘸子长得不错,可惜我着急回去,否则得好好玩玩她。记住,做干净点儿。”

“您放心。”

“代我向孔会长问好,忙完这阵我亲自登门拜访。”

砰……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猛然被踹开了。

看到来人陌生,张庆福瞬间恢复了作威作福的面目。

“你他妈谁啊,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我是谁,你还没资格问。倒是你,从现在起,被撤职了。”

叶尊龙怒火蒸腾,满面的杀机。

官商勾结,草菅人命;以权谋私,侵吞命款。

还有什么,是这帮畜生做不出来的?

张庆福面现狰狞:“你算个什么东西,也能撤我的职?”

“你真以为巴结上孔怀远,就鸡犬升天了?”叶尊龙冷笑。

“怎么,你认识孔会长?”张庆福眼珠子一转。

“何止认识,那条老狗,化成灰我都忘不了。”

“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敢这样辱骂孔会长。”张庆福勃然大怒。

叶尊龙根本没将这种瘪三看在眼里,继续说道:

“既然你是孔家的狗,那不妨给孔怀远带句话,就说讨债的人回来了,让他抓紧时间准备棺材。”

“还有你们两个,去两座坟前跪满三天赎罪,再把黑掉的赔偿款吐出来,我可以考虑留你们一条烂命。”

“我草,你还装逼上瘾了是吧,老子现在就找人弄死你。”

张庆福叫骂着,打算喊人。

江凯旋制止,眼下没时间耗费在这里。

看看叶尊龙身上的戎装,眼珠子转了转。

“你是战区的人?”

“是又如何?”

“那你可听说过独尊龙帅?”

“听过又如何?”叶尊龙冷笑。

“听过就好。”江凯旋嚣张的说道,“今晚我会去参加独尊龙帅的接风宴,你就等着被开除军籍吧。”

叶尊龙懒得跟他们继续废话,伸手了三根手指。

“记住,只有三天的时间。如果到时不能让我满意,不仅度假村项目要终止,你们也会一并完蛋。”

“还有,我保证,今晚的宴会,你连门都进不去。”

……

看到叶尊龙离开,江凯旋说道:“老张,要不要给孔会长打个电话?”

“江总多虑了,这种小角色我都不会放在眼里,更别说孔会长了,再来我直接弄死他。”

“也是,我走了,随时联系。”

送走江凯旋,张庆福哼着小曲泡着茶。

电话响起,慢悠悠的拿了起来。

话一入耳,就趔趄着摔在了地上。

“我是市政厅长吕浩然,现在正式做出通报,开会研究决定,对张庆福给予停职处理,即刻生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