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尊龙帅叶尊龙,楚凌烟-第1章 军功盖世,册封尊龙

第1章 军功盖世,册封尊龙

七月十五,中元节,扫墓祭祖日。京州市一早,实行了交通管制,而且是最高等级的战时管制。兵甲如潮,佩剑持枪;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上到官商名流,下到普通民众,全都汇聚到了广场和街道。手捧鲜花锦带,翘首以盼,热切而激动。因为,今天不仅是战区的换防行动。更是三军第一战神,载誉归乡。——叶尊龙!生于京州,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战神。率领麾下虎狼之师,征战八方,一败难尝。用忠魂和热血,谱写出了冠绝全军的神话。军功盖世,战绩无双,国主亲令,以名做号。册封——独尊龙帅!举国上下,只此一人。全城恭迎之礼,他受得起。也当受!……外面人声鼎沸,山呼海啸。战区一号指挥车内,却安静的能听见心跳声。重临故土,叶尊龙硬朗的脸上,渐渐有了冷色。七年前的今天,就是在这条街上,他失去了生命中的一切。当时父母拼尽财力,拍回两件流失在外的国宝。本想无偿捐献给国家,却遭到了“外公”孔怀远的阻挠,打算当做攀附权贵的筹码。只因母亲是养女,明着索要不成,暗中孔家便动了杀心。蓄谋已久的车祸下,父母惨死当场,他也身倒血泊。不仅让他背上了危害公共安全的罪名,更成了杀父弑母的冷血刽子手。危难之际,亲戚朋友、兄弟伙伴,无一相帮。见利忘义,落井下石。只有未婚妻楚凌烟,相信他是清白的。拼着和家庭决裂的风险,帮他寻找能洗脱冤屈的证据。最终,一切都是徒劳。判决书下,刑期七年。入狱的那天,叶尊龙提出了分手,只留下了订婚戒指。一个月后,他被秘密抽调到了军中,执行百死无生的绝密任务。千人同去,只他生还!而后七年,凭借赫赫战功,硬是从普通士卒,成长为了军中神话。卸将星,扛国徽,执龙印而行。入名将阁,居百将之首。当年离开,落魄如狗。今日归来,盛威如龙。手擎尊龙而行,必踏碎一切不公。……“军主,刚刚市政厅长打来电话,庆贺盛典已经准备就绪,问您何时赏光莅临?”战王萧雄,叶尊龙手下的九大天王之一。“你应该知道,我最关心的是什么?”“属下已经查明,孔家这些年很风光,孔怀远还升任了省古玩协会的会长。今日全家庆贺,您是否现在过去?”“不急。”叶尊龙摇头,掏出了一枚戒指。见此,萧雄赶紧说道:“我刚刚得到消息,您的未婚妻,一大早就去了平乡祭祖。”平乡祭祖?叶尊龙的手一抖,心被揪的生疼。“凌烟,当年我撕毁婚书、绝情入狱,你不仅没怨恨,反而始终记着代我去祭拜父母。”这恩,这情,该拿什么来还?“属下斗胆说一句,如果换做是我,必将终身不负。”叶尊龙摇头,轻轻亲吻戒指。“终身不负算什么,我要给凌烟的是……天下不负。”天下不负!萧雄心神震动,放眼这清平盛世,也只有叶尊龙能说出这么霸道的话了。“我要见凌烟,一刻都不能等。”透过车窗,叶尊龙看向了平乡的方向。“是,我立刻通知市政厅的人,庆贺盛典取消,午宴暂时改为晚宴。”与此同时,萧雄也通过车载卫星电话下达了命令。车队改道,目标平乡。一时间,千车擎白帐,万人缠黑纱。独尊龙帅,回家祭祖。……平乡,叶家墓地。啪……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楚凌烟直接摔在了地上,挣扎几次都没能再站起来。即使是这样,她仍然死死护着身后的两块墓碑。“孔江南,我说过,除非你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否则别想动这两座坟。”“死瘸子,你他妈到底图什么?”孔江南蹲下,一把将楚凌烟扯到了面前,满脸的狰狞。“七年前姓叶的狗杂种坐了牢,你为了帮他上诉东奔西走,最后被人打断一条腿,这辈子都得当个瘸子。”“现在为了他爸妈这两座破坟,你一次又一次的阻挠度假村的开发,是不是真想把这条烂命也搭上?”“怎么做是我的事。”楚凌烟昂着头,寸步不让,“反正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想挖坟,就先把我杀了。”啪……愤怒之下,孔江南抬手又是一巴掌。“姓楚的,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不识抬举,老子直接找人轮死你,然后浇筑了地基。”不顾脸上的红肿和疼痛,楚凌烟倔强的爬过去,挡在了铲车的前面。“孔江南,有种你就把我拍死,就算警察查不出来,尊龙出狱后也不会放过你。”“马勒戈壁,是你逼我的。”孔江南气的咬牙切齿,如果铲不掉这两座钉子坟,晋升的事情肯定得泡汤。既然楚凌烟油盐不进,一心求死,那就成全了她。还有那个姓叶的,大不了到时候一起弄死。就像当年,整死他父母那样。“黑子,给我铲,往死了铲。”“您放心,我保证把她拍成一滩烂泥。”铲车发动,黑子露出嗜血的笑容,左手拉动了操作杆。“尊龙,我先走一步,下辈子……你决不能再负我。”眼看着铲车的翻斗落下来,楚凌烟心中呐喊着闭上了眼睛,眼泪从红肿的脸上滑落。死了,就解脱了。七年的苦日子,也算是熬到头儿了。砰……就在翻斗即将落在楚凌烟头上的时候,驾驶室的玻璃被凿出了一个窟窿。一把漆黑冰冷的军刺,扎在了黑子的胳膊上,溅了他满脸的血。

七月十五,中元节,扫墓祭祖日。

京州市一早,实行了交通管制,而且是最高等级的战时管制。

兵甲如潮,佩剑持枪;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上到官商名流,下到普通民众,全都汇聚到了广场和街道。

手捧鲜花锦带,翘首以盼,热切而激动。

因为,今天不仅是战区的换防行动。

更是三军第一战神,载誉归乡。

——叶尊龙!

生于京州,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战神。

率领麾下虎狼之师,征战八方,一败难尝。

用忠魂和热血,谱写出了冠绝全军的神话。

军功盖世,战绩无双,国主亲令,以名做号。

册封——独尊龙帅!

举国上下,只此一人。

全城恭迎之礼,他受得起。

也当受!

……

外面人声鼎沸,山呼海啸。

战区一号指挥车内,却安静的能听见心跳声。

重临故土,叶尊龙硬朗的脸上,渐渐有了冷色。

七年前的今天,就是在这条街上,他失去了生命中的一切。

当时父母拼尽财力,拍回两件流失在外的国宝。

本想无偿捐献给国家,却遭到了“外公”孔怀远的阻挠,打算当做攀附权贵的筹码。

只因母亲是养女,明着索要不成,暗中孔家便动了杀心。

蓄谋已久的车祸下,父母惨死当场,他也身倒血泊。

不仅让他背上了危害公共安全的罪名,更成了杀父弑母的冷血刽子手。

危难之际,亲戚朋友、兄弟伙伴,无一相帮。

见利忘义,落井下石。

只有未婚妻楚凌烟,相信他是清白的。

拼着和家庭决裂的风险,帮他寻找能洗脱冤屈的证据。

最终,一切都是徒劳。

判决书下,刑期七年。

入狱的那天,叶尊龙提出了分手,只留下了订婚戒指。

一个月后,他被秘密抽调到了军中,执行百死无生的绝密任务。

千人同去,只他生还!

而后七年,凭借赫赫战功,硬是从普通士卒,成长为了军中神话。

卸将星,扛国徽,执龙印而行。

入名将阁,居百将之首。

当年离开,落魄如狗。

今日归来,盛威如龙。

手擎尊龙而行,必踏碎一切不公。

……

“军主,刚刚市政厅长打来电话,庆贺盛典已经准备就绪,问您何时赏光莅临?”

战王萧雄,叶尊龙手下的九大天王之一。

“你应该知道,我最关心的是什么?”

“属下已经查明,孔家这些年很风光,孔怀远还升任了省古玩协会的会长。今日全家庆贺,您是否现在过去?”

“不急。”

叶尊龙摇头,掏出了一枚戒指。

见此,萧雄赶紧说道:“我刚刚得到消息,您的未婚妻,一大早就去了平乡祭祖。”

平乡祭祖?

叶尊龙的手一抖,心被揪的生疼。

“凌烟,当年我撕毁婚书、绝情入狱,你不仅没怨恨,反而始终记着代我去祭拜父母。”

这恩,这情,该拿什么来还?

“属下斗胆说一句,如果换做是我,必将终身不负。”

叶尊龙摇头,轻轻亲吻戒指。

“终身不负算什么,我要给凌烟的是……天下不负。”

天下不负!

萧雄心神震动,放眼这清平盛世,也只有叶尊龙能说出这么霸道的话了。

“我要见凌烟,一刻都不能等。”

透过车窗,叶尊龙看向了平乡的方向。

“是,我立刻通知市政厅的人,庆贺盛典取消,午宴暂时改为晚宴。”

与此同时,萧雄也通过车载卫星电话下达了命令。

车队改道,目标平乡。

一时间,千车擎白帐,万人缠黑纱。

独尊龙帅,回家祭祖。

……

平乡,叶家墓地。

啪……

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楚凌烟直接摔在了地上,挣扎几次都没能再站起来。

即使是这样,她仍然死死护着身后的两块墓碑。

“孔江南,我说过,除非你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否则别想动这两座坟。”

“死瘸子,你他妈到底图什么?”

孔江南蹲下,一把将楚凌烟扯到了面前,满脸的狰狞。

“七年前姓叶的狗杂种坐了牢,你为了帮他上诉东奔西走,最后被人打断一条腿,这辈子都得当个瘸子。”

“现在为了他爸妈这两座破坟,你一次又一次的阻挠度假村的开发,是不是真想把这条烂命也搭上?”

“怎么做是我的事。”楚凌烟昂着头,寸步不让,“反正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想挖坟,就先把我杀了。”

啪……

愤怒之下,孔江南抬手又是一巴掌。

“姓楚的,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不识抬举,老子直接找人轮死你,然后浇筑了地基。”

不顾脸上的红肿和疼痛,楚凌烟倔强的爬过去,挡在了铲车的前面。

“孔江南,有种你就把我拍死,就算警察查不出来,尊龙出狱后也不会放过你。”

“马勒戈壁,是你逼我的。”

孔江南气的咬牙切齿,如果铲不掉这两座钉子坟,晋升的事情肯定得泡汤。

既然楚凌烟油盐不进,一心求死,那就成全了她。

还有那个姓叶的,大不了到时候一起弄死。

就像当年,整死他父母那样。

“黑子,给我铲,往死了铲。”

“您放心,我保证把她拍成一滩烂泥。”

铲车发动,黑子露出嗜血的笑容,左手拉动了操作杆。

“尊龙,我先走一步,下辈子……你决不能再负我。”

眼看着铲车的翻斗落下来,楚凌烟心中呐喊着闭上了眼睛,眼泪从红肿的脸上滑落。

死了,就解脱了。

七年的苦日子,也算是熬到头儿了。

砰……

就在翻斗即将落在楚凌烟头上的时候,驾驶室的玻璃被凿出了一个窟窿。

一把漆黑冰冷的军刺,扎在了黑子的胳膊上,溅了他满脸的血。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