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不过一场赌局第1章 还敢回来-爱你不过一场赌局第1章 还敢回来阅读

第1章 还敢回来

“楚毅,我成全你。”沈姒把离婚协议书放在男人的床头,甫又看了沉睡的俊脸一眼,才拿起行李包依依不舍的离开。昨晚是她的新婚之夜,原本该留下诸多美好,却只有痛苦的回忆。纠缠十年,本以为楚毅终于明白她的心才和她结婚,没想到是她太傻了!“阿云,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奶奶去死……原谅我……不得不娶她……”当这个男人醉醺醺压着她喊出另一个女人的名字时,她的心在滴血。阿云……多么亲密的称谓啊!原来就算他得知真相,心里自始至终还是只有这个女人。如果不是楚老太太以死相逼,他根本不会和她结婚。可是一段强求得来的婚姻,一个不爱她的丈夫,得到了又有什么意义……沈姒忍痛割爱,离开了这座熟悉的城市。一年后。楚老太太的死讯上了新闻,殡仪馆围得水泄不通,沈姒特意赶回来在外面远远观望了一眼,转身时却被楚毅的助理顾宇撞了个正着。就这样她被莫名其妙关起来,关了一天一夜,直到老太太的后事处理完毕才放出来。却不是重获自由,而是楚毅要见她。这一年,八卦新闻说他女人换得越来越勤,笑得却越来越少,更加深沉锋利了。说得一点也没错。“我还以为你死了。”楚毅坐在车上翘起长腿,两片锋利的薄唇十分厉害。沈姒转过头望着车窗外面阴霾将黑的天,“让你失望了。”她真的想知道,如果哪天自己不幸离世,这个男人会不会为她掉一滴眼泪……下一秒楚毅突然爆发将她扯过来,“你还有脸回来?”沈姒一直默默关注着他,知道他有了新欢,“你放心,我不会妨碍你和舒……”她只是回来看一眼楚老太太,毕竟老人家生前待她不薄!楚毅一下子捏住她的嘴巴,似乎不信她不会纠缠自己了,目光冷得吓人,“你以为我会上当吗?当初恬不知耻的说离开我,一天都活不下去的人是谁?”是她。沈姒没想到他还记得,却拿来羞辱自己,不禁笑了,“……那你爱过我吗?”楚毅心里闪过一丝迟疑,立马将她甩回原来的座位,对她的笑容很不满意,“你觉得可能吗?”命运就是如此不公平,她爱他,豁出性命把他从爆炸的车堆里拖出来,左眼再也看不见了,可是楚毅的心里真的没有她。沈姒继续笑着,眼里却渐渐有了一丝苦涩,“再深厚的感情,如果只是单方面的付出,迟早会累的,所以……我不会爱你了。”楚毅心头好像被蚂蚁咬了一口,说不上来很疼,却让他拉下脸来,“你以为我会稀罕吗?”“那你为什么还扣着我?”离婚协议书早就给他了,就连他的财产,她也一分钱没拿。“你以为扔一张纸出来,就算两清了吗?”楚毅幽幽道,一明一暗的眼睛在夜色里像个讨债的厉鬼。不过一会儿,沈姒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楚毅,我成全你。”

沈姒把离婚协议书放在男人的床头,甫又看了沉睡的俊脸一眼,才拿起行李包依依不舍的离开。

昨晚是她的新婚之夜,原本该留下诸多美好,却只有痛苦的回忆。

纠缠十年,本以为楚毅终于明白她的心才和她结婚,没想到是她太傻了!

“阿云,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奶奶去死……原谅我……不得不娶她……”

当这个男人醉醺醺压着她喊出另一个女人的名字时,她的心在滴血。

阿云……

多么亲密的称谓啊!

原来就算他得知真相,心里自始至终还是只有这个女人。

如果不是楚老太太以死相逼,他根本不会和她结婚。

可是一段强求得来的婚姻,一个不爱她的丈夫,得到了又有什么意义……

沈姒忍痛割爱,离开了这座熟悉的城市。

一年后。

楚老太太的死讯上了新闻,殡仪馆围得水泄不通,沈姒特意赶回来在外面远远观望了一眼,转身时却被楚毅的助理顾宇撞了个正着。

就这样她被莫名其妙关起来,关了一天一夜,直到老太太的后事处理完毕才放出来。

却不是重获自由,而是楚毅要见她。

这一年,八卦新闻说他女人换得越来越勤,笑得却越来越少,更加深沉锋利了。

说得一点也没错。

“我还以为你死了。”

楚毅坐在车上翘起长腿,两片锋利的薄唇十分厉害。

沈姒转过头望着车窗外面阴霾将黑的天,“让你失望了。”

她真的想知道,如果哪天自己不幸离世,这个男人会不会为她掉一滴眼泪……

下一秒楚毅突然爆发将她扯过来,“你还有脸回来?”

沈姒一直默默关注着他,知道他有了新欢,“你放心,我不会妨碍你和舒……”

她只是回来看一眼楚老太太,毕竟老人家生前待她不薄!

楚毅一下子捏住她的嘴巴,似乎不信她不会纠缠自己了,目光冷得吓人,“你以为我会上当吗?当初恬不知耻的说离开我,一天都活不下去的人是谁?”

是她。

沈姒没想到他还记得,却拿来羞辱自己,不禁笑了,“……那你爱过我吗?”

楚毅心里闪过一丝迟疑,立马将她甩回原来的座位,对她的笑容很不满意,“你觉得可能吗?”

命运就是如此不公平,她爱他,豁出性命把他从爆炸的车堆里拖出来,左眼再也看不见了,可是楚毅的心里真的没有她。

沈姒继续笑着,眼里却渐渐有了一丝苦涩,“再深厚的感情,如果只是单方面的付出,迟早会累的,所以……我不会爱你了。”

楚毅心头好像被蚂蚁咬了一口,说不上来很疼,却让他拉下脸来,“你以为我会稀罕吗?”

“那你为什么还扣着我?”

离婚协议书早就给他了,就连他的财产,她也一分钱没拿。

“你以为扔一张纸出来,就算两清了吗?”

楚毅幽幽道,一明一暗的眼睛在夜色里像个讨债的厉鬼。

不过一会儿,沈姒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