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秦宇,于天-第3章 犹如杀神

第3章 犹如杀神

哪怕当年只有一面之缘,哪怕已经过去五年,林雨晴却依旧第一时间辨认出青年身份。只可惜,秦宇这两个字是林雨晴五年的阴影。她没有办法说出口。“雨晴,我是秦宇,五年的时间,我回来了。”秦宇再一次轻声出言。林雨晴盯着秦宇那张坚毅的脸庞,却依旧是没有说话。反倒是郑军在冯茜茜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他盯着秦宇的脸庞许久,终是惊诧道:“秦宇,居然会是你?你居然……还活着?”这对于郑军而言,宛若天方夜谭。五年前的事儿,他依旧清楚记得。那一天,秦宇被曝出跟林雨晴苟合,遭到媒体记者的狂轰滥炸。已经继任家主之位的秦宇,一夜之间沦为所有人的笑柄。也同样是这样的雨夜,秦家数人将秦宇的殴打到昏迷,扔在了滨海附近的山沟之中。在所有人的想法中,那样的雨夜,秦宇应该被野兽撕咬到尸骨无存。偏偏……秦宇再一次出现在了滨海!“真是有趣!”郑军冷笑起来,他擦去嘴角的血迹:“看样子老天爷待你不薄,没让你在那深山中尸骨无存,不过你居然还敢回到滨海?残存了一条狗命,谁给你的勇气回来送死?”“送死?郑军,五年前的事儿,你也有份儿吧?”秦宇冷眼看着郑军,面无表情:“五年时间,雨晴承受了多少苦难,你们这些人,都得百倍偿还!”“哈哈哈!”郑军放声大笑,轻蔑的眼神毫不掩饰:“当年在秦家,你也不过就是一条人人喊打的野狗,秦老爷子死后,你更是成为了丧家犬,你有什么资格大放厥词?”“你问我有什么资格?”秦宇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身影瞬间在雨夜中消失。下一秒,他出现在郑军身侧。一股无穷的杀气,瞬间笼罩郑军。在这一刻,郑军宛若置身于九幽地狱,死神的镰刀,悬挂在头顶。“砰。”秦宇右腿横扫在郑军腰肢。这一次,郑军倒飞出去,最后撞在了墙壁之上,倒地之时蜷缩着身体,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仅仅只是一脚,郑军的背脊骨断了。“你死定了,你一定会死的很惨!”惨叫声中,郑军依旧发出威胁的声音。“废话真是多!”秦宇走到郑军边上,右脚踢出,准确的踢中郑军嘴巴。几颗沾满的牙齿,瞬间掉在地板上,将白色的地板都给染红。“啊……”郑军再也说不出话来。一旁的冯茜茜傻眼了。五年前,她见过秦宇。那只是一个懦弱到连反抗秦家都不敢的废物。那只是一个被赶出滨海的野狗。可现在的秦宇……却犹如一尊杀神,举手投足之间,似乎就能够决定一人生死。“你要干什么?”眼看着秦宇朝自己走来,冯茜茜吓得双腿发抖。“你不配在雨晴眼下站着。”一声言语,宛若洪钟响彻雨夜。冯茜茜不自觉的跪下。“雨晴,你觉得她该是如何的死相?”秦宇转头看向林雨晴,眸中唯有肃杀之意。饶是心理素质过硬,林雨晴在这一刻也觉得有些无法直视那血色双眸。太让人心惊,太过于可怕。她完全不敢相信,这会是五年前,那个夺走她第一次的懦弱男子。咽了口唾沫,林雨晴终究还是缓了过来:“我们走吧!”“为什么?”秦宇皱了皱眉,心有不甘:“如果不是这些人,你的生活本不该如此。”“可事实上,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不是吗?别再把事情往更糟糕的方向推了。”怀抱着女儿,林雨晴拉着秦宇跑到马路对面。郑军的身份摆在那儿,若是拖下去,一旦郑军喊来援手,那么秦宇必然不会有好果子吃。至少林雨晴这么认为。她只能拉着秦宇暂时离开。林雨晴把女儿放在儿童座椅上,立马招呼秦宇上车。这是她第一次允许男人上车,绝大部分原因还是情况危急。秦宇也没有客气,坐在后座。林雨晴有些着急的启动车子,立马离开回春堂。车上,秦宇眼神放在还在昏睡中的小女孩身上。继承了母亲的优良基因,小女孩很可爱,脸蛋像是天使雕琢过一般,没有任何瑕疵。特别是那长长的睫毛,太惹人喜欢。“这就是我的女儿吗?”秦宇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看见自己女儿。果然是上天恩赐的天使。很快,秦宇的视线又转移到林雨晴身上,他笑容却被愧疚所替代。五年前,滨海秦家老爷子亲自承认了秦宇未来继承人的身份。这在滨海成为了轰动一时的大新闻。秦宇不过只是秦家老爷子领养的孩子,偏偏就是这样一个领养儿,却被冠以未来家主之名。谁也不理解快要濒死的秦家老爷子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不过很显然,没有人愿意把这么大家业拱手相送给外人。秦家老爷子死后,秦宇成了权利的牺牲品,林雨晴则成了附加的受害者。依稀记得那天晚上,两个人莫名其妙的睡在了同一张床上。下了药之后的男女,自然是没有任何理智可言。一晚上的翻云覆雨,脑海中已经没有太大印象。却是那个夜晚,林雨晴成了不知检点的烂女人。秦宇则是被赶出秦家,遭受非人折磨之后,扔在了山沟之中。或许是命不该绝,亦或者是因祸得福,秦宇被一位老者救下,进入部队。五年的时间难熬,秦宇却依旧熬过来了,成就了北国医王之名。只是,秦宇比谁都要清楚,这五年对于被他玷污的林雨晴而言,更难熬。非议、辱骂、斥责……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的林雨晴,却必须要承受这一切。“雨晴,对不起,所有的压力,全部都放在你一个人身上,是我让你遭了这五年的罪。”秦宇暗自在心里承诺:“从今天开始,我会用生命来守护你们母女的安全,从今天开始,我不会让任何人瞧不起你!”

哪怕当年只有一面之缘,哪怕已经过去五年,林雨晴却依旧第一时间辨认出青年身份。

只可惜,秦宇这两个字是林雨晴五年的阴影。

她没有办法说出口。

“雨晴,我是秦宇,五年的时间,我回来了。”

秦宇再一次轻声出言。

林雨晴盯着秦宇那张坚毅的脸庞,却依旧是没有说话。

反倒是郑军在冯茜茜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他盯着秦宇的脸庞许久,终是惊诧道:“秦宇,居然会是你?你居然……还活着?”

这对于郑军而言,宛若天方夜谭。

五年前的事儿,他依旧清楚记得。

那一天,秦宇被曝出跟林雨晴苟合,遭到媒体记者的狂轰滥炸。

已经继任家主之位的秦宇,一夜之间沦为所有人的笑柄。

也同样是这样的雨夜,秦家数人将秦宇的殴打到昏迷,扔在了滨海附近的山沟之中。

在所有人的想法中,那样的雨夜,秦宇应该被野兽撕咬到尸骨无存。

偏偏……

秦宇再一次出现在了滨海!

“真是有趣!”

郑军冷笑起来,他擦去嘴角的血迹:“看样子老天爷待你不薄,没让你在那深山中尸骨无存,不过你居然还敢回到滨海?残存了一条狗命,谁给你的勇气回来送死?”

“送死?郑军,五年前的事儿,你也有份儿吧?”

秦宇冷眼看着郑军,面无表情:“五年时间,雨晴承受了多少苦难,你们这些人,都得百倍偿还!”

“哈哈哈!”

郑军放声大笑,轻蔑的眼神毫不掩饰:“当年在秦家,你也不过就是一条人人喊打的野狗,秦老爷子死后,你更是成为了丧家犬,你有什么资格大放厥词?”

“你问我有什么资格?”

秦宇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身影瞬间在雨夜中消失。

下一秒,他出现在郑军身侧。

一股无穷的杀气,瞬间笼罩郑军。

在这一刻,郑军宛若置身于九幽地狱,死神的镰刀,悬挂在头顶。

“砰。”

秦宇右腿横扫在郑军腰肢。

这一次,郑军倒飞出去,最后撞在了墙壁之上,倒地之时蜷缩着身体,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仅仅只是一脚,郑军的背脊骨断了。

“你死定了,你一定会死的很惨!”惨叫声中,郑军依旧发出威胁的声音。

“废话真是多!”

秦宇走到郑军边上,右脚踢出,准确的踢中郑军嘴巴。

几颗沾满的牙齿,瞬间掉在地板上,将白色的地板都给染红。

“啊……”

郑军再也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冯茜茜傻眼了。

五年前,她见过秦宇。

那只是一个懦弱到连反抗秦家都不敢的废物。

那只是一个被赶出滨海的野狗。

可现在的秦宇……

却犹如一尊杀神,举手投足之间,似乎就能够决定一人生死。

“你要干什么?”

眼看着秦宇朝自己走来,冯茜茜吓得双腿发抖。

“你不配在雨晴眼下站着。”

一声言语,宛若洪钟响彻雨夜。

冯茜茜不自觉的跪下。

“雨晴,你觉得她该是如何的死相?”

秦宇转头看向林雨晴,眸中唯有肃杀之意。

饶是心理素质过硬,林雨晴在这一刻也觉得有些无法直视那血色双眸。

太让人心惊,太过于可怕。

她完全不敢相信,这会是五年前,那个夺走她第一次的懦弱男子。

咽了口唾沫,林雨晴终究还是缓了过来:“我们走吧!”

“为什么?”

秦宇皱了皱眉,心有不甘:“如果不是这些人,你的生活本不该如此。”

“可事实上,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不是吗?别再把事情往更糟糕的方向推了。”

怀抱着女儿,林雨晴拉着秦宇跑到马路对面。

郑军的身份摆在那儿,若是拖下去,一旦郑军喊来援手,那么秦宇必然不会有好果子吃。

至少林雨晴这么认为。

她只能拉着秦宇暂时离开。

林雨晴把女儿放在儿童座椅上,立马招呼秦宇上车。

这是她第一次允许男人上车,绝大部分原因还是情况危急。

秦宇也没有客气,坐在后座。

林雨晴有些着急的启动车子,立马离开回春堂。

车上,秦宇眼神放在还在昏睡中的小女孩身上。

继承了母亲的优良基因,小女孩很可爱,脸蛋像是天使雕琢过一般,没有任何瑕疵。

特别是那长长的睫毛,太惹人喜欢。

“这就是我的女儿吗?”秦宇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看见自己女儿。

果然是上天恩赐的天使。

很快,秦宇的视线又转移到林雨晴身上,他笑容却被愧疚所替代。

五年前,滨海秦家老爷子亲自承认了秦宇未来继承人的身份。

这在滨海成为了轰动一时的大新闻。

秦宇不过只是秦家老爷子领养的孩子,偏偏就是这样一个领养儿,却被冠以未来家主之名。

谁也不理解快要濒死的秦家老爷子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

不过很显然,没有人愿意把这么大家业拱手相送给外人。

秦家老爷子死后,秦宇成了权利的牺牲品,林雨晴则成了附加的受害者。

依稀记得那天晚上,两个人莫名其妙的睡在了同一张床上。

下了药之后的男女,自然是没有任何理智可言。

一晚上的翻云覆雨,脑海中已经没有太大印象。

却是那个夜晚,林雨晴成了不知检点的烂女人。

秦宇则是被赶出秦家,遭受非人折磨之后,扔在了山沟之中。

或许是命不该绝,亦或者是因祸得福,秦宇被一位老者救下,进入部队。

五年的时间难熬,秦宇却依旧熬过来了,成就了北国医王之名。

只是,秦宇比谁都要清楚,这五年对于被他玷污的林雨晴而言,更难熬。

非议、辱骂、斥责……

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的林雨晴,却必须要承受这一切。

“雨晴,对不起,所有的压力,全部都放在你一个人身上,是我让你遭了这五年的罪。”

秦宇暗自在心里承诺:“从今天开始,我会用生命来守护你们母女的安全,从今天开始,我不会让任何人瞧不起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