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秦宇,于天-第2章 我回来了

第2章 我回来了

声音快要沙哑,回春堂的大门终于打开。林雨晴见着开门之人,心里一喜,这是她从小玩到大的发小。“茜茜,你在回春堂真是太好了!”林雨晴深呼吸一口气,立马走到冯茜茜身前:“你跟回春堂的郑少爷是恋人吧?求求你托托关系,让回春堂的神医救救我女儿,她快撑不住了。”冯茜茜扫了林雨晴母女一眼,语气却并不友好:“你应该知道,回春堂向来都需要预约,你突然跑过来想让钟神医出手诊治,哪有这么简单?”“郑少爷不是钟神医的徒弟嘛?有这层关系在,想要请钟神医出手应该可以。”林雨晴咽了口唾沫,渴求的眼神暴露无遗:“茜茜,求求你了,医院那边对小童的病情都没有办法,整个滨海市,我能够想到的只有钟神医,只有他能挽救我的女儿,你帮我一把!”“你认为茜茜为什么要帮你呢?”轻蔑的声音传来,一名身穿华贵服装的青年走出来,搂住了冯茜茜的腰肢:“你不过就是一个被秦家玷污,被林家踹开的垃圾,滨海多少人对你都避之不及,你有什么资格求人办事儿?”此人便是郑家大少爷,也同样是回春堂钟神医首徒郑军。郑军言语之间满是讥讽,林雨晴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这番话语无疑是刺痛了她的心坎。“郑少爷,我跟茜茜是发小,就请你看在我和茜茜的面子上,让钟神医出手诊治。”林雨晴咬了咬牙,强忍住委屈,开口说道:“不管我多肮脏,我的女儿却是无辜,她只是个孩子,救救她吧。”“哈哈,发小?林雨晴,五年的时间,你还是那么天真。”郑军冷笑起来,毫不掩饰的嘲讽:“五年前,你为什么会跟秦宇那废物睡在一张床上?要不是你这发小撮合,怎么可能会有那么一场闹剧?”闻言,林雨晴整个人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冯茜茜。哪怕是五年时间,她也从来都觉得当年的事儿,纯属意外,从来没有怀疑过最好的发小。“茜茜,真的是你吗?”林雨晴眼眶通红的看着冯茜茜。“对,是我给你下了药,也是我把你放在秦宇那废物的住房内。”“为什么?”“从小到大,你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公主,我倒是成了你的陪衬,林雨晴,你真觉得我和你关系很好吗?”冯茜茜耸了耸肩,一脸坦然的开口说道:“我比谁都希望看到你落魄的一天,你越惨我就越高兴,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冯茜茜亲口承认,直接在林雨晴心上狠狠插了一刀。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林雨晴的表情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若非不是五年前的那桩丑事,她不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发小占了一位。多么可笑,多么可悲。“林雨晴,你或许还应该感谢茜茜。”郑军见着林雨晴那脸上绝望的神情,似乎是兴奋异常:“当年秦宇可是秦家继承人,差一些你就成为了秦家夫人,再者而言,秦宇那家伙床上功夫肯定让你很痴迷吧?不然的话,你哪儿会生下这么一个野种?”“郑少说得没错,如果不是我的撮合,你又怎么可能享受到做女人的快乐?”冯茜茜嘴角咧开笑容,宛若一条蛇蝎:“只可惜你脑子不好使,那秦宇都像条狗一样被赶出滨海,你还非得生下这么一个野种,你就是该死!”一字一句,全部扎在林雨晴的心坎。特别是那一句野种,更是让她整个人快要崩溃。即便如此,她依旧没有反驳。忍耐,似乎已经成为了常态。“林雨晴,若是我师父出手,这野种或许有一线生机,不过这个机会,还需要你自己争取。”郑军目光毫不掩饰的在林雨晴身上流转,笑说道:“在这滨海,你虽是人人唾弃的脏女人,不过谁也不能否认,你确实是个绝代佳人,想要我师父出手可以,但你……必须要陪我睡一晚,如何?”郑军的要求很直接,同样很可耻。冯茜茜皱眉,却并未提出任何意见。五年前,她暗地设计林雨晴,无非就是为了攀上郑军这棵大树。她很清楚,自身不过就是一个工具,一个毫无地位的工具。只要能够得到郑军这棵大树的庇荫,冯茜茜根本不在乎所谓的面子与尊严。“不可能。”林雨晴厉声拒绝,咬牙切齿的瞪着郑军:“郑军,即便你是钟神医的首徒,即便你是郑家大少爷,我也不可能会沦为你的玩物!”“你拒绝我,那便是亲手断送了这个野种的生路!”“若是小童撑不过这一次,那我便与她一同入黄泉。”闻言,郑军脸色变得僵硬。许久之后,他才有些怒意的看着林雨晴:“你真以为我缺女人?若不是你有几分姿色,我会看上你?林雨晴,你五年前就被人干了,还特么给人生了个孩子,你还觉得自己很圣洁啊?”“郑军,你给我闭嘴!”林雨晴终于是有些难以忍受。“还不愿意面对现实啊?外边那些人都特么骂你不要脸的婊子,你还跟我装纯洁,艹!”郑军舔了舔嘴唇,讥讽道:“你该不会还想着那个干了你一次,让你生了孩子的男人吧?那你是真贱呐!”“你……”林雨晴咬着牙齿,却无可奈何。“真是个可怜的脏女人……”郑军话还没有说完,清脆的巴掌声突兀响起,他整个人倒飞出去。当他起身之时,脸上已经多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他的嘴角渗出血迹,看上去很是狼狈。极度愤怒,转头望去,却看见林雨晴身旁多了一个男人。郑军懵了,林雨晴也懵了,她把目光放在青年身上,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你……你……”支支吾吾了半天,林雨晴却依旧没有能够说出那两个字。“对不起,雨晴,我回来了。”秦宇目光放在林雨晴身上,双眼之中,满是柔情与悔恨。

声音快要沙哑,回春堂的大门终于打开。

林雨晴见着开门之人,心里一喜,这是她从小玩到大的发小。

“茜茜,你在回春堂真是太好了!”

林雨晴深呼吸一口气,立马走到冯茜茜身前:“你跟回春堂的郑少爷是恋人吧?求求你托托关系,让回春堂的神医救救我女儿,她快撑不住了。”

冯茜茜扫了林雨晴母女一眼,语气却并不友好:“你应该知道,回春堂向来都需要预约,你突然跑过来想让钟神医出手诊治,哪有这么简单?”

“郑少爷不是钟神医的徒弟嘛?有这层关系在,想要请钟神医出手应该可以。”

林雨晴咽了口唾沫,渴求的眼神暴露无遗:“茜茜,求求你了,医院那边对小童的病情都没有办法,整个滨海市,我能够想到的只有钟神医,只有他能挽救我的女儿,你帮我一把!”

“你认为茜茜为什么要帮你呢?”

轻蔑的声音传来,一名身穿华贵服装的青年走出来,搂住了冯茜茜的腰肢:“你不过就是一个被秦家玷污,被林家踹开的垃圾,滨海多少人对你都避之不及,你有什么资格求人办事儿?”

此人便是郑家大少爷,也同样是回春堂钟神医首徒郑军。

郑军言语之间满是讥讽,林雨晴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这番话语无疑是刺痛了她的心坎。

“郑少爷,我跟茜茜是发小,就请你看在我和茜茜的面子上,让钟神医出手诊治。”

林雨晴咬了咬牙,强忍住委屈,开口说道:“不管我多肮脏,我的女儿却是无辜,她只是个孩子,救救她吧。”

“哈哈,发小?林雨晴,五年的时间,你还是那么天真。”

郑军冷笑起来,毫不掩饰的嘲讽:“五年前,你为什么会跟秦宇那废物睡在一张床上?要不是你这发小撮合,怎么可能会有那么一场闹剧?”

闻言,林雨晴整个人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冯茜茜。

哪怕是五年时间,她也从来都觉得当年的事儿,纯属意外,从来没有怀疑过最好的发小。

“茜茜,真的是你吗?”

林雨晴眼眶通红的看着冯茜茜。

“对,是我给你下了药,也是我把你放在秦宇那废物的住房内。”

“为什么?”

“从小到大,你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公主,我倒是成了你的陪衬,林雨晴,你真觉得我和你关系很好吗?”

冯茜茜耸了耸肩,一脸坦然的开口说道:“我比谁都希望看到你落魄的一天,你越惨我就越高兴,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冯茜茜亲口承认,直接在林雨晴心上狠狠插了一刀。

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林雨晴的表情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若非不是五年前的那桩丑事,她不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发小占了一位。

多么可笑,多么可悲。

“林雨晴,你或许还应该感谢茜茜。”

郑军见着林雨晴那脸上绝望的神情,似乎是兴奋异常:“当年秦宇可是秦家继承人,差一些你就成为了秦家夫人,再者而言,秦宇那家伙床上功夫肯定让你很痴迷吧?不然的话,你哪儿会生下这么一个野种?”

“郑少说得没错,如果不是我的撮合,你又怎么可能享受到做女人的快乐?”

冯茜茜嘴角咧开笑容,宛若一条蛇蝎:“只可惜你脑子不好使,那秦宇都像条狗一样被赶出滨海,你还非得生下这么一个野种,你就是该死!”

一字一句,全部扎在林雨晴的心坎。

特别是那一句野种,更是让她整个人快要崩溃。

即便如此,她依旧没有反驳。

忍耐,似乎已经成为了常态。

“林雨晴,若是我师父出手,这野种或许有一线生机,不过这个机会,还需要你自己争取。”

郑军目光毫不掩饰的在林雨晴身上流转,笑说道:“在这滨海,你虽是人人唾弃的脏女人,不过谁也不能否认,你确实是个绝代佳人,想要我师父出手可以,但你……必须要陪我睡一晚,如何?”

郑军的要求很直接,同样很可耻。

冯茜茜皱眉,却并未提出任何意见。

五年前,她暗地设计林雨晴,无非就是为了攀上郑军这棵大树。

她很清楚,自身不过就是一个工具,一个毫无地位的工具。

只要能够得到郑军这棵大树的庇荫,冯茜茜根本不在乎所谓的面子与尊严。

“不可能。”

林雨晴厉声拒绝,咬牙切齿的瞪着郑军:“郑军,即便你是钟神医的首徒,即便你是郑家大少爷,我也不可能会沦为你的玩物!”

“你拒绝我,那便是亲手断送了这个野种的生路!”

“若是小童撑不过这一次,那我便与她一同入黄泉。”

闻言,郑军脸色变得僵硬。

许久之后,他才有些怒意的看着林雨晴:“你真以为我缺女人?若不是你有几分姿色,我会看上你?林雨晴,你五年前就被人干了,还特么给人生了个孩子,你还觉得自己很圣洁啊?”

“郑军,你给我闭嘴!”林雨晴终于是有些难以忍受。

“还不愿意面对现实啊?外边那些人都特么骂你不要脸的婊子,你还跟我装纯洁,艹!”

郑军舔了舔嘴唇,讥讽道:“你该不会还想着那个干了你一次,让你生了孩子的男人吧?那你是真贱呐!”

“你……”

林雨晴咬着牙齿,却无可奈何。

“真是个可怜的脏女人……”

郑军话还没有说完,清脆的巴掌声突兀响起,他整个人倒飞出去。

当他起身之时,脸上已经多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他的嘴角渗出血迹,看上去很是狼狈。

极度愤怒,转头望去,却看见林雨晴身旁多了一个男人。

郑军懵了,林雨晴也懵了,她把目光放在青年身上,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你……你……”

支支吾吾了半天,林雨晴却依旧没有能够说出那两个字。

“对不起,雨晴,我回来了。”

秦宇目光放在林雨晴身上,双眼之中,满是柔情与悔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