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寒星霍沉短篇阮寒星,钟少阳-第1章 要求

第1章 要求

“阮寒星,我告诉你,今天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阮寒星恢复意识的第一秒,就听到这熟悉的话。掐了自己一把,疼。她的心头涌上不敢置信的狂喜,猛地冲去洗手间,看着镜子里那个眉眼桀骜、满脸胶原蛋白的少女,眼泪差点掉落下来。这是十九岁的她!她重生了?!“阮寒星!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男人气急败坏,大吼着冲了过来。狠狠地扯了她一把,厌恶地骂道:“在贫民窟里长大的,果然一点教养都没有!”“爸爸,你不要生气了。”一个清秀柔弱的女孩挽住男人,语气温柔:“姐姐刚醒,心里可能还有怨气。您别生气,好好跟姐姐说……”这熟悉的充满绿茶气息的语气……阮寒星沉了沉眼眸,讽刺地道:“我怎么可能有教养呢?谁不知道我阮寒星是个有娘生没爹养的孩子,能活这么大已经是上天开眼,哪来的教养?”“我说得对吗?亲爱的爸爸。”没错,面前的中年人是她的亲生父亲阮泽明,而少女则是她同父异母,只比她小了三个月的妹妹阮未思。阮寒星从小跟着外婆,靠外婆捡垃圾在贫民窟养大,如今到了十九岁,这个所谓的父亲才找上门来。而讽刺的是,他能想起她这个女儿的原因是,他的宝贝女儿阮未思的未婚夫半年前出了车祸,双腿残疾,公司也被别人接手,可以说现在是一无所有。阮泽明和江秋雨怎么舍得自己的宝贝儿受这种苦?可是他们又不敢得罪霍氏,最后只能将主意打到阮寒星的头上。阮泽明大怒,想也不想地抬手要打:“你就这么跟你爸我说话?!”然而他的手到了一半,怎么也落不下去。轻轻松松抓住他的手,阮寒星嘲讽地勾唇,手上的力气不减分毫:“你找我之前,难道没查过吗?我在贫民窟从小打的架,比阮未思喊你爸的次数都多。您人到中年,最好还是不要跟我动手。”“寒星,快住手,这是你爸爸啊!”江秋雨见势,忙假惺惺地劝道:“这么多年没见,你爸爸的心里也是有你的,你可不要听你外婆的挑唆,误会了我们……”“啪!”“啊!”“阮寒星!”伴随着阮未思的尖叫和阮泽明的怒吼,阮寒星嘴角的笑意更大:“江秋雨,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到我面前充长辈的?”“我劝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晃。毕竟我没什么教养,气急了只会动手打人。到时候脸被扇肿了,丢人的可不是我。”“姐姐,你怎么能这样?”阮未思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爸爸妈妈是长辈,我知道你心里有怨,但是也不能动手啊……”“你配过来教我做事?”阮寒星嗤笑:“阮未思,你最好也闭上嘴。你们母女两一个老白莲一个小绿茶,我看到就烦。不信你可以试试看。”阮未思攥紧拳头,指甲陷入掌心。江秋雨恨得咬牙,扯了扯阮未思给她使了个眼神。他们还有用得上阮寒星的地方,现在没必要因为这点口舌跟她闹。看着妻女泪眼盈盈,却又充满信任依赖的目光,阮泽明的大男子主义得到了满足,呵斥道:“阮寒星,我看你真是不知所谓。看看你这粗俗的样子,哪一点像是我的女儿!”“什么样的人家能够看上你?”瞪她一眼:“我毕竟是你爸,还是要操心你的终身大事。反正你也不上学了,收拾收拾,这两天就嫁过去,听到没有?”阮寒星垂下眼,扯了扯嘴角:“要我嫁也可以。”“你不要不识好歹,霍氏霍家,就凭你一辈子都攀不上……”喋喋不休的阮泽明猛地瞪大眼:“你说什么?”“霍家要是真的这么好,你怎么不让阮未思嫁过去?”阮寒星冷笑:“虚的就不用说了,让我嫁可以,我要一套西街的房子,其次还要一百万,少一样都免谈!”“你竟然还敢跟我谈条件?!”阮泽明还要再骂,却被江秋雨一把拉住。“寒星毕竟没在身边长大,想要点东西傍身也是应该的。”江秋雨强忍心痛,堆出一脸体贴大度的笑,道:“嫁女儿哪能不给嫁妆呢?泽明,我知道你心里也是关心寒星的,就不要别扭了。寒星要,就给她吧。”她心里的算盘打得啪啪响。西街的后面就是贫民窟西街后巷,一套房子也没几个钱,一百万也不过是两个包的钱。用这点钱解脱阮未思,还能保全名声,再好不过了。阮泽明显然也想明白了,沉着脸:“我当爸爸的还能亏待你吗?”“亏不亏待的,我这十九年第一次见到我的亲爹,找他要点东西,应该不是难事吧?”阮寒星只觉得好笑:“什么时候把东西送过来我就什么时候嫁。时候不早了,你们一家也赶紧走吧。一会儿我外婆回来,看到不三不四的人影响胃口。”阮泽明被她阴阳了一句还想再骂,江秋雨却不想再耽误时间。目的已经达成,她也不想呆在这小破房子里,跟阮未思一起把阮泽明劝走了。阮寒星正要关门,一个身影猛地冲了过来,一把抱住她:“寒星!”

“阮寒星,我告诉你,今天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阮寒星恢复意识的第一秒,就听到这熟悉的话。

掐了自己一把,疼。

她的心头涌上不敢置信的狂喜,猛地冲去洗手间,看着镜子里那个眉眼桀骜、满脸胶原蛋白的少女,眼泪差点掉落下来。

这是十九岁的她!她重生了?!

“阮寒星!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男人气急败坏,大吼着冲了过来。

狠狠地扯了她一把,厌恶地骂道:“在贫民窟里长大的,果然一点教养都没有!”

“爸爸,你不要生气了。”一个清秀柔弱的女孩挽住男人,语气温柔:“姐姐刚醒,心里可能还有怨气。您别生气,好好跟姐姐说……”

这熟悉的充满绿茶气息的语气……

阮寒星沉了沉眼眸,讽刺地道:“我怎么可能有教养呢?谁不知道我阮寒星是个有娘生没爹养的孩子,能活这么大已经是上天开眼,哪来的教养?”

“我说得对吗?亲爱的爸爸。”

没错,面前的中年人是她的亲生父亲阮泽明,而少女则是她同父异母,只比她小了三个月的妹妹阮未思。

阮寒星从小跟着外婆,靠外婆捡垃圾在贫民窟养大,如今到了十九岁,这个所谓的父亲才找上门来。

而讽刺的是,他能想起她这个女儿的原因是,他的宝贝女儿阮未思的未婚夫半年前出了车祸,双腿残疾,公司也被别人接手,可以说现在是一无所有。

阮泽明和江秋雨怎么舍得自己的宝贝儿受这种苦?可是他们又不敢得罪霍氏,最后只能将主意打到阮寒星的头上。

阮泽明大怒,想也不想地抬手要打:“你就这么跟你爸我说话?!”

然而他的手到了一半,怎么也落不下去。

轻轻松松抓住他的手,阮寒星嘲讽地勾唇,手上的力气不减分毫:“你找我之前,难道没查过吗?我在贫民窟从小打的架,比阮未思喊你爸的次数都多。您人到中年,最好还是不要跟我动手。”

“寒星,快住手,这是你爸爸啊!”江秋雨见势,忙假惺惺地劝道:“这么多年没见,你爸爸的心里也是有你的,你可不要听你外婆的挑唆,误会了我们……”

“啪!”

“啊!”

“阮寒星!”

伴随着阮未思的尖叫和阮泽明的怒吼,阮寒星嘴角的笑意更大:“江秋雨,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到我面前充长辈的?”

“我劝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晃。毕竟我没什么教养,气急了只会动手打人。到时候脸被扇肿了,丢人的可不是我。”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阮未思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爸爸妈妈是长辈,我知道你心里有怨,但是也不能动手啊……”

“你配过来教我做事?”阮寒星嗤笑:“阮未思,你最好也闭上嘴。你们母女两一个老白莲一个小绿茶,我看到就烦。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阮未思攥紧拳头,指甲陷入掌心。

江秋雨恨得咬牙,扯了扯阮未思给她使了个眼神。

他们还有用得上阮寒星的地方,现在没必要因为这点口舌跟她闹。

看着妻女泪眼盈盈,却又充满信任依赖的目光,阮泽明的大男子主义得到了满足,呵斥道:“阮寒星,我看你真是不知所谓。看看你这粗俗的样子,哪一点像是我的女儿!”

“什么样的人家能够看上你?”瞪她一眼:“我毕竟是你爸,还是要操心你的终身大事。反正你也不上学了,收拾收拾,这两天就嫁过去,听到没有?”

阮寒星垂下眼,扯了扯嘴角:“要我嫁也可以。”

“你不要不识好歹,霍氏霍家,就凭你一辈子都攀不上……”喋喋不休的阮泽明猛地瞪大眼:“你说什么?”

“霍家要是真的这么好,你怎么不让阮未思嫁过去?”阮寒星冷笑:“虚的就不用说了,让我嫁可以,我要一套西街的房子,其次还要一百万,少一样都免谈!”

“你竟然还敢跟我谈条件?!”

阮泽明还要再骂,却被江秋雨一把拉住。

“寒星毕竟没在身边长大,想要点东西傍身也是应该的。”江秋雨强忍心痛,堆出一脸体贴大度的笑,道:“嫁女儿哪能不给嫁妆呢?泽明,我知道你心里也是关心寒星的,就不要别扭了。寒星要,就给她吧。”

她心里的算盘打得啪啪响。

西街的后面就是贫民窟西街后巷,一套房子也没几个钱,一百万也不过是两个包的钱。

用这点钱解脱阮未思,还能保全名声,再好不过了。

阮泽明显然也想明白了,沉着脸:“我当爸爸的还能亏待你吗?”

“亏不亏待的,我这十九年第一次见到我的亲爹,找他要点东西,应该不是难事吧?”阮寒星只觉得好笑:“什么时候把东西送过来我就什么时候嫁。时候不早了,你们一家也赶紧走吧。一会儿我外婆回来,看到不三不四的人影响胃口。”

阮泽明被她阴阳了一句还想再骂,江秋雨却不想再耽误时间。

目的已经达成,她也不想呆在这小破房子里,跟阮未思一起把阮泽明劝走了。

阮寒星正要关门,一个身影猛地冲了过来,一把抱住她:“寒星!”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