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殿陈凡第1章 南城市-阎王殿陈凡第1章 南城市阅读

第1章 南城市

南城市。陈凡拿出手机。手指轻快弹动间,拨出一个号码。“冥王殿,即日起集结。”“是!”电话中,干脆利落的声音传来。陈凡挂断电话。冥王殿,四大护法,八大战将,十万雄兵!更是有十大殿堂,各司其职。足够给她一个美好未来了!“陈凡,你这个死废物,干个家务,都这么磨磨唧唧的?”身后,清冷的声音传开来。陈凡一愣。“妈,我这就去,您别生气。”陈凡一脸笑容,恭敬而从容。“废物,每天就知道刷锅洗碗。”杨淑芳皱起眉头,面色更冷。陈凡却不多说,疾步进屋。他入赘林家,已然三年。原本,只是想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好好爱她,以报当年,一饭之恩。却不曾想,三年付出,三年屈辱。并未让她满意。如今,只好动用阎王殿的力量!他,本就是十殿阎罗,又何惧世俗嘲弄?“陈凡,你愣着干什么?”坐在沙发上的林婉儿,不由皱眉,俏脸微冷。这个家伙,也太没眼色了!“陈凡,你不赚钱没什么,好歹在这个家里,勤快一点!”林婉儿轻叹一声,面色微冷。“好,我这就去。”陈凡面色平淡。这种话,他这些年,听得太多,早就无感。若不是觉得自己还欠林婉儿的,他怎可能留下?“现在播报一条新闻:米国通达集团,不日将在夏国设立公司分部,并逐步转移业务重心,前往夏国发展!”“同时,将公司控制权,交给一名夏国人!”“这!”林婉儿顿时愣住,面色骤变。通达集团?那是世界顶级的高科技公司,居然将控制权交给夏国人?“重大新闻,五分钟之前,北境军部,发出通告,夏国新增一位封号战神!”“封号为阎罗战神!”“居然是阎罗战神?”“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封号战神了吧?啧啧!”坐在一边的林开山不由咋舌,这些年这个家全靠女儿撑着,他也乐得清闲,平时就玩玩古董,已经很久没有上班。但对于时事新闻,那还是很感兴趣的。“这两个人,肯定能力出众,阎罗战神?”“神秘青年?还都是咱们夏国人呢!”杨淑芳轻哼,说话间白了陈凡一眼,这个废物。干啥啥不行!偷懒第一名。陈凡听到这些消息,却不由一愣。阎王殿?这群小子动作还真够快的。不过。这动静不能搞小一点吗?“你笑什么笑,你个死废物,这两人是功成名就,你呢?洗碗去!”杨淑芳皱眉,面色更冷。陈凡面容上笑意不减。真不知道,当杨淑芳知道了这些所谓的翘楚,都只是他陈凡手中的棋子,她会作何感想?陈凡也不再停留。迈步进了厨房,安心洗碗。“陈凡,你别墨迹,晚上是林家族会,你动作快点行不行?”不多时,林婉儿催促道。陈凡却愣住。族会?前几年,自己可没有资格参加。别人胡吃海喝的时候,他就只能躲在角落里,吃残羹剩饭。这一次!呵呵!陈凡摇摇头。“好!”陈凡双眼微微眯起。林家?前些年带给他的只有无尽屈辱!如今!他既然要踏足巅峰。区区林家,注定只是跳梁小丑。林凡快步走进卧室,换上一身干净的商务装,从柜子下面,抽出一个古朴的盒子。盒子通体血红。妖异光芒闪动不停。其上,血色纹路明灭不定,更透出几分神秘。“啪!”盒子打开。陈凡伸手,握住那枚古朴戒指。“好久不见,帝王戒。”陈凡的双眸中,不断的涌动着一股降伏天地的光芒。踏步而行。转身出门。陈凡整个人的气质,似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凌厉中透出几分张狂。内敛中又有几分深沉。“陈凡,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故意想给婉儿丢人,让我们一家人下不了台?你本来就没用,戴着这东西,哗众取宠吗?”林婉儿挑起眉梢。“你这个死废物,原本只是废,现在连脑子也不好用了吗?”杨淑芳一脸冷笑。身后站着的林婉儿,此刻脸色也略微有些不快,看了一眼陈凡道。“穿的像是要饭的,你跟我们去,是为了羞辱我们?”“狗东西,去换套衣服会死吗?”杨淑芳气急败坏,差点跳脚。“换?”“我这身行头,足以让这个世界颤抖,为什么要换?”陈凡面色无比平静。什么??让全世界颤抖?这小子是脑子进屎了吗?几年前的衣服,外加一个浮夸的地摊货戒指?这废物到底哪儿来的自信!林婉儿刚才已经是耐着性子在劝说,但看陈凡这副样子,忍不住也气的面色微红。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挎包,气呼呼的说“好,随便你!你爱穿什么穿什么,爱戴什么就戴什么!到时候要是在族会上丢人,你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说完之后,林婉儿便不再理会陈凡,径自走出了家门。丢人?林凡下意识的摸了摸手上这枚帝王戒。嘴角微微上扬。这身商务装,是当年十殿中的礼殿为自己量身定做的,首席设计师,是全球排行第一的卡波。只可惜,当时他在礼殿地位低,根本没有资格见到自己的庐山真面目!但!这件衣服,全球,乃至三界,仅此一件!至于帝王戒!这是权利的象征,是让十殿冥王看到,都为之颤抖的东西。帝王之戒,帝王之威,所到之处,皆为臣子!

南城市。

陈凡拿出手机。

手指轻快弹动间,拨出一个号码。

“冥王殿,即日起集结。”

“是!”

电话中,干脆利落的声音传来。

陈凡挂断电话。

冥王殿,四大护法,八大战将,十万雄兵!

更是有十大殿堂,各司其职。

足够给她一个美好未来了!

“陈凡,你这个死废物,干个家务,都这么磨磨唧唧的?”

身后,清冷的声音传开来。

陈凡一愣。

“妈,我这就去,您别生气。”陈凡一脸笑容,恭敬而从容。

“废物,每天就知道刷锅洗碗。”杨淑芳皱起眉头,面色更冷。

陈凡却不多说,疾步进屋。

他入赘林家,已然三年。

原本,只是想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好好爱她,以报当年,一饭之恩。

却不曾想,三年付出,三年屈辱。

并未让她满意。

如今,只好动用阎王殿的力量!

他,本就是十殿阎罗,又何惧世俗嘲弄?

“陈凡,你愣着干什么?”

坐在沙发上的林婉儿,不由皱眉,俏脸微冷。

这个家伙,也太没眼色了!

“陈凡,你不赚钱没什么,好歹在这个家里,勤快一点!”林婉儿轻叹一声,面色微冷。

“好,我这就去。”

陈凡面色平淡。

这种话,他这些年,听得太多,早就无感。

若不是觉得自己还欠林婉儿的,他怎可能留下?

“现在播报一条新闻:米国通达集团,不日将在夏国设立公司分部,并逐步转移业务重心,前往夏国发展!”

“同时,将公司控制权,交给一名夏国人!”

“这!”

林婉儿顿时愣住,面色骤变。

通达集团?

那是世界顶级的高科技公司,居然将控制权交给夏国人?

“重大新闻,五分钟之前,北境军部,发出通告,夏国新增一位封号战神!”

“封号为阎罗战神!”

“居然是阎罗战神?”

“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封号战神了吧?啧啧!”坐在一边的林开山不由咋舌,这些年这个家全靠女儿撑着,他也乐得清闲,平时就玩玩古董,已经很久没有上班。

但对于时事新闻,那还是很感兴趣的。

“这两个人,肯定能力出众,阎罗战神?”

“神秘青年?还都是咱们夏国人呢!”杨淑芳轻哼,说话间白了陈凡一眼,这个废物。

干啥啥不行!

偷懒第一名。

陈凡听到这些消息,却不由一愣。

阎王殿?

这群小子动作还真够快的。

不过。

这动静不能搞小一点吗?

“你笑什么笑,你个死废物,这两人是功成名就,你呢?洗碗去!”杨淑芳皱眉,面色更冷。

陈凡面容上笑意不减。

真不知道,当杨淑芳知道了这些所谓的翘楚,都只是他陈凡手中的棋子,她会作何感想?

陈凡也不再停留。

迈步进了厨房,安心洗碗。

“陈凡,你别墨迹,晚上是林家族会,你动作快点行不行?”不多时,林婉儿催促道。

陈凡却愣住。

族会?

前几年,自己可没有资格参加。

别人胡吃海喝的时候,他就只能躲在角落里,吃残羹剩饭。

这一次!

呵呵!

陈凡摇摇头。

“好!”陈凡双眼微微眯起。

林家?

前些年带给他的只有无尽屈辱!

如今!

他既然要踏足巅峰。

区区林家,注定只是跳梁小丑。

林凡快步走进卧室,换上一身干净的商务装,从柜子下面,抽出一个古朴的盒子。

盒子通体血红。

妖异光芒闪动不停。

其上,血色纹路明灭不定,更透出几分神秘。

“啪!”

盒子打开。

陈凡伸手,握住那枚古朴戒指。

“好久不见,帝王戒。”

陈凡的双眸中,不断的涌动着一股降伏天地的光芒。

踏步而行。

转身出门。

陈凡整个人的气质,似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凌厉中透出几分张狂。

内敛中又有几分深沉。

“陈凡,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故意想给婉儿丢人,让我们一家人下不了台?你本来就没用,戴着这东西,哗众取宠吗?”林婉儿挑起眉梢。

“你这个死废物,原本只是废,现在连脑子也不好用了吗?”

杨淑芳一脸冷笑。

身后站着的林婉儿,此刻脸色也略微有些不快,看了一眼陈凡道。

“穿的像是要饭的,你跟我们去,是为了羞辱我们?”

“狗东西,去换套衣服会死吗?”

杨淑芳气急败坏,差点跳脚。

“换?”

“我这身行头,足以让这个世界颤抖,为什么要换?”陈凡面色无比平静。

什么??

让全世界颤抖?

这小子是脑子进屎了吗?

几年前的衣服,外加一个浮夸的地摊货戒指?

这废物到底哪儿来的自信!

林婉儿刚才已经是耐着性子在劝说,但看陈凡这副样子,忍不住也气的面色微红。

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挎包,气呼呼的说

“好,随便你!你爱穿什么穿什么,爱戴什么就戴什么!到时候要是在族会上丢人,你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

说完之后,林婉儿便不再理会陈凡,径自走出了家门。

丢人?

林凡下意识的摸了摸手上这枚帝王戒。嘴角微微上扬。

这身商务装,是当年十殿中的礼殿为自己量身定做的,首席设计师,是全球排行第一的卡波。

只可惜,当时他在礼殿地位低,根本没有资格见到自己的庐山真面目!

但!

这件衣服,全球,乃至三界,仅此一件!

至于帝王戒!

这是权利的象征,是让十殿冥王看到,都为之颤抖的东西。

帝王之戒,帝王之威,所到之处,皆为臣子!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