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系初恋第2章 你好,高三(下)-甜系初恋第2章 你好,高三(下)阅读

第2章 你好,高三(下)

姜晚认命地站起身,扯出一个尴尬的微笑,又见第一排的尚谦转过身来对着她点了点头,客气中带着鼓励。她眼珠子一转,有些支吾地答到:“我的安排和计划其实和尚谦也差不多。”“短期目标……”说到这儿,她有些为难地拧起秀眉。她有自己想要做的事,但短期内也没什么特别想要达成的目标,不过,仔细想想大约好像……还是有一个的。“就、就想考年级第一。”是的,她想考一次年级第一,她不想当万年老二!哪怕一次月考也行!众人听见她这话,不约而同地都“哦~”了一声,拖着长长的尾音,然后又纷纷往陆淮舟的方向看去。坐在陆淮舟前面的沈欢,向来都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他转过头对陆淮舟道:“舟哥,她在挑衅你!”陆淮舟手指一顿,转笔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看了眼姜晚的方向,小姑娘此刻正背对着他,微垂着脑袋,耳朵却红了。班主任招呼着大家保持安静,正准备鼓励姜晚几句,却听陆淮舟的声音传了过来,淡淡的,带着笑意,“嗯,加油。”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教室里,几乎每个人都听见了。刹那间,教室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更像是在聚众起哄。这两位大神是公开宣战了吗?但听舟哥的语气有点宠溺是怎么肥事?刚坐下的姜晚听见这话,只觉得自己的脸颊愈发烫了。她其实,真没有要和他宣战的意思,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他说这话什么意思?还有,同学们激动个啥?陆淮舟的同桌是个男生,叫许健康。看了刚才那一出,他原本也是想打趣几句的,却不想还未开口,就咳嗽了起来。陆淮舟听见他咳嗽的声音,微侧眸,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感冒还没好?”他记得放暑假前这家伙就感冒了。许健康从抽屉里扯了两张纸巾,捂住嘴,急忙摇头,“咳咳咳,上次……那是着凉了感冒,这次,咳咳……是热伤风。”陆淮舟:“……”许健康刚出生时原名是叫许建然的,但因为是早产儿,免疫力低下,所以身体素质一直很差,经常生病。所以父母给他改了名字,叫健康。就希望他能和普通孩子一样,健健康康地长大。这时,沈欢又回过头来,开玩笑道:“阿康,我觉得你干脆改名叫许黛玉得了。”许健康:“……”陆淮舟面无表情,继续玩儿着手里的笔:“那你俩就真成姐妹花了。”一个黛玉,一个……欢欢。沈欢:“……哥,别乱说啊,我可是24K纯爷们儿。”就是名字娘了点儿,而已!下课后。陆淮舟被叫去了办公室。唐柠作为班长,正对着后面的黑板报皱眉苦恼,“姜姜,黄师傅让我们把黑板报换一下,说是新学期新气象,得换个振奋人心的。”“你说换个什么好呢?”黄师傅,就是班主任黄飞宏。因为他的名字和一代武学大师黄飞鸿的名字读音一样。所以班里的人都叫他黄师傅。唐柠是班长,这些事儿,是该由她来费心思。她想了会儿,忽然拍了下桌子,指着黑板道:“要不我就把那几个大字儿换一下,其他内容依旧保持不变。”姜晚闻言,赞同点头,“嗯,反正后面那黑板报上学期也用了一学期。”每次就换个主题大字儿,也就蒙混过去了。看来,黄师傅这次又要被敷衍了。唐柠拿着彩色粉笔和刷子去写黑板报了,姜晚正准备把刚才课上做的五三拿出来对答案。不想,后头传来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她转过头,便见许健康在咳嗽,脸也涨红,正打开保温杯,准备喝水。她眉头一拧,关心地问到:“健康,你感冒还没好?”她记得,许健康放暑假之前就感冒咳嗽来着。许健康刚才咳得凶了,嗓子有些哑:“我这是热伤风。”“你问的问题怎么和舟哥一模一样?”许健康不过是随口一说,但听见这话的姜晚,像是被电击了般,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我去上厕所。”她尴尬地笑了笑,有些局促地扯了两张纸就往外走。许健康看着她的背影摇头,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瓶止咳糖浆,倒满一小盖子,又拿起来,仰头喝光。姜晚刚走到教室门口就遇见了陆淮舟。陆淮舟个子高,立在她面前,轻而易举就把人挡住了。姜晚抬头瞧了他一眼,瘪瘪嘴。她总觉得陆淮舟好像又长高了,她现在也就堪堪能平齐到他的胸口处。不得不感叹一句,老天爷对他可真好。姜晚这么想着,绕过他就要走,却见陆淮舟长腿一挪,又故意将人挡住了。少年晃了晃手里的东西,眸底含笑,“黄师傅让你把这班牌换一下。”他黑眸明亮,像是染了一抹夏日的光,低头看着她,又淬着些许柔意。姜晚闻言,这才将视线落在陆淮舟的手上。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块蓝色的牌子,上面印着高三一班。“骗人,黄师傅才不会让我换呢,我、我根本够不着!”她微撅着嘴,满脸不乐意,又伸出手去摸门框顶上那班牌,证明自己是真的够不着。陆淮舟只觉得她气鼓鼓地样子有些可爱,大手搭在她的脑袋上,眼里的笑像是要溢出来了似的,“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姜晚:“……”“啪”的一声,她没好气地将他的手打开,“别摸我头发,摸油了。”矮怎么了?又没吃你家大米!姜晚气哄哄地轻哼了声,准备转身回教室,却又被陆淮舟扯住了马尾辫。“嘶~你又干嘛?”没完没了了。陆淮舟微弯下腰,双眸对上她那双漂亮的杏眼,他那俊美的眉头上扬:“想考第一?”姜晚瘪嘴,没有否认。“行啊,叫我声哥哥,叫得好听了,下次就让你考第一。”少年模样帅气,声音温柔,还带着丝蛊惑,嘴角那抹肆意的笑,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慵懒散漫。“幼稚!”姜晚掷地有声儿地吐出俩字儿,正所谓输人不能输志气,谁要他让啊,她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考第一。陆淮舟这个幼稚鬼。她又侧过身,重重的打了下那只抓着自己马尾辫的手,这次声音格外清脆响亮。姜晚是带着小脾气的,也算是报了刚才他抢她笔的仇。打完人之后,她傲娇地转身就回教室,厕所也不想去了。陆淮舟疼得倒吸了口凉气,看着小姑娘的背影,又垂眸看了眼自己的手,白皙的手背红了一大块。却又勾唇轻笑了下。啧,下手真重。姜晚回到座位,就听许健康问,“姜姜,舟哥他又欺负你了?我看他拽你头发了。”舟哥真是不讲道义,怎么总欺负姜姜,姜姜这么好的姑娘他也舍得欺负,唉,真是世态炎凉啊。姜晚双手撑着脸颊,叹了口气,“可不是嘛,他就是个幼稚鬼,我不跟他一般见识。”许健康点点头。不过,舟哥什么时候成幼稚鬼了?舟哥平时挺高冷的呀。姜晚打开水杯喝水,眼角余光不经意地瞥向门口处。门口的少年,身形颀长,五官清冷俊逸,薄唇微抿,好看的眉微拧着,很不情愿地在换班牌。她只暗搓搓地看了一眼,又立即收回视线,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笑了。这时,唐柠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姜姜,你快帮我看看,这几个字写得怎么样?”姜晚闻言,转过身,看向后面的黑板报,唐柠新写的那几个字格外显眼:你好,高三!原来,真的已经高三了呀。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有些惆怅,却又有些期待。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悄悄溜走,就像过去的那两年。太快了。姜晚转过头,见门口的少年正往教室走,懒散清冷的模样。窗外阳光灿烂,沾着夏日的蓬勃朝气。她匆匆收回视线,回答道:“嗯,写得很好!”你好,高三。你好,高三的陆淮舟。

姜晚认命地站起身,扯出一个尴尬的微笑,又见第一排的尚谦转过身来对着她点了点头,客气中带着鼓励。

她眼珠子一转,有些支吾地答到:“我的安排和计划其实和尚谦也差不多。”

“短期目标……”

说到这儿,她有些为难地拧起秀眉。她有自己想要做的事,但短期内也没什么特别想要达成的目标,不过,仔细想想大约好像……还是有一个的。

“就、就想考年级第一。”

是的,她想考一次年级第一,她不想当万年老二!

哪怕一次月考也行!

众人听见她这话,不约而同地都“哦~”了一声,拖着长长的尾音,然后又纷纷往陆淮舟的方向看去。

坐在陆淮舟前面的沈欢,向来都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他转过头对陆淮舟道:“舟哥,她在挑衅你!”

陆淮舟手指一顿,转笔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看了眼姜晚的方向,小姑娘此刻正背对着他,微垂着脑袋,耳朵却红了。

班主任招呼着大家保持安静,正准备鼓励姜晚几句,却听陆淮舟的声音传了过来,淡淡的,带着笑意,

“嗯,加油。”

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教室里,几乎每个人都听见了。

刹那间,教室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更像是在聚众起哄。

这两位大神是公开宣战了吗?

但听舟哥的语气有点宠溺是怎么肥事?

刚坐下的姜晚听见这话,只觉得自己的脸颊愈发烫了。她其实,真没有要和他宣战的意思,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他说这话什么意思?还有,同学们激动个啥?

陆淮舟的同桌是个男生,叫许健康。

看了刚才那一出,他原本也是想打趣几句的,却不想还未开口,就咳嗽了起来。

陆淮舟听见他咳嗽的声音,微侧眸,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感冒还没好?”

他记得放暑假前这家伙就感冒了。

许健康从抽屉里扯了两张纸巾,捂住嘴,急忙摇头,“咳咳咳,上次……那是着凉了感冒,这次,咳咳……是热伤风。”

陆淮舟:“……”

许健康刚出生时原名是叫许建然的,但因为是早产儿,免疫力低下,所以身体素质一直很差,经常生病。

所以父母给他改了名字,叫健康。就希望他能和普通孩子一样,健健康康地长大。

这时,沈欢又回过头来,开玩笑道:“阿康,我觉得你干脆改名叫许黛玉得了。”

许健康:“……”

陆淮舟面无表情,继续玩儿着手里的笔:“那你俩就真成姐妹花了。”

一个黛玉,一个……欢欢。

沈欢:“……哥,别乱说啊,我可是24K纯爷们儿。”

就是名字娘了点儿,而已!

下课后。

陆淮舟被叫去了办公室。

唐柠作为班长,正对着后面的黑板报皱眉苦恼,“姜姜,黄师傅让我们把黑板报换一下,说是新学期新气象,得换个振奋人心的。”

“你说换个什么好呢?”

黄师傅,就是班主任黄飞宏。因为他的名字和一代武学大师黄飞鸿的名字读音一样。所以班里的人都叫他黄师傅。

唐柠是班长,这些事儿,是该由她来费心思。

她想了会儿,忽然拍了下桌子,指着黑板道:“要不我就把那几个大字儿换一下,其他内容依旧保持不变。”

姜晚闻言,赞同点头,“嗯,反正后面那黑板报上学期也用了一学期。”每次就换个主题大字儿,也就蒙混过去了。

看来,黄师傅这次又要被敷衍了。

唐柠拿着彩色粉笔和刷子去写黑板报了,姜晚正准备把刚才课上做的五三拿出来对答案。

不想,后头传来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她转过头,便见许健康在咳嗽,脸也涨红,正打开保温杯,准备喝水。

她眉头一拧,关心地问到:“健康,你感冒还没好?”她记得,许健康放暑假之前就感冒咳嗽来着。

许健康刚才咳得凶了,嗓子有些哑:“我这是热伤风。”

“你问的问题怎么和舟哥一模一样?”

许健康不过是随口一说,但听见这话的姜晚,像是被电击了般,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我去上厕所。”她尴尬地笑了笑,有些局促地扯了两张纸就往外走。

许健康看着她的背影摇头,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瓶止咳糖浆,倒满一小盖子,又拿起来,仰头喝光。

姜晚刚走到教室门口就遇见了陆淮舟。

陆淮舟个子高,立在她面前,轻而易举就把人挡住了。姜晚抬头瞧了他一眼,瘪瘪嘴。

她总觉得陆淮舟好像又长高了,她现在也就堪堪能平齐到他的胸口处。不得不感叹一句,老天爷对他可真好。

姜晚这么想着,绕过他就要走,却见陆淮舟长腿一挪,又故意将人挡住了。

少年晃了晃手里的东西,眸底含笑,“黄师傅让你把这班牌换一下。”他黑眸明亮,像是染了一抹夏日的光,低头看着她,又淬着些许柔意。

姜晚闻言,这才将视线落在陆淮舟的手上。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块蓝色的牌子,上面印着高三一班。

“骗人,黄师傅才不会让我换呢,我、我根本够不着!”

她微撅着嘴,满脸不乐意,又伸出手去摸门框顶上那班牌,证明自己是真的够不着。

陆淮舟只觉得她气鼓鼓地样子有些可爱,大手搭在她的脑袋上,眼里的笑像是要溢出来了似的,“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

姜晚:“……”

“啪”的一声,她没好气地将他的手打开,“别摸我头发,摸油了。”

矮怎么了?又没吃你家大米!

姜晚气哄哄地轻哼了声,准备转身回教室,却又被陆淮舟扯住了马尾辫。

“嘶~你又干嘛?”没完没了了。

陆淮舟微弯下腰,双眸对上她那双漂亮的杏眼,他那俊美的眉头上扬:“想考第一?”

姜晚瘪嘴,没有否认。

“行啊,叫我声哥哥,叫得好听了,下次就让你考第一。”

少年模样帅气,声音温柔,还带着丝蛊惑,嘴角那抹肆意的笑,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慵懒散漫。

“幼稚!”

姜晚掷地有声儿地吐出俩字儿,正所谓输人不能输志气,谁要他让啊,她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考第一。

陆淮舟这个幼稚鬼。

她又侧过身,重重的打了下那只抓着自己马尾辫的手,这次声音格外清脆响亮。

姜晚是带着小脾气的,也算是报了刚才他抢她笔的仇。打完人之后,她傲娇地转身就回教室,厕所也不想去了。

陆淮舟疼得倒吸了口凉气,看着小姑娘的背影,又垂眸看了眼自己的手,白皙的手背红了一大块。

却又勾唇轻笑了下。

啧,下手真重。

姜晚回到座位,就听许健康问,“姜姜,舟哥他又欺负你了?我看他拽你头发了。”

舟哥真是不讲道义,怎么总欺负姜姜,姜姜这么好的姑娘他也舍得欺负,唉,真是世态炎凉啊。

姜晚双手撑着脸颊,叹了口气,“可不是嘛,他就是个幼稚鬼,我不跟他一般见识。”

许健康点点头。不过,舟哥什么时候成幼稚鬼了?舟哥平时挺高冷的呀。

姜晚打开水杯喝水,眼角余光不经意地瞥向门口处。

门口的少年,身形颀长,五官清冷俊逸,薄唇微抿,好看的眉微拧着,很不情愿地在换班牌。

她只暗搓搓地看了一眼,又立即收回视线,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笑了。

这时,唐柠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姜姜,你快帮我看看,这几个字写得怎么样?”

姜晚闻言,转过身,看向后面的黑板报,唐柠新写的那几个字格外显眼:

你好,高三!

原来,真的已经高三了呀。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有些惆怅,却又有些期待。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悄悄溜走,就像过去的那两年。

太快了。

姜晚转过头,见门口的少年正往教室走,懒散清冷的模样。窗外阳光灿烂,沾着夏日的蓬勃朝气。

她匆匆收回视线,回答道:“嗯,写得很好!”

你好,高三。

你好,高三的陆淮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