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没错了顾骁-第6章 不领情

第6章 不领情

第6章不领情顾骁盯着王磊看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收回了脚。正当王磊暗自庆幸自己是逃过了一劫的时候,却有一大片阴影笼罩了下来,顾骁微眯着眼,脸色很是不好看,他的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自己药丸,立马就挤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衬得他那张油腻的脸更加的丑陋了。顾骁慢慢地蹲下来,并没有急着说话,只是盯着王磊的一双手看得认真,那眼神,实在瘆人。“骁、骁哥……”尾音胆战心惊地颤着,王磊此刻是真的感到后悔啊。从学生时代起,对于顾骁这一号人物,王磊一直都是不敢惹的,那是因为曾经不自量力地去找过顾骁的茬,最后被打得服服帖帖,丝毫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地跟在他身后骁哥长骁哥短的。但是顾骁这人有脾气,从来都看不上王磊这样的人,倒不是因为他曾经挑衅过自己,只是这种人,一看就是心术不正,所以自然是不值得深交的。“哪只手碰的她?”顾骁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就连语气也是淡淡的,只是这阴鸷的眼神着实让王磊胆战心惊,半天都答不上来,更多的原因是不敢吧。这样的顾骁让他仿佛回到了当初被揍得嗷嗷叫的时候。没有得到回应,顾骁似乎也不生气,面上还是毫无波澜的,可越是这样,却越叫人觉得害怕。当然,并不包括栀妗。她呆呆地看着顾骁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回神,恍惚间,总觉得像是回到了那个她一直追着他跑的学生时代,却也是她最不愿意去回忆的时代。本来心里面的那些愧疚以及感激随着回忆一点一点地消失殆尽,抿了抿唇,她几步走到他身侧,眼神却是停留在王磊身上的。“姐,栀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王磊的内心升起一点希望的小火苗,他还以为栀妗是心软来替他求情的,但是这小火苗还没来得及烧起来呢,就被一脚给直接踢灭了,他嗷的一声发出惨叫。栀妗这一脚是用了力气的,狠狠地踢在了王磊的小腿上,还是照着小腿骨那一块儿踢的,只可惜今天没有穿尖头小皮鞋,不然的话,效果一定会更好。这一脚踢得顾骁也是十分的意外,他诧异地挑挑眉,抬头看她,只能看到绷紧的小巧精致的下巴,顿了顿,他突然笑了。“别让我再见到你,不然我见你一次踢你一次!”看着王磊龇牙咧嘴喊疼的模样,虽然真的很丑很辣眼睛,但是栀妗的心情却十分的愉悦,她一直不是什么软弱的性格,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当然做不到别人都欺负到头上了还圣母地去替他求情,又不是傻子,报仇都还来不及呢。只是,转念一想,唯一的软弱,似乎都给了曾经的顾骁呢。思及此,栀妗的脸色马上就垮了下来,眉宇间隐隐有一丝懊恼,不管是顾骁还是王磊,都不是她想看到的,所以她顿了顿,抬腿就走,一个招呼也没有。顾骁愣了愣,方才的笑意已经一扫而空了,他站起来,刚想紧跟上去,但是顿了顿,又回过头来,给王磊的另一条小腿也狠狠地补了一脚,他这一脚的威力跟栀妗那脚比起来自然不是一个层次的,于是乎,王磊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瞬间就吸引了路人的目光。“别惹她。”慢条斯理地整了整外套,顾骁冷冷地丢下一句话,这才迈开脚步,朝着栀妗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留下自作孽的王磊还在嗷嗷叫,这个社会的冷漠导致了,即便听到了看到了,路人也只是看着听着而已,并没有要上去帮忙的意思。顾骁腿长两米八,哪怕栀妗已经走出很远了,他还是轻易地追上了,只是追上了之后他并没有其他任何的举动,只是慢吞吞地跟在她的身后。栀妗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却没有回头看,只是咬了咬下唇,加快脚步,只是一米八跟两米八的大长腿总归是没办法比的。秋风萧瑟,卷起枯黄落叶,却也有暖暖阳光温柔缱绻。顾骁跟在栀妗身后,明明两个人没有任何的交流,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她的厌恶,但是……但是他的心里面却还是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甜蜜,一丝一丝地从心底泄出,很甜。他顶了顶腮帮,总觉得好像真的尝到了蜜糖的滋味。说得矫情一些,顾骁真的觉得,哪怕两个人就这么走到地老天荒,也是甘之如饴的。然而,栀妗可没有那些甜蜜浪漫的心思,她只觉得烦,很烦,原本想着只要自己一直不搭理他,他总会识趣儿地离开的,但是……显然,分开太多年了,她还不够了解身后的这个男人,又或者说,是从来都没有了解过。心里面已然是十分暴躁的状态了,但是栀妗一点儿都不想搭理顾骁,唯一能做的就是一直闷头往前走,走得音译都觉得有些脚疼了。很久之后,顾骁才终于闷笑一声,伸手拉住了栀妗的手腕,然后意料之中地被她甩开。栀妗回头瞪着顾骁,一句你有病啊差点儿就脱口而出了,但是到底还是忍住。这样的怒目而视反倒叫顾骁觉得心情极好,这样的栀妗最起码还是鲜活的,不像昨天晚上那般疏离,疏离得让他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希望。“这里不好打车,我送你回家……”顿了顿,顾骁才补了几个字,“好不好?”栀妗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完全陌生的地方,好吧,虽然说其实她对这个城市的大多数地方都是陌生的,只是这儿……看着似乎有些偏僻。警惕心登时就熊熊燃烧,她防备地看着顾骁,似乎是一种无声的拒绝。“栀妗,我……”“栀妗?”略带疑惑的男声打断了顾骁的话,他们这才发现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辆车。“是你啊。”栀妗一看,车里坐着的人居然是自己刚刚的相亲对象齐舒,“你怎么在这儿?”“我家往这个方向,”齐舒推开门下车,“需要帮助吗?”视线转向了一旁冷着脸的顾骁,男人之间有的时候也有不一样的默契,就像此刻,他们已经从对方的眼神里面看出了同样的心思。“栀妗……”顾骁冷下了脸色,下意识喊栀妗的名字,危机感空前强烈。“那可以麻烦你送我回家吗?”栀妗似笑非笑地看了顾骁一眼,“据说这里不好打车。”“荣幸之至。”齐舒也笑了,还特意绕过来为栀妗开了车门。栀妗也不扭捏,倒了谢之后自然地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像是没有看到顾骁伸出的代表着挽留的手。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车里的两个人都很默契地忽视了车外这个一米八几的大高个,然后车子扬长而去。顾骁沉着脸,慢慢地收紧了拳头,眼神却有些苦涩。

第6章不领情

顾骁盯着王磊看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收回了脚。

正当王磊暗自庆幸自己是逃过了一劫的时候,却有一大片阴影笼罩了下来,顾骁微眯着眼,脸色很是不好看,他的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自己药丸,立马就挤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衬得他那张油腻的脸更加的丑陋了。

顾骁慢慢地蹲下来,并没有急着说话,只是盯着王磊的一双手看得认真,那眼神,实在瘆人。

“骁、骁哥……”尾音胆战心惊地颤着,王磊此刻是真的感到后悔啊。

从学生时代起,对于顾骁这一号人物,王磊一直都是不敢惹的,那是因为曾经不自量力地去找过顾骁的茬,最后被打得服服帖帖,丝毫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地跟在他身后骁哥长骁哥短的。

但是顾骁这人有脾气,从来都看不上王磊这样的人,倒不是因为他曾经挑衅过自己,只是这种人,一看就是心术不正,所以自然是不值得深交的。

“哪只手碰的她?”

顾骁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就连语气也是淡淡的,只是这阴鸷的眼神着实让王磊胆战心惊,半天都答不上来,更多的原因是不敢吧。

这样的顾骁让他仿佛回到了当初被揍得嗷嗷叫的时候。

没有得到回应,顾骁似乎也不生气,面上还是毫无波澜的,可越是这样,却越叫人觉得害怕。

当然,并不包括栀妗。

她呆呆地看着顾骁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回神,恍惚间,总觉得像是回到了那个她一直追着他跑的学生时代,却也是她最不愿意去回忆的时代。

本来心里面的那些愧疚以及感激随着回忆一点一点地消失殆尽,抿了抿唇,她几步走到他身侧,眼神却是停留在王磊身上的。

“姐,栀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王磊的内心升起一点希望的小火苗,他还以为栀妗是心软来替他求情的,但是这小火苗还没来得及烧起来呢,就被一脚给直接踢灭了,他嗷的一声发出惨叫。

栀妗这一脚是用了力气的,狠狠地踢在了王磊的小腿上,还是照着小腿骨那一块儿踢的,只可惜今天没有穿尖头小皮鞋,不然的话,效果一定会更好。

这一脚踢得顾骁也是十分的意外,他诧异地挑挑眉,抬头看她,只能看到绷紧的小巧精致的下巴,顿了顿,他突然笑了。

“别让我再见到你,不然我见你一次踢你一次!”

看着王磊龇牙咧嘴喊疼的模样,虽然真的很丑很辣眼睛,但是栀妗的心情却十分的愉悦,她一直不是什么软弱的性格,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当然做不到别人都欺负到头上了还圣母地去替他求情,又不是傻子,报仇都还来不及呢。

只是,转念一想,唯一的软弱,似乎都给了曾经的顾骁呢。

思及此,栀妗的脸色马上就垮了下来,眉宇间隐隐有一丝懊恼,不管是顾骁还是王磊,都不是她想看到的,所以她顿了顿,抬腿就走,一个招呼也没有。

顾骁愣了愣,方才的笑意已经一扫而空了,他站起来,刚想紧跟上去,但是顿了顿,又回过头来,给王磊的另一条小腿也狠狠地补了一脚,他这一脚的威力跟栀妗那脚比起来自然不是一个层次的,于是乎,王磊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瞬间就吸引了路人的目光。

“别惹她。”慢条斯理地整了整外套,顾骁冷冷地丢下一句话,这才迈开脚步,朝着栀妗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

留下自作孽的王磊还在嗷嗷叫,这个社会的冷漠导致了,即便听到了看到了,路人也只是看着听着而已,并没有要上去帮忙的意思。

顾骁腿长两米八,哪怕栀妗已经走出很远了,他还是轻易地追上了,只是追上了之后他并没有其他任何的举动,只是慢吞吞地跟在她的身后。

栀妗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却没有回头看,只是咬了咬下唇,加快脚步,只是一米八跟两米八的大长腿总归是没办法比的。

秋风萧瑟,卷起枯黄落叶,却也有暖暖阳光温柔缱绻。

顾骁跟在栀妗身后,明明两个人没有任何的交流,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她的厌恶,但是……但是他的心里面却还是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甜蜜,一丝一丝地从心底泄出,很甜。

他顶了顶腮帮,总觉得好像真的尝到了蜜糖的滋味。

说得矫情一些,顾骁真的觉得,哪怕两个人就这么走到地老天荒,也是甘之如饴的。

然而,栀妗可没有那些甜蜜浪漫的心思,她只觉得烦,很烦,原本想着只要自己一直不搭理他,他总会识趣儿地离开的,但是……

显然,分开太多年了,她还不够了解身后的这个男人,又或者说,是从来都没有了解过。

心里面已然是十分暴躁的状态了,但是栀妗一点儿都不想搭理顾骁,唯一能做的就是一直闷头往前走,走得音译都觉得有些脚疼了。

很久之后,顾骁才终于闷笑一声,伸手拉住了栀妗的手腕,然后意料之中地被她甩开。

栀妗回头瞪着顾骁,一句你有病啊差点儿就脱口而出了,但是到底还是忍住。

这样的怒目而视反倒叫顾骁觉得心情极好,这样的栀妗最起码还是鲜活的,不像昨天晚上那般疏离,疏离得让他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这里不好打车,我送你回家……”顿了顿,顾骁才补了几个字,“好不好?”

栀妗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完全陌生的地方,好吧,虽然说其实她对这个城市的大多数地方都是陌生的,只是这儿……看着似乎有些偏僻。

警惕心登时就熊熊燃烧,她防备地看着顾骁,似乎是一种无声的拒绝。

“栀妗,我……”

“栀妗?”略带疑惑的男声打断了顾骁的话,他们这才发现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辆车。

“是你啊。”栀妗一看,车里坐着的人居然是自己刚刚的相亲对象齐舒,“你怎么在这儿?”

“我家往这个方向,”齐舒推开门下车,“需要帮助吗?”

视线转向了一旁冷着脸的顾骁,男人之间有的时候也有不一样的默契,就像此刻,他们已经从对方的眼神里面看出了同样的心思。

“栀妗……”顾骁冷下了脸色,下意识喊栀妗的名字,危机感空前强烈。

“那可以麻烦你送我回家吗?”栀妗似笑非笑地看了顾骁一眼,“据说这里不好打车。”

“荣幸之至。”齐舒也笑了,还特意绕过来为栀妗开了车门。

栀妗也不扭捏,倒了谢之后自然地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像是没有看到顾骁伸出的代表着挽留的手。

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车里的两个人都很默契地忽视了车外这个一米八几的大高个,然后车子扬长而去。

顾骁沉着脸,慢慢地收紧了拳头,眼神却有些苦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