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问题少女智商上线王导,喻倩倩-第6章 以后你给我选衣服

第6章 以后你给我选衣服

“你确定?”冷华反问。之前他有过想法带喻倩倩去公司,但是这丫头拒绝了。喻倩倩睁大了双眼,惊喜的望着冷华:“你愿意带我去吗?”“只要你愿意。”他们之间,只要她愿意,他便没有不愿意。“那我换身衣服。”喻倩倩转身就跑,没跑几步又折回来,抓着冷华的手就往回走,边走还边说,“你来帮我选一身好看的衣服。”冷华就这样被少女拽回了二楼的衣帽间。衣帽间很大,里面全都是最新一季的衣服,但是喻倩倩却极少穿。平日里很多时候出去厮混的时候,她都戴假发穿男装,只有出去约会的时候才会穿女装。十月的a市天气舒爽,不热也不冷,很好穿衣服,喻倩倩试了不下十套衣服,都不是很满意。“这套不行,后背领子太低了。”“这套也要不得,脖子上的伤痕遮不住。”“哎,手臂上有勒痕,只能穿长袖。”“这套颜色好看,不过领子太低了,半下午降温肯定会冷。”“……”少女不停地换衣服,也不停地吐槽,冷华安静的坐在那里等着,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笑容。见她再次不满意的进入试衣间,冷华起身,从众多衣服里跳出一件淡蓝色束身长裙,当喻倩倩再次出来后,便递给她:“试试。”“好。”接过裙子,朝冷华一笑,便又钻进了试衣间。几分钟后,当她出来见到镜中的自己,都不免惊艳了视线。镜中的女孩儿,身材高挑,蓝色长裙束腰显身材,不规则下摆增添了别样风情。少女肌肤如雪,一身裙子更是忖得她皮肤晶莹剔透。“好看是好看,可是这边的伤遮不住。”喻倩倩伸手抚上自己的锁骨,那里几个冷华留下的印子,看着极是不雅观。“再换一件吧,不穿裙子……”话未说完,男已然站到她身后,一根雪纺的白色丝巾被男人轻轻绕在她脖子上,巧妙地遮住了那些伤痕。“哎,你这么会搭配,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喻倩倩转了一个圈,眉飞色舞的朝冷华说,“以后你给我选衣服。”“好。”“我们走吧,宫欧该等久了。”下楼的时候,喻倩倩一直拉着冷华的手,到上车方才松开。车子驶入车道,冷华看着旁边跟变了一个人样的少女,眉心不自觉便拧起。昨天她都还跳着闹着跟他唱反调,怎么会一夜之间就变了呢?不对,是昨晚就变了。他自然知道她不愿意嫁给他,所以她后来将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因此他不忍心碰她。可结果是,她主动邀请了他。莫非是她大醉之下根本分不清他是谁?想着,忽然见女孩儿右手揉着左手手腕,仿佛是触碰到疼处,倒吸了一口气。冷华回神,伸手牵过女孩儿的手,轻撩开裙袖,只见她手腕上绳索的勒痕异常明显,都出了血印。“疼?”冷华问。

“你确定?”冷华反问。

之前他有过想法带喻倩倩去公司,但是这丫头拒绝了。

喻倩倩睁大了双眼,惊喜的望着冷华:“你愿意带我去吗?”

“只要你愿意。”

他们之间,只要她愿意,他便没有不愿意。

“那我换身衣服。”喻倩倩转身就跑,没跑几步又折回来,抓着冷华的手就往回走,边走还边说,“你来帮我选一身好看的衣服。”

冷华就这样被少女拽回了二楼的衣帽间。

衣帽间很大,里面全都是最新一季的衣服,但是喻倩倩却极少穿。

平日里很多时候出去厮混的时候,她都戴假发穿男装,只有出去约会的时候才会穿女装。

十月的a市天气舒爽,不热也不冷,很好穿衣服,喻倩倩试了不下十套衣服,都不是很满意。

“这套不行,后背领子太低了。”

“这套也要不得,脖子上的伤痕遮不住。”

“哎,手臂上有勒痕,只能穿长袖。”

“这套颜色好看,不过领子太低了,半下午降温肯定会冷。”

“……”

少女不停地换衣服,也不停地吐槽,冷华安静的坐在那里等着,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笑容。

见她再次不满意的进入试衣间,冷华起身,从众多衣服里跳出一件淡蓝色束身长裙,当喻倩倩再次出来后,便递给她:“试试。”

“好。”接过裙子,朝冷华一笑,便又钻进了试衣间。

几分钟后,当她出来见到镜中的自己,都不免惊艳了视线。

镜中的女孩儿,身材高挑,蓝色长裙束腰显身材,不规则下摆增添了别样风情。

少女肌肤如雪,一身裙子更是忖得她皮肤晶莹剔透。

“好看是好看,可是这边的伤遮不住。”喻倩倩伸手抚上自己的锁骨,那里几个冷华留下的印子,看着极是不雅观。

“再换一件吧,不穿裙子……”

话未说完,男已然站到她身后,一根雪纺的白色丝巾被男人轻轻绕在她脖子上,巧妙地遮住了那些伤痕。

“哎,你这么会搭配,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喻倩倩转了一个圈,眉飞色舞的朝冷华说,“以后你给我选衣服。”

“好。”

“我们走吧,宫欧该等久了。”

下楼的时候,喻倩倩一直拉着冷华的手,到上车方才松开。

车子驶入车道,冷华看着旁边跟变了一个人样的少女,眉心不自觉便拧起。

昨天她都还跳着闹着跟他唱反调,怎么会一夜之间就变了呢?

不对,是昨晚就变了。

他自然知道她不愿意嫁给他,所以她后来将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因此他不忍心碰她。

可结果是,她主动邀请了他。

莫非是她大醉之下根本分不清他是谁?

想着,忽然见女孩儿右手揉着左手手腕,仿佛是触碰到疼处,倒吸了一口气。

冷华回神,伸手牵过女孩儿的手,轻撩开裙袖,只见她手腕上绳索的勒痕异常明显,都出了血印。

“疼?”冷华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