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徽音,林子晴七夜情人:撒旦总裁太危险小说-林徽音,林子晴小说叫什么名字

七夜情人:撒旦总裁太危险

七夜情人:撒旦总裁太危险

作者:时光深处的猫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0-08-09 13:12:4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去求他 第二章机会取决于你的表现 第三章我是占有你的人 第四章熟悉的声音 第五章是不是昨晚让你不够记忆深刻 第六章不可以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七夜情人:撒旦总裁太危险》是作者时光深处的猫创作的总裁言情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七夜情人:撒旦总裁太危险》精彩节选:家族破产,让她从林家千金大小姐一夜之间沦为别人的玩物......本想换来林家的苟延残喘,却不想惹上他,便是自己这辈子挣脱不开的噩梦。在男人的步步紧逼之下,她溃不成军。可这时男人却狠狠捏住她的下巴,“不管从前我们有什么恩怨,偷了我的心就别想糊弄过去。”...
节选

突然袭来的难过让她有些喘不过来气,她仍旧不去抬头看他。

“是。”

转身上楼,林徽音强压下那种令人窒息的悲伤。

这都是她应得的,当初她请求宫昊回来的时候,向他保证之后会事事顺从。

所以无论自己被怎样对待,当成陌生人也好,床伴也好,佣人也好。她,早就失去了作为林徽音这个人的权力。

小心地将公文包放在桌子上,反复告诉自己要正确认识自己的身份,可那种糟糕的感觉还占据着她的胸口。

眼眶有些湿润,快速抹掉快要流下来的透明液体,林徽音自嘲地笑了笑。

下了楼,她已经恢复了刚才的样子。

“哇,真的吗!”林子晴的笑声传到她耳边。

此时楼下的两人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说了什么,林子晴一脸娇羞的看着宫昊。这样看着,简直就像一对新婚夫妇一样。

胸口的刺痛感又剧烈了起来,她低着头,轻轻地走了过去,站在一边。

“啊,对了,我今天特意让厨房煲了参汤,想着你回来正好能喝,煲了一天呢。你坐这等着,我和姐姐去端。”

那声听起来毫无违和感的“姐姐”让林徽音一怔,随即被林子晴笑盈盈地挽着,径直进了厨房。

姐姐?她居然还愿意叫自己一声姐姐吗。

从客厅完全看不到厨房内部,林子晴冷淡的甩开林徽音的胳膊,“诺,汤在那里,端着吧。”

林徽音了然,不过是为了博取宫昊的好感罢了。

她想说其实林子晴不必这么做的,在宫昊眼中,她现在就是一个下人,早已对她造不成任何威胁。

听话地将火关上,她伸手去端。

为了很好地保留那些药材的本味,特意用了瓷碗,有点烫手。林徽音看到旁边挂着一块布,顺手拿它垫着。

在她的背后,林子晴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有些不一样。

“啊——”

砰的一声响,随即厨房里传出林子晴的尖叫。

心猛地一揪,宫昊下意识起身,快步走到厨房。

空气中充斥着参汤和血混合的味道,地上破碎的汤碗,满脸震惊的站在一旁的林徽音,还有坐在地上眼泪流的稀里哗啦的林子晴。

宫昊的眉皱了起来,不过是端个汤的时间,这两个女人在干什么。

“姐姐,我不过是让你端个碗而已,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林子晴抬起被碎碗扎得血肉模糊的手,委屈的看着林徽音。

嘶——抬起手的一瞬间,林子晴的脸都痛的变形了,早知道就不下手这么重了,不过这样效果反而更好。

“我不是说了吗,你要是嫌烫那就我来,也没必要推我啊。是不是因为姐姐你看我和宫昊聊的开心,心里嫉妒了,才把气撒在我身上的。”林子晴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指向林徽音。

“不是!我没有......是你推我的,我......”林徽音辩解,下意识看向宫昊。

她薄唇紧抿,唇瓣变得苍白,眼里满是惊吓。真的不是她,明明是林子晴推得她,为什么反而受伤了。

腿上的疼痛还在持续,她似乎有些麻木了,一心想向宫昊解释清楚。她没有推她,可是她眼睛看到的,只有宫昊冰冷的眼神。

宫昊嫌恶地睨了她一眼,蹲下身,把林子晴搀了起来柔声道:“疼吗。”

林子晴点点头,顺势依偎在他怀里,一双大眼睛梨花带雨,还不忘扶着受伤的手,抽泣道:“姐姐,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让你和宫昊之间能缓和一点,毕竟我们都是一家人啊。”

刻意表现出很失落的样子,林子晴为自己的计划成功而窃喜,林徽因当然没有推她,不如说她为了营造严重的效果,顺势在摔破的碗边坐下,顺便将手心按在了碎片上。

虽说代价很高,不过她不是成功了吗,宫昊真正关心的人是她林子晴,看到宫昊无视林徽音而关心自己的时候,她简直雀跃不已。

一家人?林徽音咬紧下唇,不让自己因腿上的疼痛而叫出声。

“你听我说,事实不是这样的,她在说谎,我根本没有推她......”

疼痛让她几乎要昏过去,扶着桌子她才勉强撑着站在那里,解释就像本能一样脱口而出,她拼命睁大眼睛看向宫昊,想让他相信自己。

没有任何回应,宫昊将林子晴从地上拉起来。

“来人,带林小姐去包扎一下。”宫昊吩咐佣人,随即凝重地看着林徽音。

他不是没注意到,即使有林子晴的喊叫,和她的故作镇定。她腿上的烫伤还是没有逃过宫昊的眼睛,原本光滑纤细的小腿此刻已经整个红肿起来。

一瞬间他的睫毛颤抖了一下,那女人忍耐着咬的下唇几乎要流血,还在向自己解释着。异样的感觉让他差点忍不住想要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背后的拳头握紧,他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鄙夷。

眼前这个女人可是选择和唐禹阳一起逃离他啊,在她心里怕是担心被责怪才想解释的,真是装模作样的女人。

“哼,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忽视掉心中的异样感觉,无情的责备从他口中说出。

此时林徽音已经疼的说不出来话了,宫昊的声音像是从天外传来的一样,虚幻而不真实。可是他眼中的淡漠和雕刻般棱角分明的侧脸,像一把匕首,**了她的胸膛。

不去看林徽音,宫昊转身离去,还不忘让她把碎片收拾干净。

“是......”林徽音看着男人的背影,就像从前的昊哥哥,在离她而去。

林徽音紧咬着发白的唇瓣,动作缓慢地蹲下身,将洒落一地碎片一一捡起。

灼烧般的疼痛,像是一根根细小的银针,狠狠扎进肉般,牵扯着她的每一根神经,仅仅是蹲在那不动,都险些让她疼晕过去。

身为林家的大小姐,尽管在家中常常不受继母的待见,但毕竟身份摆在那,十指不沾阳春水,何曾这么憋屈地做女佣干的家务活。

待她将那些瓷碗的碎片清扫干净,那种钻心的灼伤痛,疼得她浑身大汗淋漓,整个人像是刚被人从水池里捞出来般,湿漉漉的。

小说《七夜情人:撒旦总裁太危险》第十六章预谋陷害试读结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