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田园弃妇:下堂娇妻要逆袭-田园弃妇:下堂娇妻要逆袭在哪里看

田园弃妇:下堂娇妻要逆袭

田园弃妇:下堂娇妻要逆袭

作者:寒潭渡鹤
类型:言情小说
时间:2020-08-09 12:34:0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金榜题名 第二章各生欢喜 第三章洞房花烛 第四章求死未遂 第五章梦醒时分 第六章留在萧府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精品小说《田园弃妇:下堂娇妻要逆袭》由寒潭渡鹤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萧逸白苏墨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爱了萧逸白七年,嫁给他三年。他,萧逸白,穷苦书生,家里没有半缸米,因求取心上人不得才娶了我。我是一介农妇,只知任劳任怨,守着相公过日子。原以为时间久了他总会看见我,却没想到,他高中状元后却毅然与我和离,娶了他心心念念的大家小姐。他说,他受够了这样的折磨!一场孽缘,多年痴情,终归付诸东流......等他回头看我时,早已物是人非。...
节选

刚回柴房眯了一小会,就又要起来忙碌。从橱柜里拿出之前从铺买的杏仁,发现杏仁个有点小还扁,心想肯定是店家拿个小的杏仁搪塞我,闲的时候一定要去理论理论。

将杏仁压成细细的粉,配合鸡蛋、面粉、糖和油,混合在一起,装入模具,放入吊锅中烤制,一会儿香气扑鼻地溢出还带着果仁香。

我将杏仁糕和早饭一并摆在一起,一家人落座。

萧逸白面无表情地夹着菜说:“你昨天见过李伯懿了。”冷若烟听后眼睛瞬间瞪大了,她第一反应竟然是看我,那股阴狠劲,随即又转脸看萧逸白露出微笑,我是看错了吗?

冷若烟轻描淡写地说:“在街上,偶然遇见了。”静了一会,她又自顾自说起来,“他说起他要去京城了,遇到了就说了几句,逸白,是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事!”萧逸白静默着一张脸,他肯定是生气了。生气冷若烟和别的男人接触,他就是这样对人也好,对事物也好,都有很强的占有欲,而且不容侵犯。

“墨玉做的杏仁糕真是好吃!”冷若烟捏起一个又一个吃了起来,“真是心灵手巧的人儿,我竟然不知我吃了多年的杏仁糕都是墨玉做的。那我以后可有口福了......”

“你喜欢就多吃点!我知道你喜欢,让她特意做给你吃的!”萧逸白看向冷若烟宠溺的眼神,让我很嫉妒,我以为杏仁糕一直是他喜欢的,每每让我给他用食盒装好带去书塾。

原来都是让我做给冷若烟吃的,我每次点灯熬油,贪着黑起早,花了一个时辰做出来杏仁糕,竟然是给了旁人。萧逸白,你以前把我当成什么?

当真是当成一个粗使婆子吗?我却还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我以为我有些了解他,到却发现并不了解。

“烟儿,你怎么了?烟儿......”就在我伤神的时候,冷如烟突然像什么哽住了喉咙,不能呼吸的样子,憋红了脸,她瞪大眼睛指着我,萧父萧母赶紧去请大夫,碧月也急忙出去。

一股不好的预感在我心里钻出,蔓延整个身体,我开始紧张,我不敢将要发生什么,要给我扣什么罪名?在这时候我多么想萧逸白能安抚我一句。

“烟儿,你不要吓我!你快醒来啊!求求你,不要吓我!”萧逸白横抱起她,跑进厢房,将她放到床榻上,我紧随其后。我不明情况地问萧逸白,“少夫人,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我倒是要问问你,你说她怎么了?清早还好好的,怎么吃了你煮的饭就变成这个样子!嘴角都开始流血,你安的什么心?”

他急红了眼对我一通斥责,眼里闪着泪光,一副心痛到无以复加的模样,那么像我质问他为什么要与我和离时一样。可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冷若烟为什么要指着我?难不成要害我......

我本本分分伺候他们,一点都不怠慢,做着我这么多年做惯了的差事,怎么一出事就要斥责我。只有冷若烟能让他这么心疼吗?难道我的委屈就一文不值吗?

“我没有!相信我!我不会害你!更不会害你的心上人!”我卑微的为自己辩解,祈求,期盼着他能信我一次,哪怕就这一次。

萧逸白狠狠抓起我的手腕,他掐着我的脖子,一字一顿地问我:“说!你究竟有没有下毒?”下毒?他怎么能说出口?我这么多年在他身边怎么可能做下毒这种龌龊事。

如若我真想杀了冷若烟,我就该拿起刀子捅进冷若烟的胸口,大不了我也不活了。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院里一阵骚动,萧逸白将我扔在一边,我大口喘着起,看着大夫给冷若烟把脉,点了点头说:“是中毒症状!但夫人吃的少,喝点药就可以了。”

所有人都看向我,我拽着萧逸白的衣角,卑微地乞求着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中毒,我做了这么久的饭菜都没有问题。”

大夫去看了早餐,拿着杏仁糕过来问我,“姑娘,这可是你做的杏仁糕?”我看着点头说:“是我做的糕点!可我没有下毒啊!”我用尽全力去解释,可是没人愿意相信我。

“那就是了!姑娘你这是用的苦杏仁!这是有毒的杏仁,吃几块就能死人的!”大夫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大脑嗡的快要炸裂,心被揪到嗓子眼。

我忙跪下抓着他的外衫说:“大夫!您是观世音在世的活菩萨!我真的没有做过!我也不知道我用了多年的杏仁怎么就变成苦杏仁!我没有害人之心的!”

大夫拂了我的手,摇着头说:“姑娘,这是你家家事,我只是就事论事说了实情,个中缘由还是你们定夺!”

“苏墨玉!你还有什么话说!”萧逸白狠狠掌掴了我,嘴里一阵血腥,脸上的疼已经抵挡不住内心的痛楚,浑身已被麻木占据,就这么不肯相信我吗?

“逸白!我这么多年为了你做的事,你都看不到我的为人吗?我就不肯信我一次吗?”

心被揪起来,颤抖着身体,我感觉到任何的辩白都敌不过她冷若烟的中毒。

就好像哪怕我死了也无法弥补万分之一,万事还要靠我自己。我不想输,不能让自己输。

“这事出有些蹊跷!逸白,你可得仔细调查一下啊!”萧父扶起我,我感激地看着他,这个家里能信我的竟然只有萧父了。

我不甘心这样的结果,冲进厨房,拿了那仅剩的苦杏仁去果仁铺,我要给自己证明清白。

我拿着杏仁质问掌柜,为何要卖我苦杏仁,掌柜是认得我的,我算是他家老主顾。

“墨玉啊,这真的不是我卖给你的甜杏仁。这是城东后山上的苦杏仁,有毒的。我怎么敢卖啊,吃了要死人的......”掌柜的话自然不会有假,我一直买的杏仁都是没有问题的。

只有今早的,又小右扁,我太大意了,竟被人偷偷替换了而不自知。可是又是谁这么满心算计我?我隐隐觉得像是冷若烟,可我没有证据,我没办法替自己洗清冤屈。

“掌柜的!你同我回家,解释清楚!”掌柜却摆摆手说自己忙着没空,除非府衙传唤。

小说《田园弃妇:下堂娇妻要逆袭》第一十章苦杏仁试读结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