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狗皇帝追妻手册寿喜锅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重生后狗皇帝追妻手册

重生后狗皇帝追妻手册

作者:寿喜锅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0-08-09 08:14:2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杜鹃啼血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小说《重生后狗皇帝追妻手册》正在火热,这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由作者寿喜锅创作而成的,主角是周画扇李钰。小说主要讲述了:周画扇依旧望着窗前的梅花,像一尊慈祥和蔼的佛菩萨,眼里干净纯粹,一如当年少女的眼眸。李钰飘荡在周画扇床榻周围,看着周画扇眼角的皱纹和满头银丝,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节选

小说《重生后狗皇帝追妻手册》正在火热,这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由作者寿喜锅创作而成的,主角是周画扇李钰。小说主要讲述了:周画扇依旧望着窗前的梅花,像一尊慈祥和蔼的佛菩萨,眼里干净纯粹,一如当年少女的眼眸。李钰飘荡在周画扇床榻周围,看着周画扇眼角的皱纹和满头银丝,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若是当初他多在意她一些,他们的日子是不是可以更幸福一点?

若是当初他没有娶她,她的人生是不是能更欢愉一点?

李钰突然想起不知那本诗集里的句子“若人生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儿臣参见太后!”青芽千劝万劝才说动皇帝来长宁殿来见太后一面,她立在一旁看着皇帝那张变脸比变天还快的态度,心里堵着长久的怨气。

“皇帝来了,坐吧。”周画扇端坐塌上,她身着青色常服,脊背崩得像根琴弦般笔直,满头白发绾得一丝不苟。虽是在病中,这身打扮也显得精神不少。

李钰望着周画扇无懈可击的仪态,心里微叹,她真是几十年如一日,只要有外人在她就会重整旗鼓,一副刀枪如不入的模样。

“不知太后召儿臣前来所谓何事?”皇帝屏着呼吸直接了当地询问道,他不喜欢来长宁殿,这里所有的人和物像是照着《仪礼》上拓印下来的一样,一板一眼,毫无生气可言,特别是太后病中,整个殿里时有时无地弥漫着一股药味,让他觉得窒息。

周画扇解决完沈氏家族后,皇帝已经长成半大的小子了,她没生育过,不知道如何当一个母亲,更不知道如何和半大的孩子相处,她只能依照女夫子教导她的样子来教导皇帝。她知道皇帝不喜欢她,她也不勉强皇帝和她亲近,母子两人不冷不热的过了几十年。

“哀家今日瞧着园子里红梅开得甚好,便想邀皇帝赏玩一番。”周画扇喝了口茶水,润了润略有些干涩的嗓子。

“太后若是喜欢红梅,可让人到园子里折些回来。”皇帝附和道,他可不认为太后真的会邀他赏梅。

“红梅映雪才好看,若是没了白雪的,红梅也没了风骨不是吗?”周画扇意有所指地道,她希望皇帝能领会她的意思,白雪如百姓,红梅如君主。

“太后说的是。”皇帝端起茶杯也喝了一茶,偏殿一时无话,只闻外面雪落之声。

周画扇微微叹了口气,略有些疲惫,地位越高,责任越大,皇帝需得肩负起天下百姓的责任,可是眼前这位帝王,似乎还不懂。

她也不饶弯子,直接问出心中所想:“皇帝,今年京都的雪下得如此之大,更何况北方,救灾部署和赈银准备好了吗?”

皇帝咽了咽口水,之前户部侍郎向他呈了奏章,今年雪大,以备不时之需,需要调用税收用来当作救灾赈银,那奏章还放在他案头,他只是看了两眼还没批准,却不想太后竟问起此事。

“儿臣已经在筹划了。”

“筹划?”周画扇面容波澜不惊,但身上的威势愈发沉重,她半垂着眼眸,居高临下地看着皇帝心虚的模样。“年关将近,官员即将休沐,现在开始筹划,准备什么时候施行?”

“额……儿臣……准备……”殿内炭火足,皇帝觉得口干舌燥,额间渗出几滴汗珠。“儿臣准备五日后就开始实施。”

“五日时间急促了些,晚膳哀家就不留皇帝了,皇帝还是尽快召两府重臣于崇政殿议事吧。”周画扇搁下手中茶盏,发出轻微的响动,在安静的长宁殿尤为清晰。

李钰虽然年过三十,但五官仍清朗秀逸,他瞪着皇帝那张与他相似的面庞,恨得咬牙切齿,他不禁想着,这蠢笨如猪的儿子真是皇兄的血脉?若是他和皇后生的孩子肯定是天纵英才,圣帝明王。

皇帝出了长宁殿后,面色铁青,郁结于心,回想起他母亲沈贵妃倒着血泊的样子,对着窗内闪动的人影狠狠地看了一眼。

大齐都称赞太后贤良淑德乃万世典范,在皇帝眼里,太后却是他的杀母仇人,纵然他生母沈贵妃有千般错处,他舅家有万般不对,但太后没有丝毫顾忌他身为皇帝之尊,越过他直接杖毙沈贵妃,流放沈氏一族,这让他如何能忍!

他怒目切齿地招来身边近侍耳语了几句,露出不敢在众人面前表露的狠戾。“计划提前。”皇帝本想拖着太后,反正她的日子也不多了,但谁叫她那么喜欢指手画脚,逼得他不得不提前了结。

“娘娘,您快些歇息吧。陛下他已经召集重臣议事了。”晚间,青芽催促着周画扇歇息,她担忧太后的身子吃不消。

周画扇放下笔,活动了一下脖子,如今年岁大了,一个姿势久了便僵硬得不行。“把这个送给户部尚书。”她沉吟了一会儿又道:“别上皇帝知晓。”皇帝心气高,若是知晓她在背后为赈灾筹谋,恐怕会生气。

青芽应下,也知此事着急便匆匆地出门去寻心腹送信。

半晌,小宫女端着药碗恭敬地走到周画扇面前道:“娘娘,青嬷嬷让奴婢服侍娘娘用药。”

李钰看着药碗里的一团黑气,心急如焚,他惶恐地嘶吼想要阻止周画扇喝下那碗毒药,可周画扇毫无察觉,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痛快地饮下整碗。

周画扇走至床榻坐下,正想说什么,她便觉得腹间剧烈绞痛,而后血气上涌,她抓着床头帷幔,整个人上前扑去,一口血喷了出来。

屋内宫人尖叫,“娘娘!”几个大宫女手忙脚乱地扶着周画扇躺下。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