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谡太傅锁清秋古言在线看

太傅锁清秋古言

太傅锁清秋古言

作者:散发弄扁舟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2-11-11 13:01:5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太傅锁清秋古言》已完结,主角是张绯楚谡张红花,在这里提供太傅锁清秋古言张绯楚谡张红花小说完结阅读:跳完舞后,她的水袖随着雪白的双臂滑落,露出极美的脸庞,眉间印着莲花般的花朵,与眉眼的美丽相得益彰。她的脸有点红,那定格时极其妩媚的姿态,让我们这张桌子上的目光尴尬。
节选

《太傅锁清秋古言》已完结,主角是张绯楚谡张红花,在这里提供太傅锁清秋古言张绯楚谡张红花小说完结阅读:跳完舞后,她的水袖随着雪白的双臂滑落,露出极美的脸庞,眉间印着莲花般的花朵,与眉眼的美丽相得益彰。她的脸有点红,那定格时极其妩媚的姿态,让我们这张桌子上的目光尴尬。

我:“哟,绯闻的绯。”

寓意可真不错,让我从专业人流妇产科大夫一跃成为桃色新闻缠身的渣女。我老公,啊,不对,严格来讲应该是我前夫楚谡,翩翩浊世佳公子,莽莽红尘白玉郎。

翻译成人话就是——长得贼帅。这家伙不仅样貌好,还是国家公职人员,有房有车有权势,唯一的缺点就是已婚。

正常情况下,我这么一个相貌平平的姑娘,是攀不上楚谡这种级别的帅哥的。

楚谡娶我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姐有钱。楚谡幼时的家境并不好,而我家是江南小有名气的茶商,他和他娘在我家帮忙管账,我俩勉勉强强算得上青梅竹马。

我爹很看重楚谡,临死前答应只要楚谡娶了我,就能名正言顺的继承张家的家业。

于是我就和楚谡拜了天地,入了……不好意思,我俩那天没入洞房。其实我心里知道这桩婚事他不太情愿,不然他也不会在大婚之夜喝那么多酒壮胆子,跟去上刑似的一脸慷慨就义。

娘的,当初就不应该因为他是一朵娇花而怜惜他。等我爹走后,我变卖了家产,带着楚谡上京科考。

他也是极争气的,凭借着过人的智慧一发入魂,官运亨通,成为当朝最为年轻的太傅。

曾经有大臣向他抛橄榄枝,大手一挥送了几个貌美女子给他做姬妾,被楚谡回绝了。没想到隔了两天,那大臣又是大手一挥,送了几个俊美男子过来……

我:“……我能把他们留下吗?”

楚谡卷起书往我脑门上重重地打了一下:“不行。”除此之外,我还碰见过几个年轻貌美的丫鬟想要搏个妾室的位置,但楚谡一直都是任你百般作妖,我自不动如山的样子。

我觉得他大概率是不举……没事,能天天看着这张俊美的脸,我愿意单方面柏拉图式恋爱。

直到平昌公主的出现,我才开始慌了阵脚。

那日,楚谡带我去一个王爷家里吃夜宴,席间觥筹交错,灯影摇落。平昌公主着一袭红衣起身献舞,她轻挥水袖,在潺潺流出的琴音中,旋身摆腰,身段纤软犹如春风中摇晃的细柳,裙裳摇曳仿若艳阳下荡漾的水波。

一舞毕时,她一幅水袖随着雪白的手臂滑落,露出极漂亮的脸,眉间印着莲花状的花钿,与秀丽的眉眼相得益彰。她面色微红,就着这定格时极妩媚的姿势,目光堪堪落在我们这一桌。

不愧是天之骄女,作为女人我都忍不住多看两眼,不知性冷淡的楚谡怎么想。我在回家的路上假装不经意道:“早就听闻平昌公主乃京城第一美人,今日一见果真如此。楚元芳,你怎么看?”

楚谡反问我:“有你夫君貌美吗?”我摇头:“我夫君天下第一美。”

再遇平昌公主,是不久后一个寒冷的雪夜,我见奉旨入宫的楚谡迟迟未归,便同丫鬟流莺带着汤婆子和狐裘乘马车去宫门口等他。

我坐在车前悬着两条腿晃啊晃,雪花落在我的鞋面上便化成了水,等了好一会儿,宫门才缓缓打开。一高一矮的身影不疾不徐并肩行走在宫道上,尽管隔着一段距离,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是楚谡,他手里撑着的油纸伞微微向身侧的女子倾斜,全然一副庇护的姿态。

这一幕看得我眼眶发热,头顶泛绿,我冲他大叫一声:“楚谡!(你个狗逼玩意儿)”那两人闻言皆是一顿,楚谡将油纸伞塞到女子手里,同她行礼道别后,冒着雪匆匆向我跑来。

我站在车头居高临下显得很有气势道:“她是谁?”“外边冷,进去说。”楚谡完全没有被我震慑到,抬手绕过我的膝弯,肩膀顶着我的小腹,扛着我进了马车。

我被他摔进车里,他半个身子压在我身上,衣衫半湿,融化的雪水沿着他的脸缓缓滑落,对上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我顷刻软了心肠。我抖开狐裘给他披上,把汤婆子塞在他手心里,又问:“她是谁?”

楚谡拉住我的手,摁在汤婆子上头,暖意从手心扩散开来,他保持着双手覆在我手背上的姿势,回答道:“平昌公主。”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一条闪电直劈我的天灵盖,我悟了。

我说呢,前几日不过是一场普通宴会,怎能劳动公主献舞,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那时公主眼中的浓浓情意在我脑海中瞬间清晰起来,我giao,天之骄女竟然当着我的面对我男人放电。

我当时干嘛了?我当时特么竟然还为她的才艺表演真诚领掌!

这事搁现代大概就是我老公和富婆现场直播出轨,而我傻了吧唧地给富婆双击六六六并刷了个火箭。

张绯啊张绯,你真是安逸的日子过惯了,竟然愚钝至斯!

我把手抽出来指着他高挺的鼻子道:“楚谡,你是个正经的读书人,要知道糟糠之妻不下堂,你若敢为了旁的女人把我休了,看我怎么咒你!”楚谡无奈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呢。”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