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靳山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梦里花落

梦里花落

作者:靳山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2-10-22 14:34:2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作品完结小说《梦里花落》由靳山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楼毓周谙楼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周玄谦拿起酒杯,皱着眉头,显得十分厌恶:“又是药酒,我就不喝这酒。”刑沉温憨憨地笑了笑:“这是书呆子专门为你酿的,你身体不好,只能喝这个,其他的就没有了。”周玄谦拿着酒杯说:“这种酒,喝了十二年,能不腻吗?”
节选

两个时辰后,繁星满天,圆月当空挂。

小喵说:“七公子还在门外,没走。”

亥时,打更的人从墙外经过。周谙咳嗽了两声,身上搭着被角睡了。楼毓在看兵书,扫地的老仆在窗前道:“相爷,七公子还在门外。”

楼毓支开纸窗,探出头去应了一声:“再过个一时片刻,他自然就走了,莫理。”

老仆年纪大了,是在楼毓身边伺候得最久的一位,他佝偻着背,忍不住要念叨两句:“您明天就要出发了,我看七公子是真心……”

楼毓笑着打断:“我要他的真心做什么?”她合上窗,吹熄了烛火和衣躺下,望着黑漆漆的帐顶,长长地叹息,“即便拿去喂狗,狗也不吃。”

大军出发前,楼渊站在送行的百姓当中,远远看见队伍前骑在马上的楼毓,最后还是没有上前。

嘚嘚马蹄声远去,奔赴西南边境,飞扬的尘土在灼热的日光之下无处遁形。那一身银白的铠甲肩负重任前行,承载着将士保家卫国的英雄梦想和无数子民的希冀,风中猎猎作响的红色战旗,就像提前吹响的战歌和号角声。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行军第一天,夜晚赶至牯风口安营扎寨。

楼毓同众将士一同席地就食,同甘共苦,不分彼此。她半边面具下的下颌精致,线条纤细白如玉盘,在一众莽夫中尤为出挑。曾经跟过她的老兵,见识过她单枪匹马闯入敌军阵营,取对方将领首级的英勇。新兵也听过她的事迹,只是未敢相信,传说中的铁血将军,就是这样一位少年郎。

盛夏多蚊虫,更何况在荒郊野外。楼毓和几位副将商议军事之后,回到自己的营帐就寝。掀开粗麻帷幕,一阵混着药草的清香扑鼻而来。

楼毓在烛下看了半晌临广各县县令送来的折子,拿笔一一做了批注,帐外传来此起彼伏的蝉鸣蛙叫,她却忽然发现身旁清净,竟没有半只蚊子过来相扰。

楼毓出去问帐外守夜的侍卫:“今晚谁进来过我的营帐?”

“回将军,只有一个负责打扫的小兵来过。”

“去把人给我叫来。”

灰头土脸的小兵到了跟前,楼毓问他是如何做的。

小兵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汗,一手灶灰,脸显得更脏了,干巴巴道:“用艾草和菖蒲加水浸泡,用来擦拭桌几、床榻,还有烛台,这样将军秉烛夜读,便不会有蚊虫骚扰。苍术、白芷、丁香、佩兰、艾叶、冰片、藿香、樟脑、陈皮、薄荷装入小袋中,悬挂在帐内,安神又驱虫,将军便可好眠。”

楼毓赏了他一匹好马,把他调到身边听差。随后又派遣一小分队人马特地沿路采摘艾草等物,依法制成香囊,命众将士随身携带,不得离身。

这一路赶赴临广,蚊虫传播的疾病和兵士水土不服的状况大大减少。众人神清气爽,士气也大涨。

快进入临广境内时,衿尘年神出鬼没地现了一次身。

天刚入夜,大军驻扎,楼毓听见熟悉的箫声,循着箫声而去,在不远处的山头果然发现衿尘年的踪迹。

“师父!”

“乖徒弟,来过两招!”

话音未落,衿尘年手中的竹箫破空而来,如长剑过树穿花劈开了面前的一切阻碍,朝楼毓的面门刺来。

楼毓双膝一屈,身子后仰,避开凌厉的招式。她左脚踩上树干,借力腾空跃起,空掌毫不留情地冲衿尘年的头盖骨一击,不忘挑衅笑道:“师父您老人家腿脚不如以前了……”

“好小子,几日不见又欠收拾了!今天就让为师带你来长长见识!”

混战之中,衿尘年摘下竹斗笠抛向空中。那斗笠犹如一个经轮在空中极速转动起来,锋利无比,两人在树上过招,楼毓只听“咔嚓”一声,劲风凭空而来,百米内的树枝齐齐被切断。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