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溪樵夫也能填房-沈母,沈云薇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樵夫也能填房

樵夫也能填房

作者:岚溪
类型:悬疑灵异
时间:2022-09-23 13:27:2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主角是沈云薇秦时中的小说《樵夫也能填房》,由著名作家岚溪倾心打造,是最近很火的一部甜宠小说,书中精彩正文节选:沈云薇明白田大娘说的在理,可想着那难缠的两家人,沈云薇摇了摇头,轻声道:“我和相公只想着做好咱们这一份儿,各尽各的心吧。”
节选

“娘!”听母亲这样说来,沈云薇蹙了蹙眉,秦子安则是垂下了眼睛,看起来十分难过。

“子安呐,舅妈刚才来你家,看到你家的院子里有好些舅妈叫不出名儿的东西,你陪舅妈去看看,好不好?”朱氏眼睛一转,知道婆婆和小姑定是有许多话要说,便是笑眯眯的上前牵住了秦子安的手,和他道。

秦子安看了一眼母亲,见沈云薇点头后,秦子安才对着朱氏道:“舅妈请跟我来。”

“哟,这么大点儿,还知礼哩。”朱氏夸着,笑嘻嘻的带着秦子安走了出去。

“娘,子安才多大,您何必这样当着面儿训他。”待嫂嫂和孩子走后,沈云薇对着母亲怨道。

“又不是你亲生的,你何须这么护着他。”沈母不以为意,将话头赶紧转到了杨寡妇身上,“杨家那个小娘们说啥了没,娘可是听人家说,姑爷好大的口气,要那个小娘们开口,他要赔银子的。”

“娘,自家的孩子烧坏了别人的屋子,哪儿能不赔钱呢?”沈云薇倒了一杯水,递到了母亲面前。

“就算要赔钱,那也要你们三家一块赔,哪有让你们又送饭又送钱的道理?”沈母将茶碗往桌上一搁,茶水顿时溅出来好些,她想了想,道:“不行,你干脆也别跟着他过了,你跟着娘回家去!让里正做主,写个和离书,等娘再给你找一个家境殷实的!”沈母说着,便是拉起了女儿,作势就要拉女儿回家去。

“娘,您这是做什么?”沈云薇吓了一跳,一手让母亲拉着,另一手则是抓住了桌角,挣扎着不让母亲带走自己。

“娘这都是为了你好!”沈母恨铁不成钢,对着女儿斥道:“你和他这才刚成亲,他那个小子就捅出这么大的窟窿,往后还不知要整出多少事端来,他要是有银子,那也还好说,可你瞧瞧他这穷的叮当响的样儿,娘是想通了,趁着你现在还没跟他生孩子,赶紧儿和他撇清,要是再让你跟他过下去,那就是误了你一辈子!”

沈母说着,手下也是下了力气,要把沈云薇带回去,沈云薇扑死死的扒着门,眼泪一个劲儿的眼睛里滚来滚去,只颤声着和母亲道:“娘,女儿已经嫁给他了,您别这样……”

听着动静,朱氏拉着秦子安也是奔了过来,看着这一幕,朱氏也是不解,只道了句:“这是咋了?”

“嫂嫂,娘要让我和夫君和离,要把我带回家去。”沈云薇鼻子酸酸涩涩的,只哀求着嫂嫂,希望朱氏能替自己说说话,劝一劝母亲。

还不等朱氏开口,秦子安便是听见了母亲的话,听说母亲要被带走,秦子安顿时哭了起来,只抱住了沈云薇的身子,对着母亲道:“娘,你别走,我以后听话……”

“子安……”沈云薇听着孩子的哭声,心里也是难过,沈母却仍是不肯放开女儿,她一把推开了秦子安,斥道:“还不是因为你,我闺女上辈子可没欠你们爷俩的,凭什么这辈子又是伺候你们吃又是伺候你们喝的,你那个爹也不瞧瞧自己什么样儿,凭什么要我闺女跟着他吃苦遭罪?”

“娘,夫君他今日去了城里,他会拿回来银子的。”沈云薇着急起来,只不停地向后退着身子。

“他能拿什么银子?”不说秦时中还好,一提起秦时中沈母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累死累活挣点钱,全给他自个儿子擦屁股,他就不想想,等他把家里的银子全给自己儿子花光了,你的日子又要怎么过?”

说到这,沈母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和女儿道:“不行,你必须要跟娘回去!”

“娘!媳妇儿知道您是心疼妹子,可妹子毕竟已经嫁给了姑爷,哪儿有再将她带回去的道理?这村里的唾沫星子都要给咱们淹死的呀!”朱氏见婆婆动了真格的,自己也是慌了,连忙劝道。

“你们嫌丢人,我老婆子可不嫌,这到底是面子重要,还是自个闺女的日子重要?”沈母铁了心,对着儿媳喝道:“你也是当娘的人,这往后若要让你闺女也嫁个带着孩子的穷鳏夫,你能愿意?”

沈母这一句堵得朱氏顿时说不上话来,沈母拉住女儿,只与女儿说了句:“走,跟娘回家!”

沈母的呵斥声,沈云薇的求饶声,孩子的哭声,朱氏的劝声,声声交织,只将附近的邻里都是给引了出来,纷纷站在秦家的门口等着看热闹。

秦时中从城里回来,老远便看见自家门口围了一圈人,男人心下一凛,顿时加快了脚步,刚到家门口,就听得沈母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其中还隐约夹带着沈云薇的哭泣声,秦时中听着,面色就是变了,只一脚将院门踹开,就见沈云薇抱着秦子安坐在地上,娘儿两都是一脸的泪痕,沈母则是抓着女儿的胳膊,拉扯着女儿的身子,似是要沈云薇起来跟着她走。

看见秦时中回来,朱氏如同见到了救星,赶忙和男人道:“姑爷可算是回来了,您快来劝劝娘,娘要把妹子带回家去哩!”

秦时中闻言,眼底有暗流涌过,他没说话,只上前扶起沈云薇的身子,沈云薇发髻有些松散,几缕长发都是散落了下来,衬着那张小脸更是苍白的没了颜色,她的眼瞳噙着泪水,只喊了一声:“夫君……”

“爹爹,”秦子安也是哭着,孩子的双手仍是死死抱着沈云薇,和父亲哭道:“姥姥要把娘带回家,不让娘和咱们住。”

“可别喊我姥姥,你算我哪门子的外孙孙?”沈母见女婿回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朱氏瞧着,只赶忙上前拉着婆婆,不住的低劝。

秦时中伸出手,先是为妻子和孩子拭去了泪水,方才向着沈母看去。

“岳母来此,是要将云薇带回沈家?”秦时中开口。

沈母挥开媳妇的手,与秦时中道:“不错,我是要将云薇带回去。你也别怪我老婆子,你自个瞧瞧,我闺女跟着你过得是什么日子,你这儿子小小年纪就敢放火,等长大是不是还要去杀人?”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