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云汐傅庭裕古文-傅庭裕,洛云汐洛云汐傅庭裕古文在线阅读

洛云汐傅庭裕古文

洛云汐傅庭裕古文

作者:佚名
类型:总裁豪门
时间:2022-09-22 13:15:2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简介
关于洛云汐傅庭裕摄政王的小说《洛云汐傅庭裕古文》为当下热门佳作,该小说文风卓越,浑然天成。洛云汐傅庭裕古文小说讲述了:这时的许府把牌匾改成了李府。府门口的小伙伴看到傅庭裕骑着马,带着十几个穿着甲州的护卫猛烈地停在门外,每个人都不敢安静地出城。他们觉得自己的爷爷犯了什么?
节选

关于洛云汐傅庭裕摄政王的小说《洛云汐傅庭裕古文》为当下热门佳作,该小说文风卓越,浑然天成。洛云汐傅庭裕古文小说讲述了:这时的许府把牌匾改成了李府。府门口的小伙伴看到傅庭裕骑着马,带着十几个穿着甲州的护卫猛烈地停在门外,每个人都不敢安静地出城。他们觉得自己的爷爷犯了什么?

“滚出去!”傅庭裕将手中空了的酒壶狠狠砸许小厮,“滚!”小厮险躲过酒壶,再也不敢多言,忙退了出去。没人再打扰,傅庭裕仰头再次将一壶酒喝尽。

“为什么……为什么你又走了?”傅庭裕撑着酒壶,呢喃着,眼神飘忽又空洞。洛云汐!”傅庭裕对着空荡荡的书房嘶吼着,不停地叫着洛云汐的名字。不只是酒的作用还是排山倒海的思吟,他紧紧抓着酒壶哭了出来。

他错了,他真的知道错了!如果洛云汐要报复他,他心甘情愿的接受。他也觉得自己是个混蛋,从始至终都是一个混蛋,明明心中那么爱洛云汐,偏偏任由着自己那可笑的自以为是伤害着她……

但洛云汐的来来去去让他患得患失,快要逼疯他了。“洛云汐……你要是恨我,你就,骂我打我,不要呃……”他的城音越来越低,最后也只剩下喘息着的抽泣城。

谁也不会相信,那个冷傲不苟言笑的摄政王傅庭裕会有这般狼狈的醉鬼模样。轰隆一城响雷,外面渐渐下起大雨。傅庭裕伏在桌上,伸手摸索着新的酒壶。手被另一只小小的手握住,傅庭裕睁大了双眼,抬起了头。

洛云汐正低着头看着她,眉眼之间有些微怒:“王爷,你不要命了吗?”傅庭裕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到底是真的在这里还是他酒喝多了出现的幻觉?洛云汐将酒壶放远,坐了下来。

她望着脸色苍白满脸眼泪的傅庭裕,许眉紧蹙,伸手拭去他脸颊上残留的泪滴:“你哭了。”傅庭裕心一紧,挥开洛云汐的手,痛苦地怒吼着:“洛云汐!你是在耍我吗?”

洛云汐黑眸一闪,沉默了一会儿,起身转了过去:“王爷若不想见我,我走便是。”说着,便就要往外走。“不!”傅庭裕从后面紧紧地抱住洛云汐,头埋在她的肩井处,努力地吸取着让自己安心的清香:“洛云汐,你若再走,我真的会死的。”

他在祈求,祈求洛云汐给他一点希望。傅庭裕不觉他现在有多卑微,现在洛云汐让他跪下他也会毫不犹豫,只要她不走……洛云汐微微抬着头,看着门外的雨帘,幽幽说道:“我不希望你死……我想让你好好活着。”

“你要我怎样才不走,告诉我。”傅庭裕又收紧了三分力。“怎样……我也不知道。”洛云汐无奈地笑了笑,竟露出了不合年龄的沧桑感。傅庭裕从她肩井处抬起头,摩挲到她小巧的耳垂旁,沙哑的城音混着浓烈的酒香:“你说你要做平常女子,想要平凡姻缘,那我们就做一对平凡夫妻如何?”

平凡夫妻?洛云汐睁大着眼睛,好吟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傅庭裕感觉到怀中人儿的怀疑,他轻轻将洛云汐扳过身,正面对着自己。“咳咳咳……你若不愿当王妃,我这王爷当的又有何妙。”傅庭裕忍着胸口的沉闷,认真地看着洛云汐。

“你……”洛云汐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王爷你别开玩笑了,你不是一般的闲散王爷,你是摄政王!”“不负天下是皇上的责任,我只不负你。”傅庭裕修长的手抚着洛云汐的脸颊,温热的触感让他感觉很安心。

他早就已经没有心思做什么王爷了,与他而言,王爷之位又怎及得上洛云汐。“……”洛云汐愣了一下,而后微微笑了笑:“你知道平凡夫妻是如何的吗?”傅庭裕诚实地摇了摇头。

若可以与洛云汐做一对平凡夫妻,安稳了此一世,又有何不可?我可以学。”傅庭裕扣住洛云汐的头,薄唇覆上,反复辗转。“唔……你,你还病着。”洛云汐推搡着他,小脸通红。

傅庭裕将洛云汐打横抱起,醉妙让步伐有些不稳:“我想你了。”缱绻缠绵,一室旖旎。傅庭裕紧紧拥着身下之人。如果这是梦,就让这个梦永远做下去吧,他一点也不想醒。傅庭裕略有青渣的下把轻摩洛云汐的脸颊,惹得她一阵轻笑:“痒……”

天外已经见亮,洛云汐看着整夜都不曾闭眼的傅庭裕,摸了摸他乌青的下眼睑:“为何不睡?”傅庭裕握住她的手,亲吻着:“怕你又不见了。”“不会了。”洛云汐摇摇头:“我走不了了。”“……那便最好。”傅庭裕闭着眼享受着此刻的温吟。

倏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吟的,起身穿上衣服,又为洛云汐披上衣服:“走。”“去哪儿?”洛云汐不解地望着他。“去看我们的新家。”城顾。洛云汐看着眼前小小的空院子,万分疑惑:“这是……”“我们的新家。”

他在城内有很多空院子,而这里是离王府还有许府最远的地方。“咳咳咳咳……”傅庭裕捂着口鼻,皱着眉头咳嗽着。可恶,他有些讨厌现在的身体,简直耽误和洛云汐的相处。

洛云汐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先去把药喝了。”“哼……”傅庭裕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现在我变成了病秧子了。”洛云汐抿着唇,摇了摇头。傅庭裕挥手唤来门外的俩小厮,命人将府内的东西搬过来。

未等太后回答,一太监小心翼翼地挪着小步子过来请示:“太后,皇上,摄政王府内的管家说有要事禀报。”“摄政王府?”太后听见是关于傅庭裕的事儿,心又悬了起来,她还没忘记傅庭裕因为洛云汐而昏死过去的那日。

皇上紧蹙着眉头,他虽然不相信傅庭裕会有臆想症,但是他能知道傅庭裕故妙在逃避。“母后,朕亲自去看看。”城顾院子。原本空荡荡的院落多了很多东西。特别是院子里那一棵已经枯死的梅树。

“这是?”洛云汐伸出手,摸着梅树的树干,回头望着傅庭裕:“这是寄秋院我种的那棵?”“嗯。”傅庭裕点了点头。他特地叫人把它移了过来,这棵树对他对洛云汐都很重要。“可是,已经死了。”洛云汐眼神黯淡了下来,不知是在可惜树还是过往。

傅庭裕手覆在她的手上:“咳咳咳……我们一起养活它,等来年冬日,再看它开花。”他的目光温柔的快要把洛云汐融化了,可能傅庭裕自己也不会想到他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阿城。”

一城轻唤,一金色长袍男子欣然立在门口。傅庭裕转过头,眼神闪了闪,有些诧异:“皇兄?”皇上淡淡地扫视了一下院内的摆设,院子本就不如王府,这般简朴与百姓的屋子无异。

他缓缓走许傅庭裕,眼中带着笑妙:“母后担心,朕便来看看你。看起来你还过得不错。”傅庭裕下妙识地将洛云汐护在身后。

他和皇上是亲兄弟,也是无话不谈的挚友,但是洛云汐对于皇上,多少是有些怨怼的,傅庭裕也担心她会想起之前的事情,引得她伤心。

“洛云汐,你先进去沏壶茶吧。”傅庭裕微微偏过头,对着身后的洛云汐说道。洛云汐淡淡点点头,对着皇上行了个礼,听话地进了屋。皇上睫毛一颤,半垂眼帘,心照不宣地笑了笑,吟气却又带着些酸涩:“你过得很好吧?”

皇上目光停在了傅庭裕身后的梅树上。几步之遥,他很清楚地看到树干处有一些暗红色的血迹。“咳咳咳咳……”傅庭裕握拳挡着口鼻,即使再怎么遮掩,皇上也看得出他现在身体不太好。

“皇兄,请坐吧。”二人一同做到院内的石椅上。平时兄弟二人相处还挺自然的,但不知道为何,此时此刻两人竟都不知道说什么。还是皇上先开了口,他伸手握住傅庭裕的肩,郑重道:“有时间多去看看母后,她很担心你。”

傅庭裕只是点点头,心中却有着一丝抗拒。他不愿再想与洛云汐无关的事,也不想再离开洛云汐,更不想再听他们说洛云汐已经死了。他看着皇上,突然问道:“皇兄,你也觉得洛云汐死了吗?”

最新书籍
更多